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面對上層的害群之馬,處境困難,要自救!

香港警察成立接近 175 年,過去經歷不同的時期。電影五億探長雷洛,是真人真事改篇,反映當時警隊貪污瀆職問題十分嚴重,成為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到不受控的狀況。時任港督麥理浩於 1974 年廉政公署去打擊貪污。由於涉及大量警務人員,造成警隊人心惶惶。更有警察到廉署總部搗亂,與廉處人員發生打鬥,多人受傷。鑑於涉貪的人實在太多,最終由港督頒下出局部特赦令,特赦於1977年1月1日以前所有涉嫌貪污而未被檢控的公職人員,事件才告平息。

皇家香港警察少年訓練學校於 1973 年成立,希望招收有較高學歷的人,改善過往給人『有牌難仔』的形象。

少年警訊於廉政公署同年成立,目的是要改善警隊形象,加強警民溝通。

警隊經過數十年銳意經營,建立出優秀及專業形象,世畀知名,得來不易。

電影中的雷洛,本來是個正直的人,但因警署內無人不貪,就成為被排擠,處處為難的對象。最後迫使雷洛成為貪得最多的人,四大探長之首。真人呂洛逃離香港,被充公的財產於當時來說是天文數字。

回歸中共政權後,警隊又起了變化。過去要查三代才,證明身家清白,確保沒有與黑社會及中共有任何關係,到中國大陸探親旅遊要事先申請等,一切當然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在港住滿七年便可以投考警察。警隊各級要到中國大陸交流,頻繁度大家都會嘩然。

本來政治中立的警隊,面對出來和平示威及抗爭人士時,開始被利用作打壓的工具,逐漸走向市民的對面。2014 年 9 月 28 日,警察向市民發射催淚彈。手無吋鐵的市民只能用雨傘去抵擋,畫面震撼世界,稱之為『雨傘運動』。 87 杖的催淚彈激發 79 天的佔領運動,警方用暴力清場,警民關係就更變得更差。2016 年大年初二的騷亂事年,是 67 暴動後,首次的警民衝突,警察甚至要開槍。

剛過去 6 月 12 日,警察再次向市民發射 150 杖催淚彈,更首次使用布袋彈及橡膠子彈,用警棍追打和平示威者,用催淚水劑近距離噴灑。即使如他們所說,有幾個暴民用鐵支及磚頭襲警,他們展示給市民看的都是極粗暴,不專業,過份的武力。不是要驅散集會市民,不是為將暴徒制服,而是要傷害他們,以發洩心中的憤恨似的。

相信這些兇悍的警員不是佔多數,因為在多次遊行中,香港人是如何高質素,很多警察都看在眼裏,也明白香港人要表達的是如何卑微。

警隊今天出現的害群之馬,很大機會是出現在高層,為要執行中共下達的任務。上任警務處長積極鼓勵警員用強硬手段面對市民,一退休便可以收取政治報酬,就是今天的現實。一群有良知的警員可以怎樣自處,甚或要去捍衛自己的專業呢?

監警會可以擔任甚麼角式?

一個獨立的調查報告,全面去檢討整件事件,作出適當的改善建議,讓我們的警隊可以重新出發。那一個會較有幫助呢?

市民在捍衛香港核心價值時,或許警察自己也應去自救。

警察從來都不香港人的敵人!

Advertisements

為推『送中惡法』政府撥開民生議題又點計數呀?

保皇昨日製造流會,目的不想討論鄺俊宇的休會辯論警方濫權問題。

之後就對記者說,將國歌法暫緩二讀,明日大嶼又撥到本年度議案的最後,希望泛民議員聚焦在民生議題。這不是告訴市民過去政府及保皇黨刻意將具爭議議題放到最前,將泛民提出的質詢就成拉布,冠以阻礙民生之罪。

過去特區政府與保皇黨聯手:

1. 通過大白象工程撥款,多次超支照批;

2. 繞過立法會通過機場第三跑,西九故宮博物館;

3. 港珠澳大橋,沙中線問題多多都輕輕放過;

4. 多次釋法,一地兩檢等,破壞一國兩制;

5. 不知不覺開設了多個口岸,花費不知多少公帑;

5. 阻礙民主派人士參選,DQ 民選議員;

6. 將多個社運人士重判入獄。多次對判罪及刑期上訴,以納稅人的錢去打壓香港人。

7. 律政司鄭若驊僭建,涉嫌在貸款時隱瞞地庫僭建,申報等,問題多多都可以不理;

劣政斑斑,不能勝數。

林鄭過去兩年的貢獻呢?

