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波想做曾鈺成接班人!

早著先機,在陳健波被選為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後發表的言論,已預測他想接替曾鈺成當立法會主席。

從昨日財委會粗暴地通過港珠澳大橋的超資撥款可見,他就是要向中央展示他當主席比曾鈺成 “出色” ,絕不會讓政府丟臉,所有議案再不會被反對派拖延,政府以後可以有 “暢順” 的施政。

也多得陳健波,與一眾賣港賊,將政府的橫蠻展示於港人眼前。

一邊廂在指責港大學生對校委會主席李國章的衝擊行為,對議會中陳健波之流的那種議會暴力,卻說成正義之師,成功為政府護航。是怎麼歪曲的道理?

當年的高鐵事件,儘管超資不絕於耳,卻沒有人去指斥當年投贊成票的議員。交出三流禍港方案仍能獲得通過,政府在肆無忌憚下又何需用心去做?

掩耳盜鈴的愚昧政客,以為只要畜養一群鷹犬作爪牙的垃圾特首,只會引致官逼民反,叫更多人站起來去反抗。你們將會被人民唾罵,記錄在歷史當中。

12 Angry Men – 極具意義的電影

早年有機會看到這電影,且成為我最愛的電影。看了很多次,每天都會被觸動。

最近再看,更細緻地去了解不同人物的個性及取態。 12 個互不相識的人,作為陪審團去商討一宗一級謀殺案。當大部份人都認為證據確鑿,只因一人存有半點質疑,獨排眾議投了反對票,因而引發一連串的激論。

12 個人就是不同人性的縮影,活演了今天香港的社會狀況。

https://genvideos.org/watch?v=12_Angry_Men_1957#video=sDq2K1Z11L2zYMGYxsDMSfutStKAg6plbH2bjp4Hx0I

沽名釣譽 vs. 行在暗處

基督徒要傳福音,因為是神給予的大使命 – 愛神及愛人。除了要實踐之外,能獲得獎賞也是誘因,有人則認為要還福音的債,兩者均是使徒保羅的教導。

為要得着獎賞是人性的表現,就是十二們徒也多次為爭誰為大而起分爭。

耶穌教導門徒誰願為大,就是要服侍人。(馬太福音 20:25-28) 這是一般人的理解及和較深刻的印象。

很多人積極事奉,不知是否因為想做大呢?

留意25節所指,外邦人有君王及大臣去治理及管束,意思是不信的人想要為大,是為獲得特殊及崇高的身份去管治或操控人。在神眼中卻不然,做大的是要服侍人,是要付出,並不是為獲取好處。

耶穌基督的另一教導是叫人施捨要行在暗中,只讓天父察看及報答。若刻意行在人前便只能得人的獎賞,也就是假冒為善。(馬太福音 6:1-8)

對於一些傳統的基督教團體,因着傳入中國時的社會環境,以慈善為插入點是一種需要也可以說是策略。今天無數的教會已在不同的社區建立,她們是否在當中默默地發揮其作用呢?

近年有很多不同規模的基督教團體成立,她們是見證神呀?還是違反主耶穌的教導呢?

 

參考經文:

馬太福音 20:25-28

  1. 耶穌叫了他們來、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君王為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
  2. 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
  3. 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
  4. 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馬太福音 6:1-8

  1. 你們要小心、不可將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們看見.若是這樣、就不能得你們天父的賞賜了。
  2. 所以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在你前面吹號、像那假冒為善的人、在會堂裡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榮耀.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3. 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 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有古卷作必在明處報答你〕
  5. 你們禱告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愛站在會堂裡、和十字路口上禱告、故意叫人看見.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6. 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7. 你們禱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許多重複話.他們以為話多了必蒙垂聽。
  8. 你們不可效法他們.因為你們沒有祈求以先、你們所需用的、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

羅馬書 1:13-15

  1. 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我屢次定意往你們那裡去、要在你們中間得些果子、如同在其餘的外邦人中一樣.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
  2. 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
  3. 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

哥林多前書 9:24
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

腓立比書 3:14
向著標竿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歌羅西書 2:18-19
不可讓人因著故意謙虛、和敬拜天使、就奪去你們的獎賞.這等人拘泥在所見過的、〔有古卷作這等人窺察所沒有見過的〕隨著自己的慾心、無故的自高自大、不持定元首、全身既然靠著他筋節得以相助聯絡、就因 神大得長進。

 

三孝只懂一孝?

