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Zealand 應譯作「新西蘭」還是「紐西蘭」?

近年很多媒體將 New Zealand 譯作「新西蘭」,過往多會用紐西蘭,不知這是否又是跟隨中國大陸的翻譯呢?

New 是用意譯,Zealand 則是音譯,或許問題不大。

何解 New York 又不譯作「新約」呢?

Newfoundland 譯作「紐芬蘭」同樣是音譯,但 New England 又譯作「新英格蘭」,New Jersey, New Mexico, New Delhi 都是新澤西,新墨西哥,新德里。

Singapore 本來譯成「星加坡」,所以又叫「星洲」。沒有 New 卻又譯成「新加坡」。

New Hampshire 竟然譯成「新罕布什爾州」?伊朗 Bushehr 又譯作「布什爾」?

近年太多人名地名的翻譯既突兀,又冗贅不堪,更令人摸不清是誰,是甚麼地方。

翻譯需要「信,雅,達」,恐怕討厭知識的國家是不會懂的。

 

鄧炳強間接承認 721 鏗鏘集報導是正確無誤?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兩次去信香港電台,投訴「頭條新聞」誤導觀眾,抹黑警隊,卻沒有投訴港台另一節目「鏗鏘集」名為 「721 元朗黑夜」?那不是承認這節目報導是千真萬確嗎?

較早前鄧炳強跟明星足球隊及一眾撐警 “ 偽人 ” ,無懼武漢肺炎肆虐,不理政府忠告,仍繼續晚飯,席間的言論,讓市民對這位處長開了新的眼界。

鄧炳強之流都可以當 “ 一哥 ”,一群毅進畢業的警察們不要恢心啊!登上 “ 一哥 ” 之位並非不可能的事。

不用靠學歷及能力,鄧炳強說因愛看成龍及方中信的電影而當差。奉勸大家不如多看幾次劉德華的「五億探長雷洛傳」就更有意思。只有小學程度的雷洛,英文完全不懂,人緣人脈都欠奉,卻能打敗長袖善舞,與英藉警官對答如流,秦沛飾演的顏同,成為華探長之首。隻手遮天,一時無兩。建立最大規模的貪污組織,寫下警隊極 “ 輝煌 ” 的一頁。

傳聞曾志偉的父親當年是呂樂的頭馬,水漲船高,賺到盆滿砵滿。潛逃台灣數十年,並在那裏終老。

看罷這齣電影,大家必定會十分鼓舞。

你地係有機會嘅!

搶去大衛老婆米甲個心的帕提,又翻譯做帕鐵?

和合本修訂版只在撒母耳記下 3:15 加上備註。奇怪為何不直接修改,備註清楚和合本是兩節不一呢?

不單中文出問題,三個英文譯本,除 NIV 外,兩個都前後不一。

聖經翻譯的問題真不少。這類還容易察覺,若是意思上出問題,那就影響更大。

撒母耳記上 25:44 撒母耳記下 3:15
和合本 掃羅已將他的女兒米甲、就是大衛的妻、給了迦琳人、拉億的兒子帕提為妻。 伊施波設就打發人去、將米甲從拉億的兒子他丈夫帕鐵那裡接回來。
和合本修訂版 掃羅已把他的女兒米甲,就是大衛的妻子,給了迦琳人拉億的兒子帕提為妻。 伊施‧波設就派人去,把米甲從拉億的兒子,她丈夫帕鐵那裏帶來。(帕鐵」又名「帕提」;參撒上25.44。)
NIV But Saul had given his daughter Michal, David’s wife, to Paltiel son of Laish, who was from Gallim. So Ish-Bosheth gave orders and had her taken away from her husband Paltiel son of Laish.
KJV But Saul had given Michal his daughter, David’s wife, to Phalti the son of Laish, which was of Gallim. And Ishbosheth sent, and took her from her husband, even from Phaltiel the son of Laish.
NASB Now Saul had given Michal his daughter, David’s wife, to Palti the son of Laish, who was from Gallim. Ish-bosheth sent and took her from her husband, from Paltiel the son of Laish.
1 Samuel 25:44 2 Samuel 3:15

 

馬會沒有皇家後,連「投注站」都要改成「投注處」?!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回歸後的香港,不單事事變得政治化,就連大家慣用多年的用詞竟然都要扭曲。目的是甚麼?當然是為遷就 “ 低端 ” 國度吧!

