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Friend from Austria – Welcome the 50th

歡迎來自澳地利的朋友!

這個國家十分宜人,記得上次去在極大雪的天氣下,舖滿白雪的撒爾斯堡又是另一意境。

Advertisements

族譜並不沉悶

兩年前在看創世記第 5 章時,好奇地做了一個表去了解亞當到挪亞時人的年齡趨勢。對我看聖經有一定的幫助,同時也引起不少有趣的問題。

1. 從這個表給我們顯示,亞當仍在生時,挪亞的爸爸拉麥已經出生,是中國人所謂的九代同堂。亞當死時,拉麥是56歲。

2. 這位首先娶兩個老婆,又大言不慚說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 (創世記 4:24) 的他,卻在洪水前5年過世,避過洪水這一劫。

3. 至於挪亞的祖父瑪土撒拉則較拉麥長壽,在洪水氾濫同年過世。他是跟其他人一同被洪水淹死,還是早於洪水前已過世呢?

神並沒有記載挪亞邀請其他人上船,因為衪要除滅地上的一切,只有挪亞這義人的一家可以得救。若瑪土撒拉當時仍在生的話,挪亞不知會否眼見自己的親人將會被淹死而感到難過呢?

有一點要留意的是,在人類初期文明時並未有發展出緊密的親族倫理關係。而當時過的是遊牧生活,不可能有太大家族的關係。各人散居在草原生活,很大機會在分開後數百年都不會相見,關係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一種。

有人會說,若拉麥這人能逃過洪水,大概瑪土撒拉應在洪前不久去世吧!這個推論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神的審判跟人的看法不同。若瑪土撒拉同樣犯罪,他跟其他被洪水所滅的人就沒有分別了。

4. 挪亞的祖父及父親分別在 187 及 182歲便生子,他卻到 500歲才有後,不知他曾否感到無後嗣的憂慮及壓力呢?

5. 挪亞 500 歲生閃、含、雅弗。閃應該在100歲那年進方舟的,但卻記載洪水後兩年他才100歲。到底閃進方舟時是 100 還是 98 歲呢?

閃的後代記在下面.洪水以後二年、閃一百歲生了亞法撒。 (創世記 11:10)

個人的推想,閃、含、雅弗不是三包胎,而閃並非長子。這猜想不無根據,因為聖經中的家譜不像中國傳統的,不一定會以頭生作繼承人。

族譜一般給人沉悶的感覺,沒甚麼可讀性。只要換個角度去看,這第一代族譜就變成很生動嗎?
 

The Flood - Chart

出生年份 生子年歲 再活年數 死的年齡 即公元
亞當 – 塞特 0 130 800 930 930
塞特 – 以挪士 130 105 807 912 1042
以挪士 – 該南 235 90 815 905 1140
該南 – 瑪勒列 325 70 840 910 1235
瑪勒列 – 雅列 395 65 830 895 1290
雅列 – 以諾 460 162 800 962 1422
以諾 – 瑪土撒拉 622 65 300 365 987
瑪土撒拉 – 拉麥 687 187 782 969 1656
拉麥 – 挪亞 874 182 595 777 1651
洪水發生年份 1056 500 100 1656
挪亞 – 閃、含、雅弗 1056 500 450 950 2006

政改終被否決!828 擊敗 831

政改遭到否決本屬預料之事,但出現 8 票贊成 28 票反對這大比數差距,卻令這次投票增加戲劇性。

為何會發展成這樣的結果呢?

事源經民聯林鍵鋒在主席宣佈開始投票時提出休會動議,當然遭到曾主席拒絕。及後一群建制派議員離開會議廳,試圖以人數不足作為拖延。可以人算不如天算,有 8 位議員仍留議事廳,繼續投票。在乎合法定人數下,政改投票仍能進行,相信是建制派始料不及的。

經民聯林鍵鋒會後表示因為想等待抱病的劉皇發議員回來,才會有拖延的決定。

為劉皇發可以投票,最終釀成 8 比 28 這結果寫在立法會的檔案中,可以算是大錯特錯。

劉皇發的一票本對結果毫無影響,且他一向參與率極低,突然要投票無非表示忠心。要忠心,為何又不願多付出一點時間呢?抱病也可以在立法會辦公室內休息等候。投票前三位司長仍會作最後陳詞,時間是相當充裕的。

另外,若要拖延時間,他們大可多派幾名議員發言便可。在主席宣佈開始投票前又沒有適時提出休會,一再錯失時機後,還以為可以用離場作絕招,令人數不足而暫停投票。

這樣一錯再錯,不是太難看嗎?

這又難怪,建制派議員中,真的了解議會程序的人寥寥可數。立法會原來有 70 位議員,建制派中有多少人是大家所認識的。他們不用發言,甚至連出席都可免,大家可以理解當建制派比反對派是輕鬆得多了。

這次政改給大家都上了很有意思的一課。來屆要踢走那些人,相信英明的市民會有智慧的選擇。

中國人喜歡 8 這個數字,因為諧音是發的意思。這次的比數是 828 ,就是發易發,相信大家會喜歡 828 多於 831 吧!

長毛的一億令眾人都感到莫明其妙!

長毛說有中間人以一億去誘使他投支持政改方案,在臨近政改議決時他又說一億只是他自己說,人家只說叫他開價,價錢可以高達他兩世生活無憂。他之所以說一億只為吸引傳媒報導。

為求傳媒報導就可以編造某些不實的話,這跟梁振英之流有何分別?

長毛外表雖然不修邊幅,但從政多年的他身經百戰仍然屹立不倒,可見有一定的能力。

政改方案不被通過的機會是相當之高,此刻出此一番的言論,真的不明所以。

政客往往以批評去打擊對手,但自己若不是正直不阿,對人的批評就顯得太虛偽了吧!

香港不需要暴力!

一向和平安定的香港竟然有人會製造炸彈,試圖以暴力威脅社會秩序,脅迫政府在政改上的取態。

本土意識以致以暴抗暴的意識形態為合何能有如此激烈的增長呢?

這種思為再發展下去的話,香港會變成個怎麼樣的城市呢?

當權者必須作出深切的反省。

單去堵塞而不去積極疏導民意,只會令不滿累積,終有一天會民意決堤,造成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