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香港電台叫我們多點認識紀文鳳

之前提到 12 票反對委任陳文敏,這 12 個校委叫大家認識他們是何許人也。

其中一個校委紀文鳳以書面回覆香港電台,叫人對這位知名士另眼相看。在回覆中他並沒有澄清馮敬恩所指,反而借此去攻擊。說他英文差,未必能清楚明白會議內容;誠信破產等。紀小姐作為社會名人,擔任不同的公職多年,對一個學生代表作出這種批評,可以是欠缺長輩的風範。

對於香港電台的查詢,本可以不便致評為由便可。紀小姐卻選擇了這種回應,可見他們那種自以為高高在上,小看別人的態度。

要上大人聽你們這等小人的意見,實在太天真及太傻的想法。

這次委任副校事件,叫大家對這些名人刮目相看。香港有你們就一定…

『新思維』無非另一建制組織

這幾天黃成智及狄志遠不停地為他們剛成立的組織『新思維』四出接受訪問。

組織的路線當然成為各傳媒追問的焦點。他們強調是走中間溫和路線,希望用理性去打開與政府的溝通,也希望能進入建制陣營,以影響政府能有良好的管治。

『新思維』英文是Third Side,即第三條路線。

從黃成智及狄志遠過去的言論中,反映他們不滿泛民主派的激進態度,導致不能與中央達致有效的溝通,所以他們採溫和路線去從新建立互信的關係。他們的言論從未有批評建制派盲從的支持政府,漠視民意及大眾利益等。他們的所謂『新思維』,實為沖淡泛民的力量,用掩眼法去支持政府。

十大院校校長的聲明,彭泓基博士跟常人,在解讀上是否有很大的差異?

斷章取義,是不少人樂於採用,藉以去欺騙一些不求甚解的人。

彭泓基 “博是”,為了保駕護航,即時成立所謂「支持十大院長聲明校友組」。但他的言論中,卻把聲明的內容完全扭曲。很多人都沒有真正看過聲明的內容,事實內容十分簡短,大家不妨花半分鐘去看看,也藉此去認識親建制人士的質素與手段。

以下為香港大學十位學院院長的聯合聲明:

作為香港大學各所學院的院長,我們十位一致深信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此等原則在香港或其他地方均為重要。《基本法》第137條亦爲此提供了保障。我們鄭重強調大學的所有事務均應貫徹秉承這些原則,尤其在最高決策層則更為關鍵。我們呼籲校內和校外各方尊重這些原則。

然而,在任何情況下,我們均不能縱容任何企圖擾亂大學正常運作的不文明行為。

我們對擾亂7月28日校務委員會會議的行為深感不安,並敦促各方將大學的利益放在首位,並盡快尋求一個讓大學可以向前邁進的共識。

十大院校校長

http://www.hku.hk/press/press-releases/detail/c_13080.html

 

盧寵茂醫生極需要慰問?

陳文敏失去盧寵茂醫生的一票,部份原因是陳文敏沒有同情心,在他跌傷後並沒有作出慰問?

正如之前盧寵茂的其他發言,大家應不以為奇。因為他很容易感覺被侮辱,就連開會沒有三文治提供都可以說是問題的他,自己跌倒的那場戲居然未被欣賞,當然是銘記在心啦!

令外,他認為陳文敏連副教授的資格也沒有,可見他是如何目中無人,唯我獨尊的一個人。陳文敏能當上法律學院多年,那就是之前的高層都是有眼無珠嗎?在香港大學的網頁中,對陳文敏有這樣的介紹。

PROFESSOR JOHANNES M M CHAN is Professor of Law and former Dean of the Faculty of Law (2002-2014), being the longest serving Dean of the Faculty.(http://www.law.hku.hk/faculty/staff/chan_johannes.php)

陳文敏是法律學院歷來任期最長的院長,難道只是單憑他是個好人(nice guy)嗎?

盧寵茂醫生在換肝專家,可是在換肝的學術以外,卻不能身體力行的成為學生的好榜樣。

明德格物,沒有資格為人師表的,大家會以為是誰呢?

PS. 從香港大學的網頁中,下載了盧寵茂醫生的理歷(CV – Curriculum Vitae)。原來他也沒有博士學位,只是個碩士。自己沒有博士學位能取得換肝專家的成就,卻批評一個做了 12 年法律學院的人,連當副教授也沒資格,大家還可以上他的課嗎?

Master of Surgery (1998)
Faculty of Medicin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http://hub.hku.hk/cris/rp/rp00412

Lo CM

 

賊喊捉賊,委任陳文敏是抵抗政治入侵港大?

