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用天橋橫跨六條行車線後被撞死,司機竟然要被捕?

剛看到一則新聞,一男子因棄用行人天橋,橫跨六條行車線後被撞死,司機涉嫌危險駕駛被補。類似的新聞聽得不少,可有想過當中存在一大問題。

有人被撞死故然令人同情,但死者是因為走在不應走的馬路上而被撞死,司機並沒有留意到,是否就等於他有危險駕駛呢?在這種情況下,不應該是 “司機被帶回警署協助調查” 嗎?

事故跟司機撞倒人不顧而去,酒後駕駛,衝紅燈,超速駕駛等有很大的分別。

若純粹是記者錯誤用詞,則請新聞界朋友多加留意及改善。若是警方處理事件的報導,則是司法及執法的一種大問題,助查與被補,涉事司機會否有不同待遇?警方應跟據客觀環境作表證去處理,而不是見有人傷亡便一面倒的將過失歸咎於司機身上。

死者在生活困逼中只為爭取多一點點時間休息而喪命,是香港人的悲哀。政府若是愛人民,更應去改善工人的福利及積極協助死者家人。

希望死者家人能節哀順變!

香港不用氣餒!我們還有希望!

今早分別在商業電台的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中聽到梁天琦、黃之鋒、羅冠聰,及在 D100 聽到前學聯會副秘書長岑敖暉的話,他們都是思路清晰,有理有節,願意為自己的信念,為香港的好處而犧牲。

對於他們是有無限敬意之餘,也感覺香港雖在極惡劣的環境下,仍現有希望。

現政權對一群關心香港,愛香港的青年人非但毫不欣慰,絕無憐惜,希望用嚴刑峻罰去傷害他們。更希望藉此去阻赫其他人去效尤,起殺雞警猴的作用。這不是赤裸裸的去展示暴政權的專橫嗎?

難道人民會去反對愛民如子的政權嗎?

歷史上官逼民反的政府的下場會是怎麼樣呢?

大家請不要灰心,拭目以待吧!

New friend from Mozambique – Welcome the 85th

今天有來自非洲莫三鼻給的朋友造訪這網誌,感覺特別高興,原因是小時候曾經聽一位世伯講述當年在那裏經商的奇遇。說到那裏的人生活十分簡單,工作夠一天的生活便會停工,可以說他們懶惰不進取,但從另一角度去看是他們知足,懂得享受生命,也對明天沒有憂慮,明天自有明天的安排。伯伯是開一間小小的雜貨店,有時人客沒錢便會放下香蕉作交換,真是好笑。伯伯也絕不介意,生活也變得很悠閒。可惜因為政治動盪,錢不能寄出本國而要被迫離開。他說要將美金藏於挖空的肥皂內才能偷運離開。

這都是我很小時候聽到的,但印象仍然很深刻。

陳章萍自願離職就能淡化屯門興德學校事件嗎?

屯門興德學校爆出連串問題,校長陳章萍在記者面前委屈地哭訴後不果,現以自願離職試圖淡化問題。

自願離職就能解決他種下的種種問題嗎?

年前協理副校長及總務長夏迪星(Herdip Singh)被揭買博士學位後,嶺南校方以夏迪星不是因博士學位而獲以上職位,所以並不牽涉欺騙學校,在他宣佈辭職後便指不會追究。夏迪星的離職聲明中對自己作出「錯誤的判斷」感到抱歉,證據確鑿的剽竊買學位,何以會是錯誤判斷呢?難道是對自己偷食後沒有把咀抹乾淨以致東窗事發而抱歉嗎?執掌嶺南大學財務多年的人,誠信出現這嚴重缺失,校方不再追究,仍可獲得豐厚的退休金全身而退,那便知道自願離職的好處了。

陳章萍往跡不良,自願離職已不是新事,仍能繼續在教育界生存,且能貴為校長,這不是反映教育界的問題嗎?

在教育界混飯吃的人當然不止以上兩人,大家可以想像香港是如斯敗壞了。

梁君彥的公子梁宏正竟敢批評中國大陸的空管不濟?

