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畢以斯拉記

昨晚看畢以斯拉記。

Advertisements

不能代表我的議會

對於香港吵鬧的政治環境相信很多人都感到十分厭煩。

一個開明的民主社會,多元聲音本是一件好事。各地的政府都給人一種保守因循的感覺,所以才會有出現監察政府的議會及不同的民間團體,可是香港的政治環境較為特殊,在過去多年部份議員只著眼政治,沒有實踐應有的責任,造成一個積弱多年的政府。

今天梁振英的政府想要擺出一個強勢實幹的姿態,另一方當然不會示弱,希望聯手保著他們的勢力。新一屆立法會剛上任不久,便開始為簡單問題去爭論。長者生活津貼本是一新措施,開始的時候採保守一點的方案絕對是理性的。反正日後必會檢討,今天要阻撓的議員似乎沒有多大的理據,現在只看政府是否能堅持。

反觀龍尾人工海灘問題,民間團體發聲多時,未曾聽見有一位議員表態去反對。因為立法會已批准撥款,沒有理由去推翻自己的決定嗎! 那何不站出來解釋支持的理由,讓市民安心,擔當市民與政府之間的橋樑角色呢?

這便是我們尊貴議員的真正面貌。

 

Seafoam Jello Dessert Salad

Seafoam Jello Dessert Salad

Ingredients
• 3 ozs lime (jell-o gelatin)
• 3 ozs lemon (jell-o gelatin)
• 12 pt cream (whipping)
• 8 ozs cream cheese
• 1 cup marshmallow (miniature)
• 8 ozs pineapple (crushed, drained)

Directions:
1. Make Jello flavors separately; let set (not firm).
2. Whip cream till peaks appear.
3. Cut small chunks of cream cheese and blend till smaller pieces appear in thick whip cream.
4. Fold in both Jello flavors with pineapple and marshmallows.
5. Pour into large serving bowl.
6. Cover with plastic wrap.
7. Let set overnight.

 

過得十分開心與充實

這幾天過得十分開心與充實,與數位朋友朝夕相處,有很多不同的分享,也遊歷一些特別的地方,可以說在心靈及眼界上都擴濶了一點。今天更有機會認識一位極具愛心的姊妹,是這次旅程的另一大獎。回家後把行李收拾好便趕去見見幾位遠道而來的朋友,雖然相聚的時間不太長,總算在他們離開前小聚一會,又是另一獎賞。太興奮了,暫把約會周公子的時間推遲一點。

 

龍尾灘人工海灘堅持上馬原因

龍尾灘人工海灘堅持上馬原因

政府多之強調在過去多年做了很多工夫,一切程序都完成,因此沒有理由要擱置。這是甚麼樣的邏輯?

以前人大量使用石棉作為隔熱物料,在發現其禍害後即要拆除;核能發電又清潔又有大效益,但在核電多次洩漏而引起嚴重的災禍,大家對核有了不同的看法。

今天的我必定比作天為聰明,為何不能推翻之前的看法呢?

自然龍尾灘,景色及生物都隨著四季而變化,全年可以享受。一個海灘只在泳季中才有較大的作用,據康文處估計,在泳季人多會是四千,人少時則會有二千。

要是真的讓市民得益,一個在市中心附近,全天候的暖水泳池可能才是市民真正所需。

說到尾,還是翻天覆地的豐功偉積才可以名留清史,又可與地產商建立良好關係,為日後退休後舖路。

 

龍尾人工海灘將來便是大埔另一豪宅區

龍尾人工海灘將來便是大埔另一豪宅區

香港政府打算在大埔龍尾建造人工沙灘,多年前已資詢區議會等地區組織,立法會又通過撥款,現在有多個環保組織以該地有多方保育為由,要求政府擱置。政府以在過去花了很多功夫,且所有程序已完成,不想開壞先例為理由,堅決興建計劃。我對此絕不認同。

所為從善如流,而不是為做了多少功夫去衡量,若今天所掌握的資料比之前更多更全面,又或是社會環境改變了,重新考慮又有何不可。據我所經驗過的區議會,議員們每每在競選時搬出一大堆照片,顯示在其區內做了這樣那樣的建設,對於一些軟件性的民生問題則欠奉。就以我區為例,在選舉前催促完成在某段行人道上加建一條短短二十呎的上蓋,我以為絕對是多餘,浪漫公帑。這通道全因有些人在雨天時沒有帶傘,希望能一直在有蓋通道上走。礙於環境及業權問題,最後只能在兩地之間加上這短短作用不大的上蓋,把原來有樹蔭的自然環境都改變了。可是在路邊有數個空置了的樹井卻兩年都沒有人去理會。無他,因這段路並非任何選區範圍,各議員只會 “自掃門前票”,又怎會理會全區最大公園外,每日都有很多居民經過的路段呢? 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我相信龍尾的沙灘也如是,為大埔區居民加建沙灘是如何偉大的建設,這豐功偉積比那行人道上蓋不是更大的業積嗎? 誰會以成功保育作為將來選舉政綱內的成積表呢?

人要遊泳,有多的地方可去。政府要建沙灘,無非為要開發附近的地段為高級住宅之用,就如當年的黃金海岸一樣。荒蕪偏遠的地段現在不都變成豪宅了嗎?

別天真的以為政府真的為市民休憩為福祉,最後不也是為包裝一荒蕪之地讓地產商去發財而已。政治就是這麼樣的遊戲,政府及議員都獲益,普羅市民就成了他們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