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議員 KO 吳亮星,香港市民用三億去看清 “我們的” 政府,絕對值得!

一向沒有興趣去立法會會議的你,上星期五的那個你絕不能錯過。

會議中你會看出一個很強硬,堅持自己是對的主席 – 吳亮星,一而再的要推翻自己的決定。單是看他的個人表演,花上幾小時,仍是具有可看性的。

坐在他左右的護法,法律顧問及秘書,面對這不濟的主席,不知他們會有何感受。

議員們,我所指當然是較用心的泛民議員,不斷去質問主席在主持會議時的問題。他們所發問的絕非無的放矢,百份百是有 point 的。吳亮星活了這麼多年,竟然是無力招架,也可以說是被氣得無地自容。

人所受的最大侮辱,不是被人用粗言穢語不停去謾罵,而是被當眾揭示自己是如何的無能。

至於建制派議員們,原全沒有意識到他們正面對的建制危機,個個都是明哲保身,以最低的能力,坐着等候去按制的一刻。

吳亮星既要完成被委派的政治任務,又要儘速救自己脫離這窘局,只能使出絕招『霸王硬上弓』。三億元的撥款最終只由 31 人投票,被 29 位建制派議員所騎劫。

泛民議員的戰略成功,打了一場漂亮的勝杖。

三億元對一般人而言是個不少的數目,若由七百萬港人去攤分,每人只花少於 43 港元便可看清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政府,我認為是絕對超值!

 

從子女可看出父母最真實的一面 – 梁齊昕

特首梁振英的二女割手一事成為熱話,媒體對他的的動機都有不同的猜想。

梁振英夫婦急急跑到英國,為的並非關心女兒的問題,全為要做一連串的政治 Show,叫人相信他能齊家,故也能治國平天下。

梁齊昕看不過父母們的虛偽,終於勇敢地站出來接受信報訪問,並指出自己所作的全因母親所致。

這女孩或許已是受壓多時才以自殘去發洩,可是父母雖知自己患情緒病,卻為面子問題而去掩蓋,從沒有正視女兒的真正需要。近日要公開,是因為再不能忍受父母對他的漠視,唯有以此作出最後的控訴。

或許梁氏夫婦自以為是名人,不希望自己所出的會是犬儒之輩,對子女的管教及要求少不免會是比一般人高。不幸的是,很多名人都忘了自己當日爭扎向上的動力,絕少是由父母所脅逼而成。有些人的父母甚或是目不識丁之輩,自己為改善生活種種才會發奮圖強。現今的父母很多都只會用自己的方法去強迫兒女跟從,跟得上的還好,遇有跟不上的,或不認同父母做法的,他們就只能在痛苦中成長。事實上父母的身教比一切都更重要,假若你說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時,第一個看出的必定是你的兒女。不管你多努力,往往只會適得其反,令子女承受過大的壓力而變得反叛。因為他們需要的是恰當地誘導及鼓勵,並希望以父母為榜樣。

曾經聽過一位老牧師被問及為何他三個兒子也都成為牧師,他的回答是:「不知道,或許他們見我做牧師做得很開心吧!」

老牧師不經意的一答,卻反映出他是絕對得到兒子們的認同,他們才會仿傚。

作為香港的特首,任期最長也只是八年,做父母的責任卻是一生之久。梁氏夫婦若不懂愛自己的兒女,那又怎能用心去為香港人謀福祉呢?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很確實的原則。你沒有修好自己的身,那有可能會齊家?即或你能有治國權位,也絕不能去叫天下人順服!

東北發展跟沙田及將軍澳不可同日而語!

東北發展成為很大的爭議,特首及官員們都以以往的沙田及將軍澳作比喻,我則不能認同。

當年的農地與市區地的比例絕對不一樣,今日的農地可以說是買少見少。物以稀為貴,難道政府不明白嗎?至於將軍澳,當年是個垃圾堆填區 (Junk Bay),居民主要是在調頸嶺的國民黨留港的家人。政府別再以似是而非的理由去騙人了。

今天香港的經濟已發展到一定的程度,人的生活及教育條件已有相當大的改善。以往的發展可能的必要性大一點,正如過去物質生活缺乏時,吃飯及基本的衣服已經足夠。今天的市民講求的是較高層次的生活,在享受繁華生活之餘,大家都意識到返璞歸真的需要。

現屆政府以房屋問題迫在眉睫,須要及早解決為大前題,這並無不妥。但若以為可以在短期內扭轉乾坤,修正前朝留下的種種問題,那就是過於自大了。特首梁振英當然希望借此增加民望,看是銳意圖強,實則胡亂放箭,民間把政府急速求地喻為“盲搶地”,真是貼切不過。

到底我們需要多少地呢?

甚麼人最迫切需要房屋呢?

為甚麼預期樓市會下跌後,立刻減少了年青人為結婚生仔而買樓呢?

在土地有限時,我們是否仍要照顧只希望買樓改善環境的人?或是協助炒賣活動去刺激經濟呢?

