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就是牆,何解會叫連續牆?

新聞報導中提到高鐵的地下連續牆出現滲水問題。連續牆?多麼突兀的名詞。

牆就是牆,磚牆、主力牆、石屎牆等,所有牆都會連接著的,連續牆不是很多餘的叫法嗎?

『連續牆』,英文是 Slurry Wall.

Slurry Wall 是建築方法,用於地底防水工程。是分段挖掘及填入物料,最後連成一個整體的結構。譯成『連續牆』叫人摸不清這牆的作用。Slurry wall 是用於地底工程,那就是地底才有。新聞報導中的 『地下連續牆』,令大家誤以為是描述連續牆的位置,既譖贅又詞不達意。

牆身滲水好多時會出現,高鐵地下一幅連續牆滲聽起來也不算大問題吧。

但若是高鐵地下防水牆滲水,大家又會怎樣看呢?

近年香港出現很多奇怪的名詞,早排港珠澳大橋人工島的防波石就變成扭工字塊/弱波石,今天高鐵的防水牆就變成地下連續牆,不知是否同是大陸用語呢?

Slurry –
a mixture of water and small pieces of a solid, especially such a mixture used in an industrial or farming process. (Cambridge Dictionary)

A semi-liquid mixture, typically of fine particles of manure, cement, or coal suspended in water. (Oxford Dictionary)

Slurry Wall (Wiki)
A slurry wall is a civil engineering technique used to build reinforced concrete walls in areas of soft earth close to open water, or with a high groundwater table. This technique is typically used to build diaphragm (water-blocking) walls surrounding tunnels and open cuts, and to lay foundations.

Advertisements

土瓜灣舊樓有裂痕是正常,沙中線將來都如是!

土瓜灣二十多幢舊樓沉降及有裂痕與沙中線無關,出現問題是樓齡,建築質素及使用問題等等,港鐵及政府不會負責。

三五七年後,若沙中線出現問題的話,在樓齡不算長,建築質素又 “ 沒有問題 ” 的大前題下,那便是使用的問題嗎?市民使用導致裂痕漏水,影響信號、路軌、行車安全等問題,當然是由使用者負責啦!

今天不去搞清問題,將來市民要找多少數當然難以估計,但乘客安全以至沿路各建築日後會出現的結構問題,誰又會說句公道話呢?

當大家都怕住變危樓時,走為上著。收樓的人就最開心,土瓜灣這舊區不日就會有新的面貌了。

這是大家想要見到的香港嗎?

盧偉國不想立法會查沙中線是怕爆出大大鑊?

今早聽『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聽盧偉國講了一小時,對沙中線工程更感擔心。

的主持對盧偉國再會否決用權力及特權法,是因為與泛民的壁壘問題,他們提出的必定會否決,這故然是建制派植入的模式,這一次就多了另一理由。

從盧偉國回答問題時多次迴避,將話題扯開,主持人雖不斷追問仍得不到清晰的答覆。若盧偉國是心信問題不大的話,大可以他的專業知識及經驗向市民解釋,令大家可以釋疑。他顧左右而言他,叫人更擔心當中存在問題很大,心恐揭露真相會就等於揭示工程界造假醜聞,造成負面影響。

盧偉國是工能經別立法會議員,不知工程界的朋友對他的表現接受與否呢?

若盧偉國採護短的態度,恐怕工程師很快便不再成為被專重的行業。曾幾何時,公眾對警隊的形象都是正面的,因為有人將中立的警隊變成政治工具,由服務市民變成管治市民;對當中的害群之馬更包庇護短,多年來建立的良好形象便一掃而光,在眾多紀律部隊中排名跌到最尾。高層包庇壞份子,對絕大多數盡忠職守的警員實在有欠公道。

今天工程界有潘卓鴻願意站出來去揭發問題,目的是要捍衛工程界。不想這些造假文化去腐蝕業界的聲譽,也叫那些過去飽受高層壓迫而參與造假的人能重見天日。

假若業界的朋友不主動去捍衛自己的專業,遲早就像警隊形象一樣。

賞惡罰善這種反智的做法,世人都不能接受。

陳帆睇報紙先知沙中線問題,錯在報紙搞踢爆!

