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血型心臟的女病人奇蹟地康復過來

得悉早前換錯不同血型心臟的女病人奇蹟地康復過來,有人形容為”錯有錯著”,對此我倒有點反省。

當天在電視新聞上看見兩位醫生在記者招待會上"告解",我認為是極殘忍的懲罰。病人沒有死在手術牀上,院方已急不及待的要開記招,要醫生認罪,這多得那通報制度。今天經常高舉的是透明度、知情權、等等,但人是否都能承載所知的一切呢?醫療失誤對比能治癒的病人到底比例是多少? 還是這真的是零容忍呢? 病人對醫䕶人員失去信心,這又是否病人之福呢?

上天大概都同情醫生的懊悔及難過,叫這病人能勝過排斥,把這新心接受過來。

能夠在事前毫無準備的換上不同血型心臟康復過來,這極可能是第一個病例。

對於整件事件,大家又有甚麼看法呢?

 

六四悼念

六四悼念

最近為六四燭光晚會的口號問題而引起很多風波,支聯會李卓仁希望改變口號去鼓勵更多人參與,並指參與人數愈多才能引起國際媒體關注。

悼念六四的死難者何以會變成政治籌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