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 – 俄德 (Oded)

小人物俄德 (Oded)

說俄德是小人物不知是否正確,因為他是位先知,也曾幹過件了不起的事,可是大家對他卻沒有太深的印象。

俄德生於叛逆神的以色列國中。由於猶大國人的罪觸怒神,神把他們交在色列國的手中。可是以色到人在攻打耶路撒冷時,大肆殺戮,除略奪財物外,更將猶大人擄回撒瑪利亞去。

俄德在以色列民情高漲的時刻,膽敢出來迎見凱旋的軍隊,訓誨他們的行為已令神大為憤怒,著他們要釋放猶大人回去。他的一番話感動了幾個以法蓮的族長,他們願意出來攔阻接著回來的大軍,並轉述俄德的話。聽了這番話,這群剛流人血無數的以色到人,不但沒有對這否定他們功勞的話而反感,他們的回應更令大家感而詫異。

於是帶兵器的人將擄來的人口、和掠來的財物、都留在眾首領和會眾的面前。以上題名的那些人就站起、使被擄的人前來、其中有赤身的、就從所掠的財物中拿出衣服和鞋來、給他們穿.又給他們喫喝、用膏抹他們.其中有軟弱的、就使他們騎驢、送到棕樹城耶利哥他們弟兄那裡.隨後就回撒瑪利亞去了。(歷代志下 28:14-15)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在戰場上瘋狂殺戮的以色列民,跟現在要釋放擄回來的猶大人,定入必是兩個極端的模樣。一切的改變都由這位勇於為神發聲的俄德開始,他不但救了猶大被擄的兄弟,也救了以色列免被神所懲罰。

除了這位俄德,還有另一俄德。似乎他只是一個平民,卻因他兒子的作為而留名於聖經上。

俄德的兒子亞撒利雅是活於猶大國亞撒王的年代的先知。猶大國經歷羅波安及亞比雅兩個離棄神的王管治共二十年後,國內已充斥着不同的偶像,相當的敗壞。

亞撒行耶和華他 神眼中看為善為正的事.除掉外邦神的壇、和邱壇、打碎柱像、砍下木偶、吩咐猶大人尋求耶和華他們列祖的 神、遵行他的律法、誡命.又在猶大各城邑除掉邱壇、和日像.那時國享太平。(歷代志下14:2-5)

亞撒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並依靠神而戰勝了亞實人的入侵。在戰事回來之時, 神的靈感動俄德的兒子亞撒利雅出來迎接亞撒,提醒王及以色列民要尋求神。

亞撒聽見這話、和俄德兒子先知亞撒利雅的豫言、就壯起膽來、在猶大、便雅憫全地、並以法蓮山地所奪的各城、將可憎之物、盡都除掉.又在耶和華殿的廊前、重新修築耶和華的壇。又招聚猶大便雅憫的眾人、並他們中間寄居的以法蓮人、瑪拿西人、西緬人.有許多以色列人歸降亞撒.因見耶和華他的 神與他同在。(歷代志下15:8-9)

這位先知亞撒利雅對堅固亞撒王去復興猶大國民有很大的幫助。他父親俄德看來並不是位先知,聖經也沒有任何他的記載,但至少他應該是兒子的一個好榜樣,才教出一個被神所用人的先知吧。

 

為民主就可以不擇手段,反黑為白嗎?

為民主就可以不擇手段,反黑為白嗎?

今早聽香港電台的千禧年代時,得悉前副廉政專員郭文緯昨日發公開信,指出有政黨人士企圖利用廉政公處作為打撃異己的政治工具。聽到主持葉冠霖讀出後,有感郭先生所言有理之餘,也佩服他的勇氣與風骨。作為一個退休高官,他大可過其安逸的生活,無需要牽涉這政治大熔爐,扯進這紛擾的戰場。他這一封信,很容易會被打成為保皇黨,隨時變成另一被打壓的對象。相信以上種種郭先生都已考慮過,仍不懼一切,願意為正義而發聲。

讀畢郭文緯的公開信後,葉冠霖請來公民黨的梁家傑去回應心。對此我有點不滿。若要客觀去評論郭的公開信,香港無背景的資深大律師大有人在,或者請來中肯的法律學者去分析,好讓巿民有多點客觀資料去評論,總比製造另一交戰點有意義得多。老實說,梁家傑的言論不用聽也可猜到他的"理"之所在。

