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禮儀師的樂章”,很喜歡這套電影。情節,配樂及演員都是十分專業。相比起在奧斯卡奪得多個大獎的“一百萬零一夜”要出色,或許西方的評審眼光很不同吧。之前李安導演獲獎的“臥虎藏龍”,雖說是中國人的光榮,我也並不感覺是實至名歸。

These days man knows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but nothing of the value. Oscar Wilde Quote

 

Advertisements

安息日會之錯誤簡介

安息日會之錯誤簡介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華人基督徒查經站    點擊數:作者:佚名文章來源:華人基督徒查經

 

【安息日會簡介】 安息日會」是「基督複臨安息日會」的簡稱。 他們自視為基督教真命的「餘民教會」,而其他基督教團體均已墮落、偏離正道,故不屑與之來往。 他們自視為基督教真命的「餘民教會」,而其他基督教團體均已墮落、偏離正道,故不屑與之來往。

       「安息日會」發源於美國本土,非常注重海外宣教工作,除了約有一萬名牧師之外,並另訓練了兩萬名以上的宣教士,除極少數國家之外,全世界都有他們的腳蹤。 「安息日會」發源於美國本土,非常注重海外宣教工作,除了約有一萬名牧師之外,並另訓練了兩萬名以上的宣教士,除極少數國家之外,全世界都有他們的腳蹤。 據非正式估計,目前總共約有兩萬間會所,會友達四百萬人,其中僅有五分之一是在美國本土以內。 據非正式估計,目前總共約有兩萬間會所,會友達四百萬人,其中僅有五分之一是在美國本土以內。

    安息日會」在教育和醫療方面的工作相當出色,全世界到處有他們專設的小學、專科學校和大學,以及「安息日會」的藥局、診所、保健所和醫院。 安息日會」在教育和醫療方面的工作相當出色,全世界到處有他們專設的小學、專科學校和大學,以及「安息日會」的藥局、診所、保健所和醫院。 此外,他們擁有約五十間出版社 ( 最著名者為「觀察與預兆出版社」 ) ,以近二百種不同的文字,出版約達三百種的定期刊物。 此外,他們擁有約五十間出版社 ( 最著名者為「觀察與預兆出版社」 ) ,以近二百種不同的文字,出版約達三百種的定期刊物。 他們尚有一個名叫「時兆之聲」的國際性廣播節目,和一個名叫「今日信仰」的全國性電視節目。 他們尚有一個名叫「時兆之聲」的國際性廣播節目,和一個名叫「今日信仰」的全國性電視節目。

 

【安息日會簡要歷史】 安息日會」的歷史,可以分作三個階段:

       ( ) 教義醞釀期 ( 主後 1816~1845) :威廉米勒 ( William Miller ) 是安息日會的鼻祖,但不是始創者。 他原是浸信會的傳道人,早年曾受當時流行的基督複臨運動的影響,對於基督再來有關的預言,花了幾年的工夫,專潛研究聖經。 他原是浸信會的傳道人,早年曾受當時流行的基督複臨運動的影響,對於基督再來有關的預言,花了幾年的工夫,專潛研究聖經。 根據他對但以理書中「七十個七」預言 ( 但九 24~27) 的推算,宣稱基督將於一八四三年三月廿一日至一八四四年三月廿一日之間複臨。 根據他對但以理書中「七十個七」預言 ( 但九 24~27) 的推算,宣稱基督將於一八四三年三月廿一日至一八四四年三月廿一日之間複臨。 後來,他和他的附從者在經歷所謂「第一次的大失望」後,把「那日子」推遲至一八四四年十月廿二日。 後來,他和他的附從者在經歷所謂「第一次的大失望」後,把「那日子」推遲至一八四四年十月廿二日。 屆時,他們當然再次經歷了大失望。 屆時,他們當然再次經歷了大失望。 失望之餘,他說:「我承認我的錯誤;但我仍相信主的日子,已在門口了 失望之餘,他說:「我承認我的錯誤;但我仍相信主的日子,已在門口了

       雖然威廉米勒承認了他推算的錯誤,但他的附從者中,卻仍有些人對此教義依戀不舍。 雖然威廉米勒承認了他推算的錯誤,但他的附從者中,卻仍有些人對此教義依戀不捨。 其中一人名叫希蘭愛德生 ( Hiran Edson ) 的,聲稱他在「大失望」的次日看見了異象,在異象中看到基督確實已經複臨了,不過不是複臨到地上,而是進入了「天上的至聖所」。

