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新教不再是新了?

馬丁路德在1517年發起的宗教改革,從羅馬天主教走出來,建立新教,也就是現在的基督教。

經歷數百年後的今天,基督新教中也出現種種的腐敗,加上不同的考古發現,再次牽起了另一種改教的思潮 – 新紀元運動。

對新紀元運動認識並不多,撇開他們於佛教及外星人(UFO)之說而言,對於基督徒奉為神對人啟示的聖經,他們所提出的疑問,絕非無的放矢。礙於教會的權威不容挑戰,不少信徒對聖經認識不足,也不認真地去實踐信仰,盲目以“ 信 ”作為自己得救的憑證。信的是甚麼並不重要,重點是要得救。聖經中存在的問題,只會以奧秘去解釋,有朝一日神或許會聖靈會教導自己明白。不然,留待到天國後可以直接問神。

假若神是透過聖經去啟示人,那會含糊其詞,故意叫人去猜測,自我解讀呢?

聖經是否絕對無誤呢?當中的問題,甚至謬誤,是否就能推翻整個信仰呢?若以此去逃避面對當中的問題,那不是盲目的相信聖經的權威性嗎?也就是迷信!

舊約聖經因為年代久遠,要考證存在一定的困難。新約聖經有較多抄本存留,除了被納人為正典的經卷外,大量的次經,以致被視為偽經的種種文本,以今天的科技及知識水平,難道不能再去客觀檢視嗎?

利用更多被發拙出的文獻,考古的發現及歷史記載,翻譯上的改進,是否能更準確地推敲,了解不同經卷作者是誰,寫成的時間,背景等呢?當年在大公會議去決定的聖經,難道不能用另一個會議去檢討嗎?

宗教給人一種守舊及極權的感覺,宗教人士到底是護教?還是要保住自己的利益而不願改革呢?

新教不再是新,新紀元運動過於顛覆,不能說是改教。基督教若不正視問題,只會將更多信徒拒諸門外,甚至推到極端的一方。

基督教需要面對另一次改革?還是繼續腐敗,以致最終衰落呢?

Advertisements

『支那』所發的酵

新一屆立法會就某些議員宣誓出現問題而鬧鬼沸沸揚揚。先是有三位議員,後又擴展成五位。首次不被接納的姚松炎於一星期後成功地再宣誓,而首次成功的劉小麗在裁成不成立後,卻因排在梁頌恆及游蕙幀之後,建制議員集體離場造成流會而未能宣誓。

梁頌恆及游蕙禎把 China 讀成『支那』,是否真的侮辱了全球華人呢?

看來並不如香港建制派議員,中共及一群所謂愛國愛港人士所言吧。

一個正常人都判斷得出他倆是指向中共政權,絕不會對號入座。

對於那些反應過大的人士,難道都擁有脆弱的玻璃心嗎?還是別有用心,乘機上綱上線呢?

在中文輸入法中,打 “ 支 ” 字的話,在相關字中可以找到 “ 那 ”字。設計中文輸入法的人,看來有一定的準則去選取相關字,若支那是不常用,且有侮辱的意思,難道他會加進去嗎?

China 一字,有說是源於出口到西方的瓷器。當西方人看見那些巧奪天工的瓷器時,就問是從那裏而來的。回答是昌南,也就是今天的瓷都 – 景德鎮。於是外國人便把瓷器及製造國說成 China (昌南) 了。

為何中國人從不因為 China 中國是瓷器而感到侮辱呢?

說中國大陸是玻璃心,大概他們也會感到侮辱。愛國歌中有一首 『我的中國心』My China Heart。那麼,說是『我的瓷器心』應該沒有問題吧!

具細無遺 vs. 巨細無遺

對成語的認識不多,很多時只靠意會當中的意思,不時會是用錯字的情況發生。

剛要用具細無遺,以為是具備所有細節,沒有半點遺漏的意思。打了具字卻沒有相關詞彙出現,安全計還是查一查。出現的是巨細無遺或鉅細無遺,才想到實際意思是大小都沒有遺漏。

又學習多一個正確的成語了。

建制派自證自己才是流會的罪人!

新一屆立法會第一次流會,建制派為阻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正式成為議員,不惜以集體離場,去製造流會。他們為要對中共顯示忠心,聲稱以此下策去拉倒港獨份子及所謂辱華議員宣誓證明建制派才是流會的罪人!

建制派在現屆立法會 70 個議席中佔了 40 席,雖比上屆 43 席為少,尚且能輕易製造流會。回想在上屆在每次流會後,義正詞嚴地指責非建制造成流會,浪費立稅人的錢。他們這次的行動,豈不是自打嘴巴,清清楚楚的展示給市民知道,他們才是真正有能力控制會議的人,也就是過住的流會,若沒有他們的配合,絕對不能成事。

立法會是監察政府的組織,可是中間有超過半數的議席是透過不公平選舉產生,目的是為政府保駕護航。這一次的流會,不就是一個鐵證嗎?

