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真又活的法利賽人

又真又活的法利賽人

 

香港有一位高官,刻意每天到教堂去禱告,引來不少傳媒報導,讓人以為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最近他因接受富豪款待而被指收受利益,在申辯時又把自己每天到聖堂祈禱掛在口邊,希望以此叫人相信他是個忠誠的人。

 

我頓時看見一個活生生的法利賽人在我眼前。

 

想到法利賽人很自然會將他們與假冒為善連結起來,他們喜愛受人稱讚,故意在外表上顯得敬虔,又常以自己的標準去指斥別人的不是。

 

有兩段經文對我們有很好的提醒。

 

主耶穌基督教訓門徒做善事不可行在人的面前,因為這只為得人的賞賜,神只賞賜那真心誠懇的禱告。

 

馬太福音 6:1-5

1.    你們要小心、不可將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們看見.若是這樣、就不能得你們天父的賞賜了。

2.    所以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在你前面吹號、像那假冒為善的人、在會堂裡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榮耀.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3.    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    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有古卷作必在明處報答你〕

5.    你們禱告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愛站在會堂裡、和十字路口上禱告、故意叫人看見.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另一段經文記載主耶穌基督以一稅吏和法利賽人的禱告來教訓門徒。

 

路加福音 18:9-14

9.       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

10.     說、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  

11.     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 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

12.     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

13.     那稅吏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 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

14.     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一個稍微認識聖經的人都會讀過以上的經文,看來這位高官不會讀聖經只會祈禱,以為披帶一虔誠的外衣便可以欺瞞市民。

 

欺騙市民最多會被公開指責,甚或是被罷官,但欺哄神是的後果是十分嚴重。若不及早認真地悔改,恐怕受的懲罰是無法補救的。

 

天氣潮濕,細菌容易滋生

香港的天氣潮濕,皮具很容易會發霉。

昨晚飲宴拿了很久沒有用的手袋,發霉程度嚴重,弄了很久才勉強除去。今午再花了很多時間清理其它的,很不容易。

濕度高對人的皮膚較好,但對物件的保存及關節都不利,郵票、水晶及衣物都很容易出問題,希望日後我的關節不會有受影響吧。

甚麼『既狼且辣』?

甚麼『既狼且辣』?

很多人都說選舉難免會抹黑,抹黑是把黑抹在表面,面不一定是黑,這種黑很容易被清理。相反,面黑的,只是被人揭發出來,就是那種『水洗唔清』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說別人的手法既狼且辣,倒不如… …

另類的法利賽人

另類的法利賽人

 

法利賽人給人的感覺是假冒為善,表裏不一的偽君子。事實耶穌基督在開始傳道不久便遭到法利賽人的攻擊,想盡辦法要拿他的把柄害他。法利賽人差不多等同惡人一樣。

 

諷刺的是,法利賽人原本是對一班嚴守律法誡命的人的尊稱,理論上他們是極虔誠的人。他們對一切的誡命都是百份百的遵守,甚至乎要更超越,生怕自己會因疏忽而犯罪。不知從那些時候開始,他們的虔誠慢慢變了質,以自己的義去判斷人,將難負的重擔加在別人的身上。

 

那時、耶穌對眾人和門徒講論、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他們一切所作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繸子做長了. 喜愛筵席上的首座、會堂裡的高位.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稱呼他拉比。 (馬太福音 23:1-7)

 

新約聖經中記載了很多耶穌基督責備法利賽人的經文,他們都可以說是惡貫滿盈。但不是所有法利賽人都是壞人,當中也有的是真正的法利賽人。

 

在施洗約翰出來傳悔改的洗禮時,有很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都到曠野要受洗。以一群被受尊敬的宗教領袖來說,怎會老遠的跑到曠野,接受這外貌毫不尊貴的約翰所傳悔改的洗禮呢?除了他們以外還有很多別的人,要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有罪,又豈是高貴敬虔的法利賽人的所為呢?雖然約翰稱他們為毒蛇的種類,並教訓了他們一頓,卻沒有拒絕給他們施洗,很有可能這群法利賽人是熟讀聖經,並一直期盼主降臨的一群。

 

約翰福音第9章記載耶穌在安息日把一個生來是瞎眼的人醫好,因而引起法利賽人之間的紛爭。

 

法利賽人中有的說、這個人不是從 神來的、因為他不守安息日。又有人說、一個罪人怎能行這樣的神蹟呢。他們就起了分爭。(約翰福音9:16)

 

經文所見有部份法利賽人看見主所行的,也相信他是從神而來才有這種能力,於是便跟不信的法利賽人開始爭論。可見不是所有法利賽人都是盲目拒絕主的。

 

還記得尼哥底母在夜間去找主耶穌嗎?他身份殊不簡單,是一個法利賽人,又是一猶太人的官。他就是怕遭到其他人的非議,在深夜去找耶穌的。主跟他談了一整夜關於重生的事。

 

有一個法利賽人、名叫尼哥底母、是猶太人的官。 這人夜裡來見耶穌、說、拉比、我們知道你是由 神那裡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 神同在、無人能行。 (約翰福音 3:1-2)

 

