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章做港大校懂會主席的好處

大家都在猜,梁振英一定會堅持任命李國章做港大校懂會主席,只是時間問題。

我想這事若真的成事,也不無他的好處。整個香港大學的學生及教職員都會感到不滿,而畢業生中很多都是社會在影響力的人,他們都深深對梁振英政府失望,也徹徹底底的喚醒很多香港人,不再對中央有懸念。這惡事倒能對香港有正面的影響。

吳克儉的民望絕對負得有道理

不難明白教育局長吳克儉能夠成為民望最低,且是連零分都沒有,是負28的超低數字。

初上任的國教事件可以不算在他頭上,但仍不代表他在處理上可以免責。還記得當年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對仙股事件,也辯解說因忙於應酬而沒有時間看桌上的文件嗎?若吳克儉真的是有能之士,他便能為政府化解或淡化國教事件,去顯示自己能當一個稱職的教育局局長,推翻批評他是錯誤被任命的說法。

明顯地吳克儉自己不斷去引證自己是一個無能的局長,從對鉛水事件,到TSA 他的回應,以致公聽會因要去日本賞紅葉而缺席,到最近被蘋果日報記者跟蹤追訪數天後,他藉口人生安全受威脅,卻不是即時報警,要經教育局轉介保安局,再出動警方去把記者帶返警署查問。吳不單無能,且氣量之小,卻是眾局長之冠,甚至媲美梁振英。相信吳克儉下一次的評分將會進一步下降,大家也不會感覺出奇吧!

梁振英政府用人為才(庸才),絕對不是市民對他的針對,而是實實在在的客觀事實。

一個極簡單的道理

香港回歸中國,曾幾何時令很多人都感到欣慰。只可惜中共政權在更替後錯誤採取強硬的管治手法,以為香港人就會因此乖乖地聽命。

父母拖着子女的手,是希望大家一起走同一方向。若子女發現有新奇的地方,嘗試走去看一看,父母卻極力拉住他,不許偏離自己的方向。當父母用力拉實子女的手時,他們只會感覺不舒服,甚至要爭脫離開。

想子女在自己身邊,不一定是要他們留在你的領域,讓他們放眼去了解他們的世界,也能令父母拓寬自己的世界。當大家都存着互相尊重的話,分歧新自然會縮小。你放手讓他們去發掘自己的世界,在海闊天空下,他仍會回來主動的拖着你的手,這才是成功的父母。

林鄭月娥 35 年前後的變化

政務司司長在接受電台訪問時,以自己 35 年前加入政府就是為了公義,試圖用 35 年去強調自己的的功績。大家還記得他早年曾自恃自己有好打得的稱號,且是民望最高的官員,以為押上這些便能博取市民對梁振英新政府的支持。

或許他後來也知道押錯注,自己的民望已所餘無幾,為了堅持那好打得的姿態,甘願為虎作倀去維護自己的地位。

眼見他近年態度急轉彎,說話是眉眼不自覺地出賣了他,且說話經常有不屑的笑聲,可見此人已不再是當年口口聲聲要拆村屋僭建物的發展局局長了。

之前曾想過他的轉變有可能是因為家人有黑材料而被脅迫,對他仍存有三分同情。今天看他毫無受屈的表現,且態度傲慢,可見他已切頭切尾的為名利而折腰了。

35 年前的公義,與 35 年後今天的的公義,在林鄭月娥的心中已完全百份百的被顛倒。

林鄭是晚節不保?還是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呢?相信他自己最清楚了。

簡單的祝福

每逢聖誕節都會向不同的朋友發出祝賀,今年本想停一停,看看有多少朋友會先來祝賀。

想到每次收到他們的回覆時的喜悅,最後還是主動先發。朋友是不是要如此計較呢?他們想到我還記得他們時,不也是我希望帶給他的的喜悅嗎?

一位在紐西蘭的朋友電郵因地址問題而退回,幸最後找到另一電郵地址,希望祝福能到他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