揸的士 vs. 砸的士

新聞報導中聽到的士業界抗議白牌車,有工會透露會砸爛的士車身,甚至將車反轉,以示不滿。

真的好笑,“ 揸 ” 的士的人會以 “ 砸 ” 的士作威脅?

打爛的士車身不是清清楚楚嗎?

砸 – 廣府話會讀 “ 握 ”。例:砸殺,砸碎等。

新聞報中的砸是讀作 “ 渣 ”,是普通話的用語,“ 砸爤 ”,“ 砸碎 ”。

“ 砸的士 ” 跟 “ 揸的士 ” 同音。一群 “ 揸的士” 的要 “ 砸爛的士” ,這新聞叫大家接收的是甚麼資訊呢?

Advertisements

臨阱悅訛 – 林鄭月娥話港珠澳大橋起遲咗?

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答問大會回答質詢有關港珠澳大橋流量低,且是私家車多運輸車少時,回答這或許是起遲了十年。

起遲咗十年?

大橋的興建始於 2002 年朱鎔基訪港時的一句話,政府便為始去研究。研究的是經濟需要?還是技術與資金問題呢?

珠江三角洲從來就不是工商業重鎮,早十年建成又會有甚麼分別呢?

高鐵的預期載客量一減再減,通車前更減至每天 8 萬人次。通車三個月,有幾多天達標呢?難道又是起遲了嗎?

機場第三跑將會是另一個起遲了的工程。

以上都是政府當年以經濟效益的大數字硬推的工程,今天又要硬推東大嶼山建人工島,大家還可以再信嗎?

 

聶德權跟陳帆好相似啊!

特區政府官員之劣,從剛為國歌法曝光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由可再證明了。

聶德權在接受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時,表現好像能言善辯,很有道理地回答主持的提問似的。所謂的回答跟陳帆無異,答非所問,還以為是大條道理氣壯。給大家的印象是為國效 “中”,以香港市民的福祉為上位的台階。

 

 

甚麼停擺呀?!

The partial government shutdown 政府局部關閉,或是局部停止運作,竟然被譯成『局部停擺』。

他日恢復運作時相信會譯成『復運』吧!

飛機航班停航後叫『復飛』而不是『復航』。大家猜『復教』是甚麼?與『復職』相比,那一位用詞較好呢?

『規避』與『逃避』,『援引』與『引用』,大家認為那一些意思較清晰呢?

『服貿』是服務貿易,已經聽得一頸煙,再來一個『復貿』是恢復貿易,就叫大家更混淆。

『脫班』大家會想到『袪斑』『脫斑』,完來是指『班次延誤』。

『非農季績』,『經濟倒掛』…

古時用的文言文,用字是精闢簡要,而不是這等中共特色劣質的 “簡” !

從垃圾級官員陳帆看大陸化是生存之道

回歸二十年,香港已經走向衰敗。無他,中華五千年文化早已被執政短短七十年的中共破壞殆盡。相比香港被英國統治一百五十二年,港人的抗衰力已是十分強勁。

大陸人輸出予國際的形象是如何差劣,叫很多華人不願再自稱是中國人。但香港卻有不少 “人” 樂意走向這種低劣文化,原因是他們在精英世界是沒有生存機會,眼看中共政權渴求低劣無恥之徒時,正是大好良機。

今早陳帆在商台的『在晴朗一天出發』被問及何解不叫西隧減價去改善三隧分流問題時,竟以西隧加價只會增加西隧額外交通需求,無助其它兩條隧道之交通。

額外交通需求?難道是指平日乘坐公共交通工貝的人會轉去駕車嗎?

被問到問題既出現多時,有沒有考慮等到 2023 年收回西隧後政府可以減價時,陳帆竟以西隧可以跟據現時的機制加價到 240 多元,試圖扯到問題將會更嚴重。郭志仁也忍不住說,加到 240 多元時,烏蠅都不會飛入去。

陳帆在整個訪問中說話用語是,出行,開通,上路,摩托車 … 一個在香港長大受教育,在港英政府當官數十年的人,就連說話都可以變成大陸化,可見這就是他的生存之道。

劣幣驅逐良幣,就是香港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