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實業出售酒店

早前香港的大地產商長江實業將出酒店變成住宅出售一事,對此大家應不足為奇。

大企業僱用的都是精英,每天都為賺錢而絞盡腦汁。相反,一群庸官則只抱三等,等放工、等出糧及等退休的心態面對每一天。政府部門各自為政,嚴如一盆散沙,少有溝通,只顧自保,鮮會合作。

一間酒店的外形十足住宅的外形,就連名稱也叫雍澄軒,這看出早有預謀。可是庸官繼續的庸,視若無睹,官員們無視各種漏洞,任憑奸商不斷亂鑽空子。

所有樓層都刪去 4 字,整個 40 至 49 字也可以沒有。變本加勵的例子要數那座天匯,樓高只有34層頂樓可以是 88 樓,可以想像樓職編排是如何的奇怪。最低層是 8 樓,若有火警的話,在外跟本不能去指出那個樓層出事。地產商不斷測試政府的底線,才會發展出這麼荒謬的結果。

長江實業作為大財團,為股東們謀取最大利益,錢必定要賺到盡,可以說是無可厚非。但為富者有一個字必須要緊守,就是仁字,否則便會變成為富不仁。用不仁的手段賺取的金錢,不管你捐獻多少,都不能騙回人的心。

Advertisements

《論語》季氏十六

《論語》季氏十六

子曰:侍於君子有三愆。

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

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

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

 

愆 – 音顯。罪過,過失:~忒。~尤。罪~。耽誤:~期。~滯。

瞽 – 音古。盲人,瞎子:“離婁微睇兮,~以為無明。”不達事理;沒有見識;“棄老取少謂之~。”

 

Movie Names

Henry Fonda

Lee J. Cobb

On the Waterfront

The Death of the Salesman

Ed Begley

E. G. Marshall

Jack Warden

Martin Balsam

John Fiedler

Jack Klugman

Edward Binns

Joseph Sweeney

George Voskovec

Robert Webber

Toss and turn

sadist

prejudice always obscures the truth

toss and turn

nasty

hung jury

捕蛇者說

捕蛇者說   柳中元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齧人,無禦之者。然得而腊之以為餌,可以已大風、攣踠、鏤癘,去死肌,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歲賦其二;募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爭奔走焉。

  有蔣氏者,專其利三世矣。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將告於蒞事者,更若役,復若賦,則如何?」蔣氏大慼,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嚮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而鄉鄰之生日蹙,殫其地之出,竭其廬之入。號呼而轉徙,餓渴而頓踣。觸風雨,犯寒暑,呼噓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與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吾恂恂而起,視其缶,而吾蛇尚存,則弛然臥。謹食之,時而獻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其餘則熙熙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有是哉。今雖死乎此,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猶信。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