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唐英年沒有當特首

慶幸唐英年沒有當特首

昨日唐英年在傳媒面前回應太太僭建一事可見其之愚昧。他說太太早已認罪,不明白政府為何仍大費周章的去興訟。

唐英年自以為自己的能力可以管治香港,卻連這些常識都弄不清。

罪不管你認不認,只要證據確鑿也能入罪。認罪只代表當事人自己承認犯錯,但因法律是公平公正的,需要客觀地列舉所干犯的,以讓控辯相方能各自去陳述。若只要有人出來認罪便可了事,那麼有錢人及黑社會大可隨便找個代罪羔羊便可脫罪?難道唐先生在擔心審訊會找出真正的主謀?

罪定了也不代表法庭可以隨意的去判刑,每一刑罰都有特定的量刑起點,叫犯罪者能得到合理的懲處,那能草草了事。

唐先生更以過去有數百宗僭建事件都不用這樣,認為政府刻意去流難他,一副慘被冤屈似的模樣。

大概唐先生以為犯法就像他承認有婚外情一樣,認了便可了事。難道他不知道太太干犯的可能涉及偽造文件,有欺瞞政府之嫌,屬刑事罪,不能與一般的僭建事件相提並論?

人在慶幸這沒常識之人沒有當上香港的行政長官的同時,更應慶幸的應是唐英年本人。若他真的當了特首,政客及傳媒們那會對他這言論就此作罷嗎?

 

一個有實力的新聞主播 – 葉昇瓚

一個有實力的新聞主播 – 葉昇瓚

我不是經常看新聞的,大概是因為不斷的重複,叫新聞好像便成舊聞之餘,新聞主播也變得機械式的,只看著鏡頭前的屏幕去念。

今天偶然再看,眼前一亮的,主播是看著鏡頭自己背出新聞來的,眼神、表情、咬字加聲調都令我感覺他是用心去報導的,有別於那些新聞小花。捜查了一會才知他名字是葉昇瓚。

無線新聞經常被人冠以是是旦旦,我雖不完全認同,但也不屬滿意的一羣。電視新聞跟報紙有分別,不能太詳盡。要吸引觀眾的注意,主播便擔當重要角色。

葉昇瓚,繼續努力!

 

面對公開指責為偏頗的主持人 – 葉冠霖

面對公開指責為偏頗的主持人,葉冠霖表現出眾。

說去評葉冠霖好像有點自我抬高的感覺,倒不如談談對他的感受好了。記得去年梁家永放假時都會找葉冠霖代主持,作為一個討論時事又要接聽不同聽眾去表達意見的節目,他的表現不遜於經驗豐富的家永多少。那時我已感覺葉將會是節目的接班人,不數月傳出梁要退休,果然真的由他接棒。

自去年11月中接任至今,表現日趨成熟。就以今早的節目為例可見他處變不驚,在面對一聽眾的指斥他極其偏頗,不配成為主持,並要藉此向電台高層作出嚴正的投訴,希望找別人代替他。面對這情況,葉冠霖沒有被嚇窒,也沒有被激㷫,聲音保持一貫的平和,請那聽眾提出具體事例之餘,亦向其解釋於之前播出的聲帶中已再交代清楚與昨日資料上的差異。掛綫前更重申事件由公眾去判斷,意味電台不會有任何跟進。聽眾自然不會同意那人的說法,重要的事要讓對方知道公道自在人心,而不在於個別偏激的說法。

梁家永是老薑,好些時候能四両撥千斤,談笑用兵去幽人一黙。以葉冠霖的表現,假以時日,更必成大器。

加油!

 

基督教真的很霸道又不能包容別的宗教?

基督教真的很霸道又不能包容別的宗教?