       這個自圓其說的所謂異象,後來發展成為「查案審判」和「潔淨聖所」的教義。 這個自圓其說的所謂異象,後來發展成為「查案審判」和「潔淨聖所」的教義。 這個教義大致如下:舊約祭司在聖所裏的工作有兩類:一類是祭司每日獻祭時,將祭物的血帶進聖所裏灑塗,使神百姓的罪得以赦免;另一類是大祭司每年一度進入至聖所,為神的百姓除罪,將罪歸給代罪的山羊「阿撒瀉勒」身上 ( 利十六 6~22) 這個教義大致如下:舊約祭司在聖所裡的工作有兩類:一類是祭司每日獻祭時,將祭物的血帶進聖所裡灑塗,使神百姓的罪得以赦免;另一類是大祭司每年一度進入至聖所,為神的百姓除罪,將罪歸給代罪的山羊「阿撒瀉勒」身上 ( 利十六 6~22) 凡悔改相信耶穌基督的人,他們的罪孽都已被轉移到天上的聖所。 凡悔改相信耶穌基督的人,他們的罪孽都已被轉移到天上的聖所。 我們的大祭司耶穌基督自從升到天上之後,一直在天上的聖所裏做赦罪的工作,但還沒有完全除罪。 我們的大祭司耶穌基督自從升到天上之後,一直在天上的聖所裡做赦罪的工作,但還沒有完全除罪。 到了一八四四年十月廿二日,基督進入了天上的至聖所後,纔開始進行使罪塗抹的工作。 到了一八四四年十月廿二日,基督進入了天上的至聖所後,纔開始進行使罪塗抹的工作。 在這件工作完成之前,須先調查案卷,即施行審判,決定誰配得著祂救贖的好處,然後將他們的罪放在撒但的身上。 在這件工作完成之前,須先調查案卷,即施行審判,決定誰配得著祂救贖的好處,然後將他們的罪放在撒但的身上。 等到祂在天上至聖所的工作全部完成之後,基督纔實際的複臨到地上。 等到祂在天上至聖所的工作全部完成之後,基督纔實際的複臨到地上。

       ( ) 教派成形期 (1845~1865) :另一位威廉米勒的跟隨者,名叫約瑟夫貝特 ( Joseph Bates ) ,他於一八四五年初撰寫了一篇專題:「以色列的盼望」,認為第七日纔是基督徒所要遵守的節日。 其後,他又連續出版了幾本小冊子,強調神早在創世之時,即已定規人須守第七日的安息,並在西乃山上宣示。 其後,他又連續出版了幾本小冊子,強調神早在創世之時,即已定規人須守第七日的安息,並在西乃山上宣示。 他認為羅馬教皇就是啟示錄第十四章所說的獸 ( 啟十四 9~12) ;是教皇把第七日改為七日的第一日,故此凡不遵守安息日而守主日的人,就是那些拜獸和獸像、受牠名之印記的人;只有那些仍舊遵守安息日的人,纔是守神誡命的「餘民教會」──屬天的十四萬四千人。 他認為羅馬教皇就是啟示錄第十四章所說的獸 ( 啟十四 9~12) ;是教皇把第七日改為七日的第一日,故此凡不遵守安息日而守主日的人,就是那些拜獸和獸像、受牠名之印記的人;只有那些仍舊遵守安息日的人,纔是守神誡命的「餘民教會」──屬天的十四萬四千人。

       實際把以上所述各種教義結合起來,並組成安息日會的人,乃是一位名叫愛蓮懷特 ( Ellen White ) 的女士。 她因宣稱屢次看到天上的異象 ( 在廿三年內見過二百個以上的異象 ) ,而成為安息日會眾所尊奉的女先知。 她因宣稱屢次看到天上的異象 ( 在廿三年內見過二百個以上的異象 ) ,而成為安息日會眾所尊奉的女先知。 她說她在一八四四年十二月,即已在異象中看到複臨派的信徒們到達了神發光之城,並在主耶穌領導之下,成了一個大團隊。 她說她在一八四四年十二月,即已在異像中看到復臨派的信徒們到達了神發光之城,並在主耶穌領導之下,成了一個大團隊。 又說在一八四五年二月,看到主耶穌進入天上至聖所的異象,印證了希蘭愛德生的說法。 又說在一八四五年二月,看到主耶穌進入天上至聖所的異象,印證了希蘭愛德生的說法。 更在一八四七年四月,在異象中看見約櫃和約櫃裏的十誡,有一圈榮光圍繞居中的第四條誡命,由此肯定了約瑟夫貝特關於安息日的教導。 更在一八四七年四月,在異像中看見約櫃和約櫃裡的十誡,有一圈榮光圍繞居中的第四條誡命,由此肯定了約瑟夫貝特關於安息日的教導。

