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告訴大家,高度自治並不存在

劉炳章在昨日的城市論壇將香港眾志的自決說成自治,自治在中共管治下是罪嗎?

在中國大陸不是有多個自治區嗎?香港作一個特別行政區,難度比一個自治區更不如嗎?
自治,自決被劉炳章打成違反基本法第一條,要與中國分離,這就是一個賣港的假港人的論述。獨立就代表要分離,他兒女長大要獨立,是否就要與劉炳章脫離關係嗎?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是也在基本法中訂明的嗎?

劉炳章先說高度自治是有限度的,後又說香港是沒有自治及自決的。 (影片時間 41:35) 一直面帶笑容的劉炳章告訴大家,高度自治原來是個謊話。

到底誰不擁護基本法呢?

賊喊捉賊!最不擁護基本法的,正正就是這一群天天說人不擁護基本法的人。將基本法亂去解釋,扭曲成為打壓異已的工具。

地市論壇 – 自決立場被拒選 裁定對錯怎計算(What are the reasons for ruling “Democratic self-determination” as inconsist

Advertisements

浸大校長錢大康不比一位小學校長!

“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

今天香港的情況,最後一全港督彭定康早已預言。

香港之所以變得如此紛擾,多得一群所謂的香港精英,為了一己利益而出賣香港。

中聯辦要統戰香港各間大學,由陳文敏事件已經清楚顯露。最後一位外國校長馬斐森都辭任,換來一個在美國教書多年的內地人。

最新近的例子又在浸會大學出現。學生因為普通話試問題而不能畢業錢大康不得不走出,學生衝擊語言中心,學生會長衝口而出的一個粗口字被上綱上線。在未經紀律委員會討論而被停學,原因是有職員感到被威脅。

這種情節,不是盧寵茂跌倒、李國章覺得被禁故的翻版嗎?

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對事件的處理,顯示他連一個小學校長都不如。小學生在犯了校規,都是大小過來衡量。三個小過等於一個大過。三個大過就要退學。學生有多個機會去改過。

錢大康枉在香港聖保羅男女校受教育,就連這簡單道理都忘記了。大學跟中小學教育是截然不同不同的,學生不用再穿校服,對上不上堂有一定自主權,遲到早退都不會被老師責罰。

浸大學生所爭取的不無道理。他們為甚麼要用這種這抗爭手段值得大家去深思。

錢大康對彭定康的預言不知有甚麼看法呢?

 

多謝 May 姐陳淑薇的幫倒忙!

鄭若驊沒時間出席立法會去交代僭建事件,卻有時間出席商台的『政經星期天』,可見陳淑薇 May 姐的 “江湖地位” 之高,連律政司司長也要畀面。

May 姐以為自己可以幫鄭若驊一把,最後卻是讓他僭建及個人誠信問題,透過大氣電波,再次揭示在大眾面前。再次證明奸有奸輸!

真是要多謝 May 姐!

能醫不自醫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

鄭若驊多年來被視為事業女性,女公職王,資深大律師,又是國際仲裁專家、資深調解員,怎料對自己的僭解問題竟然如此不濟,把多年建立的形象一下子推倒了。

這全因為一個貪字,也高估林鄭月娥的能力,錯信林鄭能力保他。

很難想像一個資深的大律司,說話嚴如首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m 來 m 去的;鄭若驊不應是能言善辯,雄辯滔滔的人嗎?今天竟不能清楚去為自己辯解,去平息這個僭建風波,難道是他的能力問題嗎?還是百辭莫辯呢?

自視過高的林鄭月娥一開始便押下重注在鄭若驊這好姊妹身上,眼見問題越揭越多,難以收拾,怕遲早燒到自己身上,就再取龜縮策略,借外訪去閃開。往時遇到得意事,明知有記者會到機場採訪,一定會主動長篇大論的去演說一番,今天為何又不去表表態呢?

林鄭月娥的能力,原來是在於這種蠱惑招,就連中共中央高層都被他騙倒,騎虎難下。要拆局本可以如國內一樣,用高壓手段去處理,但又怕會喚醒更多香港人覺醒,同時會被國際輿論去批評。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林鄭月娥這一錯著,真是大快人心。

84 個公屋單位就是政的德政?

撥出 84 個將要重建的公屋單位給輪候人士選擇,竟然可以成為新聞,這是何其荒誕的事。

住屋問題,困擾香港市民。這要多得香港政府多年來採取的高地價政策。市民買不起樓,又難以支付高昂租金,被迫要住狹窄的劏房。入住公屋就成為解決困境的唯一出路。

十多萬的輪候人數,84 個單位竟然算是一種政策,就杯水車薪都不能作比喻。

一個空置公屋單位,竟然需要半年時間去維修,時間可以媲美豪宅,但質數大家可以想像。全港共有多少人是空佔公屋,超級富戶,公屋世襲,分戶等等問題,政府有沒有實質去面對呢?

不斷以沒有地建屋,甚至要打郊野公園主意,試圖欺騙市民去支持。打公一族難道會想住在郊野公國旁,每天要花數個小時在交通上嗎?這無非為要讓富豪可以獨享郊遊這美好環境。

大埔要起人工海灘,說是為普羅市民,實質為將那地發展成豪宅,以政府的錢去起基建,地產商就賺大錢。

這政府在建制派護航下只會向利益集團傾斜,要發揮監察政府的力量,除了靠立法會少數的泛民議員外,市民的參與就更重要。

建立公民社會,需要大家的努力。

鄭若驊以為避過風頭便可以無事?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月初上任至今已半個月,爆出的問題之多大家都為之側目。

雖則有林鄭月娥不斷包庇,事件並不能平息。近日鄭若驊採龜縮政策,即使不能避過事件,但也不想做最短命的問責官員,要比麥齊光較為長命一點。

鄭若驊這次可以說是輸掉多年來建立的名聲,林鄭月娥也不見得可以騙市民多久了。

鄭氏姊妹,共同進退,冇得留低!

賊喊捉賊的林鄭月娥

言猶在耳,林鄭月娥對大律師公會就一地兩檢的聲明反駁,指為部份法律界人士的精英心態及雙重標準。

今天林鄭月娥對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事件,叫大家包容,這樣的人才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當年時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對唐英年僭建,對這前政務司司長,過往參與政府大小不同的公職,為何沒有叫人去包容,更要採取刑事檢控,唐英年太太差點兒要坐監。

林鄭女娥不是將精英心態,雙重標準,活現在大家眼前嗎?

賊喊捉賊,以為可以蒙混過關?林鄭你太小看香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