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 《雨霖鈴》

柳永 《雨霖鈴》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淚眼相向 – 鄧麗君

兩個版本各有味道,看你喜歡那一個多一點?

 

『全能神教會』『東方閃電教』

『全能神教會』『東方閃電教』

在一雜誌中看到兩版的廣告,竟然是由『全能神教會』刊登的。這教會從由『東方閃電教』開始,積極地去拓展。早前曾在街上看見有一個女子拉地標語,播放着他們所傳的信息,細看之下才知是這教會的傳教伎倆。

記得多年前得悉中國國內異端十分活躍,打着基督教的信仰卻用上不同古怪的名稱,其中以『東方閃電教』的印象最為深刻。原因不在於他的教議,而是他這麼誇張的名稱。不料他竟能如此壯大,真的叫人咋舌。

以一個女性為已再來的基督作招徠,跟太平國的洪秀全自稱是為基督的弟弟,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差不多二百年前人的教育水平及資訊與今天差距甚遠,人被蒙騙不難理解。但今天竟有這麼多人會相信基督以一女性身份降臨,大家應仔細的去思考。現在人心比當年的更脆弱,更需要人的關愛。基督徒應加把勁,自己要儆醒,更要積極地去拓展神的國。

就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路加福音 10:2)

 

蛇有沒有騙人?

蛇有沒有騙人?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 神知道、你們喫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 神能知道善惡。(創世記 3:4-5)

耶和華 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喫.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喫、因為你喫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 2:16-17)

這蛇果真狡猾,巧妙地在一定死之前加了個 “不” 字,又刻意強調能知善惡就等於像神,成功地把夏娃引進它的陷阱中。

聖經記載園中所有的樹的果子都是悅人耳目,隨手可以摘來吃的。分別善惡樹的果不見得有何特別,為何蛇可以利用它來引誘人呢?

這棵樹的果與別不同之處不是它的外貌,是在於它是唯一一棵神不許他們吃的,而神更警告亞當吃這樹的後果便是死。

對於當時世上只有他倆人,知道善惡到底是甚麼意義呢?又或如第六節所說,能使人有智慧等,似乎意義都不大。我相信亞當夏娃被造時已有一定的知識,想帶出的是在只有他倆人的環境下知道善惡的意義有何吸引。若這意義是不大,那麼主要的原因大概是能像神吧!神是按着自己的形象造人的,人還想像神甚麼呢?

蛇的確狡猾,但牠所言的 “不” 盡是謊話。亞當夏娃吃了禁果後真的沒有即時死亡,眼睛確實真的明亮了,能知道善惡。當然這一切並非亞當夏娃所預期的。換來的卻是害怕、一連串的咒詛及被逐出伊甸園。

死可以有兩個層次的意思,一是屬靈的死亡,這就在人犯罪後即時發生的;其次就是生命要面對終結。被逐出伊甸園意味他們不再跟神有親密的團契生活,也不能再吃生命樹的果,要面對肉身的死亡。

魔鬼引誘人的伎倆,大家不容小看。

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馬太福音 26:41)

 “Watch and pray so that you will not fall into temptation. The spirit is willing, but the body is weak.” (Matthew 26:41)

 

吃一個禁果便要死,懲罰是不是太過重呢?

吃一個禁果便要死,懲罰是不是太過重呢?

亞當夏娃雖把惡帶到這世界,但人都是因為無知才會犯罪,說是愛人的神,為甚麼不作小懲大誡,讓他們有改過的機會呢?

吃禁果招徠的是全地都被咒詛,本來輕省的工作變得要辛勞才可糊口﹔夫妻關係變壞﹔生產的痛楚大大的加增,這不已很大的懲罰了嗎?為甚麼還要判人死罪呢?

神簡單而言,神早已說明違反祂命令的後果就是死,人明知故犯,可以說是自取其咎。

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人真的不得不死。試想,人累積的知識及經驗愈多,能力隨之便加增。很多古建築,如金字塔等,以今天人類的知識也未能推斷古人怎可以做到,有人更把這些不能解釋的智慧說成是外星人所為。今天的研究所得,人腦只發揮了很少部分。這也解釋了有天才的原因,原來他們的腦袋跟你我的都一樣,只是一般人沒有發揮出來。試想,若人的壽歲無限,腦袋又發揮正常,加上數百年的經驗累積,豈不是能做出更大更惡的事嗎?

從亞當夏娃犯禁被逐出伊甸園後,他們並未能因知道善惡而選擇做好些,反而在不久之後便出現了史上第一宗的殺人案件,他的兒子亞伯殺了自己的兄弟該隱。該隱在殺了兄弟亞伯而被趕出伊甸園後所生的第五代的拉麥,不但破壞了一夫一妻制,更是十分暴戾的一個人。舊約聖經記載人類的惡行昭彰,多不勝數。在大懲大誡下人尚且不斷去犯罪,可見人是漠視神的聖潔、威權及公義,正正就是罪的最可怕之處。

若這些人今天仍然生存的話,可以想像這世界將會是何等的敗壞。因着人不斷的犯罪,且犯的罪也愈來愈大,人類的壽命也就愈來愈縮短了。

神因尊重人的自由意志沒有阻止人去犯罪,但聖潔的神也絕不能容的忍人不斷的犯罪,所以犯罪的代價就是死,是神早已說明的。與其說神的懲罰太重,不如說人是自取其咎吧!

若不是神的愛,人一犯罪便立刻要死,人甚可有機會透過主耶穌代贖的救恩得以與神和好呢?