       「安息日會」認為先知「預言之靈」的恩賜,乃是「餘民教會」的特徵。 「安息日會」認為先知「預言之靈」的恩賜,乃是「餘民教會」的特徵。 他們認為愛蓮懷特夫人已在生活和傳道工作上,把這個恩賜表露無遺,因此奉她為最高的權威,而她的著作,也被視為僅次於聖經。 他們認為愛蓮懷特夫人已在生活和傳道工作上,把這個恩賜表露無遺,因此奉她為最高的權威,而她的著作,也被視為僅次於聖經。 實際上,他們不但奉行她的教訓,並且引用她的著作來做為他們解釋聖經的依據。 實際上,他們不但奉行她的教訓,並且引用她的著作來做為他們解釋聖經的依據。 因此,聖經在他們的手中,不知不覺地淪為推展他們教義的工具罷了。 因此,聖經在他們的手中,不知不覺地淪為推展他們教義的工具罷了。

       ( ) 鞏固發展期 (1866~ 迄今 ) :其後,「安息日會」一面鞏固內部組織,一面展開宣教工作,藉醫療、教育、文字、廣播,將其信仰傳至世界各地。

 

【安息日會的教義】 基本上,「安息日會」相信三一神,相信耶穌基督的神性和救贖,相信聖靈的位格與工作,其信仰似乎和基督教主流無異,故有人認為他們只是在教義上有偏差而已。 不過,這些偏差非同小可,實不容等閒視之: 不過,這些偏差非同小可,實不容等閒視之:

       ( ) 查案審判的錯謬: 安息日會」認為:基督的血替悔改的信徒求情,代他們獲得赦罪和父的悅納,不過他們的罪孽仍舊留在案卷上,須經一次的查案審判,最後纔能塗抹罪的記錄。

       可是聖經明明告訴我們: 「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不再紀念他們的罪愆」 ( 來八 12) 可是聖經明明告訴我們: 「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 ( 來八 12) 又說: 「這些罪過既已赦免,就不用再為罪獻祭了」 ( 來十 18) 又說: 「這些罪過既已赦免,就不用再為罪獻祭了」 ( 來十 18) 可見赦罪和不再紀念是並行的,而且是同時的。 可見赦罪和不再記念是並行的,而且是同時的。 豈能罪已獲赦,而仍留在案卷上? 豈能罪已獲赦,而仍留在案卷上?

       ( ) 潔淨聖所的錯謬: 安息日會」認為:基督救贖之工尚未完成,除非再加上聖所除去罪惡的工作。 因此,基督正在天上的至聖所從事此項最後的工作。 因此,基督正在天上的至聖所從事此項最後的工作。

       但主在十字架上清楚的宣告: 「成了」 ( 約十九 30) ,就是表明祂的救贖工作已成。 但主在十字架上清楚的宣告: 「成了」 ( 約十九 30) ,就是表明祂的救贖工作已成。 聖經又說: 「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 因為祂一次獻祭,便叫那成聖的人永遠完全」 ( 來十 12~14) 聖經又說: 「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 因為祂一次獻祭,便叫那成聖的人永遠完全」 ( 來十 12~14) 主在地上的一次獻上,已經完成了永遠贖罪的事。 主在地上的一次獻上,已經完成了永遠贖罪的事。 祂在父神的右邊坐下,表示工作已經完畢。 祂在父神的右邊坐下,表示工作已經完畢。 我們既已悔改相信,就 「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 ( 約五 24) ,豈仍須等候將來纔決定命運? 我們既已悔改相信,就 「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 ( 約五 24) ,豈仍須等候將來纔決定命運?

