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喊捉賊!說人破壞一國兩制者才是始作俑者!

誰人不遵守基本法?

誰人破壞一國兩制?

誰人在倡導港獨?

答案很簡單,就是不停宣講這些說話的人。

『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賊喊捉賊』,很容易就能判斷出真偽。

Advertisements

沒有道德的林鄭月娥講的道德底線?

一向都看穿林鄭月娥不是好人,他的心計比 CY 梁振英要高很多班。

好多人說女人的上司難頂,這當然不是絕對。好的女上司可以是十分之好,只是數目相對是少。中共選了一個女人做香港特首,就是看穿林鄭月娥那種好勝心態,為要證明自己有能力,可以不擇手段,將任何道德價值可以置諸不理。

林鄭月娥可以拋下自己的老公及兩個幼子回港當官多年,可以知道他看自己的前途比家人為大,也就是對他們不存在多少愛。看他的小兒子到今天也不願現身,便可以推測他對這位母親也沒有多少情,甚或是不滿。

很多人都會褒揚母愛偉大,這對沒有感受過母愛,甚至被母親傷害的人來說等同在傷口上洒鹽一樣。

梁振英當人以齊字作競選口號,可惜他的家卻是一團糟,顯示他並不能齊家。梁振英不能修身、治國、平天下, CY 2.0 的林鄭,家庭關係不見得比 CY 的家好,慶幸他的丈夫一早表態,不會參與公務;大兒子身在北京,小兒子從不現身,各人與林鄭繼續保持距離。

觀林鄭過去五年當政務司司長,與上任特首兩個多月的表現可見,他一直採避重就輕,有功就搶,重要問題不表態;表面掛着和解的旗號,再將蛇、齋、餅、糉擴大到非建制陣營,製造表面和諧。待大家沒有防範時便會用一個大浪將大家淹波,以後他就可以為所欲為,名留黨史。

說甚麼言論自由不能超越道德底線,出自一個無道德之人的口,大家還會信嗎?

林鄭月娥譴責學生言論,對何君要的殺無赦則只是不能接受?

林鄭月娥又再露出其狐狸尾巴了,對學生就嚴打,對建制則包庇。

就蔡若蓮喪子,教育大學的祝賀十字報,在未查出是否學生所為,林鄭已斷定是學生所為,更將中大的港獨橫額混為一談,務必要將這抗大炒作。打電話給教大學長張仁良施壓,十間大學校長的聯署,相信他也是推手。

蔡若蓮兒子於 9 月 7 日墮樓身亡,翌日 (8 日) 林鄭就即刻發聲明。但對於何君堯在星期日 ( 17 日) 的殺無赦,昨日在西九被多次追問都不回應,到今早 ( 19 日) 行政會議前主動再提港獨後,再被記者問到何君堯的殺無赦言論是否違法時,先說不由他去決定,甚麼自有公論,之後才再聯系之前的港獨言論,強調不論甚麼政治立場,作出恐嚇及粗暴言論都不能接受。

林鄭月娥明顯地對何君堯的言論並沒有感覺太大問題,所以不會去譴責,只想輕輕帶過。

作為香港的行政長官,對涼薄言詞與殺無赦這帶暴力及扇動性言詞,竟然有這南轅北轍的差距,可知林鄭是以政治任務行先,社會道德,安危及價值觀自然都是次要!

看看星島這建制報的標題,形容林鄭拒絕評論。

Now 新聞片段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236509

 

以下是他在香港政府新聞網的聲明內容全文:

特首譴責校園不當言論
2017年09月08日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昨天驚悉有人在香港教育大學校園學生告示板(「民主牆」)上張貼對剛經歷喪子傷痛的教育局副局長極之涼薄和侮辱的字句,她感到極度遺憾,並予以強烈譴責

她說,對於在大專院校出現這種完全不尊重他人感受、有違道德的冷血言論,社會整體都表示震驚和悲憤。她昨晚已聯絡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表達對事件極度關注

她又說,留意到最近不同大學校園均有人張貼主張「港獨」的標語。「港獨」不符合「一國兩制」、《基本法》以及香港社會的整體和長遠利益。對於大學校園持續出現此等違背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發展利益的言論,她亦予以譴責

林鄭月娥強調,言論自由並非完全沒有限制,而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也非鼓吹歪論的藉口。上述言論已超越社會底線,大眾對此定有公論。

她期望校方盡快採取適當行動處理,也期望各界合力糾正這種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維持公民社會的核心價值,共同捍衞社會應有的道德標準。

政府新聞網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admin/html/2017/09/20170908_164306.shtml

李國章自己才是 loser,一個真正的失敗者!

李國章本來出身名門,含着金鎖匙出生,一生本應是一帆風順,過着令人羡慕的人生的。

可惜的是,他的學識並未能將他變成一個有教養的人,不被接納,不受歡迎令他變得看不起別人,視所有人為敵似的。這或許跟他的成長背景有關吧。

在大戶人家,嫡長可能所受的待遇會很不同。家族繼承者自當是家中的小王子。從好的角度來看,年幼的壓力可能會較少;但父母的注意力也可能會較少,被受忽略的感覺會成為一種缺欠,甚或成為陰影。這類人會很好勝,希望以各種方法去證明自己是出眾的,藉以爭取注目。所謂出眾的行為,好些時候在人的眼中可以是極奇怪的。有興趣可以參考兄弟姊妹的排名與性格關係的研究。

李國章早日在電視節目中指倡港獨學生是 loser,是因為害怕自己不及大陸學生,才會有這些表現。

很多人都會說李國章口不擇言,我則覺得這是他的內心說話。Loser 正正就是他內心深處的一大鬱結,所以很容易會有身同感受,以此為出發的聯想。

當年香港大學竟然不接受他入讀,令他耿耿於懷,對香港大學一直存着一種憤恨。被梁振英看準他的弱點,委任他成為香港大學校董開始,他便開始他的復仇計劃。被仇恨沖昏的他,將港大弄得一團糟的同時,自己的名譽當然就更加掃地,遠比當年的教育沙皇更差。唉!又再一次成為 loser!