政治入侵大學已非今天的事,其他大學已先後被入侵,只是沒有人去公開。

香港大學正因為面對這股龐大勢力入侵,才發生這次委任副校長的風波。作為香港老牌著名大學,面對強權,自然要作出抵禦。抵禦的後果是在各方面受到阻撓,例如撥款,學術研究,校政等,種種的目的是要拖垮香港大學的龍頭位置。

科技大學在過去多個學術成就都有卓越的成績,在排名上已超香港大學。教職員的努力固然是其中一重要原因,但背後賦予的方便有多少,大家未必能一一了解。據在科技大學任職的朋友指,科大一直受紅色勢力的影響,所以校內一直少談政治。就是去年的佔中事件,校內都沒有幾個學者有表態。大學只顧學術科研而不理社會的情況,並非培養全人發展的目的。香港大學在過去對社會議題都有積極的參與,便視為反對勢力,加以打壓。這次任命副校長事件,清楚引證出這種暴力入侵。

十大院長的聲明,因為部份寫得含糊,被人騎劫為支持反對任命陳文敏及指責學生衝擊一事。對於今次的否決,十大院長應否要出來表態呢?

陳文敏不做香港大學副校長只屬小事,什麼人將能被這群校委接納呢?沒有人再來香港大學任職,香港大學的將會是如何呢?

香港人經歷這粗暴干擾事件後,將會有更多人覺醒,要捍衛香港的自由及將來發展,更多香港人將會站出來。

黃成志 Vs. 狄志遠

今早聽千禧年代訪問黃成智及狄志遠,為他們剛成立的『新思維』發言。當中發覺狄志遠的說法在層次上似乎跟黃成智的較勝一籌,多次在黃發言後有較全面的補充。不知他們是理念有差異,還是包裝功夫上的高低問題。不然,狄志遠看似是較為有心及有智的人。

說到他們走的路線,開中明義表達希望能走入建制。這種路線在今天能產生力量嗎?中間溫和路線固然是很多人的理想,問題是在面對一個強大的政權,她何需要聽這一種聲音嗎?

政制事務局副局長一職居然委任了一位經驗極淺的人,若政府真的欣賞溫和中間路線的他們,早早便應考慮他倆吧!

同性戀者信耶穌又有何不可?

同性戀者被主流教會所排斥,認為他們的性傾向有違上帝的心意。同性戀是一項相當嚴重的罪,神極之憎惡。所多瑪之所以被天火焚城,就是因為同性戀。同性戀者必須悔改,即使性傾向未能改變,也必須停止同性性行為。

記得在很多年前美國的同性戀者已經走出來爭取,遊行中有手拿着標語,上面寫着 Thank God I’m Gay 意思是感謝主我是個同性戀者。有同性戀者更自封為牧師,建立教會讓同志可以在那裏敬拜神。那時的我只感覺荒謬,神又怎會接納這些不斷犯罪的人呢?

今天的我有了不同的想法。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受到最大的壓迫是來自教會,奇怪他們怎會相信耶穌?

當我去看人的原罪時,亞當夏娃只因想似神有智慧能分辯善惡。有人解釋他們因想僭越神的位份,有人說是不聽命。若從全人類及全地都因此而被咒詛去分析,這是神最不能接納的罪。人在墮落後所犯不同的罪,嚴格來說都是一般的,那些大那些小,都不及始祖所犯的罪大。

說到人的罪,儘管人相信耶穌後有多敬虔,仍不能完全擺脫罪,所以才會不停要認罪,不斷求神赦罪。既然大家相信神會聽禱告,明白人的軟弱而赦免自己的罪,若同性戀者真心相信神,他們只因擺脫不了同性戀的關係,不斷求神去赦罪,大家認為神會不會體諒他們的軟弱,就如體諒大部份信徒一樣呢?

到底批判同性戀的信徒與同性戀者,那一個會較為義呢?
 
 
 
參考經文:

路加福音 18:9-14

  1. 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
  2. 說、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
  3. 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 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
  4. 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
  5. 那稅吏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 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
  6. 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919 – Guilt and Sin 罪得釋放卻被罪疚感所綑綁?

想到 Guilt 是因為基督徒的罪疚感。

Sin 罪,亞當,夏娃因想獲得神的智慧才吃分辯善惡樹的果。想要有神的智慧,與能否獲得與創造者同樣的智慧又是另一回事。就因亞當及夏娃所做的這件事,所有人以致全地的一切都被咒詛。神是不是太無情呢?

當然,有人會解釋亞當,夏娃是想取代神的身份,又或是他們是因為違反神的命令而受罰。

在後世的人而言,有多少人是想取代神呢?那麼是因為人違背神的命令嗎?

違背神的命令,當天的以色列民沒有殺盡或趕出迦南地的人也是罪?

在新約時代,律法被耶穌歸納為愛神及愛人。

怎樣才算是愛神?愛人就更複雜了。

罪疚感是因為信徒要謙卑,相信自己做得不好,擺脫不了大大小小的罪。為何人不能靠主去勝過罪呢?主的寶血不是成為人罪的贖價嗎?基督徒理應獲得釋放,可是到死的一刻仍擺脫不了這罪疚感,不是十分矛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