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friend from Mexico – Welcome the 62nd

今天有來自墨西哥的朋友造訪我的網誌。

墨西哥是繼哥斯達尼加,尼加拉瓜及巴拿馬後,來自中美洲的第四個國家。

歡迎!

Advertisements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一課

公民黨楊岳橋最後勝出補選席位,不知大家會否感到高興?

楊岳橋在勝出後表現仍然專業得體,寄語他能將一股新的動力帶進議會及政壇。

昨晚跟朋友晚飯後看見街上的拉票情況,本民前仍然是最出力的一群,大多數人都是很有熱誠的遞上宣傳單張,我每次在微笑示意已收過時,他們都會報以多謝支持。他們都穿上藍色的衣服,十分耀目。更見有在騎着單車在單車徑上穿梭,他們的動員能力的確值得欣賞。跟朋友分析,這群年輕人的表現可見他們對訴求是很堅定的,只擔心會被人利用。

楊岳橋的拉票團隊表現屬一般,參與的年輕人不算多,大多數人都不算落力。如楊岳橋所言,為守住重要一票才繼續民主派的選民,為的是顧全大局,未必真正滿意泛民的表現。若然泛民能夠團結及覺醒,相信香港市民都會樂意去支持。

更不落力的是向來動員能力超高的民建聯,已往排山倒海的街站,聲音蓋過一切的播音,在這次選舉居然都沒有出現。唯一在某地點與楊岳橋團隊對陣,才見雙方互相叫陣的場面。

周浩鼎的拉票幾乎是放軟手腳,其一可能性是勝券在握。作為一個懷疑論者,猜想民建聯是心存疑慮主動放棄席位。周浩鼎是打着進入議會後便會修改議事規則,若然他成功當選後卻不能成事,來屆選舉將會對周浩鼎本人,甚或是對民建聯有負面影響。又或如本人之前分析,若周的一票能改變議事規則,議會抗爭被進一步削弱後,會激起更大的民憤,街頭抗爭會更趨激烈,下屆選舉更可能會變天。權衡四個月與四年任期,派票能力極高的建制派便決定放棄這次的補選,以不變應萬變的安全策略。

今早聽周浩鼎的訪問又看見另一弦機。他多次強調自己以民建聯副主席身份仍可在不同崗位服務市民。論周在不同的選選論壇中的表現,反映了他的論政能力及態度都是差強人意。恐怕下屆未必能取得市民市支持,單靠配票未必能勝出。若周浩鼎不會參加來屆立法會選舉,那就大有可能是另一個劉江華,將會被安插入問責團隊的一員了。

至於黃成智,不知是否承他所言,不喜歡他的人都把票投給方國珊。方的選票比 2012 的得票多了。黃的得票率是七位參選者排行尾三,作為一個從政多年的人來說,政治本錢是買少見少,也證明新思維的第三條路線是不獲選民的認同。來屆即或派出狄志遠參選,也未必能有太大改變。

最後,梁天琦取得的票數,來屆參選的話必能成功進入議會。能有六萬多選民支持本土激進的抗爭人士,再發酵下去,可以是更大的反抗力量。當權者還以為高壓手段是無往而不利的嗎?酵母只會在適合的溫度及條件下發酵,造就這條件的誰?始作俑者又是誰呢?大家不方去思索一下。

健吾 – 優於黃永的時事評論員

近月黃昏轉聽了商業電台的『人民大道中』,主要因為香港電台可以隨時於網上重溫。

兩位節目主持人中,黃永似乎是較為資深的一位,可是他的態度卻叫人反感。他的語氣是頗為尖酸刻薄的,也許是他的風格吧!但論尖酸,另一節目主持陶傑比他更甚嗎?可是卻不會令人反感,皆因他的說話內容欠缺論據,言之無物。

最近不少談論與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有關,奇怪他並非在分析,而是借意去批評泛民。作為一個時事評論的主持,每位候選人都應持平地去分析,讓選民有更多資訊去作決定。七位參選人,難道只有楊岳橋一個表現不濟嗎?何以他會花這麼多時間去評擊呢?還是因為楊岳橋呼聲最高,故他要肆意評擊,試圖去蒙蔽選民呢?