要改善很多人要住在租金昂貴,居住條件又差的劏房,我有以下的建設:

1.  現時的公共房屋間隔都是千篇一律,應考慮在市區及交通方便的地點興建較小型的單位,租金相對便宜一些。灣仔的 The Cube 不也是極迷你的嗎?很多人仍然願意用天價去購買。

2.  更改官塘的重建計劃,把那些不設實際的建築剔除,改為公共房屋。

3.  縮減公共房屋每人的居住呎數,藉以增加可出租單位數量。

4.  嚴格執行租約的條款,找出霸佔公屋的人。最簡單的是要租戶每隔一段時間要申報是否仍在居住,是否擁有物業等。相信很多人都會拍違法而搬出。

5.  儘速核查公屋輪候冊中實際合資格的輪候數字。

6.  公報現時空置的公共房屋的數目,並儘快的安排租出,

政府官員們,請先考慮其他可行的方案吧!若我所說的都不可行,請向我們清楚地解釋。否則很難說服人你對東北發展是另有目的。

最後,有人說東北受影響的不都是真正的農民,只是假日農夫。我則要問,假日農夫跟打高爾夫球不都是為消閒嗎?難道打高爾夫球是較高級的?這一小撮富人就有優先使用權嗎?為了捍衛他們其中一個消閒地方,就要影響這麼多人的日常生活嗎?

 

烏托邦 = 民主?

烏托邦簡單來說是理想國。

甚麼國才是理想的呢?是你想的那一個?還是我想的那一個?

大家期望在理想的國度裏面過的是怎麼樣的生活呢?

有很多人以為有錢就可以得到滿足快樂,當有了錢之後才知道錢的作用有限。

有利最好能又有名,原來也不外如是。

要有建康、親情、愛情及自由。

都給你好了。

咿!仍然好像有甚麼不對勁似的?

何解?

因為有了這一切都不代表世界能變得和諧。

很多人的理想都是很外在的,當然也不失為動力的源頭。至少你可以繼續去期望。理想用作源動力遠比能達到的結果為大。

早陣子聽學文思潮的同學說:「學生都唔去講理想,唔去講願景,咁留返邊個講呢?」

作為過來人,我會明白這群小伙子的想法,或許若干年後他們會有別的想法。但今天的他們只能有這樣的想法,要他們明白我們當然有難度,正如以前我也不明白長輩們苦口婆心的教訓一樣。

很多人都以為今天一切的問題皆因沒有民主所導致的,但沒有方向和準則的民主,人人各走一方,就可以變成五馬分屍的慘劇。

那一個人能有這麼大的能力要所有人都心悅誠服的跟隨呢?

理想國度就時活在和諧的環境中,要達到和諧就必須要有愛。

能擁有真正的愛,似乎就只有神!

愛神的人從來不會勉強人,要接受神的愛,人必須悔改,自願的跟隨神。人的自由意志叫人選擇離開神,要回到神那裏,也需由人自由去決擇。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師記 17:6)
In those days Israel had no king; everyone did as he saw fit. (Judges 17:6)

烏托邦 = 神主

哀悼一條鱷魚 – Pocho

地能夠這樣近距離的接觸一條鱷魚,簡直是令人難以致信,但事實確實存在。這位哥斯達尼加人 – Chito,花了二十三年的成果。

一條被視為冷血的鱷魚,因被 Chito 救回性命,又照顧了三年之久,在放回野地後,牠竟跑回來。就這樣開始他倆之間的奇妙關係。

Chito 用愛去打動了 Pocho ,儘管有人批評 Chito 以表演去賺錢,懷疑他對 Pocho 的動機。我則認為這只是一群生活無憂的人的看法。Chito 與 Pocho 是由最單純的愛開始,那會有人以為可以順服一條鱷魚去維生呢?

2012 年這條哥斯達尼加的名鱷病逝,很多人都為此而悲哀。悲傷是因為很難再有這與人發生密切關係的鱷魚吧!

其實這一直都是人類的悲哀。人自從犯罪後,先是破壞了與神的關係,接着是與萬物。人本來是活在和諧的伊甸園,跟動物有很緊密的接觸。今天人要復和這關係,必須要用愛。有了愛,才可以遠離罪。

「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警醒禱告。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彼得前書 4:7-8)

 

一個充滿關愛的家

P1110462P1110457P1110344P1110409P1110408

這是一群被離棄的人的家。他們曾被利用作為生財工具,放在街上行乞。有些人本是正常人,卻被一些“人”弄得不像人;有的則是生來智力有問題,或後來患病,遭家人遺棄,以致留落街頭。

慶幸有愛心的一群人,把他們從困苦中拉出來,給他們一個家。

雖然被救出來,很多人的心靈仍未能康復過來。看着這情景,就好像仍在街上整天行乞一樣,頭一直沒有抬起來,這個人一直就維持這姿勢好一段時間。我們可以怎樣協助他們重建人生呢?

這個家經營絕不容易,一直被一次又一次的被迫遷。要找一個能容納 70 多人的地方,又能被業主及四週的居民接納,難度可想而知。

看見他們我就想起主耶穌當年所身處的地方,也充斥着很多被離棄的人,疾病、被鬼附等。

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 (馬太福音 9:36)

最近才搬進這地方,環境十分簡陋,也十分擠迫,也不知又能夠住多久。

看着頭上的十字架,沒有修飾的牆壁,跟很多堂皇的大教堂相比,在這裏我卻更能接近主。

以柔制剛 .大善若水

壓迫力愈大,反抗力就愈大。

有很多人以為有權力就可以壓倒一切,但這只是一最低層次的管治手法。現今教育程度大大提高,加上資訊傳播發達,要人民能接受的政策自然不能馬虎。

老子的大善若水,水不單是善,它的能力卻比很多東西為大。水滴石穿,用最溫柔的方法也可以完成大事。同樣,以柔制剛遠勝以剛剋剛。

你們中間誰為大、誰就要作你們的用人。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馬太福音 23:11-12)

如果為政者都能明白這道理,並實踐出來,那就是人民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