中國人著重孝,可惜大部份人對孝的理解都是一知半解,甚或是錯誤。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話很多人都聽過,到底其他兩孝是甚麼?卻是很少人會知道。

先說第三孝,也就是最大的一孝 – 無後,即無後嗣。今天很多人寧願養寵物也不生育,他們有否為此而感到不孝呢?

最大的不孝已無人理會,另外的兩孝當然是不知也罷?

倒數第二孝是在家窮的情況下仍不去賺錢供養父母。今天雖說多了點黠福利,但遊手好閒去等父母養仍是被社會所蔑視。

至於第一孝,父母有錯時要指出,若盲目聽從就是陷他們於不義。沒想到漢代的趙岐已是這麼的開明,可惜這道理一直被大家所忽略。

最大孝無後嗣在今天來說已屬脫節,反之,當時看為較輕的第一孝,歷二千多年仍深俱意義及價值。

忠告父母們,當子女在指出你的不是時,別以為他們是挑戰你的權威而加以壓制。不竟他們跟你有着緊密的接觸,多少能反映他們的觀點及感受。你漠視子女們的意見,你的錯誤行為只會是赤裸於外人眼前。

行孝卻招致責備,你還可以期望兒女怎樣對你呢?

漢代趙岐注:
「於禮有不孝者三事,
謂阿意曲從,陷親不義,一不孝也;
家窮親老,不為祿仕,二不孝也;
不娶無子,絕先祖祀,三不孝也。
三者之中,無後為大。」

不知所謂的林鄭月娥

近期變得語無倫次的林鄭月娥,昨日就版權修訂條例遭到反對派議員拉布一事,說議員不要「有權用到盡」,也就是他們經常用來批評行政長官的。林鄭得意洋洋地說,今天自己就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去批評反對派議員。

身為政務司司長,香港政府的第二把手,說出這樣沒有邏輯的說話,大家可知他以找不到理據去批評反對派,只能以聲大去蒙騙部份市民。

先說權,香港政府是擁有最大公權力者,對比在立法會去審議或修訂政府提交議案的議員,誰是有權呢?

即或說,議員有權否決政府的議案,這群反對派在立法會 70 個議席中只佔 27 席,建制或親政府超過半數,擁有操控權。反對派議員的權又真的有多大呢?

一個用盡他們所有權的反對派議員,為要捍衛選民對他們的期望,面對擁有公權力的政府,及議會中過半數的建制派議員,他們就只能用極無力及微少,最盡的 “權”,以拉布作為抵禦。藉以引起公眾的關注,期望政府能有丁點的妥協。

林鄭月娥的反智的言論,反映政府已達詞窮理虧,無理可言的地步。若這個膽大罔為的政府用盡她的權,將會是全香港市民的惡夢了。

打倒昨天的我?

早兩天遇到一位叔叔,談到最近某組織的情況時,他竟然一百八十度轉軑,指那些委員都很用心去做,可惜近日發生的事令他們都很洩氣。若他們都被拉下台,由另一批人去做的話,不知會弄得如何的糟了。

這位叔叔不停地申述他的不滿,沒有想過我是否認同他的想法。

感覺十分出奇,月前這位叔叔還在投訴那些委員會沒有常識,多次決定無理的方案,令多年積極參與的他意興闌珊,最後只得辭去所有職務。他的話仍言猶在耳,何以突會然打倒昨天的我呢?

大概他對最近爭議的議題採支持態度吧!方案終被大多數持分者高票否決,且對委員會抱不信任態度,計劃在來屆改選令一批委員。

依我觀察所見,持分者向來本不關心,只因組織愈來愈過份,才引起眾人的關注,同心的出來表達不滿。

這事就好比香港現時的縮影,市民只想安居樂業。處理自己的事務已令他們忙得不可開交,那有精神去理會其他的政事。在問題愈見敗壞時,才驚覺非要站出來捍衛不何。

慶幸在參與當中的討論期間,發現反對者都是有理有節的,也期望覺醒的一群能引入新的改變。

不知這位叔叔打倒昨天的他的原因,卻深明其他人為何要打破沉默態度。

整 Pancake 的感受

很久沒有整 Pancake 了,之前曾經買了麵粉最後還是過了期而丟掉。

現在的一盒也買了數月,不想再浪費,星期日終於做一次。

以前也不是熟手,現在當然就更生疏。

因為粉漿中太多粉粒,花了很多時間去搞拌,之後又要用隔篩等,大費周章。做出來的味道是可以,因為過量搞拌,口感就不夠鬆軟。控制火路需要摸索及觀察,要留意泡泡去決定翻轉的時間。弄了數件才慢慢掌握到何時可以翻出理想的顏色。弄了的十塊中,開頭的五件不是太淺就是太深色,之後的便很平均。

