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0202 – 2020年2月2日

2020 0202 農曆年初九,一個特別的日子。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專程飛去北京擦鞋!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飛到北京見習近平後,大贊親自領導防疫的習總。稱讚內容很有中國特色,不知他是否孔子學院的高徒,深受中國大陸影響呢?

這則新聞之後,另一則即報導世界衛生組織承認上星期低估中國的疫情,要將級別提升到高。

世界不同國家相繼出現受感染個案,這位非洲裔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卻說世界各國都要向中國學習。到底譚德塞被選為總幹事,是因為能力?還是他的膚色而呢?

非洲一向都被中國大陸關照,這位總幹事對中國的疫情,一次又一次的錯判。再加上一番擦鞋言論,可見他的立場吧。一個以世界為名的組織,卻只向一個國家獻媚,這組織還有公信力嗎?

世界衛生組織淡化中國疫情,世界貿易組織又樂於與不守承諾的中國合作,世畀銀行,聯合國也要賣中國的帳,甘願與這國極權國家效力,最後只會是攬炒。

世界真的需要有新的秩序,這日子不遠矣!光明來到!

一句說話就可以分裂國家,致命疫症就懶理?

自 2019 年 12 月 8 日首宗不明肺炎在武漢出現後,既是不明原因的冠狀病毒,關乎呼吸道,自然有機會透過飛沫感染別人,中國及香港政府卻是極力去淡化疫情。

有人用「武漢新沙士」去稱呼,討論點卻要避開「沙士」一詞,更以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病名不可以地方命名等為由,聲東擊西,全都為減低市民對疫情的防衛程度。

2020 年 1 月 13 號及 16 日,分別在泰國及日本出現感染病症時,中國大陸其他省份竟然沒有一人受感染,疫情均只限於武漢所屬的湖北省內。

看看大陸公佈的數字:

1 月 13 日:「累計 41 例,其中出院 7 例、重症 6 例、死亡 1 例。」
1 月 16 日:「累計 41 例,其中出院 12 例、重症 5 例、新增死亡病例 1 例。死亡 2 例。」

武漢位於中國大陸的中心,東為上海,西為四川成都;南是香港,北面是首都北京;是貫通全國的高速鐵路的中心大站,周邊的省份居然沒有一人感染?卻有兩人將病毒傳到泰國及日本?

1 月 20 日,當第三個國家韓國也出現時,北京、上海和深圳才同時出現。這不是太離奇嗎?

中國大陸喜歡隱瞞,港共庸官自然會積極跟隨,由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到衛生署署長陳漢儀醫生,個個都為疫情擴散去護航,而不是想辦法去防止更多病例傳入香港。

一句說話可以分裂國家,傾全力去打壓。面對致命疫情,卻懶得去處理。

視人命如草芥的政權,卻要人民去愛她?真是不知所謂,荒謬之極!

 

參考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9%EF%BC%8D2020%E5%B9%B4%E6%96%B0%E5%9E%8B%E5%86%A0%E7%8B%80%E7%97%85%E6%AF%92%E8%82%BA%E7%82%8E%E4%BA%8B%E4%BB%B6#%E5%90%84%E5%9C%B0%E7%96%AB%E6%83%85

香港警方的荒謬,無與倫比,冠絕世界!

2020 年 1 月 18 日,大埔寵物店負責人用藤條,用手打狗隻的就即拉。

2019 年 7 月 21 日,元朗數百名白衣人,用更粗的藤條,在街上,在西鐵站內打傷無數市民。報警要 39 分鐘才有警員到場。網上影片多的是,兇徒都沒有蒙面,手拿鐵通,藤條,帶上白色頭盔。截至 2019 年 20 月 21 日,警方只拘捕 34 人,當中6人被控暴動罪。

當晚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警司回應有記者為何暫未就群毆事件拘捕任何人,警方表示指穿著白衣不等於有參與毆鬥、因為人數問題警方無法將全部白衣人的身份證資料抄下、而且不見任何人手持攻擊性武器。

拉一個虐狗的人就神速。1 月 1 日圍捕 4 百多遊行市民就冇難度,元朗白衣人就連身份證都無法抄下?

這就是香港警方的荒謬!

過去七個多月,香港警察劣跡斑斑,犯案累累。正如習總金句:「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在港共領導下,香港警方己變成大話連篇的「警謊」。行動毫無法理依據,知法犯法,荒謬絕倫的「警荒」。三萬多警員都換了個大陸五毛獨有的玻璃心,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警慌」。香港警察跟林鄭月娥等港共官員都病入膏肓的「警肓」,無藥可救!

