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 Clement 再聚

星期五與文文晚飯,很是感恩。

我倆相識日子不很長,而相處的時間亦不太久,已經是相當的投契了。沒見面接近兩年,一見面已是說個不停。所談的不單是工作上的範疇,他更與我分享了很多心中的說話。晚餐由七時開始,到十時許才吃完,若不是怕阻礙別人下班,相信還會更晚。

在地鐵站仍是欲罷不能,在離開前建議他若有機會聽福音要把握機會,因我今天沒時間與他詳談。他的回應叫我感到十分欣慰,他的態度是正面的,更說我是其中一個能感動他的人。感謝主!

臨別時他叮囑我下次回港必定要找他,我也深深祝福他能在我們下次見面時,生命能有着新的改變。

Hallelujah!

誰先踏出一步

誰先踏出一步

 

靜觀其變對於一些不大貼身的問題來說的確不失為上策,但面對某些具影響性的問題,又或是自己較為看重的事時,往往就會思索是否要出點力去加速或改變結果。

 

怎樣出招才達到預期的效果呢?萬一有所閃失,那便是自己一手摧毀整件事。真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還是靜觀其變,以不變應萬變吧。

 

可是心裏總按捺不住,心思思想要出手。哈!好一個矛盾的動物。

 

正如兩人搏奕,出棋的先後可以是致勝的關鍵,每一著的決定都在影響結果。棋藝高與低就可能只是一著之差,一子錯可以令滿盤皆落索,一著又可以扭轉乾坤。

 

世事如棋局局新,當然是有贏有輸。重要的是能否在每局中吸取到教訓,以預備下一局的爭勝。

 

朋友的感情出現了問題,他很著意的去修補,奈何卻引來對方更反感的回應。自己又不斷在傷口上撒鹽,希望用痛來麻醉自己。

 

我這旁觀者一直謹守觀棋的規矩,保持緘默,局後才跟他分析當中種種。希望他能多花一點時間去消化。

 

老的啟示

老的啟示

着一些照片,起了特別的回憶。大部份當然是開心的,當中也有令人心酸的地方。

上次探望伯伯時他的精神及容貌都比現在好,畢竟已過了一年多。這幾天天氣十分寒冷,心裏不時都念掛着這位老者。很深刻的是他問我看他的樣貌是否能生存多久。人生到了老年時,身體一天一天地衰殘,也就是每天更接近終極時,心裏到底存着甚麼想法呢?

自己一向最怕的是年老,經常跟朋友說活到七十歲已很足夠,大概是因為沒有看到值得羨慕的老人吧。

聖經提到一位老人,名字叫西面,是位敬畏神的人。神指示他會在離世前親眼見到基督,當他在聖殿看到約瑟及馬利亞抱着主耶穌進來時,他的盼望終於實現了。可以想像他手抱着主時的心情是何等的喜悅,他便感謝父神及可以釋放僕人安然離世。

從西面的盼望,以致他謙卑的以僕人來自稱,可知他的生命是何等有福氣。

另一位提到的是女先知亞拿,年界八十四歲,婚後數年便寡居,一直沒有離開聖殿,時刻講述基督將來的作為。

這兩位老者給予我新的體見,若能終身以事奉主為人生目標及以蒙主悅納為盼望,生命將會是截然不同的豐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