去年財政預案中所謂派錢 $4,000,設下重重關卡,要香港人認要被關愛人士才有資格。以為只有百多萬人會申請,結果收到 300 多萬份申請。先前以為要用 3 億行政院費,不知會超支多少。若要花 10 萬元為派錢,何解不直接給香港人?

房屋,醫療,老人福利等毫無吋進,

大家要用選票去打破這亂局,還香港一個可以免於恐懼,有言論自由,安居樂業,正常的生活環境。

幾條靚仔搞幾個鐘,毫無組織就叫暴動?點對得住死鬼楊光!

盧偉聰話 6 月 12 日只係有極少數人有暴動行為,大部份人都是和平示威的。

盧偉聰這麼說,簡直侮辱了 1967 年發動及參與暴動的所有人。這群熱愛中共的義士,展開長達 8 個月反英抗暴的抗爭,近 200 人被捕。多少愛國義士為國家鋃鐺入獄,包括曾鈺成弟弟,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他在回歸後可才被委以官職。有多少無名義士因為有案底,斷送了大好前途。

67 六七暴動期間,組織及策劃一連串暗殺和放置炸彈的領導人楊光,2001 才被頒授大紫荊勳章。2015 年才去世。

「你林鄭月娥同盧偉聰話呢次毫無組織,得幾條死靚仔,土製菠蘿都唔識整,連汽油彈都冇一個,得嗰 D 所謂爛鬼武器,搞得幾個鐘頭就話係暴動?對唔對得住死咗既楊光呀?!」

將 612 講成暴動,真係兩邊不討好!

林鄭月娥想要摧毀年輕人的前途,狠毒程度之厲害令人髮指。

天網恢恢,作繭自縛。自己玩火自焚,還有面求人畀機會他,繼續禍港多三年?實在太無恥!

風雨同舟 vs. 風雨同路

新聞報導聽到『風雨同舟』。對於不是水上人而言,感覺是相當奇怪。

想到風雨同舟,便想到 6 月 9 日,民陣 103 萬人遊行前,支持港共政府推『送中惡法』的保皇黨,在同一早上也發動遊行。一直找不到相關報導,後來才知道有 20 隻漁船在維港打了幾圈去撐修例,保平安。難怪用遊行二字是搜查不到啦!

從照片可見,大部份船並沒有拍到有人。就是有的,船上最多的也不到 10 個。看來『風雨同舟』的人真是少得很啊!

香港人一直都說風雨同路,小鳳姐的歌都有唱,風雨同路見真心,月缺一樣星星襯。

習總到訪北韓,用『風雨同舟』去形容中國與北韓 70 年的關係,第一感覺是另一大陸入侵用語。想深一層,這次中共並沒有作大,是如實報導,正確不過。因為過去 70 年,不同的共產政權都紛紛倒下,僅存的寥寥無幾,與中國保持關係的就更不用說了。

『風雨同舟』就如 6 月 9 日早上維港那些支持政府船一樣,是如何凋零,正確不過的形容。

林鄭港共政權個個都『性』癩!無恥!

103 萬人上街後,中共見民情洶湧,便借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說,中央從未指示香港就逃犯條例做出修例,但表示支持。又指條例一定會通過。這些做法,就如大小通吃『公就中共贏,字就香港政府衰。』林鄭的港共政府要負全責。

警務處長盧偉聰最先指 612 是騷亂,在林鄭月娥公開說是暴動後,盧偉聰就改口,說是暴動。

200 萬人上街後,形勢逆轉。林鄭,一眾官員及保皇黨等立刻轉口風,要推卸責任。

林鄭話暴動是根據警務處長盧偉聰所說,政府並沒有參與警察開槍一事。

盧偉聰硬食,惟有出來解話說自己可能說得不清楚。暴動不是所有人,大部份人都是和平示威的。只有極少數人的行為像暴動。暴動的門檻很高,搜證並不容易等等,目的想要淡化之前的強硬態度。

問到大部份人既是和平,為何又要開槍鎮壓時,盧偉聰就推到在場指揮官身上。

林鄭月娥逼不得已要出來『道歉』,心不甘情不願,頭也沒有低下,說『特區政府』有『不足』,自己要付『好大』的責任(新聞稿是『很大』)。以為可以平息積累多時的民憤。所謂的『真誠道歉』是對事引起社會矛盾、紛爭及焦慮,根本沒有承認錯誤,意味他不會檢討,當然也不會改。讓他再做三年,香港會是前途光明嗎?

