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官管!

菅官管

菅 – 音奸。多年生草本植物,多生於山坡草地。很堅韌,可做炊掃、刷子等。幹、葉可作造紙原料。

大家認識這個菅字大概都是草菅人命,即視人命如矛草般卑賤。

草菅人命的官在管治,會是一個如何惡劣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陳淑薇原來是商業電台新聞及公共事務總監?

早陣子偶然聽到商業電台的政經星期六,老實說,若不是當天的話題吸引,相信不會聽下去。

作為電台節目主持,陳淑薇及羅輝的聲音絕對不討好。更令人討厭的是,人稱 May 姐的陳淑薇,經常發表其個人長篇的論述不特止,更會打岔嘉賓的說話,去堅持自己的論點。羅輝的發言並不多,或許是礙於職級的問題吧,只能偶爾去補充或提問,聽得出他是較有觀點的。

舉些例子,羅輝在介紹嘉賓後,嘉賓回應早晨,目的是要讓聽眾識別他的聲音,但 May 姐每次都搶咪同應早晨,蓋過嘉賓的聲音,每一節也如是,十分吵耳。

在討論特首選舉時,說自己沒有票,再說甚麼也沒有意思似的。不斷強調若不是當天政改方案被否決,一人便有一票的,對市民才有意義。他的說話就連變節的湯家驊都忍不住要澄清,指政改方案若通過了,要過半數才能入閘的話,曾俊華及胡國興就不能獲得參選資格。陳淑薇自 1977 年開始跑新聞,有 40 年經驗,又是商業電台新聞部的總監,難道不明白政改存在的簡單問題嗎?

反覆強調泛民否決政改,剝奪市民投票權,目的何在?身為新聞工作者,做時事節目主持,卻不是利用各方資料去分析,而是去宣揚自己個人立場,這個總監絕及主持絕不稱職。

今早更說有人不斷指林鄭月娥並沒有說要延續梁振英路線,說他是撕裂 2.0 ,是不斷散播謠言的結果。林鄭月娥在參選的宣言中指會延續現屆政府的路線,現屆政府就是梁振英領導的政府,一個正常人都會如此解讀。林鄭月娥是看着講稿讀出,經過深思熟慮,不是衝口而出的。May 姐竟會以此去護短,可見其政治目的之強。

事實上,May 姐自己何嘗不是在散播某些謠言嗎?

一把婆仔聲再加上缺乏說服力的言論,感覺跟『十八樓C座』 的紅姐沒兩樣。

噢! May 姐陳淑薇在董建華年代已擁有一個銅紫荊勳章,原來又是共產黨滲透到新聞界的另一  “ 紅姐”。

難道中央是傻的嗎?

特首選舉在即,建制派有票之人就苦惱着,誰才是中央屬意的人。

要揣摩中央的心意,難道真的如此困難嗎?

這群建制派選委,若憑個人意志,從港人利益出發,又要乎合中央所列出條件的話,自然會選曾俊華。正因為有人在中間有所動作,發放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試圖去干預選舉,至令這些選委感到極其困惑。

選出習主席屬意的故然是最理想,萬一錯估中央的心意便顯示自己無能,誤信流言,竟然以為習主席會不顧香港未來,讓林鄭月娥去繼續撕裂香港,叫更多港人對中央反感嗎?從此便會失信於中央了。他們忐忑的心情,大家都可以想像到吧!

綜觀曾俊華落區時市民的支持度,與及在多個選舉論壇的表現都遠勝林鄭月娥。從羅永聰願意在中央未開綠燈時,仍毅然與曾俊華同日辭職,可見曾是個好上司。

今天有這麼多人對曾俊華寄予厚望,不是要給中央壓力,而是對中央最後的一點期望。希望中央是真真正正想撥亂反正,重建港人對國家的信心與歸屬感。

希望這不是我的良好願望,而是一個極普通,極正常的想法吧!

女媧還是女禍?

香港的新特首選舉在即,大家都很關心中央到底會揀選誰去領導香港。昨日李嘉誠在業績公佈會中以女媧煉石補青天作比喻,有人則認為女媧就是唯一的女性候選人林鄭女娥。本人則認為李生可能另一玄機,意有所指。

媧跟禍字無論字型及讀音都很相似,旁邊為一個咼,但意思卻是大有分別。

媧字除女媧外就別無解釋,並不通用。相反,禍字就極為常用,且是不好的意思。

女媧是中國神話中人物,雖然是偉大,後世卻無人敢以此為名,因為沒有人敢自誇有此能力。就如秦檜的檜字本為好字,他也是有才學之人,高中狀元。因陷害忠良岳飛,被後世唾罵。『人從宋後羞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可知取名必須有一定的考慮。

歷史上試圖統領中國的女性,往往都是沒有好結果。多或少是因為在父權社會中女性要抬頭並不容易,史官也偏向忍善揚惡吧。女性在歷史上出現的,大都被描繪為紅顏禍水。現今女性不乏有能者,甚至被看高一線。

今天李嘉誠用女媧來作比喻,到底意指是正還是反呢?

二十一世紀,大家還會相信神話嗎?

女媧還是女禍?就看一班建制選委如何解讀了。

咼 – 粵音是誇、娃、戈、和。一字有四個音,卻是少有人懂。


禍媧渦鍋腡楇煱堝猧蝸碢喎踻騧緺

過瘑

剮旤歄

窩卨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