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再見的 2014

還有不到兩小時就會過去的 2014 年真的過得很快。

前面的 365 天可以是很長的日子,但過去了的卻是轉瞬便消逝,除了儘量記在腦中,最好還有用文字把痕跡記錄。

很多人年於時會回顧過去與前瞻未來,我則從不會這樣做,至少今天仍是,以後會不會變就不敢肯定了。

那麼明天會做甚麼?

就是將年份改成 2015 !

 

Advertisements

香港又要換智能身份証?

政府又打算在 2018 年更換智能身份証,主要理由是加強保安。

印象中沒多久前才更換過身份証,是按出生年份分階段進行的。全港在不同地方開設多個臨時換證中心,每年齡層歷時數月,且每天辦理時間是由清早到晚上的。記得我換證的時候,一踏進去即有人招呼,無需輪侯。心想,大概他們也悶了好一段時間,才會這樣欣勤去接待我這稀客。那時已質疑政府是否浪費公帑。各年齡層有多少人可以參照統計處資料去制定,每天辦理時間已經夠長,無需要拖得過長。每一期間也無需要是單一年齡,彈性會較大及較有效率。

現在又要花費 29 億去換證,真的有擾民的感覺。29 億去為加強保安,聽下去好像是值得似的。但現在科技發展迅速,所謂『道高一吹,魔高一丈』,加強保安是否不停要換證呢?

一查之下,智能身份證原來已更換了 3 次。

分別在 1983, 1987 及 2003。最近一次是 2003 年 6 月 23 日開始,到 2007 年 3 月尾才結束。花了超過 3 年零 9 個月去跟六百多萬人換證,是不是合理的時間呢?因找不到總共開設了多少間的臨時中心及每天的辦理時間,故未能進一步計算實質數字,讓大家去評一評。

2013 開始說要檢討,現計劃 2018 年推行。

之前 3 次已花了過數十億公帑,香港真的是錢多得很,可惜的是該做不做,難怪愈來愈失民心。

香港身份証除了出入境外,用作借書又會有多少人呢?

說到保安,我倒欣賞中國大陸用的碼。晶片有機會被讀取,但圖碼則須連接中央資料庫才能讀取,被盗取就困難很多。

另一原因是之前用的系統不再被支援,保養費昂貴兼困難。新系統又可以用多少年呢?難道將要變成定期活動?若假設只可用 10 年,那還需花 29 億嗎?

因為放肆而受的懲罰

去年發現因奶茶而導致胃部不適而開始把它誡掉,一直進展不錯,只偶爾喝了幾次。

今年本是紀錄良好,只因最近發現一間茶餐廳,因為食物質數不錯而想試試她的奶茶,喝後感覺既好喝而胃部又沒有太大的反應,於是在近兩星期便喝了 2 次。

今天因要帶朋友試試有質數的港式奶茶,一不離二,二不離三的再喝了。連同早餐及午餐的兩杯咖啡,加下午一杯奶茶及晚上的一杯檸檬茶,致令到這刻仍毫無睡意。真的是活該!

其實不喝奶茶本不是太難的事,因我本不是十分喜好它。以前因為自己不能弄,每每在茶餐廳時才會以此作選擇。咖啡一向對我的睡眠不會構成影響,茶則似乎是有一點點。看來為了自己的胃及睡眠著想,以後真的要忍。

逼迫 Vs. 迫害

和合本修訂版另一處的問題:

馬太福音 5:11

「人若因我辱罵你們,迫害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 (和合本修訂版)

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和合本)

大部份英文的譯本是用 persecute。Persecute 除解作迫害,還有 annoy 騷擾﹐煩擾的意思。

“逼迫” 與 “迫害” 在層次上有分別,“逼迫” 可以是在大小事上出現,而 “迫害” 就嚴重得多。從前後文的 “辱罵” 及 “捏造各樣壞話” 來看,都是一些較輕微且經常都會發生的。相對於 “迫害” 而言,卻不會是經常發生的。

再者,在修詞上來說, “辱罵” 及 “捏造各樣壞話”並列的話,“迫害”因為相對嚴重而應放在最後。

由以上兩點推論,逼迫可能會較為貼切。

 

 

 

另一種角度看聖經 – 比較和合本修訂版

近幾天花了很多時間去比較和合本與和合本修訂版,長時間對着電腦令我的手開始有痛及眼乾得很不舒服。這反映我另一大缺點,開始了就不能停。

第一天完成了馬太福音 1 – 7 章純粹在字面更改上的比較,本打算就此完成整卷書便了事。在過程中發現了很多有趣的問題,終於還是要跟多個中英譯本去作比較。

用的譯本有:

1. 和合本

2. 新標點和合本

3. 呂振中譯本

4. NIV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5. KJV (King James Version)

6. NASB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7. ASV (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

8. BBE (Bible in Basic English)

要看 9 個版本,事關我不懂原文,只能透過不同的版本去了解多一點,也希望能有較客觀的看法。

當大致完成了 5 章之後跟樂樂分享,或許他感覺我都是負面評價較多吧,便問我這樣做有甚麼作用?

起初我以為只因不習慣而不喜歡和合本修訂版,為了不想太主觀的下判斷才開始去作比較。老實說,之前在個別的經文時,比較了數十處才發現只有『愛鄰如己』是有意思的,而當中也存有一點瑕疵。

這一次整章逐節比較時,發現的問題就更多了。自己不是個聖經根底好的人,當然不能,也不想對一群學者付出了這麼多的心力去作出批評。無疑,當我發覺多一點問題時,自己的心多少會強化了那種疑問,為甚麼要這樣改呢?不是說要儘量少改的嗎?

