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唔知自己被揀選是因為考唔到第一?

一向自視過高的林鄭月娥,以為自己被揀選為香港特首是因為自己有能力,其實是自欺欺人。

當年特首的競選對手曾俊華,在政府時是 D6 (首長級第六級 ),而林鄭月娥是 D4,明顯是低兩級。在特首選舉論壇及期間的不同表現,市民的支持度等,高下是顯而易見。

看看隔離班的同學崔世安,為人樂道的不是政績,而是他在十年前宣誓的普通話。林鄭自以為自己學得一口北京腔,甚或暗笑同場的崔世安時,有否懷疑中共是不知崔世安的普通話能力嗎?澳門難道沒有人才嗎?

中共揀卒不是考第一的,而是手腳靈活,可以任意拉動的扯線公仔。

過去林鄭可以說是交足功課,中央要交一千字他就寫夠三千字。今天發公告要林鄭呈交有關港獨的報告,當然不是怕林鄭不會落力做,是要告訴香港市民,這木偶是由誰在操控的。

林鄭當然不是味兒,唯有死娥撐飯蓋,說是得到中央的『支持』。

真可悲!

 

 

若然有理,湯家驊又何需撩交嗌般回應引渡條例呢?

今早的『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聽到湯家驊以潑婦罵街式的回應提問,並指主持人有政治傾向才不明白他的說話。

真好笑!自己身為資深大律師,對於修改引渡條例,本可以有條有理地去講解。主持人提出的疑問,反映他的解說未必能釋除坊間的疑慮。過去的湯家驊或許會以謙和的聲調去解釋,今天卻已聲大去壓人。

湯家驊為何打倒昨天的我呢?

今天的湯家驊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

以色列人被苦待四百三十年是這樣解釋的嗎?

聖經中的出埃及記,記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在研究時發然不少有趣的問題。

最簡單的就是以色列人在埃及到底是四百年還是四百三十年呢?

創世記 15:13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的確知道、你的後裔必寄居別人的地、又服事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們四百年
出埃及記 12:40-41
40.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共有四百三十年
41. 正滿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華的軍隊都從埃及地出來了。
使徒行傳 7:6
神說、他的後裔、必寄居外邦、那裡的人、要叫他們作奴僕、苦待他們四百年

答案既不是四百年,也不是四百三十年。跟據摩西的祖先利未、哥轄及父親暗蘭的年齡作參考,以色列人在埃及最多也不超過二百七十八年。

正因在出埃及的時間沒可能有四百三十年,有人為求合理化聖經無誤,將四百三十年解釋為由亞伯拉罕被召開始計算,到雅各進入埃及前計約二百一十五年;在埃及又約為二百一十五年,剛好就是四百三十年了。

這既可以證明出埃及記 12:40-41 所指的四百三十年沒有錯,與創世記所指的四百年只差三十年,大家應較容易接受。

聖經真的是這樣去理解的嗎?

英文譯本中清楚可見四百年是在一個地方或國家 (a country, the nation)。那麼,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寄居的是同一個地方嗎?他們都作奴僕,被苦待嗎?

四百年與四百三十年的問題是一個好例子,聖經當然有不少矛盾的地方,信徒會盡力去找個解釋,大家也樂意接受。只因這次面對的是數字及加減數問題,對錯就顯而易見。

為要捍衛聖經無誤,寧願曲解經文,難道這就叫信?

 

參考經文:

創世記 15:13-14

  1.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的確知道、你的後裔必寄居別人的地、又服事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們四百年
  2. 並且他們所要服事的那國、我要懲罰後來他們必帶著許多財物、從那裡出來。

Genesis 15:13-14 (NIV)

  1. Then the LORD said to him, “Know for certain that your descendants will be strangers in a country not their own, and they will be enslaved and mistreated four hundred years.
  2. But I will punish the nation they serve as slaves, and afterward they will come out with great possessions.

使徒行傳 7:6
神說、他的後裔、必寄居外邦、那裡的人、要叫他們作奴僕、苦待他們四百年

Acts 7:6 (NIV)
God spoke to him in this way: ‘Your descendants will be strangers in a country not their own, and they will be enslaved and mistreated four hundred years.

出埃及記 12:40-41

  1.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共有四百三十年
  2. 正滿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華的軍隊都從埃及地出來了。

「非急重」病?既不急又不嚴重,又何需研究送回港醫呀?

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大灣區概念,融入(溶入)大灣區,大灣區機遇,大灣區… …

天天都聽到大灣區的這這那那,真的令人討厭!

最近又有「大灣區規劃剛要宣講會」,未見其利,先見其幣。名字已反映融入大灣區首先要接受劣質中文。

借用別國的「灣區」後就要加個「大」字;規劃又要加剛要,架床疊屋;捨「發佈會」而用「宣講會」,目的是要突出「中國特色」。

所謂的「規劃剛要」中,又提出內地「非急重」病人跨境送回香港醫院問題。

「非急重」病?

不是急病,不是重病,那就是沒有生命危險,自行由不同途徑回港便可以,何需要研究。

類似的荒謬事件不斷出現,別以為香港人是白痴!

 

政府大球場由改名到拆建,是香港前景的縮影!

近月政府大球場的拆建爭議不斷,另一個香港人集體回憶的地方前景前景堪虞 。

『政府大球場』在 1995 年改名為『香港大球場』,刪除『政府』一詞,是否跟馬會一樣,在996年由『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改為『香港賽馬會』,為回歸中國而刻意要改名呢?

一直在運作的『香港警察總部』及『中區警署』,在 2005 年就以活化為名交回政府,最後改名為『大館』。本來就是好端端的活著,又何需要活化呢?不難令人想到背後的目的。

屹立香港過百年的紅色郵筒,因為有個皇冠而要拆除。

中華航空的飛機本印有中華民國旗,因為 1997 後在香港出現會成為禁忌而改成梅花圖案。

最近西九龍文化中心的『戲曲中心』英文竟然用了中國大陸特色的譯音 Xiqu Centre,不單止對外國人莫名其妙,更成為『私處中心』的笑話。

澳門早已出現友誼大馬路,友誼大橋,友誼商場等,相信西九龍及啟德新發展區將會陸續出現中國大陸特色的名字。是香港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