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份工泯滅人性,犯眾憎,行屍走肉。報應!

孟子說,人之異於禽獸者,在其有仁義禮智。仁義禮智,見於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

仁義禮智,不在乎讀書多少!而是有沒有心。

香港人群所謂高官,書當然有讀,但竟然沒有良知良心。

一群為虎作倀的警察,前線的被罵偽進仔,心有不甘,視香港人為敵。香港人鄙視的不是因為學歷低,而是警隊的所作所為。警務處處長,警司,督察,雖有大學學位又如何,大話連篇,不都是個黑警嗎?上樑不正,下樑歪。這群有學歷的,卻因為名利而泯滅人性,最為卑鄙無恥。

這群行屍走肉天天作惡,難道他們的子女會是個正常人嗎?若子女不認同父母的惡行,尚算是萬幸。在父母的淫威下成長,關係自然不會好。待羽翼長成,必定會離巢遠去,頭也不回。

正常的親友都疏遠,只能與行屍走肉為伍,這種生活會愉快嗎?

有食有住,就是一切嗎?這跟被圈養的動物有甚麼分別呢?

天網恢恢,疏不漏。報應必到!

張建宗話疫症受控係指「受到嚴密監控」?!

回歸二十二年,香港人感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威力。一群受港英政府培育的所謂精英,一個一個的變成一隻鷹犬。由一個人變成行屍走肉,所有學識,以致常識都完全拋棄淨盡。無他?因為中共眼中,知識份子是罪。要在中共政權下生存,只能變成被圈養的動物,連本能都慢慢消失。

中國強調自己有五千年文化,自詡央央大國。大家都忙記了,所謂的五千年文化,在共產黨管治的短短 70 年,早已破壞殆盡。這不是 2019 年的事,而是早於 1966 年的文化大革命開始。

張建宗做了幾十年官,講句說話可以被員佐級協會指責,更要為此道歉。早日面對議員質詢,竟然說疫症已受控。

被各界批評,昨發聲明,再親自出來解釋,話自己講得太簡短,真正意思是指疫症 “ 受 ” 到嚴密監 “ 控 ”。

大家不要怪張建宗,因為中共治下,香港政府都已廣泛滲入這種話言文化。

中國大陸指的人流,不是只入的流量,而是「人工流產」。

「出行」是指甚麼?是不是「出來遊行」呢?

「天眼」是不是天公有眼?

「問責官員」是指「問誰都不會負責的庸官冗員」?

「政府停擺」就是「政府已停止擺放心思能力」。香港市民希望這些白支納稅人錢的奴才停止向中共擺尾呀!

「特首」應該是「特快需要斬首」?

感染要用「確診感染」。「病發」變成「發病」,因為官員都發了神經病。跟進要「嚴肅跟進」。接待就要「高規格接待」,這代表有求其、是但、隨便跟進,中規格及低規格接待嗎?應簡不簡,該做唔做,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一大流弊。

香港人要奮起抗爭,抵擋這股惡勢力入侵。

疫情受控?一向溫文的何柏良醫生都扯火!

香港的「官贓」病毒真的比新型冠狀病毒/武漢新沙士更恐怖,為害天深天廣!

昨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竟然在立法會回答議員時,指疫情已受控,簡直是無恥到極。政府過去數月的大話連篇,大家都不以為奇。但張建宗的一句「疫情已受控」,令一向溫文的何柏良醫生都要發火。

何醫生指出受控的客觀條件至少是 14 日內再沒有感染數字,奇怪張建宗的說話基礎是甚麼?

何柏良醫生質疑多個官員及行政會議成員都經歷過沙士,奇怪他們今天竟然毫無作為。沙士發展出的電腦系統,今天竟然「冇腦」?沒有運用超級電腦去追蹤感染源頭。

2003 年的沙士大家都是毫無經驗,經此疫症,難道政府沒有吸取任何經驗?也沒有制定相關的應變方案(Contingency Plan)嗎?

香港的問責官員,十多萬公務員,加上醫管局每年的開支簡直是天文數字。面對疫症,進一步反映當中窩囊者眾,整個政府腐敗無能。上樑不正,下樑歪。一眾高層都是庸材,萬事都以政治先行,即使下面有多少有能之仕都不能正常地工作,更遑論甚麼一展所長呢?

香港市民上街發聲,民主派議員對施政質詢,都被指為政治化。賊喊捉賊!是甚麼人令一向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要走上抗爭之路?不惜被打傷,打盲眼,甚至打死,面對被檢控及牢獄之災,難道是有趣的事嗎?

香港政府高層都是面向中共,揣摩上意,等候指示的庸材。即使香港人是為口奔馳,如何勞碌,一個又個的敗政,彰彰在目,香港人怎可能視而不見呢?

2003 年的 23 條立法,2014 年的雨傘運動,兩者都是關乎政制,大家都感覺離身。

2016 年大年初一晚,只持續數少時的魚蛋革命,大家仍抱著一種潔癖,認為年輕人過於暴力,沒有幾多人對他們寄予支持及支援。

2019 年要將香港人送中,有人想到 2015 年的銅鑼灣書局,心感中共的手要愈伸愈埋。可是,大部份人都以為只要自己沒有犯法就不會有事,沒多大反應。激發大家真正起來抗爭,是政府強橫的硬推,讓大家看到甚麼是議會暴力。進而在 612 暴警可以用催淚彈對準直示威人士發射,暴力程度之大,喚醒更多香港人。即使有人以死相諫,二百萬人上街,冷血的政權卻沒有絲毫憾動。換來更是強烈的打壓。721 當晚更揭示香港警察之爛,竟然任由鄉黑公然襲擊市民。更多更多駭人聽聞的事陸續發生,罄竹難書。

一場疫症,威脅到香港人的健康及性命,無能政府就連堵塞疫症傳入都不做。缺口罩,清潔用品,就連醫護的防疫裝備都缺乏。市民只能自救,搶購食物,米,廁紙,人心惶惶。更多所謂藍絲都覺醒了!

