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波想做曾鈺成接班人!

早著先機,在陳健波被選為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後發表的言論,已預測他想接替曾鈺成當立法會主席。

從昨日財委會粗暴地通過港珠澳大橋的超資撥款可見,他就是要向中央展示他當主席比曾鈺成 “出色” ,絕不會讓政府丟臉,所有議案再不會被反對派拖延,政府以後可以有 “暢順” 的施政。

也多得陳健波,與一眾賣港賊,將政府的橫蠻展示於港人眼前。

一邊廂在指責港大學生對校委會主席李國章的衝擊行為,對議會中陳健波之流的那種議會暴力,卻說成正義之師,成功為政府護航。是怎麼歪曲的道理?

當年的高鐵事件,儘管超資不絕於耳,卻沒有人去指斥當年投贊成票的議員。交出三流禍港方案仍能獲得通過,政府在肆無忌憚下又何需用心去做?

掩耳盜鈴的愚昧政客,以為只要畜養一群鷹犬作爪牙的垃圾特首,只會引致官逼民反,叫更多人站起來去反抗。你們將會被人民唾罵,記錄在歷史當中。

Advertisements

12 Angry Men – 極具意義的電影

早年有機會看到這電影,且成為我最愛的電影。看了很多次,每天都會被觸動。

最近再看,更細緻地去了解不同人物的個性及取態。 12 個互不相識的人,作為陪審團去商討一宗一級謀殺案。當大部份人都認為證據確鑿,只因一人存有半點質疑,獨排眾議投了反對票,因而引發一連串的激論。

12 個人就是不同人性的縮影,活演了今天香港的社會狀況。

https://genvideos.org/watch?v=12_Angry_Men_1957#video=sDq2K1Z11L2zYMGYxsDMSfutStKAg6plbH2bjp4Hx0I

沽名釣譽 vs. 行在暗處

基督徒要傳福音,因為是神給予的大使命 – 愛神及愛人。除了要實踐之外,能獲得獎賞也是誘因,有人則認為要還福音的債,兩者均是使徒保羅的教導。

為要得着獎賞是人性的表現,就是十二們徒也多次為爭誰為大而起分爭。

耶穌教導門徒誰願為大,就是要服侍人。(馬太福音 20:25-28) 這是一般人的理解及和較深刻的印象。

很多人積極事奉,不知是否因為想做大呢?

留意25節所指,外邦人有君王及大臣去治理及管束,意思是不信的人想要為大,是為獲得特殊及崇高的身份去管治或操控人。在神眼中卻不然,做大的是要服侍人,是要付出,並不是為獲取好處。

耶穌基督的另一教導是叫人施捨要行在暗中,只讓天父察看及報答。若刻意行在人前便只能得人的獎賞,也就是假冒為善。(馬太福音 6:1-8)

對於一些傳統的基督教團體,因着傳入中國時的社會環境,以慈善為插入點是一種需要也可以說是策略。今天無數的教會已在不同的社區建立,她們是否在當中默默地發揮其作用呢?

近年有很多不同規模的基督教團體成立,她們是見證神呀?還是違反主耶穌的教導呢?

 

參考經文:

馬太福音 20:25-28

  1. 耶穌叫了他們來、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君王為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
  2. 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
  3. 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
  4. 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馬太福音 6:1-8

  1. 你們要小心、不可將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們看見.若是這樣、就不能得你們天父的賞賜了。
  2. 所以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在你前面吹號、像那假冒為善的人、在會堂裡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榮耀.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3. 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 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有古卷作必在明處報答你〕
  5. 你們禱告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愛站在會堂裡、和十字路口上禱告、故意叫人看見.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6. 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7. 你們禱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許多重複話.他們以為話多了必蒙垂聽。
  8. 你們不可效法他們.因為你們沒有祈求以先、你們所需用的、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

羅馬書 1:13-15

  1. 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我屢次定意往你們那裡去、要在你們中間得些果子、如同在其餘的外邦人中一樣.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
  2. 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
  3. 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

哥林多前書 9:24
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

腓立比書 3:14
向著標竿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歌羅西書 2:18-19
不可讓人因著故意謙虛、和敬拜天使、就奪去你們的獎賞.這等人拘泥在所見過的、〔有古卷作這等人窺察所沒有見過的〕隨著自己的慾心、無故的自高自大、不持定元首、全身既然靠著他筋節得以相助聯絡、就因 神大得長進。

 

一個要證明自己不老的老者 – 李國章

一個年屆七十歲的老者,眼見自己垂垂老矣,最懼怕自己的價值也隨之而慢慢消失。要證明自己寶刀未老,於是找個年輕的女朋友;仍有影響力的話當然要做一些出格的事。看到媒體不斷報導及談論自己,不管是褒是貶,已達到他的要求了。

梁振英心知李國章和自己一樣,是個好鬥的人,將他收入行政會議。

或許香港大學的戴耀廷就政改而倡導佔領中環行動,令政府頭痛不已。一向對香港大學有一種莫名仇恨感的李國章,自然會是火上加油,為梁振英吶喊。為要控制香港大學這攔路虎,兩個同聲同氣的人便想出這絕計,先把這李國章安插入校委會,目的是要接掌將退任的梁智鴻當主席。