       ( ) 撒但擔罪的錯謬: 安息日會」認為:撒但是罪的創始者,一切真心悔改之人的罪孽,最後都要歸到牠身上,使牠擔當罪的刑罰。 而舊約裏那只贖罪的公山羊──阿撒瀉勒,就是預表撒但。 而舊約裡那隻贖罪的公山羊──阿撒瀉勒,就是預表撒但。 正如那只公山羊要被送到無人之地,永遠不得歸回到以色列會中。 正如那隻公山羊要被送到無人之地,永遠不得歸回到以色列會中。 照樣,撒但要永遠被逐出,離開神和祂百姓的面,在罪和罪人最後的毀滅裏,消滅無蹤。 照樣,撒但要永遠被逐出,離開神和祂百姓的面,在罪和罪人最後的毀滅裡,消滅無蹤。

       這種說法明顯地違反救贖的基本原則,膽敢以撒但的受刑來代替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已經完成的工作。 這種說法明顯地違反救贖的基本原則,膽敢以撒但的受刑來代替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已經完成的工作。 這樣無異承認撒但是救主,至少亦使之分享主的榮耀。 這樣無異承認撒但是救主,至少亦使之分享主的榮耀。 經上說: 「看哪,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的」 ( 約一 29) 經上說: 「看哪,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的」 ( 約一 29) 基督纔是我們的贖罪祭,撒但焉能有分? 基督纔是我們的贖罪祭,撒但焉能有分? 利未記第十六章內兩隻贖罪的公山羊,乃是指基督贖罪的兩方面:一面在神面前用血滿足神公義的要求,一面從人的身上把罪帶到無人之地,即永遠除去之意。 利未記第十六章內兩隻贖罪的公山羊,乃是指基督贖罪的兩方面:一面在神面前用血滿足神公義的要求,一面從人的身上把罪帶到無人之地,即永遠除去之意。

       ( ) 對主耶穌人性的謬講: 安息日會」認為:主耶穌雖是從聖靈懷孕而生的,但在祂作人方面,祂承繼了每個亞當子孫所承繼的──即一個有罪墮落的天性。 這樣,祂纔能 「與祂的弟兄相同,」「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 ( 來二 17 ;四 15) ,使祂在犯罪的肉體裏有勝罪的經驗,因而得以成為人類所需要的完全救主,使每個屬祂的人,也能和祂一同得勝。 這樣,祂纔能 「與祂的弟兄相同,」「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 ( 來二 17 ;四 15) ,使祂在犯罪的肉體裡有勝罪的經驗,因而得以成為人類所需要的完全救主,使每個屬祂的人,也能和祂一同得勝。

       這簡直是褻瀆的話。 這簡直是褻瀆的話。 主耶穌一出世,就是 「聖者」 ( 路一 35) 主耶穌一出世,就是 「聖者」 ( 路一 35) 祂雖 「成了罪身的形狀」 ( 羅八 3) ,但在祂的人性裏,卻完全聖潔 「沒有罪」 ( 約壹三 5) 祂雖 「成了罪身的形狀」 ( 羅八 3) ,但在祂的人性裡,卻完全聖潔 「沒有罪」 ( 約壹三 5) 因著祂 「無罪──不知罪」 ,纔能 「替我們成為罪」 ( 林後五 21 原文 ) ,也纔能為我們 「除掉罪」 ( 來九 26) ,好叫我們在祂裏面成為神的義。 因著祂 「無罪──不知罪」 ,纔能 「替我們成為罪」 ( 林後五 21 原文 ) ,也纔能為我們 「除掉罪」 ( 來九 26) ,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

       ( ) 人死後靈魂無知覺的錯謬: 安息日會」認為:人死後靈魂沉睡, 「毫無所知」 ( 傳九 5) 因此,決沒有所謂「永遠刑罰」、「永遠受苦」之類的道理,這是羅馬天主教所引進的假道理。 因此,決沒有所謂「永遠刑罰」、「永遠受苦」之類的道理,這是羅馬天主教所引進的假道理。

       傳道書乃是專論「日光之下」的事,用人的眼光來觀察萬事。 傳道書乃是專論「日光之下」的事,用人的眼光來觀察萬事。 人只能看到活著的情形,死後怎樣,就「毫無所知」。 人只能看到活著的情形,死後怎樣,就「毫無所知」。 因此,這話不能用來引證人死後靈魂沒有知覺。 因此,這話不能用來引證人死後靈魂沒有知覺。 使徒保羅曾說: 「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 ( 腓一 23) 使徒保羅曾說: 「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 ( 腓一 23) 如果人死後無知無覺,如何能「與基督同在」呢? 如果人死後無知無覺,如何能「與基督同在」呢? 又如何能有「好得無比」的說法呢? 又如何能有「好得無比」的說法呢?

