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再見的2018

時間飛逝,還有 20 分鐘 2018 年便會成為過去。

365 日是過得這麼快!

 

煙花又變成煙火!

煙花又變成煙火!

『花』變成『火』。那麼,『漫天花海』豈不要變成『漫天火海』嗎?真是大災難啊!

旅遊發展局的網頁宣傳:

萬人賞煙火,璀璨迎新年!每年元旦前夕,來自全球各地的旅客跟本地人歡聚在維多利亞港兩岸,於壯麗的夜空下欣賞煙火音樂匯演,吶喊倒數,迎接新一年。12月31日晚,一起來參加這場閃亮的跨年派對!

煙火有甚麼可觀性呀?

『煙火』只會是提醒人要『小心煙火』,以免發生火警。

日本的煙花叫『花火』,同樣能表達煙花的形態,大家都會明白。

『煙火匯演』又一劣質大陸的用語的例子。

耶和華將以色列人交在敵人手中的反效果

以東是雅各的兄長,同是亞伯拉罕的孫。以掃賣了長子名份給雅各,又被雅各騙了以撒的祝福。雅各的後代成為以色列族,以掃的後代以東人,就成為以色列族眾多敵人之一。

聖經中耶和華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來看,各族都有自己的神。以東當然也有他們的神。從歷代志下25:20英文譯本可見,以東的神是眾數,也不知有多少。

耶和華可以興起幾個死剩的以東人,叫人他們壯大成為所羅門的敵人。在以東人哈達來看,會否以為是得到自己的神幫助呢?

在所羅門及以色列人來看,他們會以為自己犯罪去仰望神?還是會以為自己的神不及以東的神呢?

耶和華多次把以色列人交在敵人手,大家又應怎樣去理解呢?

 

參考經文:

列王記上 11:14-17

  1. 耶和華使以東人哈達興起、作所羅門的敵人.他是以東王的後裔。
  2. 先前大衛攻擊以東、元帥約押上去葬埋陣亡的人、將以東的男丁都殺了
  3. 約押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東住了六個月、直到將以東的男丁盡都剪除.
  4. 那時哈達還是幼童.他和他父親的臣僕、幾個以東人逃往埃及。

歷代志下 25:20
亞瑪謝卻不肯聽從.這是出乎 神、好將他們交在敵人手裡、因為他們尋求以東的神
2 Chronicles 25:20
Amaziah, however, would not listen, for God so worked that he might hand them over to Jehoash , because they sought the gods of Edom.

利未記 26:25
我又要使刀劍臨到你們、報復你們背約的仇.聚集你們在各城內、降瘟疫在你們中間、也必將你們交在仇敵的手中

士師記 2:14
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就把他們交在搶奪他們的人手中.又將他們付與四圍仇敵的手中甚至他們在仇敵面前再不能站立得住。

士師記 3:8
所以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就把他們交在米所波大米王古珊利薩田的手中以色列人服事古珊利薩田八年。

士師記 10:6-8

  1.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去事奉諸巴力、和亞斯他錄、並亞蘭的神、西頓的神、摩押的神、亞捫人的神、非利士人的神.離棄耶和華、不事奉他。
  2. 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就把他們交在非利士人和亞捫人的手中
  3. 從那年起、他們擾害欺壓約但河那邊住亞摩利人之基列地的以色列人、共有十八年。

詩篇 78:61
又將他的約櫃〔原文作能力〕交與人擄去、將他的榮耀交在敵人手中

鄭若驊口齒完來是如此了得!皆因“異政持嚴”!

律政司鄭若驊上任以來公開講話不多,給人的感覺是口齒不甚伶俐,有點似梁愛詩,am am 之餘,一個一個字地講出。一直懷疑一個律師及國際仲裁員不應是思路清晰,雄辯滔滔,很有辯才的嗎?

昨日在機場回答梁振英 UGL 事件時卻是耳目一新,言詞強硬之餘,表情也是十分凌厲,或許這才是鄭若驊的真面目吧。

一上任便要回應自己僭建問題,再揭有暗門通往隔鄰屋時才公開與潘先生是夫婦關係。騙取渣打銀行貸款之嫌,其它多個物業均有僭建等,所謂周身屎,要回答這等心虛理虧問題自然不敢凶神惡煞啦!

鄭若驊這一次何解會這麼大膽回應呢?

要律政司尋求第三方律師的 “獨立” 法律意見,因為觸及 “獨立” 問題,豈不是犯禁嗎?

為了政治正確,緊跟中央路線,鄭若驊自然是信心十足,一定沒有錯,也必定會得到中央支持,才會以 “異政持嚴” 的態度回答記者。

 

Gatwick Airport 竟譯作『蓋威克機場』?

幾天前新聞報導指有無人機影響英國機場運作,不以為已,以為只是一個小型內陸機場。今早仍未解決才再細心去聽。

『蓋威克機場』,倫敦第二大機場?

吓!完來是 Gatwick? Gat 可以譯成『蓋』,譯『蓋威』還可以勉強估到,多了個克的『蓋威克』就完全死得,離譜得很!

新聞的目的是甚麼?

猜謎尚且有跡可以推敲,若以中國大陸特色的方法去翻譯的話,就是要考起市民。這等 “新聞報導” 還有意義嗎?

 

其身不正的鄭若驊怎敢去告梁振英?

律政司鄭若驊在年尾又再龜縮,為的是對不起訴梁振英而要避避風頭。

大家對廉處查辦四年有關梁振英的 UGL 事件,律政司草草以沒有涉及利益衝突為由,沒有申報並不構成任何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大家記憶猶新年初剛上任的鄭若驊被揭僭建,再揭其已與潘樂陶結婚,後再在其它物業避稅等。鄭若驊至今仍未交待清楚,有沒申報其婚姻狀況,僭建的地庫是否已填平等問題。

對於一個漠視申報作用的公職人員,他對梁振英不申報是否有感同身受的感覺呢?

若律政司鄭若驊起訴梁振英的話,他會否怕梁振英以自己的例子去抗辯,這豈不是引火自焚嗎?

說香港的法治仍然良好?法律界卻有不少人同室操戈,從核心中慢慢腐蝕出來。中共政權又步步進逼,內外夾擊下,香港法治可以說是『日本郵船,遲早完。』

沒有法治的香港,以威權去管治,法律界人士跟國內的律師有沒有分別呢?

 

註:律政司就是律政司,中共卻要僭建成律政司司長。大陸將人功流產就可以簡化成『人流』叫人摸不著頭腦。可見中共是要特立獨行,反其道而行,秉承其一向的方針『敵人反對我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