陳帆對沙中線問題不同問責,林鄭話董事局不知情,不知者不罪,所以挽留馬時亨。

別忘記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身兼港鐵董事會成員,若港鐵主席馬時亨有責任,陳帆那又能免責呢?表面是保馬時亨,實質是要保住陳帆,一個民望最低的問責官員。

陳帆對於其它政治問題就牙斬斬,對於自己範疇的就避而不談。立法會多次重要會議都不出席,港鐵董事局會議是閉門的,陳帆有沒有出席都成疑。

前任局長張炳良早在高鐵工程延誤問題爆出他是不知情,在最近的新書更指任內花了很多時間為高鐵救火及拆彈。

當年高鐵工程延誤問題,陳帆難道沒有看報紙嗎?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問題,拆除就代表冇問題嗎?中間存在的利益問題不用交代嗎?上任時有沒有隱瞞婚姻狀況呢?

林鄭月娥為何不去處理呢?還是他覺得沒有問題呢?

冇人肯做的熱廚房難道就要讓這類人去做嗎?

林鄭月娥好得意,能收拾 CY 留下的殘局?

林鄭月娥昨日公佈一連串的方案,去收拾 CY 留下港鐵的殘局,強調前車可鑑,不會再支巨額賠償予港鐵要離職的高層。

聽下來好像是他是會秉公辦理,不像 CY 容許港鐵亂賠錢。大家別忘記,過去林鄭是政務司司長,主理政務,梁振英則以對外工作為多。

林鄭不斷強調自己服務市民三十多年,對於政府運作雖不置事事瞭如指掌,但肯定比一直從商的 CY 清楚。當年港鐵賠錢,難道林鄭毫無責任嗎?

今天林鄭的所謂政績,是當年有提出而不被接納?還是刻意留有一手,袖手旁觀,看著 CY 去踩地雷,自己便能上位呢?

還記得第一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面對不願聽意見的董建華,陳太只好辭職以表自己立場。林鄭月娥若真的為香港市民服務,大可以效法陳太,去保住自己三十多年為官的名聲。由此可見,林鄭這人城府極大,為求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狼英表面凶狠,大家還懂得去防。燒鵝看似美味,大家便忘記有毒,吃得多對身體有害。毒娥的禍害,就如溫水煮蛙,死了也未知。

港鐵的敗壞是香港的縮影

港鐵的醜聞爆出多時,由馬時亨的『我話 OK 就 OK』到昨日說自己兩次向林鄭月娥請辭被挽留,多次強調自是個有責任的人,可見這人面皮之厚,變臉之快。

十年前辭職是因為壓力?不是因為生了個腦血管瘤嗎?

港鐵五名高層為此要離職,是否代表可以了事?

一個這麼龐大的工程,相關的工程團隊,不單是施工的工程公司,策劃及監管所牽涉的政府部門人數可不少。港鐵公司五人要問責實在是太少,政府卻一人也無須負責,那是不可能的。

林鄭月娥在 FCC 請陳浩天而急急出來說遺憾,多月來他對這工程醜聞又表過甚麼態呢?

立法會一群建制派否決用權力及特權法去查,他們又是否要問責呢?他們不是真正選出來的,不需向港人負責,下屆仍然可以穩坐,分分鐘可以再增多幾席。

多個大白象工程超資不特止,工程質數更是不能接受。港珠澳大橋石屎檢驗報告造假,人工島漂移,防波石隨機擺放。由高鐵多年前出問題不去正視,今天到沙中線,這麼爛的情況,若不是集團式去經營出來,那能成事呢?

曾經鬧泛民議員拉布,阻政府施政的人今天可會醒悟呢?

沒有最爛,只有更爛,就是香港的明天。是港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