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至名歸的 CCTVB,試圖隱瞞港珠澳大橋石屎問題。

今天香港的大新聞能是港珠澳大橋石屎報告造假一事,但 CCTVB 的香港早晨,即不斷重複新聞報導的節目,竟然在一小時內只報導一次,且不屬重點新聞焦點。

作為本地電視台,應以以本地新聞為先,國際為次去報導。英國萬徹斯特爆炸事件即使重大,但已屬舊聞,CCTVB 卻不斷的重複。相比起廉政公處昨日拘捕 21 名涉嫌偽造可屎報告,可能影響港珠澳大橋的結構安全,大家認為那一樣重要呢?

香港是國際城市,關注英國的恐襲事件也是無可厚非。但一點很重要,不斷重複的新聞報導,由七時半開始看,個多小時的節目中竟然只播一次,居心叵測。

一個新聞節目竟有如此選擇,可能是編輯無能,也極可能是選擇性報導,避重就輕,影響市民的知情權。

TVB 被冠以 CCTVB 多年,以譏諷其跟隨中央電視台的路線。繼七警的權打腳踢事件後,這一次可以說是另一經典例證。

TVB 屬香港人的電視台,近年在各方面的製作下滑,收視大跌。不用等多年,觀眾都會轉睇正牌的 CCTV ,CCTVB 就可以成為歷史了。

TVB 的股權問題,反映紅色勢力要控制傳媒已毛達肆無忌憚的地步。難怪香港人紛紛覺醒,起來抵抗這愈伸愈埋的魔掌了。

周浩鼎真的不留戀調查 UGL 專責委員會?

甚麼叫無賴?看看這 Video 至少見到兩隻。

Video 中不斷以光明正大,只係遲咗通知大家。

事件爆出時被問到會否辭去委員會副主席一職時,周浩鼎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不留戀這位置。

(阿頂的口頭蟬) 公道 D 謂!我一早就話咗唔留戀架啦!今天才正式辭職都係遲咗通知大家啫!我個人無乜問題,只係對時間掌握未夠好。就今次的事件,我汲取了好多良好的經驗,日後必定可以改善。

唔知阿頂你又會唔會辭埋立法會同區議員兩個公職呢?

(阿頂的口頭蟬) 好簡單啫!如果有更好的工作,我肯唔會留戀呢 D 咁既公職。

(完整版)【周浩鼎就UGL事件見記者】【民建聯直播】

賽馬日,黃永休息,不用東拉西扯去避談周浩鼎事件。

今晚賽馬日,人民大道中休息一晚,黃永、建吾就可以鬆一口氣,不用胡扯話題去避談周浩鼎與梁振英打龍通事件。

一向聲嘶力竭的去罵泛民的黃永,對於打龍通事件,大家可有聽到解困新聞學專家黃永有甚麼高見偉論呢?

為了表忠,黃永就在他極少點擊率的 Youtube 頻道去交點功課。

以一個解困新聞學專家自居的黃永,當人人都在談周浩鼎這熱話時,他當然不能不講幾句啦!又要緊貼時事,又要去愚民及表忠,黃永就想借黃國健論梁繼昌去轉移視線。既借失勢的工聯會做擋箭牌,又可以向梁繼昌放箭,正!

黃永的算盤當然是想混淆視聽啦!若大家沒有細心去聽的話,對事件一知半解的話,梁繼昌真的有衝突似的,退出委員會絕對有理。即使你幫梁繼昌時只會罵黃國健,黃永就可以收漁人之利。

可惜這只是黃永一廂情願的想法。觀乎他的 facebook 及 Youtube 可知他有多受歡迎。看來他也心知自己的影響力並未能博取一官半職,反正沒有被邀請,索性扮清高,說自己不想做官,不會在林鄭班子中做新聞統籌專員。繼續做保時時評論員,去等待機會。

黃永曾在政府當 AO,應屬精英份子。或許在官場中沒有碰到他的伯樂,懷才不遇,鬱鬱不得志,只好黯然離開。以為可以海闊天空,大展拳腳,無奈 …

眼見建制陣營中多是庸材,即使自己有多努力仍不被招攬,兩面不是人,真是情何以堪。

梁振英能反控中共,真係多得董建華。

梁振英上任以來壞事做了不少,這不單沒有影響其官位,更能加官進爵,全因為董建華。

別以為是因為董建華當年在習近平面前積極推薦,而是因為中央政府即使在習總強勢的統治,仍不能接受第二個特首被迫下台。梁振英之高,就是看準中共的面子大過天,所以才能以一個小小的地方領導,牽着他主子的鼻子四處走。

每當梁振英爆出一件,最頭痛的會是中共,而梁振英卻會沾沾自喜,因為中央為了面子而做的,就是進一步鞏固他的位的基石。

香港人對梁振英不滿之時尚可大罵這 689,那些有權有勢,卻要為這小人揸頸就命,忍氣吞聲,他們一定是更難受吧!

想到這裏,有心涼的感覺。爽啊!

死都要頂的周浩鼎!

周浩鼎真的沒有改錯名,人如其名,好頂。

他的三吋不爛之舌果真不能小看,跟梁振英打龍通被揭後,夠膽以政治敏感度不足作解釋。

那麼,監獄裏豈不都是偷竊敏感度不足,犯毒敏感度不足,強姦敏感度不足,等等之徒嗎?陳振聰的問題是他偽造文件的敏感度不足,許仕仁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及公職人員收受利益敏感度不足嗎?

或許是,立法會調查特首梁振英 UGL 事件的專責委員會中,不止周浩鼎一人有跟梁振英打龍通,只是他一人被揭發而已。若是這原因的話,用政治敏感度不足就容易理解得多了。

周浩鼎斷正!活演甚麼是助紂為虐,為虎作倀!

周浩鼎之所以能成為區議員,再透過超級區議會而成為立法會議員,當然不是因為他的能力,而是他背後的權力。

從他過去的言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概是在『城市論壇』與黎智英的罵戰吧。爛仔式的說話,當年的青年民建聯主席,或許大家會有三分的包容。現已進身為民建聯副主席的他,似乎仍沒有多大的改進。

昨日被揭身為立法會調查特首梁振英 UGL 事件委員會副主席的他,竟將百多頁的文件私下交梁振英先行修改。再一次表露進入立法會的目的是保駕護航,而不是代市民去監察政府。

平日也文也武,口口聲聲公道些去講,將歪理說成道理的周,在斷正後少有的收起三吋不爛之舌。是無話可說?怕講多錯多?還是避避風頭,待風聲過後,若無其事的再走出來呢?

周浩鼎低,反映民建聯低;民建聯低,反映 … …

能力低無問題,慘得過我幾低能都好,仍可以用高壓去管治你呀!

梁振英出名是玩弄語言 “偽術” 的宗師,甚麼被查者有權表達意見,以為可以愚惑市民。梁振英最好去問問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私下接觸陪審團是不是妨礙司法公正?

看著梁振與一群唯唯諾諾的建制派,想起安徒生童話《國王的新衣》。

《國王的新衣》 2.0。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