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

 

不知為何今早睡得特別好

而且發的夢都是很清晰

就連被敲了兩次房門都差點兒聽不到

! 往往就是這樣的

星期日可以睡過夠本就偏偏不會有這種感覺

都是喜歡偷的

偷睡片刻比起任意睡滿足很多

開飯前偷食比在飯桌上大口大口的吃滋味

偷聽來的消息特別可信

偷看別人的報紙

能夠『偷得浮生半日閒』就是最令人嚮往

這些可以算是偷的樂趣吧!

Advertisements

蘇東波與佛印禪師的故事

蘇東波與佛印禪師是很要好的師友,常常在一起;但每當談論佛法時,蘇東波都被佛印禪師折服,屈居下峰。有一次,兩人一起靜座,蘇東波忽然問禪師:「你看我現在坐著,像個甚麼?」佛印禪師說:「我看你坐著像一尊佛。」禪師反問蘇東波:「你看我呢?」蘇東波說:「我看你,像一座堆積的牛糞。」禪師看看他,不再說甚麼。蘇東波以為這一次,總算是佔了上峰,滿懷高興的回家,告訴蘇小妹。豈料蘇小妹說:「哥哥,你又輸了,而且輸得很慘呀!」蘇東波說:「如何見得?」小妹說:「禪師心中有佛,所以看你像一尊佛,可是你心污穢不淨,所以看禪師像一堆牛糞,還不認輸麼!」 

箇中的道理真是存著一種大智慧。

有些人時刻存著算人或害人的心,

便會感覺其他人也在算自己或害自己。

你對人虛偽就永遠不會有真朋友。

聖經箴言勸我們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

 

第一次攀登高峰

第一次攀登高峰 

還記得有一年的暑假老遠的跑了去東非洲一趟。最先的計劃是要去肯亞的野生動物園Safari後,再到坦桑尼亞的 Zanzibar Island 去享受印度洋的陽光海灘的優閒假期便是。但一向喜歡挑戰自己及尋求刺激的我,在踏足非洲後又忍不住要去闖闖非洲第一峰 Mount Kilimanjaro (海拔 5895 ),去感受一下在非洲看到雪的滋味。

 

嘩!這樣的一改,只是靠著一點傻勁就去挑戰自己的一大極限。甚麼裝備都沒有準備,到了坦桑尼亞之後才去籌劃一切。租用禦寒衣物及其他有關裝備,物色 guide porters,在一切都齊全及辦妥登山手續後便向山上進發。

 

在頭三天中要經過兩個 Tropical Rain Forests , 真是頗艱巨的旅程。因為在濃密的高樹下陽光是不能透射到地上,加上樹木不斷有露水滴下,泥土是極之濕潤。一不留神便很容易會滑倒。儘管在步步為營下,仍不能避免雙腳會陷入泥濘中。看見佈滿泥濘的 Boots 及腳套,真是慘不忍睹。幸好只需花些少錢後便有 porters 會協助清理。

 

到了第三四天開始已在海拔 4000 米以上活動了。天氣是相當寒冷,視野都因大霧而受到限制。在未到 5000 米時已有部份人已因高山症而決定不再繼續。大家在體力及意志力開始受到考驗時,我仍未察覺面前的路是這麼不易走的。到了 5100 米時我也開始出現了一些高山反應,頭有點痛,但對我的影響不大。基於空氣是很稀薄,一切的動作都需要放慢以減少耗氧量。就連睡醒起來都要慢慢的,否則頭會更痛及會出現噁吐的徵狀。

 

在第五天的凌晨12時便要起來向頂峰進發,所有在 Base Camp 的不同隊伍都各自先後出發,向非洲的頂峰進發。在漆黑又極寒冷的晚上,只靠每人手上的小電筒照明。本來口袋裡放著巧克力作為保充體力之用的,但在零下 10 20 度的低溫下,我也不願脫下手套去取。在行了 5 小時後,大家的體力都已差不多耗盡,怎知道才只到了 Mid-way,真有晴天霹靂的感覺。前路仍是漆黑一遍,很多人(當然是指比我大隻很多的外國人)都決定放棄。而我也感到有點動搖,要作出一個重要的決定是否需要堅持下去。爭扎了好一會,最後結果當然是堅持到底啦!不過之後的數小時真是要命了!再上的路全是鬆沙碎石,就如行在新雪上一般。每一步都不易行,要前進仍是相當吃力。雖然有 walking stick 幫助支撐,要保持平衡,仍然是需要很大動作及耗氧很大。我從未想過原來一個健康如我的人在走不過 10 步後居然要停下來,並需彎著身才可喘氣。原來人在缺少氧氣時,是會變得這麼的軟弱。

 

好不容易到達了頂峰,雖看到罕見的非洲雪景,又成功地完成這艱巨的挑戰,但卻沒有多大的興奮感覺。原來攀得高看得遠,未必表示會看得清楚。反而山下的一切都變得細小模糊。在山頂感受最美的,其實就是在看到曙光初露的那一刻,及讓自已可以完全安靜地去面對自己。這歷程給了我很多不同的啟示,眼目所看到的是甚麼已不在重要了!  

一覽眾山小

一覽眾山小

 

從小我便很喜歡聽別人說話,

因為聽比看較為容易及更快明白。

求學時的我一直是很少溫書,

仍可維持中上的成績。

除了是靠著自己的一點小聰明外,

用心聆聽也是我另一件重要的武器。

 

今天我有幸學會了一句新詞 – 「一覽眾山小」

講的人是用這句來仍容一位大機構內的高層。

那高層的下屬中當然都是有識之士,

奈何業務發展卻與人才比例絕不相配。

原因是那位高層自視過高,

全不善待他人的意見。

其實這種情況在很多高層人士中是很常見的。

 

「一覽眾山小」是指

站在高山自然會覺得其他山都是很小不及自己高。

我卻在想站得高雖然可以看得遠,但絕對看不清楚。

每個人所能看見的都很是有限,

若不懂得吸取他人的優點及意見,

就只會留於極其膚淺的地步。

以權位去壓制別人,

而不是用能力去服眾。

一到十與十到一

一到十與十到一

話說蘇東坡與一班學友乘船赴考,其中一學友因怕遲到而感嘆道:

    一葉孤舟,坐著二三個騷客,

    啟用四槳五帆,經由六灘七彎,

    歷盡八顛九疲,可嘆十分來遲。

 

蘇東坡勉勵他道:

    十年寒窗,進過九八家書院,

    拋卻七情六欲,苦讀五經四書,

    考了三番二次,今天一定要中!

 

世事往往都有正反兩面,

不同看法會引致不同結果。

積極的蘇東坡應該如他所言「中」吧!

至於他的學友嗎想必要繼續「嘆」了。

四書.五經.六藝

原來四書五經是這些! 真有點慚愧。不過要得知所有的內容恐怕

 

四書

南宋光宗紹熙遠年(1190年),當時著名理學家朱熹在福建漳州將

《大學》、《論語》、《孟子》、《中庸》匯集到一起,稱為《四子書》(也稱《四子》),簡稱為《四書》。

 

五經

儒家本有六經,《詩經》、《尚書》、《儀禮》、《樂經》、《周易》、《春秋》。

秦始皇焚書坑儒,據說經秦火一炬,《樂經》從此失傳。

後來的五經是指:《周易》、《尚書》、《詩經》、《禮記》、《左傳》。

 

六藝

六藝指古代儒家要求學生掌握的六種基本才能

禮節 (即今的德育)

音樂

射箭技術 (鍛鍊體格,品格修養)

駕馭馬車的技術

書法 (即今文學)

演算法 (即今數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