雖說對梁家傑沒甚好感,要讓自己儘量客觀持平,我也學會了聽難聽的說話。在特首選舉論壇雄辯滔滔的大狀,面對葉冠霖平和又簡單的提問時突然變得有點結舌。不難理解的,就是連他自己也不能被說服的理據,腦袋、心及口不其然在交戰。

香港電台找梁家傑回應,看來公共事務組的同事也認為郭文緯是在撐政府,於是便請來反對派去平衡一下,以示港台的公正性。或許今天大家都被吵鬧的政治氣氛弄昏了,港台也如是,先將郭的信看成有政治目的,那才會有此錯誤的一著。

今天的泛民主派已經開始變質,以為打着民主旗號便可以不擇手段,任意妄為以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他們天天在批評共產黨的政權,自己卻對共產黨過去喜用的黑暗手段極為推崇。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這情景不是活現在今天的社會嗎?

更甚是文革時代批鬥式的打壓,扣別人帽子,以言入罪;以致近乎紅衞兵式的反黑為白,是非顛倒的思想,不斷在蔓延,荼毒整個社會。 

「敵人反對我支持,敵人支持我反對。」這種為反而反的非理性態度,不就是以前共產黨的統戰策略嗎?

天天身體力行的在破壞社會安寧,卻指責梁振英的言論撕裂社會。這跟「只許周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更為野蠻及霸道。

梁振英作為專業測量師有僭建是誠信問題,何俊仁這位專業律師、資深議員漏報公司股份利益則只是"粗疏",這是怎麼樣的標準?

這樣扭曲的民主不要也罷!

 

 

郭文緯致全港巿民的公開信

  特首梁振英昨日出席論壇時質疑,有政黨人士利用廉政公署(廉署)作為打擊異己的政治工具,不出所料,迅速惹來一眾政客、所謂學者及曾任廉署調查員、現與政黨關係密切的人士口誅筆伐。一時間,這批人士的批評,儼如成為「權威」,甚至是「唯一」的見解。作為廉署首名華人執行處首長,本人自信有足夠資格,發表同樣具「權威」的意見。

  上述人士的批評,明顯忽略本港肅貪倡廉最重要的法律依據─《防止賄賂條例》中,第30條〈披露受調查人身份等資料的罪行〉的重要性。簡而言之,此條例規定,所有涉及廉署個案的內容,包括投訴及被投訴人的身份、指控,以及調查的一切細節,在個案轉交法院,或至少廉署正式搜證及檢控前,都必須保密。透露有關資料的人,即使是傳媒,即屬違法,最高可被判入獄一年。

  〈披露受調查人身份等資料的罪行〉的規定對調查工作之所以如此重要,全因:

  1.確保廉署的調查工作的效率,避免受查人士預先毀滅證據;

  2.更重要者,正正是保障他朝可能獲證實清白的受查人士,避免他們的名譽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去年年底就有一名市民,因懷疑大廈業主立案法團的代表涉貪,遂向廉署舉報;這名市民隨後就將自己的舉報內容,包括到廉署舉報的「口供紙」,大量複印並交給大廈內其他住戶,結果遭廉署檢控,最終被法院判處罪成。

  有人質疑,若舉報不成者需要道歉,該等被檢控,但最終又獲判無罪的人又該如何?政府是否需向他們道歉?本人認為,兩者絕對不能,亦不應相提並論。因為根據現時香港的檢控制度,廉署和律政司決定檢控某人前,都必須根據既定刑事檢控程序,確定有足夠可供信納的證據,證明該人士違法後,才會提告。

  被檢控的人士最終脫罪,很多時全因現行本港的司法制度對判罪的要求相當嚴謹,隻要有一絲疑點,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下,被告都可獲判無罪。此外,若法院認為被告在檢控過程中,受到不公義的對待,該名被告最終會獲政府合理的賠償。

  事實上,廉署一向都鼓勵市民挺身舉報懷疑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的行為,隻要舉報本身並非惡意或失實(此為另一項刑事罪行),廉署都歡迎,亦會按既定程序處理。

  本人認為,梁特首昨日所批評的,是近年某些政黨都喜歡向廉署舉報「懷疑個案」,他們舉報前,都一定會邀請傳媒採訪,大做「政治騷」。其後,當廉署回覆投訴人會跟進個案,該些舉報者又會高調宣稱廉署已經「立案調查」,明示暗示當中必然大有文章。 

  尤有甚者,投訴人會聯同個別傳媒,對被投訴者進行「公審」,甚至「未審先判」。以前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的個案為例,舉報人及個別傳媒在個案仍未清楚時,已反覆要求林辭職。林奮強最終有幸獲廉署證實清白,但大家又能否想像,林氏一家過去10個月受到多大的困擾和痛苦?該等向廉署舉報林奮強,並且發動輿論公審的人,難道就不感羞恥、不應向林奮強一家緻歉?

