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看清了公民黨

大家都看清了公民黨

外傭居港權案繼續縈繞香港市民,儘管昨天香港政府獲得勝訴,外傭一方已表明會上訴至終審法院。

回歸前外傭已存在,也清楚知道在港不可能有居港權,現在公民黨協助打官司,目的是指向基本法,希望藉以顯示基本法不足。以普通法而言,以先例作參考是一很重要因素。以一群接受英國法律並執業多年的人,對此應比任何人都清楚。

梁家傑每每在傳媒面前辯解,言語間可知他理據之薄弱。公民黨一向以代表中產自居,但於上次區議會選舉中慘敗,可見市民包括較有知識的中產人士已向他們的行為表態。公民黨幾位名大狀中,梁家傑算是較低的一位。觀其上次參與特首選舉之表現與何俊仁比較,大家背境相近,但論何俊人以一打二,在辯論台上贏取了不少掌聲,而梁先生單單面對辭令不算標青的曾蔭權卻做不到甚麼效果。

身為立法局議員,發現香港法例上有漏洞而不提出討論,而是訴諸法律訴訟,就這一點已有違選民的期望。

假若政府敗訴的話,只好以尋求人大譯法去解決外傭居港權問題,譯法也是法律界最反對的事。

法律界人士往往高舉法治精神,但也是最不專重法律的人,很矛盾的一群。

或許沒有這麼多的官司打的話,他們又如何維持高質素的生活呢?生活質素似乎凌駕法律精神吧!大家應以美國為鑒。

 

Advertisements

CY Almighty?

CY Almighty?

 

聽到候任特首梁振英先生不斷在強調會聽取市民的聲音,不禁想起一齣電影上帝也瘋狂”(Bruce Almighty)

 

電影中詹基利暫代上帝的工作,所有人的禱告都要處理,他開始變得厭煩。要解決大量的祈求,他通通以電郵回答Yes!” ,結果引來更多更大的問題。

 

我希望向梁先生表達意見的人要抱一開放的態度,所提出的不可能是有求必應的,從大體上很多事情都互有矛盾及互相抗衡,就算是上帝也不會答應每個人的祈求,何況是人呢?

討厭的政治環境

特首選舉過後,政客們轉向去批評新的特首。很小的問題都被他們打成親共行為,這與我們認識的文革批鬥沒有多大的分別。很多人以高舉爭取民主而可以罔顧整體利益,他們的反對聲音不絕於耳,為反而反的爭論慢慢變得令人反感。

 

較為公正的看法變成盲目支持獻制的親中意見,傳媒對報導也有偏頗,恐被標籤?又或是更高收聽率?

 

我愈來愈覺得這種環境很討厭。

Rugby Sevens 與特首選舉

Rugby Sevens 與特首選舉

 

昨日香港是很忙碌的一天,一邊廂是七人欖球賽,另一邊是特首選舉。

 

七人欖球固然是精彩絕倫,賽事不單令人血脈沸騰,且是少有令我不停會笑的運動。

 

中午特首結果公佈,梁振英當選,當然有人高興有人不滿。不管大家滿意與否也是塵埃落定。在選舉過程中看到很多不同的東西,一向知道政治不是個有規有矩的遊戲。有人高舉民意就是監察的球證,可惜的是市民只能以有限的資訊為依據,能正確地作出判斷是有一定的困難。

 

七人欖球賽中,大球場坐無虛席,球員全力去爭勝,球證則按球倒去執法,確保賽事在公正的情況下進行。觀眾各自為自己支持的隊伍吶喊,或許球證偶爾會有判決錯誤,亦無損賽事的可看性。若有不滿的球迷因而各起爭論,賽事必不能順利進行。體育精神不限於運動員,一切參與者都應具備。

 

特首選舉與七人欖球賽都有相似的地方,我們應細心思考。

 

民望的高低?

民望的高低?

最近香港的特首選舉鬧得熱烘烘,所謂抹黑新聞,選舉論壇等去突顯候選人的誠信外,最精彩的是讓市民去看清不同利益集團的陰謀。

不同的消息被發放出來,熟是熟非要看各人智慧去判斷。

倒有一點很有趣的,看大家怎樣去評論。

有人說在民意調查中,特首候選人中最高的那一位也不及當年的懂建華及曾蔭權,認受性太低,不得民心,不能執政。

今早看新聞報導,法國總統在快速捕獲槍擊案兇徒後民望大升。他的民望是30%,而他的對手則為28%。

以法國一個國家而這,現任總統在角逐連任時,最高的民望也只得30%,不知你會有甚麼看法呢?

要不被這等有意圖的人去蒙蔽,大家要細心去思考,積極地去表達意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