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大球場由改名到拆建,是香港前景的縮影!

近月政府大球場的拆建爭議不斷,另一個香港人集體回憶的地方前景前景堪虞 。

『政府大球場』在 1995 年改名為『香港大球場』,刪除『政府』一詞,是否跟馬會一樣,在996年由『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改為『香港賽馬會』,為回歸中國而刻意要改名呢?

一直在運作的『香港警察總部』及『中區警署』,在 2005 年就以活化為名交回政府,最後改名為『大館』。本來就是好端端的活著,又何需要活化呢?不難令人想到背後的目的。

屹立香港過百年的紅色郵筒,因為有個皇冠而要拆除。

中華航空的飛機本印有中華民國旗,因為 1997 後在香港出現會成為禁忌而改成梅花圖案。

最近西九龍文化中心的『戲曲中心』英文竟然用了中國大陸特色的譯音 Xiqu Centre,不單止對外國人莫名其妙,更成為『私處中心』的笑話。

澳門早已出現友誼大馬路,友誼大橋,友誼商場等,相信西九龍及啟德新發展區將會陸續出現中國大陸特色的名字。是香港人的悲哀!

 

Advertisements

陳肇始的“ 語言偽術 ”,將『問題』變『課題』!

香港的問責官員大家都沒有任何期望,能力不足之餘,誠信就更是大問題。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一個護士出身去當局長成為不少爭議,事實也證明這人除做不出成績外,更是『好學唔學』,不去正視問題反而用種種借口去掩蓋自己的無能。

流感高峰期不是新事,今年醫生護士都出來抗議,反映大家已達極度不滿。早前陳肇始叫醫護捱義氣,今天就說人手不足是重要『課題』。

將『嚴重問題』講成『重要課題,以為可以欺瞞市民,蒙混過關,可見這人並不承認過失,意味政府不會去改。

林鄭月娥見自己的民望大跌,就以再撥 5 億予醫管局去緩解問題。傳媒及醫護早前均指去年的 5 億額外撥款只用了 2 億多,反映醫管局並沒有好好利用去改善。

今天陳肇始則以醫管局去年冬季流感高峰總開支約 6.5 億,經已悉數用盡政府的 5 億元撥款,另外 1.5 億開支以醫管局的儲備應付。

『流感高峰期的總開支』與政府 5 億額外撥款混為一談,醫管局更要補貼 1.5 億?

2018/19年度公共醫療開支為 712 億元,每月近 60 億之多,醫管局分到幾多呢?

陳肇始所說的 6.5 億是怎樣計出來的呢?

若不是在講大話,就是連小六數學程度都沒有!

將人手不足的問題講成『課題』,再用 6.5 億去呃大家去年額外的 5 億撥款已用完,陳肇始無能之餘更是可恥。

 

商業電台新聞

wp - 陳肇始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csid=261_341&itemid=1061805

WP - 陳肇始 1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1/29/P2019012900505.htm

 

Centre for Infection 竟譯作『感染及傳染病中心』?

流感又再進入高峰期,『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自然會在不同的新聞會媒體出現。

“ 感染 ” 及 “ 傳染 ” 意思基本是相同的,沒有傳染就不會感染。感染及傳染病中心,一個唚長的名字。

Centre for Infection 翻譯成 『傳染病中心』不是簡而清嗎?

近年香港出現很多奇怪的翻譯,這只是其中一例。

沒想過香港大學這高等學府也被 “ 感染 ” ,若不加以控制,這問題會 “ 傳染 ” 更多人,絕不是港人之福。

 

 

3 億行政費,280 萬人可多收 107 蚊!

政府無為,沒有好好利用公共財政的遠見,致令庫房盈餘過多,才需要還富於民。說派錢,對納稅人來說實在是絕不正確。

近年大家對政府已經沒有期望,當年曾俊華任財政司時派的 6000 蚊,都因民意而改由只有強積金戶口人士變成所有香港永久居民人人都有。儘管有人批評很多移民多年的人回來領取,但也是皆大歡喜的做法。

2018 年的財政盈餘比派 6000 蚊時要多,在輿論下才勉強 “ 派 ” 4000,且定下重重關卡,由當年的還富於民變成資助某些人士。“ 籌備 ”接近一年才正式接受申請,申請手續又引起大問題,更造成擾民,不勝混亂。

這次 “ 派 ” 4000, 因需要審批而要花上 3 億的行政費。

300,000,000 ÷ 4,000 = 75,000

估計有 280 萬人受惠,耗費卻是 75,000 人的金額。這 3 億分給 280 萬人,每人可多收 107 蚊。

280 萬人中不知有多少是新來港人士,上次他們是由關愛基金去派,是真正的派。這次4000 蚊卻要香港人降格為要受資助,跟新來港人士看齊。

政府之無能,又一實證。

林鄭月娥是有能力的特首? 還有人信嗎?

