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0日  湖南 株洲 攸縣 石羊塘醫院

一個 9 歲大的男孩,身上長有一個很大的腫瘤,年前已做過手術,家人花盡了錢去治理他,但病情卻未有改善。看他那蒼白無奈的面容,真的叫人傷感。

 

2008年5月20日   湖南 株洲 攸縣 石羊塘醫院

從一個小孩子開始

見到在瓦礫中有一個小孩在玩,這情景十分觸動我。國內的孩子可以玩的就是這麼原始的東西。接著便起了一個念頭,就是跟進他的情況去帶出我們工作的流程。

2008年5月20日   湖南 株洲 攸縣 石羊塘醫院

IMG_1526 2008 May 20, 09:24IMG_1527 IMG_1779 2008 May 20, 16:02IMG_1780 IMG_1781 IMG_1782 IMG_1783 IMG_1785 IMG_1786

一個生命的誕生

下午 4 時 02 分有人抱來一個初生的嬰孩,說是我們來了後不久出生的,大家都很高興地圍著這小生命,接著便見嬰孩的媽媽被抱回病房。

及至在整理照片時才認出,早於上午 9 時 24分時已見那產婦被抱出準備生產時的情景,那時還以為她只是一個患有重病的人呢!

學習不要太快去判斷

完成了一項工作後總會有一系列的議題需要檢討,目的當然是為了避免問題再次發生及希望工作更臻完善。或許我是個首次參與者吧,沒有帶著甚麼期望而來,從整體而言感覺都是屬於正面的。不知這種想法是否正確,有時太多意見很容易會把自己的感受變成了一些自我的期望。當這些期望累積起來時便會變成失望,接著便開始產生不滿,更甚者會發出很多的埋怨,最後便會拒絕參與。正如軍隊裡的軍紀一樣,只管服從,不許存有半點疑問,就是這種態度方能讓大家團結合一。當然,要做到較理想的境況,一個被受尊重的上司是不能缺少的。

老火靚湯

在使用燃料上只要稍稍改改我們的習慣即可有很大的節省。

我媽媽一向都喜歡開大火來煲湯,特別是煲老火湯,她總愛用一大鍋水,開大火打開鍋蓋來煲數小時,說要煲乾約五份一水湯才叫有味。當我們轉用玻璃的鍋蓋子,叫她看看在水煲滾後就算是用最細火,鍋內仍是滾得相當猛的。原因是蓋好的鍋子能夠避免熱量流失,所以只需很細的火量便能保持溫度,而且更無需蒸發過多的水份。

最後,在熄火後可讓整鍋湯原封不動的留在爐灶上,利用爐灶的餘熱讓湯再燜燒多半小時。這樣不單儘用能源,而且在渴的時候湯的溫度也不會是大燙了。

參加 Debbie 爸爸的喪禮,是傳統的道教儀式,自然是很嘈吵及煙霧迷漫。儘管他爸爸已是年紀老邁,應屬笑喪。但見一群子孫都是披麻帶孝,滿面愁容的,並且要燒很多東西到地俯去,希望給死者多一點的供應。

突然有一位同事跟我說,上星期參加我爸爸的喪禮跟這個很不同,叫人有一種很平安的感覺。我隨即說,爸爸離世是要回到天家,是一件美事。不信的人知道死後要下到地獄去受苦,很令人傷心。感謝主!藉著爸爸的喪禮能讓一些未信的朋友感受到在主內的平安,主的愛又叫我們有永生的盼望。

剛剛接到堂兄的來電,告知嬸嬸於 18 日 晚上10 時許離世。

馬上幫他找機票回去之餘,自己也打算出席嬸嬸的喪禮。堂姊是個佛教徒,是個頗迷信的人,不知是否我爸過世也未足一個月怕會相沖,還是不想我花費,最後都是推卻了我的提出。

最後一次見嬸嬸是在 2004 年 10 月。那是他的精神及身體已變得很差,行動也不很方便。早前從堂兄口中得知他於本年三月開始要用 tube-feeding,我心裡也開始有點擔心,因為爸爸插喉不足一個月便離世,嬸嬸還比爸爸早開始個多月呢?不料真的被我言中。

感謝主!雖然昨天雨下得很大,爸爸的喪禮都能順利地完成。狗叔及雄仔夫婦因大雨倒車在車上坐了大半天,但都能在喪禮前趕到。

負責講述爸爸的生平,他的前半生可以說是相當勞苦。幸好在年老時能接受主為救主,現今他已在主的懷裡。Hallelujah!

13-6-08 045

5 月 12 日 開始廣東之旅

晨早便出發到 YMCA 集合,連早餐也沒有機會吃。把行李都放進所租用的 7 人車後,於 7 時 45 分便向皇崗口岸進發,大約 30 分鐘後已到達香港的海關關閘。過關程序十分簡單,司機先把各人的身份證交給關員,然後只要每人讓他核對一下樣貌便可,完全不需要下車。到中國口岸則要每人自行下車過關,若有問題時才會要檢查車上的行李。神很保守我們,原本應每 10 輛抽查 2 輛的,我們一行 6 輛車都沒有被抽查,所有醫療器材及藥物都順利通過,感謝主!

到了深圳香格里拉酒店門外再等廠車接載我們到東莞的工廠去,車程差不多要兩個多小時。一到埗便馬上擺放好各崗位所需的物資,吃過午飯便正式開始我們的工作。第一次在工廠內午膳,感覺很特別。飯堂的門外都貼有 《有辣》及《無辣》,原因是工廠內很多工人都來自湖南及四川等地。為了迎合他們的口味,廠主在菜色上下了些工夫。

我被指派的崗位是做登記及量血壓。老實說,一向健康的我,加上家人也甚少要看醫生,醫療常識自然是貧乏不堪。幸好我的小隊長是一個護士,有了她的提點自然便很快上手。做了不久便調去幫醫生做翻譯,又是另一種的經驗。

在工作途中有姊妹收到有信息說及四川汶川發生了地震,那時我們還未知道傷亡程度會是這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