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損中共國徽是暴徒!白衫黑幫打人不是恐怖襲擊?!

林鄭漏夜都去探警察,45 個無辜受傷的市民呢?

45 個市民可能都被視作暴徒,死不足惜。之後可能會被控參與毆鬥。

白衫拘捕 11 個大家嫌少,加多至少 45 個,警察就係果斷有效率執法。

黑白顛倒既世界,就係如此荒謬!

 

Advertisements

警察個個唔睇錶,難道市民要送『鐘』給他們?

警察可以任由黑幫打市民,夠鐘先出現。

警察沒有開名,無編號既高層在記者會回能遲到問題時講:我相信係冇八個字咁耐?呀… 39 分鐘」

你試吓同老闆講我遲咗 1 分鐘啫,睇吓佢會點回應?

紀律部隊?定冇紀律部隊呀?

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個錶在 5 點壞咗,到 10 點都唔知。

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就話:「遲唔遲我唔知,我睇唔到錶。」

個個個錶都有問題,係咪要市民送鐘畀佢地呢?

水炮車只能驅散,警方是要殺傷,所以遲遲不用?

激進示威者包圍、衝擊中聯辦大樓,污損國徽,公然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傷害民族感情,這麼多及大的罪,香港警方自然絕不容忍。

7 月 21 日當晚警方到底發了幾多枚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障呢?

花了納稅人 1,660 萬元購買的 3 輛「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俗稱水炮車,4 月 30 日已向公眾展示,預計 7 月 1 日便可以投入服務。

水炮車一直未有出動,警方先以仍在訓練為借口。

由 6 月 10 日開始,警方沒有評估形勢,不去加緊訓練嗎?

水炮車真的這麼難操作嗎?整整兩個月仍未能訓練好嗎?預計 7 月 1 日能投入服務,豈不是錯估了嗎?

傳聞 7 月 21 日警方會用不能清洗的顏料加入水炮車,以便追捕參與遊行的市民。若然是政府放出的消息以起阻嚇作用,減低參與遊行人數。那麼,水炮車是否早已能用呢?

綜觀 7 月 21 日的衝突位置,是在空曠的路上,出動水炮車應該是絕無問題的。

遲遲不用,是否因為水炮車只能用作「人群管理特別用途」,殺傷力有限,對於近月的示威者,警方目的不是要驅散,而是要對他們造成傷害呢?

『沒有皇家』香港警察 vs. 元朗牛屎黑幫

近年香港出現一個畸形現象,政府及警察將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視為窮凶極惡的暴徒;視黑社會人士就是好朋友。

警察視黑衣,水樽,口罩,雨傘等為有問題裝設及攻擊性武器。示威者帶頭盔,雨傘,保鮮紙,鐵支,磚頭,就如大殺傷力武器般,要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等描準發射。破壞立法局沒有傷就是暴徒。

警察面對白衣黑社會人士,手持鐵通毆打市民就可以視而不見,還可以有講有笑。

這個就是同被中共統戰後,警黑合作的成果!

 7月14日  7月21日
沙田新城市廣場 元朗西鐵站
下午 5 時,源禾路發生衝突,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擲雜物,其後多名軍裝警員手持警棍衝向示威者,並施放胡椒噴霧。 晚上約 10 時,逾百白衣人手持棍及藤條,在元朗站閘口喝罵站內穿黑衣市民。
報警時間 沒有報警 無數市民早於 10 時已報警
晚上 10:47 港鐵車務控制中心
(凌晨 1:30 大批市民在警署外表示不滿,元朗及天水圍警署落閘)
警察到場時間 晚上 10:25 進入商場
引起大混亂
晚上 11:20 才到場,市民被毆打個多小時後。
相關人士 警察
遊行完畢人士
普通市民
白衣人
遊行完畢人士
普通市民
原因 追捕從高處擲物襲擊警員人士。(警方認為是示威者) 等候示威人士回家,『要教仔!』
受傷人數 28
15 名示威者/市民,兩人危殆 (不敢到醫院求醫者數目不明)
13 名警員,一人被咬斷手指
45
44 名示威者/市民
1 名白衣人懷疑心臟病發危殆
被捕人數 33 0
港鐵 列車不停沙田站 列車不停元朗站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5663

梁美芬跟林鄭都不肯承擔責任,卻叫示威者承擔?

梁美芬相信示威者到台灣尋求庇護因害怕承擔法律責任,期望示威人士,表達意見之餘,要對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

這就是賊喊捉賊的另一例子。

林鄭月娥推『送中條例』,建制派就全力支持,搞到一團糟之後就紛紛割蓆。若不是一眾保皇黨盲撐,林鄭又那能如此囂張跋扈。

始作俑者的林鄭月娥政府及保皇黨對亂局不肯承擔,卻要大肆追捕示威市民。其身不正的人竟然得叫示威者對自己的行為承擔,是何等荒謬!

中國外交部耿爽,連泥菩薩的意思都不懂!

知識是人類異於禽畜的最大分別。汲取經驗,演化成知識,才可以推動文明發展。

知識往往是極權者所不容,最經典的莫過於秦始皇焚書坑儒。

知識份子本是個身份象徵,何解會成為打壓對象呢?因為有知識的人才會懂得是非黑白,對壞份子造成威脅。

中共政權也不例外,他們喜用的人當然不會是知識份子,從中國外交部的發言可證。一個代表國家對外發言的部門,只懂以「說三道四」這等市井用語去回應別國的批評。

就香港示威者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的傳聞,中國外交部耿爽就以「奉勸島內某些人不要假扮慈悲,他們自己不過是個『泥菩薩』。」

『泥菩薩過江』意思是自身難保,而不是慈悲與否的問題。

耿爽若真的指台灣自身難保,等於威脅台灣,中共收回後不會有好日子過。這不就是說明自己的政權不會為人民謀福祉,在她治下人人都是活在生命受威脅的狀態嗎?

沒有知識的人,不會檢討,只會一錯再錯,顛倒是非,不知廉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