行政會議成員被問到是否需要負責,羅范椒芬便說特首要負『最大』責任。自己在行會中說了很多,但不便公開。葉國謙就話自己問心無愧。

香港今日落得如斯境地,全因這群出賣香港的癲性一族。

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與葉國謙的廢話!

林鄭月娥在立法會中曾說泛民議員所講的「全部都係廢話」,是因為他的內閣,十多名行政會議成員所講的全是廢話。一群廢人聚在一起,當然全是廢話。在他們而言,別人的說話也就變成他們眼中的『廢話』。

香港人是講道理,不靠主觀,感感覺的。

今早在兩位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及葉國謙在電台講的話,便可引證管治香港的團隊原來是如此不濟。

對於林鄭的道歉,沒有用撒回等,他們都以市民應合力彌補撕裂,不要執著這些小節。撤回是為顧及支持修例者的感受。林鄭過去有這麼多貢獻,這次事件是他多年來最大的打擊。大家應該給予他機會云云。

林鄭以為做了 40 年就是貢獻,只看到自己,漠視香港其他人都也在貢獻社會。

先不說他過去在政府有甚麼政績,單說過去兩年,他做的一切在在就是剝奪香港人的利益,不斷破壞香港的和諧,比梁振英更甚。這次的修例是進一步撕裂,激發數百萬香港人的不滿。

林鄭月娥不斷撕裂,盡情破壞香港,香港人過去飽受傷害,現在卻要出來彌補?不要執著?

大家要畀機會林鄭,林鄭卻要向市民開槍。不少熱愛香港的市民受傷,林鄭更要把他們致諸死地,要用暴動罪去斷送他們的前途。一位熱血的香港市民更以死去控訴。

香港市民還要給這冷血的林鄴月娥機會嗎?

當被問到行政會議成員是否也應負責時,羅范椒芬就說林鄭月娥要負最大的責任。留意,林鄭在昨日的記者會中,就自己要負『好大』責任。

羅范椒芬說自己曾經做過廉處,對公義很執著。羅范就林鄭沒有鞠躬一事,說林鄭態度強硬是因為對修例的執著。數分鐘前羅范叫市民不要執著,他自己就可以執著嗎?羅犯的所謂公義要執著,數百萬香港人的公義就不要執著?

在主持人再追問時,羅范椒芬才說可以為低估民意道歉,葉國謙也和應。但在聽眾指責他們後,葉國謙就說自己問心無愧。葉國謙之流是根本無心,又怎會有愧呢?

香港人,同意他們說的是廢話嗎?

而家先聽到香港人的聲音,林鄭是聾,還是鈍?

上星期六還意氣風發,囂張跋扈的林鄭月娥,在剛剛的記者會收起兇悍的面目,心不甘,情不願的向香港人道歉。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香港大律師公會多次發聲明,法官也逼我要出聲,連親建制的律師公會及護法學者陳弘毅都表示有問題,林鄭都可以充耳不聞。外交照會,及其他外國勢力固之然是其心可誅,更要加以譴責。

不同的聯署,有學生,老師,校友,選舉委員,就連師奶都有,通通當是廢話。宗教界最後也要出來叫停,林鄭政府都懶去理睬。

103 萬香港人上街後,仍然堅持要二讀。

612 警察開槍鎮壓,多個香港人受傷。留血是預料之內,未有人死,又不去理。從 CCTVB 專訪中的多個垃圾論,可知個人是個歪了心腸的敗類。(不用畜牲,因為畜牲都有靈性,比林鄭高等。)

6 月 11 日的記者會後,有香港人以死相控。主要媒體的新聞竟然不去報導,怕激發更多人上街。

616 再有 200 萬零 1 人上街,破了香港及世界紀錄。林鄭並沒有反應,只由政府新聞處以書表致歉,以為這就可以了事,可見這人所領導的港共政權之無恥。

事隔兩天才出來面對記者市民,仍然毫無悔意,只為要做多 3 年。

簡直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