BS Standard 落標,CS Standard 交貨?

剛剛 “ 開通 ” 的中環灣仔繞道又引來問題多多。“ 開通 ” 前的百萬行最吸引的是內裏的滲水及建築問題。

首日 “ 開通 ” 即出現擠塞問題,運輸處要提醒市民 “ 出行 ” 前要留意交通情況,或使用舊路。選擇星期日 “ 開通 ” 目的是因為交通流量會較低,5 分鐘的車程竟要塞上車半小時,是因為指示牌不足及部份 “ 連接路 ” 仍未 “ 開通 ”。除此之外,更出現道路不平的最基本問題。

耗資 360 億,用了近 10 年去興建,全長僅 4.5 公哩的中環灣仔繞道,何解會出現這些低質素問題呢?

香港市民在過去十年因這工程問題而飽受塞車之苦,當年周融說佔中一天引致交通擠塞的代價是十分驚人。不知他對這十年又會怎樣計算呢?

回歸後香港興建多個大型基建項目,造價超高及超支已變成平常事,原因何在?

設計及投標用 BS Standard (British Standard 英國標準),施工,監工及驗收則用 CS Standard (Chinese/Communist Standard 中國/中共標準)。這種就是香港的另一 “ 常態 ”。

這不就是體現香港逐步回歸的一大驗證嗎?

 

林鄭做十幾個鐘,納稅人不用付出嗎?

林鄭月娥話自己六十歲仍可每日做十幾個鐘,自以為好得意,好有能力似的。

以林鄭月娥這種性格有問題的人,人際關係真係好極有限。看他可以拋開年幼的兒子們及丈夫在英國十多年,可知他對家人有幾 “ 愛 ” 了。就是父母及兄弟姊妹,朋友等似乎也沒有似的,連在那裏買廁紙都沒有人可問而成為新聞。

這類孤僻的人只有寄情工作,才能找到同事與他為伴。說起來是頗為可憐。我指的是被迫要與他共事的人。

林鄭月娥做十幾個鐘,不會是他單獨一人吧。有多少人要在他身邊候命,等待被使喚呢?

林鄭加班工作是否無償的呢?

其他工作人員就一定有償吧!

貴為特首,被身邊有不少人簇擁著,即使權貴也要畀幾分面。這樣就能自欺,以為自己好受歡迎。

一個香港特首要做十幾個鐘的話,主席習近平豈不連瞓覺時候都沒有?

日日要做十幾個鐘,做的是甚麼呢?

是能力有問題?還是不相信下屬的能力,事事都要過問,修修改改呢?甚或是要用自己的版本呢?

在特首選舉論壇時,吋曾俊華枱頭無文件,鬍鬚曾一句『除咗 work hard, 仲要 work smart』就換來大家的讚賞。

對於鬍鬚曾來講,除工作外,還有家庭。閒來要聽歌,看電影歌劇,喝咖啡,跟朋友聚聚,過人的生活。這一切都是林鄭完全不懂的。

林鄭月娥的人生是十分可憐。一旦失去所有官職後,人生就變得空白,孤獨地渡過餘生。

林鄭要人陪,要納稅人找數,比起任何福利不知要高昂幾多。希望政府交待清楚,別再將納稅人的金錢花在這無謂的開支上,也好讓受折磨的職員可以過回正常人的生活!

 

【Work Smart】前公務員話當年 有料上司枱頭最乾淨

揸的士 vs. 砸的士

新聞報導中聽到的士業界抗議白牌車,有工會透露會砸爛的士車身,甚至將車反轉,以示不滿。

真的好笑,“ 揸 ” 的士的人會以 “ 砸 ” 的士作威脅?

打爛的士車身不是清清楚楚嗎?

砸 – 廣府話會讀 “ 握 ”。例:砸殺,砸碎等。

新聞報中的砸是讀作 “ 渣 ”,是普通話的用語,“ 砸爤 ”,“ 砸碎 ”。

“ 砸的士 ” 跟 “ 揸的士 ” 同音。一群 “ 揸的士” 的要 “ 砸爛的士” ,這新聞叫大家接收的是甚麼資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