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要刪去「英皇御准」,大家都能理解。沒想到連小朋友都知的「投注站」竟要變成「投注處」。

因為武漢肺炎疫症肆虐,就連馬會都要關閉投注站。聽到新聞報導中的局部開放安排時,竟然用了「投注處」,十分突兀。

過去多年,「健康中心」改成「康健中心」,「旗艦店」、「陳列室」變成「品牌中心」,例子可不少。

多年前的「反國民教育運動」,令人反感的是灌輸那些愛國要求,希望借此去洗香港下一代的腦。運動被推翻,不代表這些入侵會停止。由中共壟斷的出版商,課本內容差劣已經多不勝數。

一個討厭讀書人的國家,為鞏固霸權,無所不用其極,希望培育出一群沒有思考能力的人,那就沒有人會反抗她。是如何無知的想法。

因為自己不能超越香港人,生怕自己被比下去,卻不思進取,用旁門左道想要得勝?連「阿Q」都不如!

為份工泯滅人性,犯眾憎,行屍走肉。報應!

孟子說,人之異於禽獸者,在其有仁義禮智。仁義禮智,見於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

仁義禮智,不在乎讀書多少!而是有沒有心。

香港人群所謂高官,書當然有讀,但竟然沒有良知良心。

一群為虎作倀的警察,前線的被罵偽進仔,心有不甘,視香港人為敵。香港人鄙視的不是因為學歷低,而是警隊的所作所為。警務處處長,警司,督察,雖有大學學位又如何,大話連篇,不都是個黑警嗎?上樑不正,下樑歪。這群有學歷的,卻因為名利而泯滅人性,最為卑鄙無恥。

這群行屍走肉天天作惡,難道他們的子女會是個正常人嗎?若子女不認同父母的惡行,尚算是萬幸。在父母的淫威下成長,關係自然不會好。待羽翼長成,必定會離巢遠去,頭也不回。

正常的親友都疏遠,只能與行屍走肉為伍,這種生活會愉快嗎?

有食有住,就是一切嗎?這跟被圈養的動物有甚麼分別呢?

天網恢恢,疏不漏。報應必到!

張建宗話疫症受控係指「受到嚴密監控」?!

回歸二十二年,香港人感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威力。一群受港英政府培育的所謂精英,一個一個的變成一隻鷹犬。由一個人變成行屍走肉,所有學識,以致常識都完全拋棄淨盡。無他?因為中共眼中,知識份子是罪。要在中共政權下生存,只能變成被圈養的動物,連本能都慢慢消失。

中國強調自己有五千年文化,自詡央央大國。大家都忙記了,所謂的五千年文化,在共產黨管治的短短 70 年,早已破壞殆盡。這不是 2019 年的事,而是早於 1966 年的文化大革命開始。

張建宗做了幾十年官,講句說話可以被員佐級協會指責,更要為此道歉。早日面對議員質詢,竟然說疫症已受控。

被各界批評,昨發聲明,再親自出來解釋,話自己講得太簡短,真正意思是指疫症 “ 受 ” 到嚴密監 “ 控 ”。

大家不要怪張建宗,因為中共治下,香港政府都已廣泛滲入這種話言文化。

中國大陸指的人流,不是只入的流量,而是「人工流產」。

「出行」是指甚麼?是不是「出來遊行」呢?

「天眼」是不是天公有眼?

「問責官員」是指「問誰都不會負責的庸官冗員」?

