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 “震” “驚” 的又何止梁智鴻一人?

保密原則,為的是讓與會者暢所欲言,但絕不是縱容那些無的放矢,肆意對他人作出無理攻擊者的擋箭牌。

作為校委會主席的梁智鴻,他的責任就是要維持會議能合理及流暢地進行。從曝光的錄音中可見,梁智鴻是責無旁貸的一個。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作為港大最高的決策機構,竟然成了“吹水俱樂部”。

在兩段錄音中可知,梁智鴻從來無意去打斷他們的發言,甚至也投入在他倆的發言中。

梁智鴻是推薦陳文敏去申請副校長一職的人,面對其他人提出的種種質疑及批評,為何他會毫無反應,繼續讓他們 “暢所欲言” 呢?

校委會沒有經過正式商討,急急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阻止錄音繼續傳播,是否怕這炸彈將引發更大的傷亡呢?

梁智鴻表示極度的震驚,不是因為保密原則被破壞,而是一個個偽君子將被公開示眾。

法庭的禁制令將於下週五審理,若大家仍相信香港法治這基石,就耐心的等待吧!

在未來一星期,相信除了梁醫生,還很多人都會是驚到有得震,冇得瞓了。

Advertisements

陳坤耀主張公開會議內容,是否以退為進?

港大校委會否決陳文敏為副校長的會議,在兩段錄音曝光後,校委之一的陳坤耀提出應將會議內容公開,讓公眾去全面了解當中的爭拗點。

在馮敬恩的爆料中,陳坤耀也是其中一個被點名的,指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

當日有回應傳媒查詢的校委不多,觀乎當中的李國章,紀文鳳及盧竉茂,都有出言攻擊馮敬恩,這跟他們在會議中的言論有很大關係。

陳坤耀今天高調地主張公開會議內容,是認為自己的言論並無問題,不想被誤會為李國章及紀文鳳之流?還是以退為進的招數呢?

大家拭目以待吧!

紀文鳳的英語好一些?還是李國章的好一些呢?

兩個校委的綠音先後播出,論用字及流暢度,紀文鳳是優於李國章。從用詞來說,紀文鳳喜歡捨棄一些常用顯淺的生字,這大概跟他好賣弄的性格有關吧。論生動,他就不及李國章了。明顯地聽得出紀小姐是在讀,而不在講,李國章則完全是即場發揮的。

大家猶記起習近平夫人彭麗媛訪問美國時以英語發言的一段嗎?明顯地聽得出習夫人是經過多番操練,戰戰兢兢的讀出來。

若以此兩段錄音去評的話,似乎不太合適。期待有更多答問的談話,才可以見其真章,作出較客觀的評論。

看罷紀文鳳的個人網頁,再聽他的開場白,可知此人不忘曾是廣告人的身份,在不同的場合中去積極推廣自己的功績。需要重申自己的身份,才帶出論點,那就能等於有道理嗎?

註:

基於紀小姐去評論仍在學的馮敬恩差,所以很想了解他的準則及基礎何在。所謂『剃人頭者,人亦剃之。』去評非為剃紀小姐的頭,只是想豐富自己的思考及判斷能力而已。無理的對人作出批評,是絕不鼓勵的。

好嘢!終於等到紀文鳳的英語錄音了!

一直對於紀文鳳小姐的英語十分有興趣,在網上找過,有的都只是單字,沒有機會見識他的真正程度。

日前李國章的錄音出台後,相信紀小姐的錄音很快也出現。

今早在『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中』有機會見識紀文鳳的英文了。說到用字,他用了很多生字,難怪他會認為馮敬恩的英文差了。至於口音,我既能接受其他國家的人,也不會對紀小姐太過挑剔。

早前為了對紀文鳳認識多一點,便瀏覽他的個人網頁。

得知紀文鳳曾從事廣告界,他的個人網頁大部份的內容都離不開宣傳自己。但網頁質素之差,跟紀小姐這位公司高層及資深廣告界名人不相稱。

板面沒有可觀性不在講,就是內容也充滿問題。

紀文鳳 - Website Address

網路地址中個人簡介的 Personal 居然串錯為 Psesonal?

紀文鳳 - 1

首頁的大字看似是中英雙語的網頁,事實中間只有履歷有中英文。

紀文鳳 - 2 個人簡介

個人的簡介內容全是一連串的過住工作,在香港大學畢業放在簡介而不放在履歷,又自稱自己曾是資深廣告人,看罷你會對他有少認識呢?