郭文緯

前副廉政專員

2013年8月12日

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3/0813/1823478.html

 

和合本修訂版的另一處問題

和合本修訂版的另一處問題

創世記 39:9

家裏沒有人比我更大,除你以外,他也沒有留下一樣不交給我,因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能行這麼大的惡,得罪上帝呢?」(和合本修訂版)

在這家裡沒有比我大的;並且他沒有留下一樣不交給我,只留下了你,因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能作這大惡,得罪 神呢? (和合本)

在這家裡沒有比我大的。除你以外,我主人沒有留下一樣不交給我,因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可以作這極惡的事,得罪 神呢?” (新譯本)

There is no one greater in this house than I, and he has withheld nothing from me except you, because you are his wife. How then could I do this great evil and sin against God?” (NASB)

There is none greater in this house than I; neither hath he kept back any thing from me but thee, because thou art his wife: how then can I do this great wickedness, and sin against God? (KJV)

No one is greater in this house than I am. My master has withheld nothing from me except you, because you are his wife. How then could I do such a wicked thing and sin against God?” (NIV)

比較以上的三個不同版本的中文及三個英文版本的經文,你會發現到甚麼呢?

中國的古文是沒有標點符號的,所以同一篇文章在不同地方停頓就以出現不同的意思。就以上的經文可見和合本修訂版有中,在除你以外的前後都加上豆號,加上接著的"他也沒有…"令整句的意思容易被混淆。除你以外的前面是豆號、分號或句號分別都沒有太大,後面的一個豆號若是省去便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從三個英文聖經的譯本可看出,儘管第一句之後的標點符號都不一樣,但文字的表達都能清晰地指出約瑟至大的身份。

約瑟不肯,對他主人的妻子說:“你看,家中的事我主人一概不管;他把他所有的一切,都交在我的手裡。在這家裡沒有比我大的、並且他沒有留下一樣不交給我、只留下了你、因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能作這大惡、得罪 神呢。

曾聽過一位教牧在講道時把 39 節理解為這家裏沒有比我大的,除了你以外。我聽了感到嘩然。約瑟在波提乏家中掌管一切,他的身份緊次於波提乏。現今的文化太太是女主人,但在當時的文化卻不然。明顯約瑟雖作為外人,但在家中卻有着極高的身份。既然牧師也會因和合本修訂版這翻譯而誤解了這經文,一般信徒若單看這版本也難免犯上同樣的錯誤。查看和合本時並沒有發現有問題。新譯本的一個句號也能把約瑟的身份清楚地帶出來。中文的句語跟英文的文法有一定的差異,若單只參照英文譯本的句式去翻譯,很容易便會出現類似的問題。

猶太人,撒瑪利亞人

別以南國北國分裂後,居住在南國的以色列人便被稱為猶太人,聖經首次用猶太人的記載是在以斯拉記開始 (以斯拉記 4:12),是南北國都已經亡國,被擄歸回之後。

當時是波斯王批准一羣被擄多年的以色列人回耶路撒冷去參與重建聖殿,約為公元前 530 年。這羣愛神的人首次被稱為猶太人。

那麼撒瑪利亞人又在何時出現呢?

在英文 NIV 譯本中就更遲,要到新馬太福音了。

 

註:以英文 Jews 及 Samaritans 在 NIV 聖經為參考。

Ezra 4:12
The king should know that the Jews who came up to us from you have gone to Jerusalem and are rebuilding that rebellious and wicked city. They are restoring the walls and repairing the foundations.

以斯拉記 4:12
王該知道、從王那裡上到我們這裡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築立根基、建造城牆。

2 Kings 17:29
Nevertheless, each national group made its own gods in the several towns where they settled, and set them up in the shrines the people of Samaria had made at the high places.

