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遺症的苦

中共對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一事反應過敏,在法庭未叛之先便倉促釋法。這種以權力壓倒一切而無需周詳考慮的決定,不同的問題逐漸浮現,看來這風波將會陸續有來。

除人大釋法的內容存外,也多規一群港奸借此去爭相立功,將以釋的法再自由發揮,加了不少鹽醋所至。

『事急馬行田』但不代表救護車就可以逆線行車。

在初出來工作不久便遇到一位上司,每次有問題時他都是不假思索,匆匆便找個方法處理了事。沒多久,問題不但沒有解決,且演變成更大的問題,要解決就遠遠困難得多。同事們質疑他的領導能力之餘,也為要撲火而感到吃力,敢怒而不敢言。作為初生之犢的我,自然不會跟隨他的方法。儘管他不欣賞,也給了我不少壓力,我仍能獲得晉升。不久這上司要離職,他竟然向我道謝,指我的堅持變相幫助他少了犯錯,也令他看到自己的弱點。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說來豪氣,卻非解決問題的良方。

一位癌症康復的朋友跟我說,雖然生命得到保存,但想到未來的人生,天天都要受着後遺症的折騰,對生命的意義產生懷疑。

描述在小島當醫生的日劇中,一位病人的腳因釘傷發炎,命懸一線。一般醫生的解決方法是把腳切除以保命,但小島的醫生卻考慮病人沒了腿,在小島上就很難生活,於是用了一個更難的方法去治理。最終手術成功,病人再次能過正常生活。

現實生活中當然不容許有這麼人性的決定,為了延續生命而產生的後遺症或許是免不了,值得思考的是以人的福祉為依歸。

Advertisements

改善?改差?

近日美國大選,新聞中不時提及州份的名稱,當中不少十分刺耳。原因是棄用原有廣東話的譯音而採用了中國大陸的譯音。

曾經問過一些小朋友,先讀英文再讀兩種以下兩種的中文譯音,看看他們的反應。對於一些從不知舊有翻譯的人來說,主觀的選擇都是 – 新不如舊。

何解要有這改變呢? 難道這也是回歸的一種表示嗎?

Michigan – 密芝根 , 密歇根
Pennsylvania – 賓夕凡尼亞 , 賓夕法尼亞
Virginia – 維珍尼亞 , 弗吉尼亞
Wisconsin – 威斯康辛 , 威斯康星
Connecticut – 康涅狄格 , 康乃狄克
Maryland – 馬利蘭 , 馬里蘭
Delaware – 特拉華 , 德拉瓦
Kentucky – 肯德基 , 肯塔基
Iowa – 愛荷華 , 艾奧瓦
New Hampshire – 新罕布什爾 , 新罕布夏
Massachusetts – 麻省 , 馬薩諸塞
Texas – 德薩斯州 , 德克薩斯
Indiana – 印第安那 , 印第安納

美國總統選舉重點是政黨輪替

共和黨的特朗普成為新一屆的美國總統,這結果或許另很多人驚訝及失望,這個人能成為美國總統,主要不一定在於他的能力,而是美國人求變的心所致。

民主黨的奧巴馬在八年前以改變 (Change) 為競選口號,令他贏得國民的支持,成為第一位非洲裔的總統。四年前的前進 (Forward) 令他能連任,可惜美國並未如國民所想的向前邁進,故此希望能由另一政黨帶領美國走新的方向。

特朗普將面臨一宗性侵女童官司,若被判罪成,恐怕未必能成功上任。雖有不明朗因素,對美國前景並不會太擔心。倒對共和黨何以會派出這種人參選,而美國人又竟然會支持他而感到奇怪而已。

美國總統並不是最高領導人,不能獨攬大權。施政是受制於國會,所以即使特朗普有任何政策,仍雖由國會通過方可實行,所以他也不會對美國構成太大的負面影響。即或真的發生,四年後自然會被拉下台。事實上,共和黨也不容特朗普胡作非為,影響黨的聲譽及黨員的政治前途。這便是民主選舉的優點。

「昂山素姬」竟可變成「翁山蘇姬」!

為緬甸爭取民主多年的「昂山素姬」竟可變成「翁山蘇姬」,對於以粵語為母語的人來說,除了譯音昂變成翁的突兀外,整個名字完全失去其優雅性。

昂山,粵音相近之餘,更有昂首望山,高瞻遠矚,一種英偉的姿態。姬是古代對婦女的一種美稱,素姬就給人實而不華,散發出樸素的魅力。

嚴復先生以『信.雅.達.』為翻譯的原則,「昂山素姬」絕對是一個極優秀的翻譯。

捨棄一個既優雅又貼切的名稱而採用「翁山蘇姬」,絕對是一種倒退!

各方都不能討好的葉劉淑儀

近日葉劉淑儀多次被問及是否參選特首時,甚麼一個女人仔,沒有大財團支持等,言論給人一個酸溜溜的感覺。加上對前下屬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批評,都顯示其懷才不遇的心情。

葉太一向給人硬朗及敢言的印象,特立獨行的作風,既不被中央、政商界以致普羅市民都不太接受。

過去在政府架構中能身居要職,葉太的能力必定有相當。在官場中的順暢或許令他變得太自負,忘記了何謂量節。

昨日就青年新政兩位議員宣誓而引發的釋法問題,葉劉淑儀就以釋法確對法治造成影響,但為了解決當前問題,這也不失為一個方法,長痛不如短痛。

釋法才是長痛,香港的核心價值一旦被衝擊,比起那不成氣候的港獨言論,那一個傷害更大更深呢?難道葉劉淑儀不明白這一點嗎?還是只為討好中央而發的呢?

自命為興趣而服務香港的他,竟不懂維護及捍衛法治這核心價值,難怪多方都不能討好了。

打狗要看主人?

香港近年的紛亂叫人感到又討厭又擔憂,也叫人明白所謂藏獨、新疆、台獨的原由。始作俑者並非人民,而是當權者。

港人曾對回歸祖國後的種種希冀,經歷過去的十九,不但憧憬逐漸的幻滅,且感受到一種恐懼。回歸祖國懷抱,不應是感到溫暖嗎?原來回歸的並不是懷抱,而是魔掌,要操控一切的魔掌。

特首梁振英上任後開始原形畢露,張牙舞爪,肆無忌憚地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這到底是狐假虎威,假傳聖旨?還是忠心執行上級的指令呢?

習近平主席上任後銳意改革,老虎蒼蠅都照打,希望改變多年貪腐的惡政。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又擁有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難道中央會看着這能生金蛋的鵝病倒嗎?

梁振英的劣跡斑斑,被受批評。或許有人會感覺丟臉,認為打狗要看主人,硬撐這亂吠亂咬的狗。別人會怎樣看牠的主人呢?

恃狗凌虐?還是錯把狼為狗,自己又無力駕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