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傷殘 1-2% 係傷了甚麼?

一名警察在旺角騷亂事件中受傷,引致身體有 1-2% 永久傷殘。聽了這估算,不禁令人產生不少疑問。

1992年,年僅27歲,因執勤時頭部中槍,一度命危,需住院數月並要接受多次手術。因腦部受損,引致失去味覺及嗅覺的『無味神探』陳思淇,他又屬於百份之幾永久傷殘呢?

一個身體有這麼多的功能,1-2% 是如何估算出來的呢?

這名警員是那裏受傷呢?

警員因工受傷,保險公司有否就病假期以外,對他身體 1-2% 永久傷殘作出賠償呢?

這 1-2% 永久傷殘對他的生活及工作有甚麼影響呢?

1-2% 的永久傷殘是否合資格申請傷殘津貼呢?

近視、遠視、甚至是老花,屬於永久傷殘嗎?一千度近視等於百份之幾的傷殘呢?

腳趾外翻又如何呢?又是百份之幾傷殘呢?

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 1-2% 未免是畫蛇添足吧!

Advertisements

嚴刑峻法只會引發更大的反感!!!

歷史中不少改朝換代都源於管治者的弊政,人民由發怨言,政府不去疏通,反而用嚴刑峻罰法去打壓。最後民怨沸騰而起義,推翻腐敗政權。

這些在歷史卻沒有對當權者及一群唯利是圖的小人起教訓作用,大家拭目以待,歷史快將要重演了。

法律界人士不捍衛自己的專業,是自掘墳墓!

法治是香港重要的基石之一,要破壞香港自然就要針對她的基石。

作為法律界人士,即使沒有任何高尚的價值觀或情操,要保住自己的飯碗這麼簡單,相信就連沒有讀過書的人都知道。可是,這些律師們法官們竟然不知這簡單道理,眼睜睜的看着她被受破獲,甚至有人積極參與去蠶食好。

壞份子可能是短視,又或是背後有更大的利益作交換,那麼其他的人呢?當日後的法律可以由某些權力去自由解讀的話,法律專業就等同垃圾,那管理據如何有力,辯才如何出眾,都不值分文。

法庭是莊嚴的,不容藐視,原來呎度可以因人而易。一方面在審議佔旺案的刑事藐視法庭,卻無視法院範圍不准拍照,對法庭內拍照者連警告都沒有,更幫其辯解不知者不罪,展示法官執法不均的一面。

前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等旁聽曾蔭權案,陳慶偉法官可以批評是一群前高官及名人被安排出席,試圖影響陪審團。陳官卻對在法庭拍照的唐琳玲採較寬鬆的態度,致令事件發酵成更嚴重事件,進一步叫法庭被市民所戲笑。

律師公會改選,親建制律師擁大量授權票大比數勝出,只有張達明一位成功入選。人微言輕,也不敢對張抱有太大期望。一大群律師竟然放棄郵寄投票,而將寶貴的一票授權別人去決定呢?大家可知中間發生發生甚麼事吧!

這群人自己將自己的專業交出,就等於自掘墳墓。

 

南生圍懷疑縱火報告能令大家信服嗎?

南生圍月前多次發生火警,最後一次是停泊在馬頭之舢舨被燒燬,更有閉路電視拍到可疑人物。多次不尋常的火警,令人想到是否有人要刻意破壞,好叫這片地不再存有保育價值,屯地多年的發展商大可發展豪宅項目。

警方最先竟然疏忽,連最基本的閉路電視錄影都是由傳媒找到才開始調查。對於最近公佈的結果,因找不到助燃濟而推論沒有縱火為證據,相信事件是天氣熱,導致『悶燒』而起。這理據之薄弱,簡直是挑戰大家的常識。

沒有助燃濟就不是縱火,並不能排除人為因。當年八仙嶺因為有學生吸煙而引起的慘劇,不是由一支煙蒂引起的嗎?春秋二祭時的山火,不都是人為的嗎?

從客觀的科學數目,看看『悶燒』是否合理。

香港近日極熱,比起 3 月 及 4 月,最近兩之火警日期要高很多,『悶燒』事件又不見得有出現。留意,火警都是晚上發生,氣溫就更低了。大陽下山後數小時,有隔熱功能的木製舢舨會『悶燒』自焚嗎?全港有那麼多鐵造的小艇,豈不更高危嗎?

天氣更熱天乾,南生圍卻沒有再『悶燒』。也許待風聲沒那麼緊,事件冷卻後,天氣稍涼時,難保『悶燒』會再出現吧!

南生圍兩次火警當日與最近天氣對比 (最接近的元朗公園當警當日氣溫):

日期 相對濕度 最低 最高
12-03-2018 52 – 86 % 13.3 度            26.6 度
02-04-2018 52 – 86 % 18.7 度            29.9 度
28-05-2018 51 – 85 % 26.9 度            35.8 度

天文台網頁

http://www.hko.gov.hk/cgi-bin/hko/yes.pl?year=2018&month=04&day=02&language=chinese&B1=%E7%A2%BA+%E5%AE%9A

林鄭月娥竟以立法會批錢多作為自己的政績?