近幾年才較認真去看聖經,多次看畢整本聖經後便開始用不同形式去看,讓自己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認識神的話。這次從比較和修版去看,或許是神給我的另一個方向吧!

 

 

以為自己是對的等同與自己作對!

之前寫過以為自己是對的,今天想到這只等同與自己作對。

眼見有些人事事堅持自己是對的,往往錯而不改,令身邊的人愈來愈難跟他相處。

這不就等於自作孽嗎?人際關係差,最終的受害者仍是自己。有自己作賤自己,自己懲罰自己的後果。

一直都不知自作孽的整句句子,查考之下才得知是出自書經。

書經.太甲中:「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

逭 – 音換,可以避免或逃避。(to escape from; to flee, to avoid)

嘗試找出為甚麼「天作孽,猶可違。」的意思,可是卻找不着。相信只為反襯出自作孽比天更難逃避,一定會自食其果的意思吧!

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 (路加福音 6:31)

Do to others as you would have them do to you.  (Luke 6:31)

比較和合本及和合本修訂版 – 馬太福音

本想在明年一月一日才開始將和合本及和合本修訂版逐節去比較,今天忍不住開始了。一口氣比較了馬太福音 1-7 章,當然只是兩個版本的比較,未有參考其他中英譯本。之前個別的經文比較我會用 NIV, KJV, NASB, 呂振中及新標點和合本。當然希望有熟識原文的朋友幫忙就更理想。若全卷書都要這樣做實在太大工程了,憑一己之力,不知能堅持做多少。

先嘗試單比較兩個版本也有一定的好處,最少經過 7 章之後,大致掌握了多少改動的 approach/style. (暫想不到貼切的中文)

在初步的字句比較中,一些有趣經文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馬太福音 5:22
只是我告訴你們、凡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判。凡罵弟兄是拉加的、難免公會的審斷.凡罵弟兄是魔利的、難免地獄的火。(和合本)

但是我告訴你們:凡向弟兄動怒的,必須受審判;凡罵弟兄是廢物的,必須受議會的審判;凡罵弟兄是白痴的,必須遭受地獄的火。(和合本修訂版)

馬太福音 5:25
你同告你的對頭還在路上、就趕緊與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給審判官、審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監裡了。(和合本)

你同告你的冤家還在路上,就要趕快與他講和,免得他把你送交給法官,法官交給警衛,你就下在監裏了。(和合本修訂版)

馬太福音 6:24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 神、又事奉瑪門。(和合本)

「一個人不能服侍兩個主;他不是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服侍神,又服侍瑪門。」(和合本修訂版)

“拉加” 是 “廢物” ,而 “魔利” 則是 “白痴” ,就連樂樂都笑了起來。

奇怪既然 “拉加 ”,“魔利” 都棄用希臘文的譯音,“瑪門” 卻沒有改為財利,在貫徹上好像出了點問題。

同時發現了 “拉加” 與 “魔利 ”在英文譯本中,“拉加” 是用了Raca, 但 “魔利” 卻是 fool, 同樣也出現貫徹性問題。呂振中譯本是由原文直接譯成中文的,清楚註明兩個希臘文的意思。

但是我告訴你們,凡向弟兄發怒的,必須擔受判罰﹔凡罵弟兄為『飯桶』(希臘文︰拉加)的,必須擔免議院的判罰﹔凡罵弟兄為『傻瓜』(希臘文︰魔利)的,必須擔受地獄(希臘文︰欣嫩子谷)的火。 (馬太福音 5:22,呂振中譯本)

似乎呂振中譯本的 “飯桶” 與 “傻瓜” 較和修版的 “廢物” 與 “白痴” 文雅得多。或許翻譯者認為 “廢物” 比 “飯桶”;“白痴” 比 “傻瓜” 嚴厲,受審判或地獄的火才會合理一點吧!但最重要的還是原文的意思,我暫沒有能力求證。

公會又被改成議會。公會的英文譯本是 Sanhedrin。而 Council 在 NIV 共出現過 4 次,均是專有名詞。 Member of Council 中文譯作議士,大概是有議會的意思吧。Sanhedrin 在意思上有 sitting, assembly and council 等意思。但用作專有名詞時,到底 Council 是不是 Sanhedrin 的另一名稱呢?

衙役可能真的有點過時,但改為法官及警衛,是否能令你感覺較現代呢?想到警衛而不是守衛、警察或獄警,我即時想到是否指的是 “石Q”,不禁笑了好一會。

至於事奉改為服侍,服侍可以是服侍父母、長者,又或是有需要的人。而事奉則在身份較懸殊時才會用,如事奉王帝,主人等。對於至高無上,獨一的真神,我們需要有更崇高的態度。要分別出來,一向都會用事奉,不明要改的原因。

愛與惡改成愛與恨的對比,惡與恨在意思上是有分別的。

七情六欲中的七情為:喜、怒、哀、懼、愛、惡、欲。全都是動詞。惡有憎恨、討厭的意思。

恨則是憎恨、怨恨的意思。大家認為那一個會比較貼切呢?

7 章中實在有不少奇怪的改動,有機會再談。

 

註:
Mark 15:43
Joseph of Arimathea, a prominent member of the Council, who was himself waiting for the kingdom of God, went boldly to Pilate and asked for Jesus’ body.

Luke 23:50
Now there was a man named Joseph, a member of the Council, a good and upright man,

Acts 17:33
At that, Paul left the Council.

Acts 22:5
as also the high priest and all the Council can testify. I even obtained letters from them to their brothers in Damascus, and went there to bring these people as prisoners to Jerusalem to be pun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