早日聽到一位很尊敬的學者談到基督教欠缺包容性,反之佛教的僧侶卻能接受耶穌基督及從不會反對基督教,他以為佛教才真正的行出愛與包容。

這種說法我已聽過多次,以往只會想,真的當然不能接受假的,獨一真神那能接受與假神同時存在。這一次卻引起我去較認真的去深思。

先要了解佛教與基督教,一般會跟回教並列為世界的三大宗教。而宗教的定義是以一主宰的神為中心,若以此作界定,佛教嚴格來說不能視作為宗教。就是在佛教界中,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宗教,他們的目標只是教導。菩薩、羅漢、以致佛陀釋迦牟尼等都是人,佛不是神,不同名稱只作反映他們修學的程度。不同的佛學宗派都以「無上正等正覺」為主要的教學目標。「正覺」,「正」是沒有錯誤,「覺」是覺悟,要覺悟的就是對於宇宙人生的真相。

學說跟宗教互相應不會排斥的,佛教能接受基督教似乎是很自然的事。那麼基督教又為甚麼不能接受佛教呢?

這要看佛教所倡的學說與基督教所傳的真理是否有衝突了。

佛祖之所以能覺悟出宇宙人生的道理,是要透過冥想及修行。他是第一個能醒悟出人生的問題的人,所以便成為佛,是最高的境界,也就成為後人的榜樣。

我對佛教認識十分淺,只能從基督教的信仰基礎去作比較。

基督教指出世人都犯了罪,而罪的代價就是死(即與人關係破裂,要跟聖潔的神分離)。基於神對人的愛,便差派祂的獨生子耶穌來到世上,並以其無罪之身,被在十字架上成為世人的代贖。人只要悔改,承認自己的罪,接受主耶穌成為救主,便能脫離罪,承受永生,也即是能與神復和。

佛教則認為人生在世便要活在好與壞之中,人要改變世界便要有慈悲之心。人要透過冥想、修行及不斷的學習便能達到更高的境界,甚至成佛,可以進到西方極樂的世界。而其他的人則會因緣輪迴,死後進地獄受不同的懲罰,有的之後可以輪迴,按上世所作的成為人或豬狗,大奸大惡都則在地獄永不昭生。

作為一個以神為中心的信仰,對於佛教所提倡以己之力可以勝過世界一切的罪惡,世界本沒有神,那何需要與神復和,當然也不需要救恩。對於這一種教導,只會教導人遠離神的學說,基督教又怎能接受呢?

很多人喜歡用殊途同歸去表示大家各施各法,不同的方法同樣行得通,大家互不衝突,應可和諧共存。殊途同歸是一個很玄的說法,但不是絕對的事實。就如條條大路通羅馬,人說得多了,大家也聽得多了,便以為是很有道理及很開明的想法。

殊途真的能同歸嗎?

 

 

註︰對於佛教不是宗教之說,可參考淨空法師的講學摘錄

http://www.amtfweb.org/understand/buddnotreligion.htm

 

基督教很霸道又不能包容別的宗教?

基督教很霸道又不能包容別的宗教?

早日聽到一位很尊敬的學者談到基督教欠缺包容性,相對佛教的僧侶卻能接受耶穌基督及從不會反對基督教,他以為佛教才真正的有愛。

這種說法我已聽過多次,以往只會想,真的當然不能接受假的,獨一真神那能接受與假神同時存在。這次出自他的口卻引起我去深思。

先要了解佛教與基督教,一般會跟回教並列為世界的三大宗教。宗教是以一主宰的神為中心,若以此作定義,佛教嚴格來說不能視作為宗教。就是在佛教界中,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宗教。菩薩、羅漢、以致佛陀釋迦牟尼等都是人,佛不是神,不同名稱就反映他們修學的程度。不同的佛學宗派都以「無上正等正覺」為主要的教學目標。「正覺」,「正」是沒有錯誤,「覺」是覺悟,要覺悟的就是對於宇宙人生的真相。(詳情可參考淨空法師的講學節錄 http://www.amtfweb.org/understand/buddnotreligion.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