「政府停擺」就是「政府已停止擺放心思能力」。香港市民希望這些白支納稅人錢的奴才停止向中共擺尾呀!

「特首」應該是「特快需要斬首」?

感染要用「確診感染」。「病發」變成「發病」,因為官員都發了神經病。跟進要「嚴肅跟進」。接待就要「高規格接待」,這代表有求其、是但、隨便跟進,中規格及低規格接待嗎?應簡不簡,該做唔做,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一大流弊。

香港人要奮起抗爭,抵擋這股惡勢力入侵。

疫情受控?一向溫文的何柏良醫生都扯火!

香港的「官贓」病毒真的比新型冠狀病毒/武漢新沙士更恐怖,為害天深天廣!

昨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竟然在立法會回答議員時,指疫情已受控,簡直是無恥到極。政府過去數月的大話連篇,大家都不以為奇。但張建宗的一句「疫情已受控」,令一向溫文的何柏良醫生都要發火。

何醫生指出受控的客觀條件至少是 14 日內再沒有感染數字,奇怪張建宗的說話基礎是甚麼?

何柏良醫生質疑多個官員及行政會議成員都經歷過沙士,奇怪他們今天竟然毫無作為。沙士發展出的電腦系統,今天竟然「冇腦」?沒有運用超級電腦去追蹤感染源頭。

2003 年的沙士大家都是毫無經驗,經此疫症,難道政府沒有吸取任何經驗?也沒有制定相關的應變方案(Contingency Plan)嗎?

香港的問責官員,十多萬公務員,加上醫管局每年的開支簡直是天文數字。面對疫症,進一步反映當中窩囊者眾,整個政府腐敗無能。上樑不正,下樑歪。一眾高層都是庸材,萬事都以政治先行,即使下面有多少有能之仕都不能正常地工作,更遑論甚麼一展所長呢?

香港市民上街發聲,民主派議員對施政質詢,都被指為政治化。賊喊捉賊!是甚麼人令一向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要走上抗爭之路?不惜被打傷,打盲眼,甚至打死,面對被檢控及牢獄之災,難道是有趣的事嗎?

香港政府高層都是面向中共,揣摩上意,等候指示的庸材。即使香港人是為口奔馳,如何勞碌,一個又個的敗政,彰彰在目,香港人怎可能視而不見呢?

2003 年的 23 條立法,2014 年的雨傘運動,兩者都是關乎政制,大家都感覺離身。

2016 年大年初一晚,只持續數少時的魚蛋革命,大家仍抱著一種潔癖,認為年輕人過於暴力,沒有幾多人對他們寄予支持及支援。

2019 年要將香港人送中,有人想到 2015 年的銅鑼灣書局,心感中共的手要愈伸愈埋。可是,大部份人都以為只要自己沒有犯法就不會有事,沒多大反應。激發大家真正起來抗爭,是政府強橫的硬推,讓大家看到甚麼是議會暴力。進而在 612 暴警可以用催淚彈對準直示威人士發射,暴力程度之大,喚醒更多香港人。即使有人以死相諫,二百萬人上街,冷血的政權卻沒有絲毫憾動。換來更是強烈的打壓。721 當晚更揭示香港警察之爛,竟然任由鄉黑公然襲擊市民。更多更多駭人聽聞的事陸續發生,罄竹難書。

一場疫症,威脅到香港人的健康及性命,無能政府就連堵塞疫症傳入都不做。缺口罩,清潔用品,就連醫護的防疫裝備都缺乏。市民只能自救,搶購食物,米,廁紙,人心惶惶。更多所謂藍絲都覺醒了!

香港政府做出種種傷害港人的同時,大家也看清一切是源於背後的極權。

香港人警覺核心價值被蠶食,自由空間愈收愈窄,難道還能啞忍嗎?

佛都有火!希望這團火愈燒愈旺,將極權燒成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