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在吃喝玩樂時,可有想起敘利亞的難民?

基督徒常以凡事感恩作提醒,可是他們的凡事是否只限於生活溫飽,健康又順利呢?

早前看60分鐘時事有關敘利亞難民的問題,心裏很不好受。一位逃離的難民在受訪時表示,最大的傷害是飢餓而不是被炸死,因為飢餓的折磨要花月計的時間才致命。在這種情況下,就是對他們所信的神也經不起考驗。

若大家遇到這種情況,是否還能感恩呢?

神容許這些人受折磨,難道就是因為他們的罪嗎?

活得愉快安穩,是否就等同因為義而被神祝福呢?自己繼續吃喝玩樂,眼巴巴的看著這些人受苦而無動於衷嗎?

因為他們都是活該,他們都是拜偶像的,所以要接受神的懲罰?還是他們都需要我們給他一杯涼水呢?

很多教會在教導信徒奢華,自命為中產教會,信徒沾沾自喜 ,繼續為自己感恩,對弱勢的一群視若無睹,這就是"義"?

神愛世人,愛人如己,一切都只是偽善的說話。

http://www.cbsnews.com/news/behind-60-minutes-decision-to-show-disturbing-video/

http://www.cbsnews.com/news/behind-60-minutes-decision-to-show-disturbing-video/

一切都在適應中

近日有很多東西在適應中,不管是好是壞,總算是接受下來。

用了兩年多的 Window 8,因換了新電腦,再次轉回 Window 7 Pro。對 Window 8 一直都沒有好感,只因之前的電腦沒有選擇,才被迫要適應。今天再用回本來熟識的操作模式,才發覺仍需要花點時間去重新摸索,相信花的時間不會太多。

在買新機前主要考慮的是要輕便,電池壽命長,不反光及最好不是 16:9。 Apple 的 MacBook 乎合大部份要求,礙於主要做文字工作,安裝 Office 是一個考慮。若用內置的則只能以 PDF 儲存,才能在其它機再轉。加上它的反光面令眼睛容易受損,最後決定較高效能的 Fujitsu。一向對日本製造較有信心,所以選擇了這個高質素的型號。因要輕便,只能選較細的屏幕,取捨的是沒有了數字鍵盤。試用了一個上午,暫時頗為滿意。電池可用的時間極長,不反光,加上鍵盆十分舒適,相信不多久便可以流暢地使用。

很多時候人都不願改變,主要是怕要適應,適電腦要是件小事,有更大的改變正在面前,相信也不會太困難吧!

彭泓基博士再次顯出自己的尾巴

今早彭泓基在港台的千禧年代中,再次表現出他的"思維",也就是他的立場。多次強調自己及其他聯署的人都是退休人士,頤養天年。敢問他們是否沒有任何親人或親屬呢?中國人那種世襲思想根深蒂固。身為前"高層管理人員"的彭泓基,他建立的網絡,不會就他退休而關門吧!

以自己曾經是高級管理人員作論據,所以明白校委會的決定是正確,高層主管毋需向下屬交代,是何等理所當然的。聽眾對他的言論以自己未做過高層去揶揄他,可惜彭博士居然聽不出。商業基構與香港大學是截然不同的體制,管理手法以致透明度都絕不相同。這麼簡單的分別,彭泓基博士竟然不曉得,還自持是做過高層。或許他的心態及立場正正與校委會某些成員相似。

高層管理人員除了要清楚公司的管理需要外,更重要的是能讓員工信服,那就能令公司上下同心協力,發揮到最好。不知道彭先生的前下屬對他的評價是如何呢?

彭泓基以為自己有學歷,又具高層管理經驗,事實是五十步笑百步。論更具規模的公司,香港多的是,他們的管理人員在聽了彭泓基的說話,不知又會有什麼感想呢?

彭先生說話頗為囂張,每每打斷別人的話,又指聽眾抱陰謀論去看等埋首席副校一事,自己何嘗不是對有政黨背的校友們抱同樣的陰謀論嗎?身為中華智慧管理學會創會會長,他的智慧有多少各人可以自行判斷。從他的言談可見,中華智慧管理,大概就是要向中央獻媚,做其港奸。有阿爺蔭庇,所有沒腦袋的人必被重用。

一個寂寂無名的政府退休規劃師 – 薛國強

從以下的訪問片段,大家看到的是一個專業及經驗豐富的人嗎?

由言談內容以致態度,都只是一個沒有常識的表現。

這人身為退休政府規劃師,學歷當然有一定的程度,只是在政府時的工作有多大發揮又是另一回事。肯定的是,退休後的他忽發奇想,建議取消在港島行走超過百年的電車,叫他獲得一生中最大的知名度,好壞則作別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823/54122487?top=12h

New friend from Algeria – Welcome the 53rd

今日有 Algeria 的訪客,是來自非洲的第四個國家。

Algeria 對於我是一個陌生的地方,記得曾經計劃過到撒哈拉沙漠,就是從這國家進入。最後計劃取消,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再啟動。

在8月11日有第一個來自印度的朋友,一直沒有留意到。The 52nd country.

印度給我又是另一種,曾經跟一位在那裏工作了多個月的英藉女護士談起,大家都會喜歡尼泊爾較多,因為普遍都很和善。兩國雖然相連,但印象人卻像印度的蒼蠅一樣,趕極都不會走。另一來自韓國的朋友因買巴士票而與人爭執,被打傷了,決定取消西往歐洲的行程回國。

我因有朋友在那裏,除旅遊景點之外,所見的更多。所以每個人的經歷可以是很不同。

彭泓基博士自暴其短

認識的博士級人馬不少,當中不乏問題人士,所以從來不會對這等人有特別期望。

這幾天從媒體中又再見識一位 1973 年港大畢業,在中文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中國人民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的朋友。42年前港大理學院畢業,無庸置疑是精英份子。令人失望的是他的言論揭示了他的思維與學識,以致人生經驗都是強差人意。

他率領一羣校友聯署支持十大院長的聲明,事實他們並未看通十大院長意指甚麼,只借詞騎劫,去合理化自己的立場。

口口聲聲指要尊重校委會,卻沒有尊重畢業生議會是港大的法定諮詢機構。我不反對在畢業生議會外其他校友可以有不同聲音,但單以尊重為由,相信校委會有苦衷,這絕不能説服大家。

之前在千禧年代與剛才的自由風·自由 Phone 中,彭泓基再重申他們的觀點,可是他的論據叫人摸不著頭腦。主持人,葉建源以至其他聽眾都不能明白。我唯一可以理解的就是出於政治立場,儘管他強調他們是沒有的,且都是退休人士,讓人感到他們並非為利益。事實在言談間反映他認同陳文敏的政治立場存在問題,不適合當副校。這是否說一套做一套呢?乾脆便說他的政治立場令中央𣎴滿,顯出自已忠心耿耿,還較做偽君子為優。

退休人士就不牽涉利益,大家又會相信嗎?

真的令人失望,但又叫人看清建制陣營的不濟,未嘗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