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白頭髮與幾根白頭髮之差

數年前發現長出第一根白頭髮,急不及待把它拔掉,並用膠紙粘在紙上去留念。

白頭髮當然不會因我拔掉而消失,如是者不時偶爾會發現。每次發現都重複之前的做法,過了幾次後便再沒有做了,一是因為再沒有特別意義,二是白髮總比脫髮好。

白頭髮給人年老的感覺,為了逃避自己開始老,當然是除之而後快。近年發現原來很多朋友也有白髮多年,並需要經常染髮,極其煩擾。有朋友更在二十出頭便已有白髮,慶幸自己有的白髮不算多,不會影響外觀之餘也能反影自己不是太老。

一根白頭髮與幾根白頭髮的分別可以有這樣大,全因為心境的問題。日後若繼續增多時,也不打算去染,順其自然。

灰白的頭髮,銀白的頭髮,總五顏六色來得自然好看。一切隨心。

亞伯拉罕將自己的兒子獻為燔祭,是平常的事?

很多人讀聖經都有不少盲點,經常被既有的教導及印象蓋過經文的真正內容。

嘗試以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亞伯拉罕獻以撒 (創世記 22:1-19) 的一段去做個例子。

亞伯拉罕是整本聖經中一個十分重要的人物,正因為他接受神的呼召才會有以色列這民族,也就是整個猶太及基督信仰的根源。他願意將自己老年所得的兒子獻給神為燔祭,因而被稱為信心之父。相信很多人都會認同。

挑戰大家去思考以下的問題。

  1. 亞伯拉罕為何會接受將兒子獻祭的呢?

以兒女作祭牲,在今天文明社會來說,可以說是匪夷所思。可是在人類歷史中,確有不少將兒女作祭牲獻的例子,有用火燒的,有掉進地洞或深坑,也有獻給猛獸的。中國古時有把女兒掉進河裏,美其名是嫁給河神,目的是取悅河神,好叫其不會因動怒而氾濫成災。

在當時的近東地區,獻兒女是時有發生的事,其中一位神就是摩洛 (利未記 18:21)

摩押王與三王爭戰時,在形勢急迫下把要繼位的兒子在城上獻作燔祭,強發人民對以色到的憤恨,最後三王撤離。 (列王記下 3:27)

當神要他獻以撒時,他竟沒有任何抗拒的表示,全因為相信神不會要他的孩子?還是不以為焉,只是聽命去做呢?

小孩以撒也懂得問沒有獻祭的羊羔,同行的兩個僕人難道沒有相同的疑問嗎?他們真的相信亞伯拉罕拜一拜便回來?還是心中知道他是會獻兒子呢?
 

  1. 亞伯拉罕真的相信神會預備祭牲的羊羔嗎?

若果他真的認為神會預備祭牲,大可讓僕人一同前往,去見證神必預備這個神蹟。打發他們在一處等,是否怕他們會妨礙獻以撒呢?

更深層次的是,若他沒打算真的獻以撒,只是裝一場戲給神看,那豈不是欺哄神?難道神會看不出嗎?

可以推想他是真心誠意要把以撒獻上。他的所謂信心,或許是獻了以撒,神會賜予他另一兒子吧!

  1. 小孩以撒在父親身上能否學習到信心的功課呢?

當父親說神必會預備羊羔,卻把自己綑綁放在柴上,並舉起刀要殺死自己時,小孩以撒會否有父親的信心,冷靜地等候呢?還是在爭扎呼求父親放過自己呢?

一個經歷被父親欺騙,出賣,甚至為要順服神而犧牲自己的以撒,最終雖真的看到神預備的羊羔,大家認為他會否欣賞父親的這份信心呢?

事實上,以撒在以色列族的歷史中,隨了被獻及生了以掃雅各兩兄弟外,似乎是乏善可陳。或許,童年這事的確造成極大的影響吧!

 
以上的問題,是否無的放矢,還是值得大家去思考呢?


 
 
參考經文:

創世記 22:1-19

  1. 這些事以後、 神要試驗亞伯拉罕、就呼叫他說、亞伯拉罕、他說、我在這裡。
  2. 神說、你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
  3. 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備上驢、帶著兩個僕人和他兒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 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
  4. 到了第三日、亞伯拉罕舉目遠遠的看見那地方。
  5. 亞伯拉罕對他的僕人說、你們和驢在此等候、我與童子往那裡去拜一拜、就回到你們這裡來。
  6. 亞伯拉罕把燔祭的柴放在他兒子以撒身上、自己手裡拿著火與刀.於是二人同行。
  7. 以撒對他父親亞伯拉罕說、父親哪。亞伯拉罕說、我兒、我在這裡。以撒說、請看、火與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那裡呢。
  8. 亞伯拉罕說、我兒、 神必自己豫備作燔祭的羊羔.於是二人同行。
  9. 他們到了 神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在那裡築壇、把柴擺好、捆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
  10. 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
  11. 耶和華的使者從天上呼叫他說、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他說、我在這裡。
  12. 天使說、你不可在這童子身上下手、一點不可害他.現在我知道你是敬畏 神的了、因為你沒有將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留下不給我。
  13. 亞伯拉罕舉目觀看、不料、有一隻公羊、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亞伯拉罕就取了那隻公羊來、獻為燔祭、代替他的兒子。
  14. 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意思就是耶和華必豫備〕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豫備。
  15.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從天上呼叫亞伯拉罕說、
  16. 耶和華說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便指著自己起誓說、
  17. 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
  18. 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19. 於是亞伯拉罕回到他僕人那裡、他們一同起身往別是巴去、亞伯拉罕就住在別是巴。