不久,有一次祭司及法利賽人要捉到耶穌,但因眾人為爭議耶穌是否基督而起了分爭,差役沒有下手拿他。在回來報告時遭到斥責,指他們也被迷惑相信耶穌。尼哥底母不懼被會被他們趕出公會,甚至革除他的官職,敢於站出來說出公道的話。

 

差役回答說、從來沒有像他這樣說話的。法利賽人說、你們也受了迷惑麼。 官長或是法利賽人、豈有信他的呢。 但這些不明白律法的百姓、是被咒詛的。 內中有尼哥底母、就是從前去見耶穌的、對他們說、 不先聽本人的口供、不知道他所作的事、難道我們的律法還定他的罪麼。他們回答說、你也是出於加利利麼.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沒有出過先知。(約翰福音 7:46-52)

 

尼哥底母有沒有被罷官我們不知道,但一樣肯定的是他也成了主的門徒,而且參與主安葬的事宜。

 

這些事以後、有亞利馬太人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就暗暗的作門徒、他來求彼拉多、要把耶穌的身體領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了。 又有尼哥底母、就是先前夜裡去見耶穌的、帶著沒藥、和沉香、約有一百斤前來。 他們就照猶太人殯葬的規矩、把耶穌的身體用、細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在耶穌釘十字架的地方、有一個園子.園子裡有一座新墳墓、是從來沒有葬過人的。 只因是猶太人的豫備日、又因那墳墓近、他們就把耶穌安放在那裡。 (約翰福音 19:38-42)

 

除了尼哥底母,還有另一位不一樣的法利賽人,就是迦瑪列。他是被眾百姓所敬重的教法師(一般統稱為文士),是位具影響力的宗教領袖。在群情激憤要殺死使徒時,他向公會內的人分析若耶穌不是基督,他的門徒不久便會自然四散。在若是出於神的話,他們就是在攻擊神了。因這話使徒被釋放,更有信心去傳講耶穌是基督。

 

公會的人聽見就極其惱怒、想要殺他們。 但有一個法利賽人、名叫迦瑪列、是眾百姓所敬重的教法師、在公會中站起來、吩咐人把使徒暫且帶到外面去.就對眾人說、以色列人哪、論到這些人、你們應當小心怎樣辦理。 從前丟大起來、自誇為大.附從他的人約有四百.他被殺後、附從他的全都散了、歸於無有。此後報名上冊的時候、又有加利利的猶大起來、引誘百姓跟從他、他也滅亡、附從他的人也都四散了。現在我勸你們不要管這些人、任憑他們罷.他們所謀的、所行的、若是出於人、必要敗壞.若是出於神、你們就不能敗壞他們.恐怕你們倒是攻擊 神了。 公會的人聽從了他、便叫使徒來、把他們打了、又吩咐他們不可奉耶穌的名講道、就把他們釋放了。 他們離開公會、心裡歡喜.因被算是配為這名受辱。 他們就每日在殿裡、在家裡、不住的教訓人、傳耶穌是基督。 (使徒行傳5:33-42)

 

迦瑪列是教法師(a teacher of the law),可謂桃李滿天下,他的其中一位高足就是大家都認識的保羅。他當然也是法利賽人,他是在迦瑪列門下,接受最嚴緊的律法教導。


保羅說、我原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長在這城裡、在迦瑪列門下、按著我們祖宗嚴緊的律法受教、熱心事奉 神、像你們眾人今日一樣。(使徒行傳 22:3)

 

保羅最先因不認識主而全力迫害基督徒,當他經歷主後,認識耶穌就是基督,他就能把他所接受過的教導和訓練,放在見證主的身上。從他的背景及經歷,去向猶太人去傳講耶穌就是聖經上預言的基督,當然特別有說服力。保羅的一生大大的被主使用,又成為很多人的幫助。

 

所謂『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丐兒。』在法利賽人當中存有私心的當然有不少,但不能一概而言把法利賽人看為壞人。或許是太多法利賽人都不是真法利賽人吧!

 

淫雨飛飛的二月初一

今天是農曆二月初一日

外面是淫雨飛飛,傳統智慧說初一下雨便會維持雨天到十五,看看是否準確。

近日的天氣十分潮濕,加上又不時下雨,令人有點厭悶的感覺。

這幾天在查考法利賽人的經文,經文確實有不少,在電腦上看過數次,還是把所有列印出來。

Crystal Spring

Crystal Spring

“Down by some crystal spring, where the nightingales sing,
Most pleasant it is, in season, to hear the groves ring.
Down by the riverside, a young captain I espied,
Entreating of his true love, for to be his bride.

Dear Phyllis, says he, can you fancy me?
All in your sweet bowers a crown it shall be;
You shall take no pain, I will you maintain,
My ship she’s a-loaded just come in from Spain.

There are young men, I know, great kindness will show,
They will offer and proffer much more than they will do.
And whenever they can find a maiden that’s kind,
With laughing and chaffing they will change like the wind.

But if e’er I prove false to my soft little dove,
May the ocean turn desert; and the elements move:
For wherever I shall be, I’ll constant to thee,
Like a rover I will wander and swim through the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