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 用 5 ** 作評分是有政治含意?

2009 年推行的三三四學制改革,也就是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學課程,可以說是個翻天覆地的大改革。DSE香港中學文憑考試(Hong Kong Diploma of Secondary Education Examination)取締原有的中學七年制的A-Level,六年制的High-Level 與及中五的會考,合併為一個考試。

第一屆的 DSE 在 2012 年實施,至今已五年,但不少市民對於最高分數為 5** 仍是感到不明所以。

DSE 最高的分數可為 56 分,以最多可以報考 8 科去計算:

8 x 5** = 56,5** 就等於 7 分。

那麼 5* 為 6 分,然後是正常的 5, 4, 3, 2, 1 分。

為何考評局不乾脆用 7,6,5,4,3,2,1 這簡單分數去計算,而用了 5** 及 5* 這令人混淆的評級呢?

參考近年被受香港家長歡迎的IB(International Bacherlaureate),同樣是用 7 級去計算,最高是 7 分最低是 1 分,最多可報考 6 科,(7 x 6 = 42),再加 EE TOTmatrix 的最高 3 分,滿分就是 45 分。IB 的計算方法就簡單直接得多了。

DSE 不用 7 及 6 分,將最好成績變成 “ 5** ” 而不是 7 分,唯一的可能是要強化中國共產黨的旗幟的五粒星,“ 5** ” 的諧音是 “ 五星升 ”,這大概就是 DSE 奇怪評分的真正目的吧!

不要以為筆者過份政治化才有此推論,事實上,三三四學制所取締之三二二三學制,名為配合世界各地大學的四年大學學制,實因其為英國及部分前英國殖民地所採用,是袪英及袪殖的其中一策略。

香港回歸 19 年,要港人喊口號去支持中國共產黨似乎沒甚可能,借 DSE 的最佳成績作其諧音,至少可以稍稍安慰一下自己,不單是旗在香港升起,更宣諸港人之口,主權真的已在香港彰顯了。

開始眼睛運動

近日視力轉差,眼睛相當乾。多喝了一些清肝熱的涼茶外,也嘗試去做一些眼睛運動。

一向不喜歡帶眼鏡,所以不會注視較遠的東西。今早起來,從窗外望到一個指示牌,是完全看不到,甚至有多少個字都看不到的。用力閉眼後再看,嘗試幾次後,慢慢看模糊的幾個字。這增添了我的動力,不斷嘗試怎樣在閉眼時用力,拉前或拉後,意想不到的是,終於能看到較清楚的幾個字。雖然只能維持不到兩秒,一眨眼便會轉回模糊,但至少讓我感覺不是永遠看不到的。

在網上找到一些練習,希望可以藉鍛鍊去改善視力。

政治入侵不斷蠶食香港的核心價值

廉政公署近日的人士變動,反映香港的另一基石正被政治入侵。

自廉政專員白韞六取消李寶蘭署任執行處首長後,引發李請辭。數日後視為廉署明日之星的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也辭職,盛傳再有人會辭職。廉署明晚的周年大會,也因七成半人表示不會出席而要延期。顯示眾廉署人員對近期事件表示不滿。

廉署一向是香港極具公信力的政府部門,可是自前廉政專員湯顯明豪花事件後已對其多年基業蒙上污點。新廉政專員白韞六被委任時已被質疑他的能力及 “梁粉” 的身份。李寶蘭疑點不少,被人聯想是否與調查梁振英收取 UGL 五千萬事件有關。

梁振英上任特首至今,不斷採取強硬手段,更採民意鬥民意的手段,以致香港被撕裂,與中央政府關係明顯變差。政改方案除顯示其漠視民意外,最後更觸發雨傘運動。為要鞏固其管治,不斷安插 “梁粉”於高位,叫聲音變得更單一。強暴及無理去干預香港大學校委會,以阻止陳文敏成為副校長,及後仍堅持委任被受批評的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事實上,不同的院校已佈滿梁振英的爪牙,只是沒有港大事件那麼明目張膽而已。之後的嶺南大學及近其的中文大學,可見問題日趨嚴峻。

醫委會的改革同樣被視為政府干預的另一策略。

廉署的大地震,梁振英的尾巴就更清晰可見。香港人真的要覺醒,起來捍衛我們的香港。

7-11 生日日

剛發了一個信息給呀儀,賀他的生日。

今天也是阿培的生忌,他離開我們能有三十年了。

下午 Dora 來電談了一會,近日對朋友有不同的感慨。

朋友到底是甚麼?

或許他們都太忙,沒時間想起我。又或是他們跟本不太在意我這朋友。

麗霞在數年前因他老公欣賞我而疏遠了,就連結婚三十週年紀念都沒有預我。現在雖然搬到大埔,也不見得會多見面。新屋入火都沒有邀請我,可見大家關係如何。

Betty Wong 上班後除了工作問題及阿友做生意外,沒有聯絡也有半年了。

Betty Fung 無事根本甚少找我。最近想涉時間就邀我到荃灣,上星期六就想我俾意見看村屋。

Maggie 想你聽他講嘢才會來電,…

阿儀是因 Linda 才認識,以前生日大家都會相聚,自鬧翻後當然不再有聯絡。阿昌給婚後不知他們有沒有改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