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國家也有暴民

暴民不一定只會在落後國家出現,記得去年 Hurricane Katrina 吹襲令 New Orleans 造成嚴重的破壞後,也引發起一場暴亂。數年前 LA downtown 因警員對一黑人使用暴力的錄影帶曝光而引起騷亂。最近在法國青年人反新的就職青條例,尼泊爾反國王等,在文明的社會卻存在著不少的野蠻行為。

數年前在飛機上與一位到 LA MBA 的韓國人傾談,我問到他們對國內的暴亂示威有何看法,他很直接的回應這是他們對政府不滿的唯一表達方法,人民願意犧牲社會秩序及人生安全來換取聲音的表達。看看今天的韓國似乎他們的做法是奏效的。

說到野蠻行為的佼佼者就非 Bush 莫屬了,在伊拉克的戰事還未完結又計劃要攻打伊朗,國民對他的做法是很不認同。他還把自己的野蠻行為包裝成甚麼履行國際警察任務,這就更是無藥可救!相比起被美國形容為恐怖分子的拉登,為保衛自己的民俗及信仰而努力的情操就差得遠了。試比較 Bush 的 chimpanzee 長相跟拉登的祥和比較便可知相由心生的道理了。

唐人聚居的好處

所羅門群島一向都只是一個地方名字,從來不會與我拉上任何關係。近日卻因為那裡的唐人街被暴民完全的燒毀而被受關注。想不到我們中國移民真的是這麼世界性的,只要有任何機會他們都會不惜離鄉背井的去闖闖。

正因中國人在外容易被人欺負,往往都會聚在一起以互相支持及照應,所以有中國人的地方就必定會有唐人街。

記得有一位同鄉的叔叔以前就在非洲印度洋的 Mozambek 開商店,那的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賺夠一天的生活費便停工。錢不夠時便放下一梳香蕉來換取所需便了。你可以說他們完全沒有計劃的生活以至註定是那麼貧窮落後,但那種原始的天生天養沒有憂慮的生活態度卻又值得我們去思索。

朋友之間的界線

有一朋友與我提到將會離開現畤的公司。跟他分享我的看法,既然有了辭職的打算便可先試試清晰的表達自己的看法,若真的不被接納才作這決定也可。雖然他口口聲聲說不擔心遲工後的生活,但我的感覺卻不是如此。算了吧!有時做朋友也要清楚自己的界線,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後便應尊重對方的想法,不可免強,只要支持。

遠離塵囂的生活

已往不甚明白為何有些人會選擇住在遠離市鎮那麼遠的地方,不單要自設發電機及污水處理,駕車到最近的市鎮要上一小時以上,日常物資的供應及娛樂等是很不方便,遇有意外時更會是求救無門。 

現在卻體會到他們的想法,遠離塵囂,能靜靜的生活是另一種生活的模式。

物極真的必然會反。以前人爭相的跑到城市居住,聚在一起時又免不了受制於某些架構及制度之下。人與人之開的空間愈來愈狹窄,磨擦是不能避免,那時便發覺寧靜和簡樸的可貴。

我也嚮往有機會過這種生活。

種植的樂趣

從種植中可以吸收到不同的經驗及享受箇中的樂趣。

 

記得第一次把晒乾的泰國辣椒核來種植,同一棵的種子全都發了芽,最初放在同一個盆時見十多棵幼苗擠在一起以致生長緩慢,在把它們分種在四個盆後即進展理想多了。在自然界中強弱是很容易分別出來的,在同一盆中也會有一些是特別長得壯大的,但那些弱小的又不至於會被搶去養分枯萎,真的是很奇妙。

 

去年買回來的鬱金香在開花後便枯死了,因想留著花盆備用,便不時洒水讓坭土保持濕潤。有一次翻開坭同時然發現裡面有一粒粒蒜頭般的根莖,坭土還是暖暖的。原本只有三枝槍的竟會在休眠期間分烈成十多棵,到了春天更再次長出新芽來。如是者在馬蹄蘭枯萎後又照版煮碗,哈哈!今天果然又長出芽來,真令人興奮。現正期待它們能早日開花,種植的樂趣就是不斷有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