說梁振英語言偽術了得,青出於藍的就是林鄭月娥了,且他的無恥程度在不斷改進,很快就會連眉目不自覺地跳動都會消失,『講大話都唔使眨眼』。

今早竟然以自己成功協調議會各黨派,所以今年度批出的工務撥款是歷年之冠,且有信心今年休會前更會完成所有,並預先向工程界報喜。

批出撥款不是因為他協調及政府調動方案得宜,而是成功取消多個反對派議員資格,再修改了議事規則,叫佔少數的泛民議員連正常提問的時間也縮減。建制派大多蝦人少,繼續做舉手機器,現在就可以更早收工了。

至於批錢多,剛剛工務小組通過用十七億接近十八億去起一條行人天橋,就是林鄭的政續之一。在元朗的舊區去起天橋,有沒有人行未知。即使真的有需要,較平的替代方案則從不考慮。

大花筒,不講實際需要,只求亂淘空香港庫房儲備,將工程批給中資公司,就是林鄭月娥的政績?

當然,向立稅人而言是劣續,向中央而言當然就是很正的政續吧!

馬時亨太太王培琪的『全城更新』好耐都冇更新?

馬時亨話自己係基督徒,他的『見證』大家都見唔少。早兩日因為高鐵問題向傳媒發爛渣,今日可以借口話當日可能天口㷫,可能那天無祈禱,才會如此說云云。

祈禱真的很重要,所以馬太王培琪就成立『全城更新』祈禱去守護香港。

原來『全城更新』已經好多年沒有更新了。不知馬太是否跟馬生一樣,唔記得祈禱?

以下主頁及三個所謂 NEW 新的活動,都你幾年前的了,看來香港已成功被『守護』,不需要再麻煩他們了。

如果已停止運作的話,之前收的奉獻是否要交代清楚呢?

基督徒不要以信字去對人,因為聖經都不斷提醒大家要防避假先知。數目必需要分明,也好要還馬太的清白啊!

http://www.cityrenewal.com.hk/Chinese/home_chi.html


 

在香港法庭影相的大陸海歸

中國改革開放後,很多人都能出國留學。奈何這等海歸中,知識或許有增長,卻未有學習到真正的文明。

留學澳洲擁有碩士學位的內地女子,居然在香港法庭內影相。違法仍堅稱喜歡影就影,又指香港跟國內不一樣,准許這麼多人入內,算是公平嗎?

這位大陸女子,棄用自己的母語 – 普通話,一直以英語回答法官及記者,又說自己懂法律等,展示給大家的,不就是一個用刀叉吃人肉的例子嗎?

留學澳洲,回國後仍保留舊有的思想行為,改變的只是多懂幾句英文而已。跟留過學的食人族一樣,回國後繼續食人,只是不再用手去撕來吃而是改用刀叉,這就是他學到的文明。

大陸要香港人視普通話為母語,就連林鄭月娥都不敢回答自己母語是廣州話的同時,這位國企高層卻認為英語是更高等的語言,跟努力學習北京口音的林鄭月娥,成了一個很大的對比嗎?對港人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說到法庭內影相,法官可以說因為是大陸人,不知者不罪而放過他。法官不去捍衛法庭的莊嚴,結果引發了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

不知者真的可以不罪嗎?稍後懂得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不知者絕不能作為抗辯理由。

林鄭月娥對在大陸被打的記者,不敢去譴責她的同胞使用暴力,當然就不敢出面交涉。門口狗即門口狗,反過來去呼籲記者要守當地的法律。守法採訪的香港記者不知大陸所謂的『規矩』,被打到頭破血流,拘禁並要寫悔過書才可以獲釋。一個大陸人說不懂香港法律,卻可以安然離開法庭,就連名都不用留下,那是怎麼樣的世界?難道左軚的大陸車在香港可以逆線行駛,撞倒人說句不知道便可脫罪?

律政司將去年年初二晚旺角的一場騷亂事件說成暴動,以更重的罪名去起訴,希望重判涉事者以起阻嚇作用,也好為佔中重判去舖路。

法庭影相卻不用起阻嚇作用?在法庭帶住一條頸巾的婆婆,卻被法官彭寶琴指稱她展示標語,判婆婆藐視法庭罪,要罰款一千元。放過第一位在法庭內公然影相的大陸男子,就是這位彭寶琴法官。

何君堯是香港執業律師,2017年3月在法庭內自拍,法官及庭警可能沒有即時察覺,何君堯將照片上載到社交網站才被發覺。律政司以他只是自拍沒有拍到其他人而不提起訴,就連警告都沒有,開了法庭內影相可以冇事的壞先例。司法機關對律政司不起訴表示不滿,發聲明強調在法院範圍內,除經特別許可,均不准拍照。事過一年,彭寶琴法官似乎對聲明不以為以,就連在法庭內拍照都可以放人。

就連警告都沒有何君堯及兩個大陸人先後在法庭影相都冇事,今天這位自稱國企高層大可以先前的三單過案作申辯,一定可以脫罪。並要把法庭可以影相成為案例,大家以後可以跟強國人一樣,喜歡影就影了。

何君堯知法犯法,公開說殺無赦等恐嚇言論都可以冇事,強國人在香港可以打橫行,在國內自己地頭當然更可打人後仍叫人認錯。無他,因為他們的後台夠大又夠爛,港共又怎敢去動他們一條毛呢?

香港的法治是極為重要的基石,可惜的是一群法律界人士卻不以此為尊為榮,不單止不去竭力捍衛,反而從裏面去製造腐爛,內外夾擊,希望她早日倒下。

這就是香港的悲哀!也是激起民憤的一大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