到底神是怎樣的一個神呢?就看你願不願意去認識祂了。

 

亞當、夏娃/人像神能知道善惡有甚麼不好?

亞當、夏娃/人像神能知道善惡有甚麼不好?

耶和華 神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喫、就永遠活著.(創世記 3:22)

蛇似乎在這一點上並沒有騙人,神也認同亞當夏娃吃了那樹的果後真的與神相似,能知道善惡。

像神能知道善惡有何不妥?致令神怕他們會吃生命樹的果而永遠活着,要把他們趕出伊甸園呢?

有人會說神未免太小氣了,生怕人像自己後便失去了超越性,因而要懲罰他們。 

別忘記神是按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又怎會怕人像祂呢?儘管人像神,但始終有分別,一是創造者,一是被造者。神怕人像自己能知道善惡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 是因為知道人在知道善惡後,沒有能力去擇善固執,而是會被罪惡所轄制,不斷的去犯錯。

分別善惡樹,有人認為是神設的陷阱。好端端的在園中多種這棵樹,人又不能吃它的果,待人偷吃後又話為愛人而設立救恩,一切都是神用來作弄人的玩意。

先來認識這棵樹的作用。分別善惡樹,英文是 tree of the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我認為中文翻譯比較貼切。沒有這樹,園中所有的樹都等於沒有分別,全都是好的樹。雖說人應該選擇好的樹,但若沒有一棵不同的樹,根本就不能說神給人自由選擇權。有了這分別善惡樹,才能真正體現神賦予人自由意志,讓人真的有機會去自由選擇。當然英文的意思也是正確的,一棵令人有好與壞知識的樹。只可惜這樹能叫人知善惡後卻沒有能力叫人可以駕馭罪。

從神創造開始,一切都是好的。神與人,以致萬物間都充滿着和諧,不存在惡或壞的東西。可是當人無視神的命令時,就把惡的缺口打開了,把惡引進這世界上。

至於為何神怕他們永遠活着,下次再分享。

 

兒子殺死雙親

以為美國的槍擊事件嚴重,不料香港這幾天接連發生多宗倫常命案。兒子殺死雙親後更將其肢解,簡直是駭人聽聞。第二天另一個兒子又殺死父親,傷了母親。今天一對同居男女,女的殺死男的後跳樓自殺,男的身中過百力,頭臚幾被砍斷。

人為何變得如此冷血,如此敗壞呢?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音 3:2)

 

新教宗對你的意義

新教宗對你的意義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是愛恩斯坦的生日,白色情人節(無聊的商業炒作),更是新一任教宗選出的大日子。

對於誰當教宗我毫不在意,因為教庭對於現世的影響力已大大減少。得知這位新教宗是一保守派人士,曾在阿根廷力反同性婚姻仍是失敗,也難怪香港天主教會也少有再觸及此敏感題目。

天主教會跟其他教會及宗教團體一樣,皆由罪人組織而成。所謂「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兒。」不是稀奇的事,若說他們是無可指責的聖人才是大問題。正面些去講:「人誰無過,錯而能改,善莫大焉。」可是很多人都會借一些神職人員的過錯去攻擊教會,藉以打擊她的公信力,目的不外為掩蓋自己的罪。

被指出自己的罪不是為突顯他們較聖潔,也不是要去判你甚麼刑罰,因為只有神才可以審判人。提示我們有罪無非想我們能悔改,靠賴神的恩典而免受將來的審判。

在地上放縱的日子最多不過是百年,換來卻是永遠的刑罰。相反,今天若肯悔改,馬上便能得到赦免,與神的關係得以復和,天天活在祂的愛中,將來更可回到天家。你會怎樣去選擇呢?

 

亞當夏娃在眼睛明亮後才發覺兩人是赤身露體?

亞當及夏娃為何在眼睛明亮後才會發覺兩人是赤身露體呢?

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纔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創世記 3:7)

亞當及夏娃吃禁果後眼睛明亮了,才赫然看到彼此是赤身露體的。難道知道善惡就等於能知道自己沒有穿衣服嗎?又或是知道有羞恥之心呢?

一直以來他們都是沒有衣服的,世上又只得他倆人,彼此又是夫婦,關係非常親密,有何羞恥或尷尬可言呢?

耶和華 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那裡。 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創世記 3:9-10)

原來他們怕見到神!

吃禁果的目的不是為要像神能知道善惡嗎?為何會變成怕見神呢?

大概他們是怕神看見自己赤條條的身軀吧!

可是他們從被造開始便是這個模樣,為何突然會害怕被神看到自己赤身露體呢? 

難道吃了分辨善惡樹的果後身體真的起了些變化?

或許他們身上有些東西在吃禁果後便消失了。沒有這東西後,他們不但沒有更像神,而且更是大不如前。心知神一眼便可看出他們已違反了命令,所以他們感到十分害怕。沒有了這東西後他們就失去了安全的感,於是他們以無花果樹葉去編織裙子去蔽體,以為可以作為補救的方法。神當然知道人因罪所產生的問題不能靠人的方法去補救,看見他們慌忙無助便動了慈心,殺了第一隻動物,用獸皮為他們做衣服。

他們身體是否真的有甚麼東西因吃禁果後而消失了我們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人在僭越了神的命令後,與神的關係便不復創世之初的那樣密切了。人與神之間有了一種隔膜及距離,甚至害怕面見這聖潔的神。

惟有靠賴神的恩典,人才可再與神有親密的團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