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Friend from Isle of Man – Welcome the 99th

第九十九個國家的新朋友是來自馬恩島,一個位於美格蘭與愛爾蘭中間的一個島,是英國屬地。

維基將 Isle of Man 譯作萌島。萌這個字近年常用作形容人可愛。將這個地方譯作萌,相信當地的人並不會感到開心。

中文翻譯倒退,全因要追隨強國的低劣水準。希望造訪這網誌的朋友不要介意,我會以馬恩島來稱呼。歡迎你!

期待第一百個國家的朋友快來。

Advertisements

民主黨已偏離民意,快要從政治舞台消失了!

民主黨過去經歷多次大地震,少壯派退黨,原因不無道理。

就以最近的政治問題,由姚松炎參與九西補選,劉小麗被取消參選資格,到東大嶼填海等等大議題,這個民主派的老大哥都沒有走出來,可見走的路線是經偏離民意了。

民主黨的態度,間接叫香港人失望,過去多年的支持,發現都是枉然。這也是泛民碎片化的根源。

由劉慧卿到胡志偉,那種保守的作風與建制派無異。很多人都忘記有這個黨的存在了。

2019 年的區議會選舉,民主黨就可以收到教訓,也意味他們會在政治舞台上慢慢消失。

施政報告進一步顯示中共的手已完全無需遮掩

當大家在笑金正恩政府時,卻不知自己正墮入這樣政府的黑洞中,可見香港人危機意識之差。

香港生育率低是因為社會環境,教育制度不知所謂,扭曲的小學 TSA 評核,行之多年的考試變成一試定音的 DSE,將普通話引入學校叫中文變成死亡之科,由校服到國民教育等等,叫學生與老師都吃不消。即使大學畢業,要找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作也不易。試問那有人願意叫孩子面對這些壓力。

香港製造的字號,在工廠北移後慢慢消失。大量工廠大廈空置,為何政府沒有打算振興香港的工業呢?中美貿易戰,香港政府不去珍惜《美國-香港政策法》,反倒向國際展示香港不再是個自由經濟的地方。香港的前途只會是堪虞。

香港曾幾何時是隻會生金蛋的鵝,回歸後一直走向下坡,今天更被一隻林鄭月娥以香港人的利益去換自己的榮祿。

過去香港的大白象工程,不單工程費是天假,超資延誤已正定律,更甚的是工程質素差,對市民購成威脅。所吹的效用由高鐵可見是一場大話,不久的港珠澳大橋,機場第三跑等,使用數字將會是鐵證。這麼多的大話,大灣區的宣傳,港澳台居民證等,大家又會信嗎?

政府利用高地價政策去賺錢,官商勾結,令香港經濟被高昂租金影響。面對人口老年化,政府不在醫療及安老上著手,一味則重房屋問題,在東大嶼山埋人工島,說是滿足市民住屋需求,背後就是將香港剩下僅有的庫房盈餘交到國企的手上。待一切完成,香港就完成歷史任務,可以安息了。

 

“無縫交接” 變成 “無縫對接”?

剛剛林鄭月娥在行政會議前見記者又用了大陸用語『對接』。將大家熟悉的『無縫交接』說成『無縫對接』。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說學中文要用普通話,預告大家將要接受 “ 抵端 ”中文教育。大家留意,普通話教育並非大家認識的國語,而是大陸獨有的普通話。

回歸後這一群庸官,都成了變形蟲,將過去所學到的價值觀到放棄,變成宿主般的模樣。

變形蟲始終是變形蟲,盡管林鄭月娥如何努力,從追隨極左路線到北京腔的普通話,換來卻是一群親建制人士的批評。無他,『我在為國家賣力時,你不是在模仿英國口音嗎?』

一條可以隨時變形的蟲,又怎能叫人相信呢?

 

銀包變錢包,講法變說法,叉電變充電!

廣東話(廣府話)需然歷史悠久,極權管治者竟然容不下。唐詩、宋詞都以這語言而寫,讀書少的人大概不知道吧。

好多人以為是俗,奇實很多是雅。除歷史背景外,香港的廣東話更發展出獨有特色。中英夾雜是其中一種,叉電的叉是英文的 charge。過往大家會說放假去充充電,意思是補充一下動力。面對 “ 叉電 ” 慢慢被 “ 充電 ” 取締,增值又變成充值時,大家會有甚麼感受呢?

為要與中國大陸 “ 對接 ”,香港金管局最新推出的『轉數快』被稱為電子錢包。大家一向用的銀包,為何要變成錢包呢?

講到 “ 對接 ” 一詞就更是奇怪,就連台灣發明的中文輸入法,“ 對 ”的相關詞中也找不到 “ 對接 ” 這詞。 廣東話的 “ 對摺 ” 大家都明白,但從新聞中看到的對接就令人一頭霧水。例子如下:

同時,還將加強產銷對接保障豬肉供應需求。

還負責建立完善與港澳的對接合作機制。

台灣合作周跨境電商對接推進會在杭州舉行。

預計「鸛」7號飛船周四(27日)晚上將與國際空間站對接

看來大家不單是要捍衛廣東話,更要捍衛中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