       ( ) 惡人死後消滅無蹤的錯謬: 安息日會」認為:惡人靈魂最後將歸消滅無蹤 ( Annihilation )

       這種說法,使聖經裏面有關永刑的警誡的話,變得毫無意義,顯然與聖經的教訓不符。 這種說法,使聖經裡面有關永刑的警誡的話,變得毫無意義,顯然與聖經的教訓不符。 請看下列神的話: 「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 約三 36) 「這些人要往永刑裏去」 ( 太廿五 46) 「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 ( 啟廿 10) 「在那裏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 可九 48) 請看下列神的話: 「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 約三 36) 「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 ( 太廿五 46) 「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 ( 啟廿 10) 「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 ( 可九 48)

      ( ) 守安息日誡命的錯謬: 安息日會」認為:基督教承繼羅馬天主教錯誤的假道理,而廢棄了舊約的安息日,改守主日。 他們堅持作為基督徒,仍舊必須伏在摩西律法之下,因為主耶穌親自說: 「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 ,而必須遵行 「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 ( 太五 18~19) 他們堅持作為基督徒,仍舊必須伏在摩西律法之下,因為主耶穌親自說: 「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 ,而必須遵行 「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 ( 太五 18 ~19)

       新約信徒應否遵守安息日的規條,我們將另撰專文作詳細辨正。 新約信徒應否遵守安息日的規條,我們將另撰專文作詳細辨正。

 

節省些,可以嗎?

每次經過這間藥房都有衝動想叫他們把門外的大射燈關上。

太陽光約有 30,000 – 100,000 lux,店外那 7 支大射燈跟本不能給太陽伯伯相比。隔壁的店舖沒有開燈,跟他的舖面全無分別。烈日當空仍然亮燈簡直是無謂的浪費。試計一計,由早上 8 時到晚上 6 時,他們每年共浪費了多少能源。從營運費中又可以節省多少呢?

再別康橋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沈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虫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你好,我好

昨晚在金田吃日本菜,這是一間在兩小時任點的餐館。伙計在伙繁忙時間可算是十分踢腳。遇著我兩位又心急、又欠缺忍耐力的朋友,他們雖是頗為專業,但仍不免有露出不悅的神情。所謂禮多人不怪,在每次服務後我必會作出道謝,不久那位侍應便回復了笑容。我不時也打開一些話匣子,讓他也有機會輕鬆一些。當我問他有沒有甜品時,他很學意的介紹,吃過確實是有水準,自然要表揚他的推介。高高興興的,客與員工都樂在其中。另一位女侍應在添茶時,因我朋友手仍拿著杯,他便用略為硬的語氣說小心隻手。我便很親切的對他說一間傳統茶樓的叔叔教我,這叫“漉親不認”,稍加解釋後他即笑了起來。離去時我特意跟他們道別,見他們的笑容都特別欣。服務行業時會遇上很多不禮貌的顧客,希望多些人能改變一下自己的態度,希望他們能工作愉快。

我們的英雄樹

我家附近長了很多木棉樹,每年都吸引一些影友到來攝影。近年的花卻變得愈來愈少,我想會否因為康文處的錯誤處理所致。因為樹的周圍有行人路及巴士站,我曾見過一群人員,利用人手以致長臂吊籃去把樹上待放的花摘下來。我想他們是否接獲投訴生怕花成熟後長出的果會掉下來會危及路人,且令地上的清潔會受影響;而木棉花四處飄散也會構成另一種問題吧。

若我的猜測是正確的話,便是一種不顧後果及不負責任的做法。政府部門的表現都為人所詬病,對於一些盡忠職守的公務員來說是很不公平的。但事實當中真的存在結構性的問題,有些人漠視問題的根本,只求自己的座位安穩,事事抱姑且態度。政府的內部架構能否做到如流通管子般暢順,必須要有一全面的改革。

紅棉樹是否能再次盛放,我們大家都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