吸收了這次錯誤的經驗,今天再去弄的時候就得心應手得多了。

粉粒的問題是因為沒有先將麵粉篩過,只花多一點時間便能大大改善,比起去篩粉漿是輕易很多,更重要的是做出來的口感。上次將雞蛋分開來打,事實並不需要,在麵粉加奶後直接加入便可。今次改用花生油起鑊,就沒有牛油在後期那種焦味了。

所謂掛萬漏一,在煎好第一塊時才想起未加糖鹽,幸好是剛開始,下次要一併放入乾麵粉內。

今天弄了十一件,除第一件太早翻及沒有調味外,其餘的水準都一致,十分滿意。

經驗的累積是令人賞心的事,錯誤中學習更是印象難忘。

材料:
麵粉、奶 各 1 杯
雞蛋 1 隻
糖 1 湯匙
鹽 1 茶匙

以廣東話不好做藉口,楊偉雄局長能創新一點嗎?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日前在創科論壇中,一句「有邊個見過 Steve Jobs(蘋果公司創辦人喬布斯)?未呀?我見過!我真係見過!」,惹來網民及媒體的討論,甚至有不同的惡搞。

楊偉雄在一電視節目中,以自己廣東話不好而產生誤會作辯解,故作幽默的指欣賞大家不同的二次創作(惡搞)。

楊偉雄出生於台灣,早年留學美國,1983 年來到香港工作。一位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在港又生活超過 32 年,仍能說因廣東話而引起誤會?請創新一點,找個別的借口吧!

比楊偉雄遲了五年,在 1988 年才由澳洲來港的河國榮,由一個完全不廣東話的人變成一個真香港人,相信他也不會產生類似的誤會吧!

說了便是,再去找借口的話就是狡辯。

大家只需花少許時間去聽一聽,便可知楊偉雄是想借喬布斯(Steve Jobs)去證明自己是專家的身份。

以下的連結中,點擊影片便已是楊的發言,

https://www.hongkongfp.com/2016/01/21/have-you-ever-met-steve-jobs-i-have-i-really-have-says-new-it-minister-at-policy-address-forum/

每月九萬多元去租用一個橡皮圖章,70個要多少錢? – 小六數學

議員每月拿九萬多元人工,有責任留在議會去議事。這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最近的一番話,直指反對派議員浪費政府時間及金錢。

好學唔學,林鄭月娥學埋梁振英搞撕裂!

林鄭這話跟梁振英月前叫人用選票把反對派趕出議會是同出一轍。

議員留在議會議事當然是無可推諉的責任,但林鄭月娥跟梁振英的潛台詞是議員要支持政府,通過所有的動議,要求的是所有議員為政府站台,不論好壞的政策都要背書。

如他們所想,議員便是無需要議政,凡事都通過的橡皮圖章嗎?

70 位議員,月薪九萬多元,加上其他相關的開支每年耗費納稅人過千萬。還有立法會大樓相與關職員的開支,四年一次的選舉,選舉事務處的辦公室及職員工資等,肯定又要上千萬。用數千萬這龐大的數目去買 70 個橡皮圖章,大家認為值嗎?

一個民主的社會必須要容納別的聲音,要不然便成為一個獨裁的政府。

獨裁政府最有效率,無需議政,想做便去做,真的節省很多時間及金錢。大家是否希望自己有這樣的政府呢?

70 位立法會議員當中,親建制的有 43 人。當中只有泛民議員會批評政府的,其他都是橡皮圖章。九萬多月一個月的發叔 – 劉皇發可以從不出席,經常缺席者又豈止他一人呢?從未發言者當然就更多了。

大家覺得他們的表現如何呢?滿意嗎?

相反,反對議員因為勢孤力弱,為要捍衛香港市民的權益,在出席及發言都遠勝建制派。他們的聲音既被漠視,便只能拉布及點人數作為跟政府博奕的籌碼。政府自知理虧又暫無對策,跟建制派不斷以抹黑,企圖去顛倒黑白。

大家若真的愛香港,請多花點時間去關心她。懂得分辨庸官及港奸走狗們的謊話,看清事實的真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