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蒙頭是否刻意隱瞞?

早前看哥林多後書三章時,奇怪保羅以不要像摩西以帕子蒙頭,去鼓勵哥林多教會的人要放膽去講道呢?這一說,某程度反映摩西是膽怯,並有刻意隱藏律法只是短暫性之嫌。

蒙頭一事,保羅早前也曾教導哥林多教會,女子在禱告及講道時必須蒙頭,否則就會羞辱自己的頭,也就是等於自己的丈夫及給他權柄的神。蒙頭或許是哥林多教會的特色。

這裏所指的是哥林多教會仍以守律法為要,保羅以摩西因怕以色列民看見神的榮光在面上漸漸退去而以帕子蒙頭,從而指出哥林多教會因未真正認識基督的超越性,就如用帕子蒙着自己的頭,看不到基督的榮光。

保羅的教導是很清晰的,令我費解的是他叫哥林多教會要放膽講論基督的一番話。

我們既有這樣的盼望、就大膽講說、不像摩西將帕子蒙在臉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將廢者的結局.(哥林多後書 3:12-13)。

奇怪保羅好像指斥摩西既膽怯,又好像刻意去隱瞞他所頒佈的律法是短暫的。

到底摩西當時蒙頭的原因何在呢?

先了解摩西為何要掩面。當時摩西是第二次從西乃山下來,帶着新的法板,要將神頒佈之律法向以色列民宣講。經歷金牛犢事件,摩西深覺以色列人信心薄弱,很容易便會投向別的神。而他自己也感要帶領這民眾所要面對的困難是極大,信心也有點動搖。故求神顯示祂的榮耀,並與他一同去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記 33:14-18)

神命摩西第二次上西乃山,並在山上跟摩西近距離接觸,甚至讓他能看到自己的背面。摩西下山時,面上仍然帶着神的榮光,以致以色列民不敢看他的面。

聖經記載摩西在說完他的話時便用帕子蒙面,進會幕去面見神時即揭去帕子。出來時以色列民又看見他面上發光,摩西又用帕子蒙面。

摩西與他們說完了話、就用帕子蒙上臉。 但摩西進到耶和華面前與他說話、就揭去帕子、及至出來的時候、便將耶和華所吩咐的告訴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看見摩西的面皮發光、摩西又用帕子蒙上臉、等到他進去與耶和華說話就揭去帕子。(出埃及記 34:33-35)

聖經並沒有交代摩西蒙面的原因,故只能猜測這做法的動機。

1. 如保羅所說,因他知道面上的榮會退去,故怕以色列民看到而對他的領導有所影響。

2. 以色列民因他面上的光而懼怕,不敢望他,故用帕子蒙面。

留意 33 節中指出摩西是在說完了話時才蒙上面。34 節驟眼看似摩西接着便再進會幕見神時便揭去帕子。一個關鍵字“但”意味着這似乎是指出以後的普遍做法。從 35 節看來,百姓是會看到他出會幕後發光的面,之後他才蒙面的。

有一點需要注意,在出埃及記中並沒有提及榮光退去的情況。我們只是從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保羅的教導中才知道。摩西既然起初不知道自己面上發光,那他又如何會知道面上的光在退去而要掩上呢?

我無意挑戰保羅的教導,但單從出埃及記來看,我認為摩西是懼怕百姓看見神的榮光才蒙上面。

至於摩西會否在領受律法之時已得悉這律法的短暫性呢?

神有沒有必要向信心有點動搖的摩西去講出這一點呢?

再者,舊約時代未有基督的救恩,以色列民就只能從守律法去謹慎自己,不至得罪神而被定罪。舊約時很多的律例典章都強調要以色列民世世代代遵守,不意味着永遠的意思嗎?當然進入新約時代有基督永恆的救恩後,他們在所要守的行為才起了一定的變化。

主耶穌不是說過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馬太福音 5:18),又將誡命總綱為愛神愛人嗎?(馬太福音 22:37-40)

或許保羅是刻意以哥林多教會堅信的摩西及他們熟識的記載,以摩西用帕子遮面是不想以色列人看見漸退的榮光,去比喻那定人罪叫人死的律法是短暫的,而基督叫人稱義及得永生才是永恆不滅的榮耀吧。

我的疑問實在不少,需要更多的去探求。相信有一天神會讓我更加明白箇中的意思。

蒙頭的意義

早陣子分享不許女人講道時,發現一有趣問題,就是女人講道時需要蒙頭,否則便羞辱了他的丈夫。到底蒙頭是否當時的一種習俗呀?還是有其它意義呢?