建制派議員手指別人拉布,面對自己重視的問題時,卻會用自己鄙視的行為,可知建制議員都是假惺惺的偽君子。

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宣誓,大家會認為是 “小學雞” 行為,大肆評擊。大家有沒有想過,兩隻“小學雞”卻能牽動一眾資深的建制派議員,香港政府,以致中共的極大反應,叫大家看清香港背後所隱藏的問題。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小學雞呢?

佳佳可以安樂死,人卻不如一隻大熊貓?

大熊貓佳佳因為年老及嚴重衰退而於本月 16 日以安樂死的形式去世,終年三十八歲,相當於人類的 110 歲。

佳佳是 1999 年被送到香港的,可以說是中央的回歸禮物。安安及佳佳不緊是頻危動物,也身負一種大使的角色,一直受到極優越的照顧,到死時也不例外。不想牠受到不必要的痛苦而決定以安樂死去終結牠的生命。

安樂死是為了叫病者免受不必要的痛楚,很人更認為這能叫病者有尊嚴地離世。不懂得何謂尊嚴的熊貓,比起很多期望可以死得舒服一點的人要幸福得多了。

安樂死,英文是Euthanasia,看下是EU than Asia。由歐盟到亞洲,嚴如一個進程。事實上,在歐洲只有極小數國家接受安樂死,沒想到亞洲的日本及印度在這議題上也走在前線,覆蓋的人口遠比歐洲那些國家更廣。

何謂尊重生命呢?一個面對不能治癒的病,身心靈受着極大的痛苦時,希望能得到解脫,為何旁人要阻止呢?

一個性別障礙的人,可以在接受輔導及評估後,接受變性手術,讓他活在自己認為舒服及有尊嚴的生活。身體飽受疾病煎熬的人,為何會被漠視呢?

不忍大熊貓受痛楚,不忍自己的寵物受痛苦,就可以讓牠們接受安樂死。是因為動物的生命不及人重要,才可以由人去決定牠的生死?

不容許一個病人接受安樂死,同樣是由別人去控制他人的生命。這是人道嗎?還是一個殘酷的安排呢?

梁耀忠真的令人失望!

梁耀忠被指處理選立法會主席失當一事,已經擾攘了兩天,希望在較客觀的情況下才去判斷。但今早在聽了商業電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出」後,對梁耀忠的表現是絕對的失望。

會議後梁耀忠被受泛民支持者批評,他接受訪問時指,因不接受三位宣誓問題而不獲選主席權利,作為會議主持要宣佈這安排,有違自己取態。其次是若自己不遵守議事規則,將來何以批評建制派議員濫用議事規則呢?

昨午梁耀忠聯同一些泛民議員開記者會,當中表示立法會秘書處跟他說的與代替他的石禮謙有很大分別,感覺自己有被誤導及出賣的感覺。

今早在「晴朗」中就立場會秘書長陳維安昨晚發表的聲明作回應時,他表示聲明內容跟他昨日早上收到的書面回覆大置相同,也跟他當日收到的信息相約。言談中梁耀忠似乎想為自己開脫,另一邊廂又承認對秘書處的指責或許有過了火,對自己因感受很大而作出的指責感到抱歉。這是甚麼的觀點呢?

被主持質問時,再以自己主持時是孤軍作戰,得不到秘書處的協助。而石禮謙則有秘書處人員在旁,兩者待遇有很大差別。

是自己的主觀感覺影響了判斷,令整個會議處理失當,何不乾脆直接承認吧!

作為立法會最資深的議員,梁耀忠這次的表現可以算是敗北,強差人意,難怪那麼多人叫他辭職了。

 

又到洛神花的季節了!

昨日在街市見到有洛神花賣,買了二十元約兩磅多,本打算跟過往一樣,一些做果醬,一些晒乾待日後作花茶。最後嘗試用一些煲水喝。

先要把洛神花浸水洗淨,把花的椗切去後用筷子頂出大核,選擇了不完整的做果醬。

果醬

  1. 用雙手捧了兩次的份量,
  2. 放入易潔鍋加約一杯水,蓋上去煮沸。
  3. 待部份開始變軟便加入片糖約一片片糖(要試味,個人喜歡略帶一點酸味)。
  4. 用細火及不斷搞拌,因容易會燒焦。可看稀竭程度去增加一點水。
  5. 待糖完全溶化,洛神花煮爤及達到合適稀竭便成。
  6. 將熱的果醬加入已用熱水消毒的玻璃瓶並蓋上。

若處理得好可以存放兩至三個月。除作果醬亦可加入熱水喝。

不想浪費黏在鍋中的醬,會加入熱水沖來喝,比用乾花沖的多了一份膠質的感覺,滑滑的。由此可見洛神花屬鹼性食物,就如檸檬、奇怪果等,對身體很有益。

想到新鮮洛神花煲水可能更有益,於是只晒八十粒,用了二十四粒來煲水喝。

做法及簡單,加入六杯凍水及適量冰糖一起煮。要留意煮沸後不久便會起泡及滾瀉,要打開蓋再煮數分鐘,待大部花都溶化便可。放涼後用隔篩入了兩瓶及一大杯。

今天的三種製成品。
imag1178imag1190imag1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