法治精神是香港引以為榮的核心價值之一,在中共政權卻是眼中釘,在校委會中的首要任務,自然是要阻止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成為副校長。從會議洩露的錄音中,大家都聽到李國章把陳文敏比喻為黨委書記,在學生衝入會議室後又說學生虐待老人,非法禁錮等,可知他是怎樣思維的人。

當上校委會主席的李國章,在第一次會議後便遭到學生圍堵,他又怎能嚥下這口氣呢?在記者會中,他便以學生如吸了毒,手持火槍去要脅他出來對話等去形容,誓要將學生打成暴民不可。

一向都有留意身邊的長者,某些人會愈老愈變得難相處,每每刻意與別人爭辯,目的是要證明自己有主見。一個年輕時已是性格剛愎的人,老了就只會更頑固更剛愎。而一向講理的人,年老後一般只會變得更祥和。

眼見這些老頑固都會被人所厭惡,提醒自己要趁年輕把惡習改善,不然將來會是另一個老而不。

三孝只懂一孝?

中國人著重孝,可惜大部份人對孝的理解都是一知半解,甚或是錯誤。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話很多人都聽過,到底其他兩孝是甚麼?卻是很少人會知道。

先說第三孝,也就是最大的一孝 – 無後,即無後嗣。今天很多人寧願養寵物也不生育,他們有否為此而感到不孝呢?

最大的不孝已無人理會,另外的兩孝當然是不知也罷?

倒數第二孝是在家窮的情況下仍不去賺錢供養父母。今天雖說多了點黠福利,但遊手好閒去等父母養仍是被社會所蔑視。

至於第一孝,父母有錯時要指出,若盲目聽從就是陷他們於不義。沒想到漢代的趙岐已是這麼的開明,可惜這道理一直被大家所忽略。

最大孝無後嗣在今天來說已屬脫節,反之,當時看為較輕的第一孝,歷二千多年仍深俱意義及價值。

忠告父母們,當子女在指出你的不是時,別以為他們是挑戰你的權威而加以壓制。不竟他們跟你有着緊密的接觸,多少能反映他們的觀點及感受。你漠視子女們的意見,你的錯誤行為只會是赤裸於外人眼前。

行孝卻招致責備,你還可以期望兒女怎樣對你呢?

漢代趙岐注:
「於禮有不孝者三事,
謂阿意曲從,陷親不義,一不孝也;
家窮親老,不為祿仕,二不孝也;
不娶無子,絕先祖祀,三不孝也。
三者之中,無後為大。」

不知所謂的林鄭月娥

近期變得語無倫次的林鄭月娥,昨日就版權修訂條例遭到反對派議員拉布一事,說議員不要「有權用到盡」,也就是他們經常用來批評行政長官的。林鄭得意洋洋地說,今天自己就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去批評反對派議員。

身為政務司司長,香港政府的第二把手,說出這樣沒有邏輯的說話,大家可知他以找不到理據去批評反對派,只能以聲大去蒙騙部份市民。

先說權,香港政府是擁有最大公權力者,對比在立法會去審議或修訂政府提交議案的議員,誰是有權呢?

即或說,議員有權否決政府的議案,這群反對派在立法會 70 個議席中只佔 27 席,建制或親政府超過半數,擁有操控權。反對派議員的權又真的有多大呢?

一個用盡他們所有權的反對派議員,為要捍衛選民對他們的期望,面對擁有公權力的政府,及議會中過半數的建制派議員,他們就只能用極無力及微少,最盡的 “權”,以拉布作為抵禦。藉以引起公眾的關注,期望政府能有丁點的妥協。

林鄭月娥的反智的言論,反映政府已達詞窮理虧,無理可言的地步。若這個膽大罔為的政府用盡她的權,將會是全香港市民的惡夢了。

打倒昨天的我?

早兩天遇到一位叔叔,談到最近某組織的情況時,他竟然一百八十度轉軑,指那些委員都很用心去做,可惜近日發生的事令他們都很洩氣。若他們都被拉下台,由另一批人去做的話,不知會弄得如何的糟了。

這位叔叔不停地申述他的不滿,沒有想過我是否認同他的想法。

感覺十分出奇,月前這位叔叔還在投訴那些委員會沒有常識,多次決定無理的方案,令多年積極參與的他意興闌珊,最後只得辭去所有職務。他的話仍言猶在耳,何以突會然打倒昨天的我呢?

大概他對最近爭議的議題採支持態度吧!方案終被大多數持分者高票否決,且對委員會抱不信任態度,計劃在來屆改選令一批委員。

依我觀察所見,持分者向來本不關心,只因組織愈來愈過份,才引起眾人的關注,同心的出來表達不滿。

這事就好比香港現時的縮影,市民只想安居樂業。處理自己的事務已令他們忙得不可開交,那有精神去理會其他的政事。在問題愈見敗壞時,才驚覺非要站出來捍衛不何。

慶幸在參與當中的討論期間,發現反對者都是有理有節的,也期望覺醒的一群能引入新的改變。

不知這位叔叔打倒昨天的他的原因,卻深明其他人為何要打破沉默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