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 DSE 試題,揭穿中共多年的謊話!

一直說自己抗日有功的中國共產黨,對一條 DSE 歷史試題竟然上綱上線,大肆評撃。就連毛主席講的說話都可以看為無物,何解?

所謂「崩口人忌崩口碗」。

若不是一群中共群起去攻擊炒作,相信很多人未必會理會這條試題。

奸有奸輸,自揭另一超級謊話。

由中共的反應可知,這正中她們一大要害。相比起毛主席,反而能大方地說出真話。

大話說得多,自然會習以為常,也為自己埋藏愈來愈多的地雷,終有一天把自己炸成粉碎。

作繭自綁!自作自受!

 

犯法的都是休班警?還是等放工後才拘捕呢?

近年警隊犯罪率有增無減,經常出現在新聞報導中。

最近又有監守自盜,偷取過億元的贓物毒品 – 冰,再出售圖利。新聞報導指再拘捕兩名休班警。

何解每次拘捕的都是休班警呢?難道都是放工後才犯法嗎?還是等他們放工後才拉呢?

是次偷贓物,難道個個是放工後再潛回贓物房偷運出來嗎?

分明是當值是犯法,卻刻意以「休班警」去淡化。

香港媒體,無論報紙,電台及電視台均已被赤化。偏頗,選擇性報導,目的為要幫助政府去愚昧市民。

「再有兩名現役警員被捕」不是更清晰準確嗎

 

要送先有人會要的口罩?

武漢肺炎肆虐多月,政府二月說會派的一萬元,預計要七月才開始有。

早兩日說派的口罩,除外觀被批似底褲外,說甚麼獲第 1 屆「亞洲發明展覽會」銀獎,以及第 46 屆「日內瓦國際發明展」金獎等,原來是不盡不實的吹噓。

以邏輯推論,在一般幾毫子的口罩被炒到十數元時,這些早已有的發明,生產商何解不及時推出這高科技的口罩呢?既可幫助舒緩口罩荒,又可以將自己的發明大力推廣成受歡迎的產品,又可賺取可觀的收入呢?

在疫症大大舒緩後才推出,作為商人,就是錯失大好商機。

何解政府要在製造了 8 百多萬個,香港人人可有一個時才免費派發給香港人呢?

當見到香港人通宵排隊,四出搜購口罩時,政府卻沒有考慮開始逐步派發,這又是甚麼考慮呢?

平心而論,今天若不是免費派發,大家又會否願意花錢去買這個口罩呢?

 

利用賑災斂財 – 香港赤化又一例子

香港政府高調地全民派可清洗口罩,是德政?

還記得懲教處生產的 CSI 口罩數目至今仍未交代嗎?

不去抗大有經驗的懲教處生產線,反而去用錢去資助某些商人,並承諾用高出成本及利潤價錢去認購。

即使懲教處有加班生產,一般市民是不會享受到。那些受資助的征產商呢?同樣,市民未受過一個。

既然知道已發明可清洗的口罩,何解又花巨額公帑去資助不能救燃眉之急的商人呢?

疫症爆發之初,香港人四出撲口罩時,一般市民都從海外買到口罩時,有十多萬公務員的香港政府竟然叫市民提供採購途徑?

封關不力,隔離安排漏洞處處,令即極防疫的香港人飽受無必要的苦。

推出所謂抗疫基金,每人一萬元,講了這麼久,連申領辦法仍未公佈。

數以千億的公帑,會否像中國特色的賑災一樣,大部份都不是落在災民手中呢?

大家要密切留意!

New Zealand 應譯作「新西蘭」還是「紐西蘭」?

近年很多媒體將 New Zealand 譯作「新西蘭」,過往多會用紐西蘭,不知這是否又是跟隨中國大陸的翻譯呢?

New 是用意譯,Zealand 則是音譯,或許問題不大。

何解 New York 又不譯作「新約」呢?

Newfoundland 譯作「紐芬蘭」同樣是音譯,但 New England 又譯作「新英格蘭」,New Jersey, New Mexico, New Delhi 都是新澤西,新墨西哥,新德里。

Singapore 本來譯成「星加坡」,所以又叫「星洲」。沒有 New 卻又譯成「新加坡」。

New Hampshire 竟然譯成「新罕布什爾州」?伊朗 Bushehr 又譯作「布什爾」?

近年太多人名地名的翻譯既突兀,又冗贅不堪,更令人摸不清是誰,是甚麼地方。

翻譯需要「信,雅,達」,恐怕討厭知識的國家是不會懂的。

 

鄧炳強間接承認 721 鏗鏘集報導是正確無誤?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兩次去信香港電台,投訴「頭條新聞」誤導觀眾,抹黑警隊,卻沒有投訴港台另一節目「鏗鏘集」名為 「721 元朗黑夜」?那不是承認這節目報導是千真萬確嗎?

較早前鄧炳強跟明星足球隊及一眾撐警 “ 偽人 ” ,無懼武漢肺炎肆虐,不理政府忠告,仍繼續晚飯,席間的言論,讓市民對這位處長開了新的眼界。

鄧炳強之流都可以當 “ 一哥 ”,一群毅進畢業的警察們不要恢心啊!登上 “ 一哥 ” 之位並非不可能的事。

不用靠學歷及能力,鄧炳強說因愛看成龍及方中信的電影而當差。奉勸大家不如多看幾次劉德華的「五億探長雷洛傳」就更有意思。只有小學程度的雷洛,英文完全不懂,人緣人脈都欠奉,卻能打敗長袖善舞,與英藉警官對答如流,秦沛飾演的顏同,成為華探長之首。隻手遮天,一時無兩。建立最大規模的貪污組織,寫下警隊極 “ 輝煌 ” 的一頁。

傳聞曾志偉的父親當年是呂樂的頭馬,水漲船高,賺到盆滿砵滿。潛逃台灣數十年,並在那裏終老。

看罷這齣電影,大家必定會十分鼓舞。

你地係有機會嘅!

馬會沒有皇家後,連「投注站」都要改成「投注處」?!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回歸後的香港,不單事事變得政治化,就連大家慣用多年的用詞竟然都要扭曲。目的是甚麼?當然是為遷就 “ 低端 ” 國度吧!

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要刪去「英皇御准」,大家都能理解。沒想到連小朋友都知的「投注站」竟要變成「投注處」。

因為武漢肺炎疫症肆虐,就連馬會都要關閉投注站。聽到新聞報導中的局部開放安排時,竟然用了「投注處」,十分突兀。

過去多年,「健康中心」改成「康健中心」,「旗艦店」、「陳列室」變成「品牌中心」,例子可不少。

多年前的「反國民教育運動」,令人反感的是灌輸那些愛國要求,希望借此去洗香港下一代的腦。運動被推翻,不代表這些入侵會停止。由中共壟斷的出版商,課本內容差劣已經多不勝數。

一個討厭讀書人的國家,為鞏固霸權,無所不用其極,希望培育出一群沒有思考能力的人,那就沒有人會反抗她。是如何無知的想法。

因為自己不能超越香港人,生怕自己被比下去,卻不思進取,用旁門左道想要得勝?連「阿Q」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