申命記 18:10
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

利未記 18:21
不可使你的兒女經火、歸與摩洛.也不可褻瀆你 神的名.我是耶和華。

利未記 20:2-5

  1. 你還要曉諭以色列人說、凡以色列人、或是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把自己的兒女獻給摩洛的、總要治死他.本地人要用石頭把他打死。
  2. 我也要向那人變臉、把他從民中剪除、因為他把兒女獻給摩洛、玷污我的聖所、褻瀆我的聖名。
  3. 那人把兒女獻給摩洛、本地人若佯為不見、不把他治死、
  4. 我就要向這人和他的家變臉、把他和一切隨他與摩洛行邪淫的人、都從民中剪除。

列王記下 3:26-27

  1. 摩押王見陣勢甚大、難以對敵、就率領七百拿刀的兵、要衝過陣去到以東王那裡、卻是不能.
  2. 便將那應當接續他作王的長子、在城上獻為燔祭。以色列人遭遇耶和華的大怒。〔或作招人痛恨〕於是三王離開摩押王、各回本國去了。

列王記下 16:3
卻效法以色列諸王所行的、又照著耶和華從以色列人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可憎的事、使他的兒子經火

列王記下 17:17
又使他們的兒女經火、用占卜、行法術、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

列王記下 21:6
並使他的兒子經火、又觀兆、用法術、立交鬼的、和行巫術的、多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

列王記下 23:10
又污穢欣嫩子谷的陀斐特、不許人在那裡使兒女經火、獻給摩洛

歷代志下 33:6
並在欣嫩子谷、使他的兒女經火.又觀兆、用法術、行邪術、立交鬼的、和行巫術的、多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

耶利米書 32:35
他們在欣嫩子谷、建築巴力的邱壇、好使自己的兒女經火摩洛、他們行這可憎的事、使猶大陷在罪裡、這並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

以西結書 16:21
你行淫亂豈是小事、竟將我的兒女殺了、使他們經火歸與他麼。

以西結書 20:26
因他們將一切頭生的經火、我就任憑他們在這供獻的事上玷污自己、好叫他們淒涼、使他們知道我是耶和華。

以西結書 20:31
你們奉上供物使你們兒子經火的時候、仍將一切偶像玷污自己、直到今日麼.以色列家阿、我豈被你們求問麼.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必不被你們求問。

以西結書 23:37
他們行淫、手中有殺人的血、又與偶像行淫.並使他們為我所生的兒女經火燒給偶像。

 

孝的再思

朋友談起面對家中長者的困難,眼見老人家身體日漸衰頹,不時要面對疾病的煎熬,不其然會希望他快點離去。

說是流露出萬般愧疚,自覺極不孝。這位朋友是個極孝順的人,說出這話可見他是如何的矛盾。想到孝的意義,並不如傳統的教導。中國人少不免受到傳統思想所影響,從很狹窄的角度去看孝,也視之為很重要的。

想起曾有人因見家人滿身插着不同的維生儀器,有感他既沒有機會痊癒,天天受着病魔的煎熬,曾有親人不惜以身犯法,拔掉維生儀器,好讓親人脫離痛苦。

中國傳統教導中的三綱、五常、八德、十惡,前三者都包含孝,十惡其一則是殺生。若以此為標準,這人肯定是大不孝。

時移勢易,今天的倫理觀有所進步。大家會說這人不孝?還是大孝呢?

希望這位朋友聽下會釋懷一點吧!

大話冚大話,只會叫更多政府部門失民心!

特首細女梁頌昕的行李風波,機管局的報告顯示梁振英太太梁唐清儀是如何霸道的人,竟試圖衝入禁區,這跟中國大媽有何分別?

身為特首夫人,這般的行為是知法犯法,有失其身份,毫無考慮自己這行為會引來如何大的政治災難。報告雖沒有顯示梁太的說話內容及態度,相信公眾也能猜到多少端倪吧!

至於梁振英,他的愚昧比起他的太太可以說是不相伯仲,以為自己有超然身份,去欺壓一些盡責的職員。相信涉及在這事件的職員,也就是納稅人,會有極深的感受。

梁振英自以為自己的語言偽術已達爐火純青的境內,一而再,再而三的辯解,中間的疑點及矛盾處處,以為可以騙到香港市民。他也視中央官員為無物,沒他奈何,只能硬橕他。

習近平在國內外都展示出他的強勢管治,可是卻被一個香港特首在弄權,破壞了部署多年的統一大業,真是『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涼薄食花生心態

自殺的新聞幾乎天天都發生,當中年輕人為數不少,看下當然令人感到可惜。一個人為何要走上絕路呢?問題可能是極其複雜,不是一時三刻能夠解決。

更令人感到唏噓的是,對於這類新聞,竟不乏一些落井下石的留言。沒有同情心的,大可看罷便了,何需對死者作出涼薄的批評呢?

此等態度的確令人髮指,但想深一層,這些人極可能心理上存着或大或小的問題。自我形象極為低落,看見有人比自己差,便站在高地去批評,好去提昇一下自己的身份,是一種自我膨脹的安慰劑。

這些人或許跟自殺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在生命的路上遇到不如意的事,在缺乏家人或朋友的關愛,不知不覺也走進了死胡同。

生活在香港中,有多少人是處於這種狀態中呢?

要幫助他們走出死胡同,絕不能單靠在媒體中的宣傳,鼓勵人 “辦法總比困難多”,要去 “欣賞”,“希望在明天” 之類的口號式宣傳,而是締造一個有希望,有前景的社會還境。

香港在多方面都出現失行的情況,加上政治環境日益轉差,種種因素叫香港人都病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