維基百科: 元朗 721 事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83%E6%9C%97%E8%A5%B2%E6%93%8A%E4%BA%8B%E4%BB%B6#%E8%AD%A6%E6%96%B9%E5%9B%9E%E6%87%89%E9%87%8D%E7%94%B3%E4%B8%8D%E8%A6%8B%E4%BB%BB%E4%BD%95%E4%BA%BA%E6%89%8B%E6%8C%81%E6%94%BB%E6%93%8A%E6%80%A7%E6%AD%A6%E5%99%A8

New friend from Fiji & Estonia – Welcome the 114th & 115th

好幾個月沒有新朋友造訪這網誌了,今天有來自愛沙尼亞 (Estonia) 的朋友,也是 2020 的第一個,分外高興。

2019年 10 月 6 日 有來自南太平洋斐濟 (Fiji) 的朋友,是 2019 年最後一位。看漏了未有及時歡迎,抱歉!

有 115 個國家的朋友看我的網誌,大家天各一方,感覺很奇妙。

WP - Map 2019

2 元交通津貼是個大騙局?

香港政府之不濟,不作為,只會用小恩小惠作掩飾,一般人都應看得出來。

過去的兩蚊交通優惠,說是對 65 歲以上長者及傷殘人士的優惠,藉以鼓勵他們融入社區,建立關愛共融的社會。

自 2012 年 6 月推出,先由鐵路開始,分階段進行至巴士,渡輪及專營小巴。

由首年 4 億港元增至 2019 年 14 億港元。

政府說受惠者是過百萬,實質的掩人耳目的數字。過百萬的長者中,有多少人是經常享受這優惠呢?要查並不難,數一數使用之八達通卡數目便可知。龐大的公帑開支,雖要有詳細分析,作為檢討成效的參考。政府不去交待,目的顯而易見。

2016 年長者人數
65 – 74歲 616,530
75 – 79 歲 206,374
80 歲以上 340,249
65 歲以上長者人總數: 1,163,153
備註: 居於安老院人數 99,000
家居長者人數 1,064,153
2019 年度交通優惠支出(港元) 1,400,000,000
若分派給: 家居長者人數,每人可得: 1,316
所有 65 歲以上長者 1,204

先不說有不法者經營者利用這去騙取政府補貼;就是有享用的長者本身,也在不知情下助長政府這敗政。很多長者以為方便,不論只坐數個站甚至是一個站,也不論是長途巴士、 X 線、隧道巴士、機場巴士、小巴,反正只需付出兩元,甚麼車都照坐。他們沒有想過自己要付出兩元之時,到每年是少收了 1,204 元。

每年 14 億以上的開支,若用於興建安老院,其他長者設施或補助生活費等,豈不更有意義嗎?

14 億的真正得益者卻是各交通經營者。政府更想將 2 元交通優惠擴濶至 60 歲以上銀髮族,利益輸送的數字將會是更大。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於 2019 年 1 月就政府收緊長者綜援申領年齡由 60 歲提高至 65 歲,辯稱 「當大家都 120 歲時,60 歲啱啱是中年」的歪論言猶在耳,政府卻又將長者定義降回 60 歲?

真是不可思議!不知所謂!

參考:
政府統計處
《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長者》現已出版 [2018年3月9日]
本港人口持續老化。長者人口佔整體人口的比例,由二零零六年的12.4%上升至二零一六年的15.9%。在二零一六年的長者當中,616 530人(53.0%)為65歲至74歲,206 374人(17.7%)為75歲至79歲,而80歲及以上人數則為340 249人(29.3%)。在過去十年,80歲及以上人士的數目大幅上升66.7%。在二零零六年的長者當中,80歲及以上的人士只有204 148人。
https://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jsp?charsetID=2&pressRID=4367

立法會秘書處 資料研究組
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617issh22-residential-care-services-for-the-elderly-20170314-c.pdf

鄭若驊講出真相,香港是由「暴徒統治」!

經歷被送中的鄭若驊,終於說出真心話,香港現正由「暴徒統治」,面這群「暴徒」就是每天支取納稅人給他們的工資及福利。

身為律政司司長的鄭若驊,也是當中的一員。本應是要捍衛法治,保障公眾利益的,卻被指派作破壞法治的推手。同室操戈,希望徹徹底底的去破壞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

法治並非指人民是否守法,而是當權者如何執法。

以現政府的歪理來講,何葉繼歡等湖南幫當年可拿 AK47 四處搶劫;張子強多次擄人勒索多個富豪,那時的政府為何沒有指斥他們是破壞法治呢?

回歸後「暴徒統治」逐漸現形,逼使香港人要走出來抗爭。昨天鄭若驊再重申誰在統治,香港人自然會聽得明白。

立場新聞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指,亂局下暴力橫行,破壞行為猖獗,是「暴徒統治」而不是法治,強調權利不是必然絕對,而是可能受到限制。鄭若驊又指,香港去年經歷了動盪不休和極之艱難的日子,許多香港的核心價值飽受衝擊,法治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