反之,健吾就比他持平得多了。很多時候都會澄清黃永所引述的說話,若你以為別人真的這樣說,不滿也屬正常。可是,聽健吾澄清後,他的反應卻不會改變。以黃永這麼主觀的一個人,所接收的資料容易有偏差,他讀入自己的看法,更不會接受自己有不足的地方。

在一次電話中訪問中,被版權大聯盟的林旭華兇得變了別人,一改目中無人的說話態度,林兄前,林兄後的,更強調自己是支持條例通過,好叫林旭華不再兇他。相對健吾就處變不驚,仍敢質詢這來勢洶洶的林,指出遊說鍵盤戰線等網民,責任不應在主持,而是在大聯盟本身。先輸了陣的黃永,一兩天後才再自完其說,希望可以掩飾之前的不是。

健吾要與黃永這麼霸道及偏頗的人合作主持節目,他的能耐與知識必定有相當。

要聽一些難入耳的言論是另類的學習,聽黃永就是極具挑戰的訓練。無理據卻要砌詞去狡辯,若不是精神錯亂,就應是受命去傳播歪理。建制派能用錢財收賣的,都只是這些料子之徒。

黃永喜歡批評人,大概他不會喜歡我對他的評論。一個為了名利可以出賣自己人格的,大概也不會介意被人鄙視吧!

适.敌.乱.辞 vs. 適.敵.亂.辭

正體字適.敵.亂.辭,是兩組不同的字,卻用了同一個  “舌”  字去代替,不是有點奇怪嗎?

更奇怪的是,不是同系的所有字都是一致的。

啇摘嘀滴嫡樀谪镝适敌歒墑豴蹢甋蔐瓋

啇摘嘀滴嫡樀謫鏑適敵歒墑豴蹢甋蔐瓋

舌括咶活姡栝話銛

粗體字為簡體字
紅藍字為同偏旁

“適” “敵” 簡化為 “适” “敌”,將 “啇” 用 “舌” 去取締。而 “謫” “鏑” 則簡化成 “谪” “镝”,只改了 “言” 字及 “金” 字的偏旁,因為與 “話” “銛” 兩個字已存在。

“舌” 與 “啇” 有 8 個字都是相同偏旁的,若是將 “啇” 都改為 “舌” 的話,便有產生 8 個字形相同,意思卻不一樣的字,會引起混淆。

整個 “啇” 字系列的  17 個字中,只簡化了 4 個字,比例已是相當的少,且 4 個字卻有兩個簡化原則,不是多此一舉嗎?

至於 “亂” 與 “辭”,同偏旁的還有 “覶”,同樣沒有簡體版。

大費周章,原來只把幾個字簡化。在有些簡,有些不簡的情況,豈不更容易令人混淆嗎?倒不如保持正體還好。

古人倉頡造字是依據形聲為本,今天的簡體字卻欠缺準則似的,難怪有那麼多人抗拒了。

與簡體字的緣

近年香港的矛盾頻生,早年的國民教育,普通話教中文科,近更傳將對簡體字教學等等,可的赤化問題不容忽視。

儘管政府已否認推簡體字教學的計劃,不數日無線電視便在 J5 台以普通話報導新聞,並配以簡體字幕,可見這會是政府必推的事,只在時間問題。

近年對中國文字產生興趣,發覺雖複雜,但卻是相當有趣及美麗的。可是對簡體字則是回事,一直感覺不吸引。

多年前到上海探望一朋友,有天獨自在街上逛。行經一書局時便走進去看看,不少人在全神貫注地看書。想感受一下這種情懷,好不容易找到一本『阿Q正傳』,薄薄的,希望可以在晚飯前看畢。怎料花了兩個多少時,朋友已下班來接我時,只看了三十多頁。如此的慢,除了我的閱讀能力差之外,簡體字是其中一個因素。

近年有較多機會到中國大陸,對簡體字自然有更多接觸。不時會看到 “创建” 甚麼甚麼,他們要 “刨建” 的是甚麼呢?終於忍不住去問,原來是 “創建”。可是每次驟眼看下,永遠仍是 “刨建”。不明白簡了那丁點,卻令整個字都變了質。

昨日終於下決心去理解簡體字的原則,容後會跟大家分享。

奸人堅不奸

深入民心的奸人堅石堅,演活不少奸人的角色。由黑白粵語片時代,到 90 年代的產片,參與的五百多部電影中,絕大多數都是飾演奸角,演出活靈活現。

石堅叔本人並不奸,看他在憶述李小龍生前點滴時一臉慈祥,很難想像他就是 “奸到出汁” 的奸人堅。

贏得奸人堅的稱號,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懷念你!堅叔。

反智的譚耀宗!

財政預算案公佈後,各方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都是讚賞有嘉。奇怪的是,建制派其中一個龍頭大哥譚耀宗居然唱反調,在議會中指泛民議員之所以讚揚,是別有用心。難道他認為這份財政預算案不佳?他認為問題在那裏呢?

梁振英的施政報告乏善可陳,譚耀宗卻替梁吶喊,可見他屬反智之流。

與其說泛民議員逢政府必反,不如看清楚那些人才是不講理性,只抱『敵人支持我反對,敵人反對我支持。』的土共抗爭思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