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對『反送中』發言愈見凶狠,為的是要攞入閘Token?

因為 2003 年要硬推 23 條而成為眾矢之的,他的言論及咀臉,得罪不少人。

與大學生爭辯時以「放長雙眼睇啦各位,葉局長係冇呃你哋㗎!」

「唔通的士司機,酒樓侍應,麥當奴服務員會逐條同我討論?」

「我從來唔認同一人一票係萬應靈方……希特拉都係民主選舉上台,但佢殺咗700萬猶太人,一人一票係唔係真係可以確保人權?」

「如果我連髮型都捍衛唔到,又點捍衛香港治安?」

「市民當日放假,有啲人當係一種活動咁去參加。所以,唔好以為上街就係一定反對23條,或視為對政府一種施壓工具!」

這種強硬態度激發超過 50 萬人上街,時任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倒戈,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以示不支持,政府被逼放棄立法,葉劉淑儀問責下台。

2006 年從美國洗底回來,不時批評政府施政,目的是要捲土重來,積極參政。更想參選做特首,只因阿爺欽點的是唐英年,讓梁振英陪跑。葉劉就連入閘機會也沒有。梁振英當上特首,一直是低他幾級的林鄭月娥竟能成為政務司司長,葉劉對他們的批評就變得大快人心。

在阿爺棄梁振英後,葉劉本再想參選,但仍得不到阿爺首肯,再次不能入閘。為要防止他批評政府,以行政會議成員身份作為政治酬庸。

今天林鄭月娥因『送中條例』面臨政治危機,葉劉在阿爺吹雞後更著力去推,不斷去發表其強硬言論。難道為要幫林鄭嗎?

一句姓田的都要歸隊,明吋當年累他要下台的田北俊。可見葉劉在伺機還擊,報當年之仇。

得悉黃台仰及李東昇獲德國批准成為難民,葉劉看準機會去表現,多番發表其出位言論,希望博取阿爺垂青。萬一林鄭成為棄卒後,自己可以有機會上位。別少看葉劉的政治野心啊!

 

Advertisements

中共不是一黨專政?中國有多個政黨?- 政治 BB 班

每年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都會叫『結束一黨專政』。

2018 年李卓人參與立法會補選,有人提出李卓人經常喊『結束一黨專政』,是否違反參選資格時,才赫然知道中國共產黨不是唯一的政黨?

世界各國,以致十四億中國人,有幾多人知道中國有多黨呢?

所謂的多黨,難道是:

台灣的: 國民黨,民進黨,時代力量,親民黨,無黨團結聯盟

香港的:民建聯,經民聯,工聯會,新民黨,自由黨,民主黨,公民黨,工黨,人民力量,街工,熱血公民 … …等等嗎?

花了點時間才找到中共所指的多黨是甚麼名字。查看個別網頁自己烈出的要聞,最早的竟是 2014 年。是近年才開的網頁嗎?

要從全國新聞找到相關的新聞就更是少之又少。較近期的一宗是前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的妻子高歌尋求法國政治庇護獲批的新聞。高歌曾經是中國民主建國會(民建)青島市委員會副主委,這個黨的名字才有機會出現。

至於這些黨對國家政策的建議,看來不易找到,只好留待有能之士去找吧!

與中國共產黨合作去管治十四億人民的政黨,見報率竟不如只有七百多萬人的香港立法會議員。

全國人大代表名額總數不超過 3000 人,這 8 個黨共有 382 人,比例之底。香港立法會保皇黨及泛民主派之六四比,泛民主派都已是舉步為艱,十一之比,會有甚麼作為呢?

說這 8 個黨是政治花瓶並不貼切,因為大家不是只看花沒有留意花瓶,而是完全看不到花瓶。

 

政治中立等於不支持中共政權! – 政治 BB 班

曾幾何時,公務員必須是政治中立,這個優良原則在回歸後就變成不支持政府,也就是不支持中共政權。

連消防員工會也要發聲明支持『送中條例』,可見現在吃公務員口飯是何等的難。

公務員要到大陸上國情班,香港即將開辦公務員學校,這一切是要提昇公務員質數嗎?

英治時代的公務員隊伍是十分有質數,卻無需甚麼公務員學校。大企業招聘員工後,難道會要他們先到公司的學校上課嗎?行政人員的 Trainees 只會派到不同部門實習讓他們能較深入認識公司的運作。

公務員學校要教的會是甚麼呢? 會由甚麼人任教呢?