紀文鳳 - 3 履歷 E

不知大家對履歷的理解是怎樣,紀小姐的履歷跟簡介卻是沒有太大分別。中英文版都可說是一塌糊塗。有一點值得一提的是,這不是紀文鳳的個人網頁嗎?為何會用本公司的呢?就連聯絡方法也是他現職的公司,這豈不是公器私用嗎?

紀文鳳 - 3 履歷 C

紀文鳳 - 8 聯絡

http://www.leonieki.com/

 

李國章怕陳文敏是黨委書記?

李國章在港大校委會會議中的講話被錄音,錄音曝光後李國章稱自己的發言光明正大,又指偷錄者卑鄙及無誠信。

李國章若是光明正大,當初被馮敬恩公開後為何不敢承認,反指馮是大話精,意圖蒙混大家馮敬恩不可信。

今天大家可以看清楚,卑鄙的是誰?誠信破產的是誰?

誰才是真正光明正大的?

曾經中文大學校長及教育局局,現為行政會議成員的李國章,在會議的發言叫人親身感受這位 “教育界沙皇” 是何許人 ,當年推行翻天覆地的教改是如何的荒謬。

別以為他因為親中而被政府重用,因為他根本朝不起中共政權,多年來都沒有興趣去理會。何以見得?

他從來不會看文匯及大公這兩張黨報,也認為大部香港人都不會看。嗯!李國章原來也是個真正本土的香港人?

當初陳文敏被公開是副校的候選人,是文匯報獨家披露的。原來這一群 “香港人” 校委都不看這張黨報,不止他們,就連我們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范徐麗泰女士也沒有看,難怪他們都誤會了陳文敏,以為是陳自己公開,用以脅逼校委會通過委任他。

李國章認為有政黨大力推動陳文敏為副校,目的是想在香港大學安插 “黨委書記”。

黨委書記一職只在於執政共產黨才有。李國章生怕陳文敏成為副校,是真心誠意的捍衛共產政治入侵香港大學。原來又是另一場誤會。

委任陳文敏的風波,是一場又一場的誤會而起。這群離地的社會賢達,今天是否能明白自己弄錯了?又是否有勇氣去承認自己的錯失呢?

說回李國章何以會多次被重用?

一個社會知名人士,原來跟維園阿伯不相伯仲。對於維園阿伯,社會上流人士當然不洩去聽,但藍血的李國章教授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近期年變得政治化的香港,就如一面照妖鏡,先照出狼,現又照出愈來愈多的 “豬”!

真正誠信破產的人將陸續浮現

香港大學的風波仍未了結,被指違反保密原則的馮敬恩在最近一的次校委會會議中,被拒參加某些保密議題,再次引起公眾對事件的討論。

所謂忠義兩難存,單以馮敬恩洩密而批評他沒誠信,未免是太單一的判斷。在保密與公眾利益下,那一樣較為重要呢?

美國的中情局前僱員不惜被美國政府通緝,離鄉背井,漂流在外多年,為的是看不過美國政府監察人的手法侵害了國民的權利。

馮敬恩之所以公開校委會會議內某些人士的發言,難道是為自己的利益嗎?

在親身感受到在校委會內,一群建制校委正粗暴地要破壞自己的學校,在苦無抵禦方法下,惟有將那些不合理的內容公諸於世,讓輿論及公眾去作出批判。

余若薇曾以國王的新衣去比喻馮敬恩是唯一敢於說真話的一個,比那些道貌岸然,埋沒良心的校委要崇高得多。

想起多年前轟動香港的公屋短樁事件,時任房委會主席的王䓪鳴被指監管不力而下台。當時有人為他辯解,指若一群人合謀去隱瞞,誰人能知道地底下有多少條樁柱呢?

不知今天同為校委的王䓪鳴,對於自己也成了另一群合謀去隱瞞重大事件的一員,會否感到汗顏呢?當日若有知情人士勇於站出來揭發事件,致令問題不致發展到不能收拾的地步,自己便不用黯然下台,政治生涯中也不會留下這極大的污點了。

馮敬恩為着社會公義,揭示出一群偽君子的真像。李國章的錄音曝光後引證馮同學並無說謊,證明他的誠信沒有問題。反之,先前指責他是大話精的人,一個一個的誠信破產。

慶幸天理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