今天蒙頭或者蓋頭在很多國家仍有此習俗,一般常見於回教徒及猶太教徒。天主教也不例外,教宗、主教及修女們的禮服都有蒙頭。曾經到以色列,在進入猶太教的會堂時,女生要用頭紗蓋頭,而男生則用紙做的小碗型的帽子蓋着頭頂部份。有些清真子是不許女生進入的,在土耳其則男女都歡迎,只求要在外面洗手,女生則不可穿小背心及見到膝蓋,並沒有要求蒙頭。真是各處鄉村各處例。

中國傳統女子出嫁時都要蓋頭,到夫家後由丈夫掀開。無獨有偶,西方國家有類似的習俗,新娘會蓋上婚紗,待婚禮完成後由新郎掀開。

試從聖經中查看有關蒙頭的記載。

最早的應是利百加在將要見他未來丈夫以撒前即把頭蓋上。

利百加舉目看見以撒、就急忙下了駱駝.問那僕人說、這田間走來迎接我們的是誰、僕人說、是我的主人.利百加就拿帕子蒙上臉。 (創世記 24:64-65)

第二次是猶大的媳婦他瑪,因他的兩個丈夫都死了,而猶大卻沒有履行要將小兒子與他成親,好讓他替死去的丈夫生子作繼成的習俗。他瑪便喬裝成妓女,跟猶大發生關係而得子。

他瑪見示拉已經長大、還沒有娶他為妻、就脫了他作寡婦的衣裳、用帕子蒙著臉、又遮住身體、坐在亭拿路上的伊拿印城門口。猶大看見他、以為是妓女、因為他蒙著臉。 (創世記 38:14-15)

從經文所看,似乎當時只有妓女才會蒙頭。

第三處的記載蒙頭的竟然是摩西。摩西在西乃山四十晝夜,拿着神的法板回到以色列民中時,因曾與神對話而面皮發光,以致群眾都不敢挨近。

摩西與他們說完了話、就用帕子蒙上臉。 但摩西進到耶和華面前與他說話、就揭去帕子、及至出來的時候、便將耶和華所吩咐的告訴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看見摩西的面皮發光、摩西又用帕子蒙上臉、等到他進去與耶和華說話就揭去帕子。 (出埃及記 34:33-35)

留意摩西用帕子遮面不是怕自己發光的面會赫怕以色列民,他是在說話完畢後才蓋上的。當中隱含的意思是相當複雜,暫不在這詳述。

舊約有另外的兩處經文,顯示未出嫁的閨女都會蓋頭。

我的佳偶、你甚美麗、你甚美麗.你的眼在帕子內好像鴿子眼。你的頭髮如同山羊群、臥在基列山旁。 你的牙齒如新剪毛的一群母羊、洗淨上來、個個都有雙生、沒有一隻喪掉子的。 你的唇好像一條朱紅線、你的嘴也秀美。你的兩太陽、在帕子內如同一塊石榴。 (雅歌 4:1-3)

巴比倫的處女阿、下來坐在塵埃、迦勒底的閨女阿、沒有寶座、要坐在地上、因為你不再稱為柔弱嬌嫩的。 要用磨磨麵.揭去帕子、脫去長衣、露腿河。 你的下體必被露出、你的醜陋必被看見.我要報仇、誰也不寬容。 (以賽亞書 47:1-3)

從以上的五處經文,似乎看不出蓋頭的一致原因。

到了新約,唯一提到蒙頭的就是保羅對哥林多教會的教導。保羅提到女人講道時要蒙頭就成為很多平權人士的爭議,認為基督教有歧視女性之嫌。

我願意你們知道、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 神是基督的頭。 凡男人禱告或是講道、〔講道或作說豫言下同〕若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是羞辱自己的頭.因為這就如同剃了頭髮一樣。 女人若不蒙著頭、就該剪了頭髮.女人若以剪髮剃髮為羞愧、就該蒙著頭。 男人本不該蒙著頭、因為他是 神的形像和榮耀、但女人是男人的榮耀。 (哥林多前書 11:3-7)

在此提到的蒙頭都是適用於禱告或講道時,但男與女的要求則南轅北轍,標準大相逕庭。男的不可以蒙頭,而女的則不可以不蒙頭。難道真的男女有別嗎?