中共政權之恐怖,是不許人有保持中立及沉默的權利。中共數十年來開的全國會議中,過千個與會者都要一同舉手讚成,從未出現過一隻手反對。近年所謂進步了,也只是有三數人棄權。這反映甚麼大家都清楚不過。

言論,思想要由 BS (British Standard) 轉到 CCS (Chinese Communist Standard),目的要『憂化』香港!

唔知衰!唔知醜!真係唔死都冇用!

唔知衰,是不肯承認自己做錯,甚至不斷繼續去做,用很多謊話去掩飾,試圖以錯亂對。明知騙不倒人,仍繼續眼睜睜去講大話,這種人必須要唔知醜。

物以類聚,同類人自然惺惺相惜,聯群結黨,結成一股負能量。

唔知衰,唔知醜的人不會照鏡。即使照,也只會用魔鏡。

呢班人,真係唔死都冇用!

華為個名擺明『為華』,點會唔係為國家效力呀?

華為被多方封殺,Google 不支援殺傷力就更大。其他國家不提供晶片,禁止她參與 5G 等,連環夾擊,命運堪輿。

四面受敵,全因華為在滲透各國市場後便開始明目張膽,展露她是如何銳氣為中共效力。

最初聽華為這名字時,還以為是華衛/惠/蕙。當看到是用『為』字,即感到是『為華』,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意思。說自己是民企,全無國家支持,誰會信呀!

今天華為及中共仍大大聲的說這一切對她們不會構成影響,大家就朝著看吧!

林鄭政府話立法會的事立法會解決。中聯辦除外!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若逃犯條例真的不怕洪爐火的話,又何用這麼著急,草草要在七月前通過呢?

先借台灣殺人案陳同佳會很快釋放,在法庭判刑後,陳同佳最快是十月釋放。七月為何仍是死線呢?

看到政府一眾官員的言論及態度,林鄭月娥的囂張指立法會議員所言通通是廢話。律政司司長一直逃避解釋,推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出來,終於出來時說的是甚麼都不可行。立法會秘書處協助阻撓泛民議員會議種種,無所不用其極,這一切不是反證林鄭政府心知這條例確實經不起廣泛公眾諮詢及討論嗎?

大律司公會發聲明及 12 位前會長聯署,法律學者包括有護法之稱的陳弘毅,就連立法會法律顧問都發信提出質疑,難道眾多專業人士都不及鄭若驊及湯家驊嗎?

對於立法會亂局,張建宗拒絕接納泛民主派議員提出的三方會議,理由是立法會的事由立法會解決。不出數天,先有湯家驊替港澳辦張曉明傳話,接著是中聯辦傳召所有港區人大政協,訓示要全力支持立法。

大家可見這條逃犯修訂條例是如何凶險。是中共繼西環治安,強力部門跨境執法,西九一地兩檢等,將手伸得更入去控制香港,破壞一國兩制這保護罩。超昂貴的東江水多得要倒落海,豆腐渣的大白象工程走抽香港庫房的錢。從不同渠道天天輸入大陸移民,短短二十一年香港由六百多萬人增至接近八百萬,激增人口不單衝擊公共服務,更沖淡香港原有的文化。學校普教中得出的是港人子女不能用母語學習,新移民子女不打算學廣東話,到高中都會用普通話對話。主要傳媒染紅,成為中共喉舌,控制市民接收的資訊。

回歸二十一年,香港已經變成走樣。甚麼五十年不變,謊話連篇的極權政府,大家還會信嗎?

國家安全不應該被濫用,中共除外!

美國總統 Donald Trump 簽宣布「緊急狀態令」,禁止美國公司使用「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企業」所生產的通訊設備。明顯地針對中國企業,特別是華惠。

中國商務部即發表言論反駁,指『國家安全概念不應該被濫用』,製造另一個笑話。

一個維穩費比軍費還要高,一句說話就是分裂國家,威脅國家安全,要拉要鎖的政權,她們的所謂國家安全概念是怎樣的呢?

一邊廂指責美國,另一邊廂則以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正式批准『依法逮捕』拘留多時的兩名加拿大公民。這就是答案。能夠逮捕人的自然是執法者,何需要『依法逮捕』這麼冗贅呢?強調『依法』,就是指她們的獨有,有中國特式的『法』。

我做就得,其他人做就要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