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跟林鄭都不肯承擔責任,卻叫示威者承擔?

梁美芬相信示威者到台灣尋求庇護因害怕承擔法律責任,期望示威人士,表達意見之餘,要對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

這就是賊喊捉賊的另一例子。

林鄭月娥推『送中條例』,建制派就全力支持,搞到一團糟之後就紛紛割蓆。若不是一眾保皇黨盲撐,林鄭又那能如此囂張跋扈。

始作俑者的林鄭月娥政府及保皇黨對亂局不肯承擔,卻要大肆追捕示威市民。其身不正的人竟然得叫示威者對自己的行為承擔,是何等荒謬!

Advertisements

中國外交部耿爽,連泥菩薩的意思都不懂!

知識是人類異於禽畜的最大分別。汲取經驗,演化成知識,才可以推動文明發展。

知識往往是極權者所不容,最經典的莫過於秦始皇焚書坑儒。

知識份子本是個身份象徵,何解會成為打壓對象呢?因為有知識的人才會懂得是非黑白,對壞份子造成威脅。

中共政權也不例外,他們喜用的人當然不會是知識份子,從中國外交部的發言可證。一個代表國家對外發言的部門,只懂以「說三道四」這等市井用語去回應別國的批評。

就香港示威者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的傳聞,中國外交部耿爽就以「奉勸島內某些人不要假扮慈悲,他們自己不過是個『泥菩薩』。」

『泥菩薩過江』意思是自身難保,而不是慈悲與否的問題。

耿爽若真的指台灣自身難保,等於威脅台灣,中共收回後不會有好日子過。這不就是說明自己的政權不會為人民謀福祉,在她治下人人都是活在生命受威脅的狀態嗎?

沒有知識的人,不會檢討,只會一錯再錯,顛倒是非,不知廉恥。

香港是安全城市,是因為市民質素,不是警察功勞!

不時聽到建制派及警方將香港是安全城市是有賴香港警察,這是極大的謬誤。

2017年的警察報告顯示共有29,338 名正規警察,4,312名文識人員,3,124 輔警。每年總開支為185億,薪津佔達 82.2%。

不計輔警,有接近 35,000 名全識人員在警務處工作,佔全港公務員的20%。數量之多,花費之大,是為要維持香港治安嗎?

過去多次的集會遊行,秩序井然。6 月 16 日 200 萬人上街機乎是看不到警察的情況下,大家有見過混亂嗎?從軒尼詩道各商舖,包括珠寶店都是繼續營業,就能證明他們對香港人是如何有信心了。

更要澄清,只有獨裁政權才需要大量軍警去鎮壓市民。

今天警方高層不斷推前線警員與市民衝突,就是要製造以武力管治的形象。香港警察都是香港人,香港需要你們一起參與去守護,向無理政權說不。

看看各區的連儂牆,多次被破壞後,市民都只主動去清潔及修復,就更見香港人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優良特質。更突顯出支持政府人士才是暴力源頭。

沙田新城市廣場事件中,28 人受傷,包括 13 名警察。媒體都著眼被咬斷手指的警察,卻沒有關心那 15 個市民,當中兩人更是一度危殆。警員的受傷數字是絕對肯定的,大家相信只有 15 名市民受傷嗎?有多少市民是怕被捕而不敢求醫呢?數字只會是個謎。

過去多月,大家對暴力都有更深的認識,也看清制度暴力,議會暴力造成的禍害比一切更甚。

港大校長張翔再次自曝其短,連民主都不懂?

在美國生活二十多年的張翔,大概都是跟『中國大陸』同學會聚在一起吧,完全沒有留意這國家的民主體系。

張翔來香港一年,面對學生時,赫然揭露他對民主的理解,對暴力的理解是如何的扭曲。

最初反對這大陸背景的人當港大校長時,支持者就用他在美國浸了多年咸水做掩飾。

美國人的示威所造成的破壞,遠比打爛玻璃衝入立法會造成的破壞可以說是小毛見大毛。張翔在美國看到這些場面時有甚麼感受呢?

很多美國人都有槍,過去槍擊事件死亡人數多得很。不明張翔為何能在這個充滿危險的地方生活這麼多年呢?

或許他就是恐懼得很才會來香港大學當校長吧。怎料香港竟然有人會衝玻璃,個個星期有人上街。看來張翔應該考慮回歸祖國懷抱,那裏連過馬路都要人人守法,社會絕不會有吵鬧的異見聲音,更重要的是,學生不會要求他對話,曝露出短處來。在那裏找個教藉,豈不更好嗎?

 

林鄭月娥試圖借潘生潘太過橋又被揭穿!

林鄭月娥之卑鄙又多一個例證。

潘曉穎父母於 6 月 26 日給林鄭的信公開,清楚提出四點要求,希望將陳同佳交到台灣受審。

月前林鄭月娥還以收到多封潘生潘太的信為借口去推『送中條例』,卻沒講出信中內容。上星期出席建造業商會晚宴時仍假惺惺的說自己為潘曉穎討回公道的『初心』沒有錯。

死者父母提出的單次移交是最簡單的處理方法,奈何事件被林鄭港共政府騎劫,利用作推修惡法。

潘曉穎事件因而被拖延年多,潘生潘太的心情就更是痛上加痛。林鄭月娥的自私陰毒,清楚可見。

【01獨家】陳同佳案死者父親 6.26致函林鄭 主動提四方案求考慮

警察當然知道被利用,問題是他們可以怎樣做!

一直靠前線警員不值,明知被利用,但苦無對策,因為大家都不敢公開去談。若不是大規模罷工,根本又起不了甚麼作用。

看見警員被市民指罵,極之無奈,可以想像他們是何其難受。

援助級協會是否應體察各同袍的福祉,向政府討回公道呢?

假若林鄭政府一如已往,冥頑不靈,發動罷工也絕不為過,市民必會支持!

 

葉繼歡若走入商場,警察會追入去槍戰嗎?

盧偉聰反問:「有人違法行為,走入商場,係咪有責任跟入去拘捕呢?」

嘩!警察一哥竟然有此思維,難怪前警員都頂唔順要媽佢!

除暴安良,維護社會秩序是警察的天職,但必須要有準則。當年若發現葉繼歡走進商場,難道警員會追入去跟他槍戰,不顧市民的安危嗎?

當年的警察只會跟蹤他,在安全的情況下,部署好一切,有大量支援才會拘捕他,絕不會致警員及市民於不顧。

葉繼歡這等悍匪,警方尚會衡量輕重,甚至有機會逃脫,也不會胡亂行動。新城市廣場的遊行人士,即使有向警員掟水樽、雨傘,又是否大罪得要圍封整個商場,控制鐵路不停站呢?

今天的警隊高層真是太不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