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 Clement 再聚

星期五與文文晚飯,很是感恩。

我倆相識日子不很長,而相處的時間亦不太久,已經是相當的投契了。沒見面接近兩年,一見面已是說個不停。所談的不單是工作上的範疇,他更與我分享了很多心中的說話。晚餐由七時開始,到十時許才吃完,若不是怕阻礙別人下班,相信還會更晚。

在地鐵站仍是欲罷不能,在離開前建議他若有機會聽福音要把握機會,因我今天沒時間與他詳談。他的回應叫我感到十分欣慰,他的態度是正面的,更說我是其中一個能感動他的人。感謝主!

臨別時他叮囑我下次回港必定要找他,我也深深祝福他能在我們下次見面時,生命能有着新的改變。

Hallelujah!

誰先踏出一步

誰先踏出一步

 

靜觀其變對於一些不大貼身的問題來說的確不失為上策,但面對某些具影響性的問題,又或是自己較為看重的事時,往往就會思索是否要出點力去加速或改變結果。

 

怎樣出招才達到預期的效果呢?萬一有所閃失,那便是自己一手摧毀整件事。真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還是靜觀其變,以不變應萬變吧。

 

可是心裏總按捺不住,心思思想要出手。哈!好一個矛盾的動物。

 

正如兩人搏奕,出棋的先後可以是致勝的關鍵,每一著的決定都在影響結果。棋藝高與低就可能只是一著之差,一子錯可以令滿盤皆落索,一著又可以扭轉乾坤。

 

世事如棋局局新,當然是有贏有輸。重要的是能否在每局中吸取到教訓,以預備下一局的爭勝。

 

朋友的感情出現了問題,他很著意的去修補,奈何卻引來對方更反感的回應。自己又不斷在傷口上撒鹽,希望用痛來麻醉自己。

 

我這旁觀者一直謹守觀棋的規矩,保持緘默,局後才跟他分析當中種種。希望他能多花一點時間去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