列王記下 17:29
然而各族之人在所住的城裡、各為自己製造神像、安置在撒瑪利亞人所造有邱壇的殿中。

Matthew 10:5
These twelve Jesus sent out with the following instructions: “Do not go among the Gentiles or enter any town of the Samaritans.

馬太福音 10:5
耶穌差這十二個人去、吩咐他們說、外邦人的路、你們不要走.撒瑪利亞人的城、你們不要進.

 

色 式 識 釋 悉 息 熄 媳 惜 昔 拭 軾 適 晰 嗇

色 式 識 釋 悉 息 熄 媳 惜 昔 拭 軾 適 晰 嗇

原來我都"識"唔少喎! 相信唔識的會更多!

 

釋 – 可解作解釋,如闡釋;或釋放,如冰釋前嫌,如釋重負。

悉 – 解知道,如洞悉,得悉;或盡、全,如悉力,悉心。

 

心凝形釋 – 形容十分專注,達到忘形的境界。

 

《列子·黃帝》:“心凝形釋,骨肉都融,不覺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隨風東西,猶木葉幹殼,竟不知風乘我耶,我乘風乎。 ”

唐柳宗元《始得西山宴遊記》:“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

清張裕釗《答吳摯甫書》:“若夫專以沉思力索為事者,固時亦可以得其意,然與夫心凝形釋,冥合於言議之表者,則或有間矣。”

 

耶穌基督與撒瑪利亞人

耶穌基督與撒瑪利亞人

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不相往來始於公元前 722 年,這種情況一直到耶穌時代仍然存在。

耶穌差這十二個人去,吩咐他們說:外邦人的路,你們不要走;撒瑪利亞人的城,你們不要進;寧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 (馬太福音 10:5-6)

耶穌基督首次差他的門徒去傳福音時,也特別提到他們不可進外邦人及撒瑪利亞人的村莊,驟耳聽起來好像連耶穌也刻意的去限制外邦人聽福音的機會似的。

這當然不是愛世人的主的心意啦!

聖經約翰福音第 7 章記載主耶穌主動的與一撒瑪利亞婦人打開溝通之門,從打水而引申至自己便是那活水的信息。這個婦人除驚訝這猶太人與他對話外,也有感主耶穌雖知道自己在道德上犯罪而不被自己人接受,主仍主動的向他傳講這愛的信息。得悉主就是那位再來的基督後,他高興得馬上跑回村裏去,急急向那一向藐視他的同鄉去講述主在他身上的作為。這一天,這條撒瑪利亞的村子起了很大的變化,一向有拜偶像的人,很多都願意信主。

這是耶穌打開撒瑪利亞人的門的第一步,且影響是十分深遠的。在路加福音 17:11-19 記載主耶穌治好了十個長大痲瘋的人,唯一一個懂得回來伏在他腳前感謝的就是個撒瑪利亞人。

耶穌在另一邊廂也透過回答猶太律法師的試探時,便以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去說甚麼是愛,進而指出撒瑪利亞人與猶太人也是鄰舍關係,同樣要彼此相愛。 

主耶穌深知道貿然要門徒向撒瑪利亞人傳福音會有一定的難度,故此他自己便先去打開這封閉多年的缺口,為日後福音的路作先驅。 

有兩處經文很值得我們去思想︰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使徒行傳 1:8) 

從這經文可看出傳福音是有先後次序的,先是猶太人,然後到自己失落的兄弟撒瑪利亞人,再傳到遠在地極的外邦人。傳福音有先後次序是無可厚非的。從關係上猶太人本是血脈相連的兄弟,在舊約時亦早已預言;而客觀上先讓有耶和華信仰根基的人去聽,當然比完全陌生的較容易。

到下安息日,合城的人幾乎都來聚集,要聽 神的道。但猶太人看見人這樣多,就滿心嫉妒,硬駁保羅所說的話,並且毀謗。保羅和巴拿巴放膽說: 神的道先講給你們原是應當的;只因你們棄絕這道,斷定自己不配得永生,我們就轉向外邦人去。因為主曾這樣吩咐我們說:『我已經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極。』外邦人聽見這話,就歡喜了,讚美 神的道;凡豫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於是主的道傳遍了那一帶地方。 (使徒行傳 13:44-49) 

可惜的是猶太人對福音的態度是極其頑梗,迫使使徒保羅要轉向外邦人去傳,可以說是他們主動的放棄,與人無尤。

大家也應學懂如何去珍惜這福音,積極的與更多人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