一直自以為很有能力,跟自己的成就不成正比。現在已垂垂老矣, “壯志” 未酬不特止,連僅有的影響力也開始消減,是多麼的難受啊!難得有機會在電視曝光,當然會繼續用來語出驚人這一招去吸引注意吧!

李國章若是真的活得愉快,步入老年的他應該變得祥和,而不是猙獰。這大概可以引證以上的說法了。

民族主義,以為中國崛起,中國人便可抬頭?大錯特錯!

很多中國人都以為今天中國人人有得吃,有得穿,且在世界大國佔一席位,中國人終於可以抬起頭來,自己也感到十分光彩。

無疑中國在未改革開放前的確是十分窮困,聽過不少早年有機會到過歐美旅遊或留學的香港人說,他們都會被誤以為是日本人,因為日本是富裕得多,也喜好旅遊。他們都會有點反感,強調自己是中國人。

今天,中國大陸富起來後,很多人都花得起錢出國旅遊,換來的卻是林林總總不文明的行為,那種恃 “財” 傲物的大款態度尤為可憎。

試問這種中國人是否叫你能抬頭,還是汗顏呢?

今天很多香港人到外地旅遊時遭到不友善待遇,都是拜這些強國人所賜。難怪大家要劃清界線,表明自己是香港人了。

有很多人只以為有錢便是一切,寧做大家狗都不願做一個正常人,都是擺脫不了小農 DNA ,可憐的一群。

 

中大校董劉國勳,被中大前學生會會長張秀賢 KO

民建聯的劉國勳,自以為因自己有能力有口才才被委任為中文大學校董。昨日在『城市論壇』中,起初還以為自己有理,反問主持蘇敬恆,有人在『城市論壇』中破壞規矩,他也會請他離場。

以為難倒了主持時,卻不知蘇敬恆不能回答是因為不明白他的問題而已。在正沾沾自喜,聲大大的去胡扯時,竟被中大前學生會會長張秀賢以基本法第五條,在香港不會實行社會主義。那麼,香港人去討論實行社會主義,是否也不可時,便把他 KO。

何漢權自以為比劉國勳醒,以討論不是辯論比賽,一定要分輸贏。不斷用辯論比賽作比喻,可有想過討論港獨就是如辯論比賽,就是港獨一方勝出也不代表港獨能夠實行?

中學經常會以『中學生不應談戀愛』為辯題,若反方勝出,學校是否會公開表示學生可以自由談戀愛呢?就是正方勝出,是否就要校方嚴格禁止學生談戀愛呢?

何漢權 “效長” 又以中國走到今天得來不易,抗戰八年死傷有三千萬軍民。不知何漢權 “效長” 是否有讀歷史,抗日是由國民黨軍隊去打杖的呢?再者,由共產黨發起的大躍進,短短四年便餓死四千多萬人,比抗日死傷更甚,何 “效長” 不知又會怎樣看呢?是不是這四千多萬人的死是造就了今天的中國呢?

何漢權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對於國民黨的歷史難道他沒有念過嗎? 扭曲歷史,又用不淪的比喻的何漢權,跟建制派作風一貫,喜用似是而非,混淆視聽的言論去欺騙市民。

十間大學校長如是,風采中學校長何漢權又如是,沒想過香港的教育界真的變得如此墮落!

慶幸一群大學生及中學生都沒有被這群學棍蒙蔽,香港仍有希望!

論壇中還有很多精彩的討論,大家可以慢慢欣賞。

 

何君堯不接受學生講粗口,自己卻可以說殺無赦?!

建制人士都撲出來表忠,生怕被別人搶先,個個都以極出位的言論去爭取中央垂青。

昨日何君堯在其發起要革除戴耀廷的集會中,公然說對提倡港獨者,「呢啲人唔殺咗佢做咩」。口口聲聲說自己從不情緒化,只是「嫉惡如仇」。

今早何君堯接受『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時,再以殺豬殺狗作頭盔,及以中大前學生會會長講粗口去反問主持是否正確。當主持人回等他講粗口是不對,那麼他說的 “殺” 字自己又會覺得對嗎?他則說自己是正確的。

建制派的兩巴呎,大家可以看得更清楚吧!

林鄭月娥可以譴責學生祝賀蔡若蓮喪子是涼薄,那麼,何君堯的殺無赦暴力言論比涼薄不是更甚嗎?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法官潘兆初及彭偉昌可以說重奪公民廣場的 “奪” 字是暴力,那麼,何君堯及曾樹和等在大會的 “殺無赦”,那一樣更為暴力呢? “違法達義” 何君堯等就沒有問題嗎?

兩位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譚允芝等,對於同行何君堯這以暴力言論去聲討將要面對法律審判的戴耀廷,他們可會出來公開譴責,甚至展開相關的紀律聆訊呢?

民建聯的李慧琼又可會動員建制議員聯署去譴責這超越底線的暴力言語呢?

十間大學的校長,又會否聯署發聲明,對這等打着反港獨為題的暴力言論,他們的取態又會是怎樣呢?

還有更多說一套做一套的人,香港難道就會淪亡於這等人的手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