詞窮理虧,為要撐高鐵而批評中國大陸的空管經常影響航班延誤,所以去北京的話會寧願坐高鐵。

梁宏正:「內地航空問題大家都很清楚。」可見梁宏正對中國大陸實施的航空管制失控,令航班動輒延誤數小時以致更長感到不滿,且不期望這問題能夠改善。所以寧願花十小時坐高鐵,都比坐飛機更能控制時間。且在高鐵的活動能力較高,又可以上網,較飛機為優。

被問到若高鐵比飛機好那麼多,即使沒有一地兩檢,要在國內多檢一次也只會多花十數分鐘,梁宏正及一般乘客等都仍然會選擇坐高鐵時,梁就東拉西扯的去回答。

梁宏正及一眾盟友為要表忠去支持高鐵一地兩檢,不惜猛力強調國內空管影響航班升降,可見高鐵的確在效益上是欠缺支持。

一地兩檢影響外國投資者對香港政治信心,與高鐵能帶動的經濟效益相比,梁宏正的論據就更弱了。

『虎父無犬子』,那麼,犬父又甚能生出虎子呢?

大家能接受這種世襲政棍嗎?

陳弘毅又再次出賣自己,要為高鐵硬銷!

面對快要落成通車的高鐵,政府及一建制人士紛紛出來硬銷。當中理據欠奉,不同的歪理則不絕於耳,其中當然少不了陳弘毅了。

今早出席電台時,以深圳灣口岸劃出讓香港執法多年,國內並未有因此而實行香港法律為例,去支持在西九行一地兩檢,絕不會開壞先例。

天呀!陳弘毅既為香港大學法律學者,為人師表的他竟然口出如此低智的例子,難怪香港大學的評級會下降,更令人擔心他所教的法治是如何扭曲及畸形。

第一,一地兩檢最大的問題是破壞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原則。中國大陸執法人員絕不能在香港境內執法。

第二,深圳灣口岸是在中國大陸境內,是根據中國國家獻法去管治,而不是當年中英簽署去維持香港有一定獨立自主的基本法。深圳灣口岸,與及中國境內其他口岸,又那會受基本法所約束的呢?

第三,即使國內其他口岸都學效香港的法律,相信是人人樂見的進步,會是好的先例。相反,以中國法律加諸香港人,以言可以入罪;無須審訊,迫人拍一條影片便可以成為證據去定罪;辯護律師可以隨時被關押;更驚嚇的是沒有法理可依,說你犯法就是犯法,那章那條無人會知。

陳弘毅連這簡單道理都不知嗎?那還有資格去教學生嗎?

同樣是學者的關焯照今早在商業電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中指,高鐵的經濟效益只有百份之四,以建造成本及回本期太長,會面對太多不明朗的因素,跟百份之三但沒甚風險的債券回報相比,高鐵的經濟絕對是極低。

早前公共專業聯盟的黎廣德指,將西九的高鐵站中,擬劃出予中國作口岸管制的地方改作商場用地,每年可以有六十億的租金回報,經濟效益就更高了。

別以為香港人是如此的愚昧,會信你們這些廢話!

一地兩檢沒有經濟效益,只有政治任務。

以下是經濟通的報導: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今日出席電台節
目時指,一地兩檢的「三步走」方案是體現了香港的自治權,透過《基本法》第20條落實一地兩檢,過程包括本地立法,是給予香港更多權力,如果香港不想做一地兩檢,可不簽署有關文件
。他不認同「三步走」是削弱本港立法機關權力,指立法會無權獨力通過實行一地兩檢的法律,必須配合人大常委會的授權。

陳弘毅表示,如從狹隘、僵硬的方式理解,便會認為一地兩檢不符合《基本法》;但從「目的論」去看,讓法律與時俱進,並回應不斷產生的法律問題,便可以明白方案為何符合《基本法》。他指方案是以方便乘客的角度出發,對香港有好處。他又不贊同方案「開壞先例」,認為深圳灣口岸同樣劃出香港口岸區讓香港人員執法,但不等同內地會有愈來愈多的地方行香港法律。(cw)

https://www.etnet.com.hk/www/tc/news/categorized_news_detail.php?category=editorchoice&newsid=ETN270731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