男女當然是有別的,保羅在此的教導是男女有序。他指出神是男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最初造的是男人,女人是為男人而造的,也是從男人身上所生的。當然,保羅並沒有貶低女人的身份,他強調以後所生的都是由女人所出。男人不可沒有女人,女人也不可沒有男人。

為何保羅要強調男女身份的次序呢?是否當時有女子以忘卻他們的身份,以為自己的講道能力比男人強,因而做出一些有越軌的行為呢?所以保羅才提出女人應當服於丈夫,正如丈夫要服於神,因為一切的權柄都是從神而來。

因此、女人為天使的緣故、應當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記號。(哥林多前書 11:10)

原來要女人講道時蒙着頭,是要提醒他們要服於丈夫的權柄,也就是服於神的權柄。

保羅之後再強調男人不可以沒有女人,女人也不可以沒有男人,大家都很重要,只是被造時確有先後之分,職份也有差別而已。好些時候大家看聖經時容易被小節所誤導,忽略了重點之所在。

保羅針對二千多年前哥林多教會的教導,是否也能提醒今天的你我呢?今天大家不再需要蒙着頭去講道,但別忘記一切的權柄都是從神而來呀!

基督教不許女人講道,是歧視女性的宗教?

基督教不許女人講道,是歧視女性的宗教?

很多反基督教的人都喜歡指基督教是個鼓吹歧視的宗教,歧視同性戀又歧視女性。

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他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 2:12)

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他們說話.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哥林多前書 14:34)

這經文大概令很多女權主義者反感吧。

《論語﹒陽貨》子曰︰「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

哈!原來被受尊崇的孔夫子同樣有這種錯誤觀念,不單歧視女性,更把女子與小人等同為難以教養的人?

不難明白大家何以有這錯誤的觀感,因為太多人經常引這些去攻擊人,以致成為耳熟能詳的金句。

認識孔子的人都知道他的其中一本著作是《論語》,修錄了他的經典對話,是一部被受推崇的儒學巨著。《論語》共分為二十篇,全書不到一萬六千字。若單以一句話去批評孔子,似乎是過於主觀及有欠公允。

孔子之所以有此說,一般學者較認同因當時的社會背景女子沒有太多接受教育,思想多由父兄影響。家中有教養的父兄故然會較優,但一般低下層則可以說是無甚教養。孔子是針對當時的現況,及因他所見某些問題婦女才出此評語。綜觀其他的語錄再沒有類似的說法,可見他並無貶低之意。

批評基督教的也如是,整本聖經中也只有這一節去禁止女人講道。評論時也沒有看背景及上文下理,以致作出偏頗的說法。

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是羞辱自己的頭.因為這就如同剃了頭髮一樣。(哥林多前書 11:5)

這段經文同樣出自使徒保羅的口,明明指出當時是有女人講道的,保羅沒有禁止他們,只是要求他們在講道時需要蒙頭而已。(至於蒙頭的問題在此暫且不論,日後有機會再議。)

再從另一處經文可見,在當時的哥林多教會中似乎出現了一些問題,以致聚會出現混亂。

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他們說話.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他們若要學甚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哥林多前書 14:34-35)

看上文14:27-33關於講道的問題,共中有指出在講道的時候其他人要慎思明辨。會眾中若有得着啟示的,那在講的便要閉口。接下來便指出要婦女閉口不言。

是不是因哥林多教會中有婦女藉此去裝自己被聖靈感動去發言?還是在遇有不明時則即時打斷講道者去發問,又或是不時在耳語呢?

保羅因着教會的問題去作出針對性的教導,在他給其他教會的書信中並沒有類似的教導,可看出這並非他的普遍想法。

觀乎今天的基督教教會,被按立為牧師的女人也不少,何以某些人仍樂此不疲的以此去自欺呢?

事實早於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他的姐姐米利暗就是一名女祭師。主耶穌基督出生後不久,迎接他的女先知亞拿就是一直在聖殿中事奉的。耶穌基督的家譜中也不是單一的只有男性的名。聖經也有不少表揚女子的描述,斷章取義而作出的謬論是不能成立的。

聖經其實不是本難讀的書,要讀畢全書也不會太費時。若能在對聖經有較多認識後才去評論,大家都必定會獲益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