Good-bye 2012

Good-bye 2012

And

Welcome 2013

Advertisements

怕讀聖經的原因

怕讀聖經的原因

怕看聖經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是拜教牧同工們所賜。

教牧不是鼓勵及教導信徒要多讀聖經的嗎? 為何會成為罪魁之一呢?

恕我直言,相信大家也曾聽過一些牧師及傳道人的講道信息,不管你如何專心,都只會聽得一頭霧水,不知其所謂。

一個曾經受過神學訓練,熟讀聖經的牧師及傳道人,經過他們的消化後宣講出來仍不能明白,那麼一個平信徒又怎會有能力去看懂呢?

這種感覺大概已潛移默化,不知不覺的種在很多信徒心中,疾礙大家看聖經的意欲。

也曾聽過有人辯解說崇拜的信息只是一部份,我們不可好像打補針的期望一星期的道可以對自己的靈命有幫助,自己需要每天讀經才有意義。這聽來有點道理,叫人不敢再去批評,但不代表崇拜講道就可以隨便了事,好歹說是宣講神的話,難道神的話是這麼爛的嗎? 信徒雖多不喜歡仍是會抱着極大的包容來參加崇拜,但遇有未信的人想進來認識一下,結果會是怎樣? 他永遠不會再來。信徒自己也不想聽,就遑論去邀請人回來了。

聖經是否真的那麼深奧呢? 當然不是啦!

新一年快要開始,又是教會推出讀經運動的時間。鼓勵信徒讀聖經不是做個時間表叫大家跟着做便可,是要讓信徒感受神的話是活潑又有功效的。

希望教牧同工,教會的長執能留意這個問題,免得福音的工作受到影響。

 

夠唔夠薑呀?

夠唔夠薑呀?

你夠唔夠薑呀? 很多人會用這話去挑釁人,大概說這話的人只知道薑是辣的吧。我則全無惡意,只想談一談對薑的認識夠不夠而已。

聖誕節外國人會喜歡弄薑餅作為節日食品,而中國人說到薑大家很容易會想起薑醋,一種令人很高興的食品,因多數是添丁時會弄的食物。它本是一種很廉價的補品,讓婦人生產後可以作補身之用。在自用之餘也可以跟親友一同分享。現在的薑醋已不一定是待有人添丁才有得吃,市面上也有不少地方可以買得到,而且價錢也不便宜。另一種產婦會吃的是薑炒飯。因薑有驅風活血的功效。

除了薑醋會用大量的薑外,一般用薑的量都是很少的,薄薄的數片薑或一小束薑絲已足夠令菜餚變得美味。原來薑的好處雖多,但決不可多吃,因為薑吃得過多會影響眼睛。

甚麼時候吃薑最適宜?

「早上吃薑,勝過吃參湯;晚上吃薑,等於吃砒霜」

一年之內,秋不食薑;一日之內,夜不食薑。」

上床蘿蔔,下床薑。」

冬吃蘿蔔,夏吃薑,不用醫生開藥方。」

飯不香,吃生薑。」指胃口不好時可以吃點生薑。

一種冬天會多喝的飲料是煲檸檬可樂加薑。若想薑味更濃的話可自將薑片在鍋中稍烘烤一下,才加入可樂去煮,熄火後才入檸檬。

男不可百日無薑,女不可百日無糖。(紅糖)」那麼甜湯圓就是一男女都有益的甜品了。我弄湯圓必定會加很多片薑於水中,再加一點紅糖,是冬天的熱門甜品。

簡單的對薑認識多了,夠不夠就不肯定,但最少有了些基本認識。

 

一個非凡的節日 – 不在一月份的逾越節

一個非凡的節日

聖誕跟平常沒有多大的分別,特別的是收到很多朋友的信息,多了一點溫馨。

平日也有不少娛樂及吃喝聚會,節日已變得沒甚麼高興了。

可能在窮困及較缺乏的地方節日會有意思一點,大家可以暫時放下工作,盡情的吃喝一頓。

想起一個得特別的節日,一個不在一月份的逾越節。

猶大王希西家一登基便即重修已失修多年破落的聖殿,招聚被閒置多時的祭司和利未人,重新向神認罪悔改,建立敬拜的秩序。不單在猶大國,他更發信予以色列各族,邀請他們到耶路撒冷去慶祝幾被遺忘的逾越節。因潔淨的祭司人數不能應付所需的工作及讓各族有足夠時間趕到耶路撒冷而將該次節日由一月延遲到二月。

各地民眾聚集在耶路撒冷,大家一起同心的把偶像及丘壇等拆掉後一起過節。

七日的節期過後大家決定再守七日,可見他們歸回敬拜神有多喜樂。

這樣、在耶路撒冷大有喜樂、自從以色列王大衛兒子所羅門的時候、在耶路撒冷沒有這樣的喜樂。 (歷代志下 30:26)

這樣有意思又能帶給民眾有這麼大喜樂的節日,你也想參加嗎?

 

有回應的電郵

昨日罕有的夜睡,花了兩個多小時去發電郵祝賀朋友。雖然只簡單幾句也差不多花了三小時,二時才入睡。今早查看原來共發了接近60個。

每個人發出獨立的電郵雖然花時間較長,大概他們都感受到我的誠意。二十多個已回覆,告知他們的近況。

祝願所有人能過一個有意義的聖誕。

 

過猶不及

過猶不及

又多懂一個成語。剛剛跟樂樂討論有些人過份強調健康飲食,但也不見得真正有健康的身體。我很自然的用了過猶不及,樂樂問我意思是甚麼時,我只能回答是意會它的意思,真正解釋則不清楚。而且我之前意會的好像「空月來風」與「風花說月」,雖然運用的時候沒有錯,但卻因穴變成月,雪變成說而錯估它的意思,「江郎才盡」誤以為是「缸囊財盡」更成為笑話,還是去查一查吧。

過 – 過份

猶 – 像

不及 – 達不到

意思是任何事情若做得過份,就猶如做得不足,同樣達不到要的果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