香港政府做出種種傷害港人的同時,大家也看清一切是源於背後的極權。

香港人警覺核心價值被蠶食,自由空間愈收愈窄,難道還能啞忍嗎?

佛都有火!希望這團火愈燒愈旺,將極權燒成灰燼!

為要贏香港,旁門左道盡出,巨人你不汗顏嗎?

龜兔賽跑,因為兔仔嬌傲,才讓烏龜勝出。

大陸看見香港先進發達,不斷以超越香港為口號,說上海、深圳可以取代香港。可惜香港人又不像兔子嬌矜自滿,說了多年仍未見有任何實現跡象。

既然追不上,便用旁門左道,茅招百出,阻礙香港發展。 

中國改革開放,很多人自願北上設廠。沒有這麼大資本,與希望留港發展的商人也有一定。面對大陸的競爭,香港製造有一定的保證。何解香港工業幾乎被全面被擊倒呢?香港政府是功不可沒。甚麼打著促進工商業的部門,都只是幌子,對推動香港經濟發展可以說是毫無作為。

2003 年沙士後,百業蕭條,說是開放自由行來振興香港旅遊業,實質打開香港的大門,方便大陸人擁港。自始酒店及零售業都向大陸人傾斜。東方之珠,購物天堂,都被扭曲,外國遊客大大減少。

金融業更是重災區,甚麼深港通,滬港通,在港上市的大陸國企、民企多得不得了。就連港交所行政總裁都轉由一個大陸人來出任。證監會是由甚麼人掌控可想而知。難怪同股不同權,對小股民沒有保障的公司也可以來港上市。

香港過去的幾根支柱都被蠶食,法治又怎能幸免呢?多次的釋法,不斷強調的基本法,一國兩制等,目的是要摧毀香港的法制,將之變成那套可以由當權者隨意詮釋的中國獻法。

香港人是一個十分獨特的族裔,在英國百多年的殖民地管治下,既承存了華夏民化,也將之與西方文明體制結合。中西並融,一個小小的城市,才可以蜚聲國際。

面積
人口
歷史
959萬 平方公里
13.86 億
5,000 年
vs.
vs.
vs.
1,106 平方公里
739 萬
179 年

以小勝大,以寡敵眾,以短短百多年歷史成為國際知名的城市。

香港人從沒有想過跟大陸比拼,只是大陸將香港看成要打跨的目標,藉以證明自己強大,也要震懾香港人。

所謂「先撩者賤,打死無怨。」巨人歌利亞以為可以打敗小小的大衛,下場是怎樣大家都很清楚。

「官迫民反」,「邪不能勝正」,有五千年歷史的巨人竟然不懂。就由香港人來教你吧!

強制隔離係靠自律?林鄭大話真係無恥至極!

昨晚由北京飛香港的一班機因為延誤,過了凌晨才到港。大家以為全機都要送去隔離營,原來人人可以各自精彩。回家的回家,旅客就住酒店,沒有住址的才要去隔離營。

至少這些人都好如孟晚舟一樣有電子腳/手環監視吖!

對不起,欠奉!一切靠大家自律,自己留在家,定時量體溫。又會有政府公務員義工不時打電話去問。靠不會排隊,隨地吐啖的大陸人自律?公務員連返工都唔想,叫佢地做疫症義工?簡直是 2020 最 靈異靈異 的鬼話。

性命攸關,竟然仍有人會信。

林鄭月娥再一個大話,以為可以騙到香港人。別沾沾自喜,騙倒的只是那些腦殘人士。

觀乎林鄭月娥最近的表現,可知他的政治生崖快將完結!

香港人!堅持!

香港人!加油!

2020「特首跑馬仔」賽果 – 賀一成 KO 林鄭月娥

特首選舉被稱為「特首跑馬仔」,面皮呎厚的林鄭月娥仍未肯下台,這次「特首跑馬仔」是香港與澳門特首的比拼。

林鄭月娥因為剛愎自用,誓要與香港數百萬人為敵。在武漢肺炎疫症中,更反其道,逆民意而行,將香港人的死活置之不理。

反觀澳門特首賀一成,雖是上任不久,卻能果斷行事。派口罩,阻止大陸客入境,就連主要經濟支柱的賭場都可以關閉,為要遏止疫情的擴散。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當官超過 40 年,又「好打得」,卻不如澳門新任特首賀一成。這次「特首跑馬仔」,高下立見。林鄭月娥望塵莫及,連賀一成的尾燈都看不到。

還記得港珠澳大橋通車時,林鄭月娥是如何意氣風發,與習總併排而行。在台上發言時,矯扭做作,表現其北京腔。看見澳門特首崔世安發言時,想必沾沾自喜,暗笑崔世安的普通話是何等不濟。

所謂狗眼看人低,自視過高,以為真是「好打得」的林鄭月娥,雖是年年考第一,卻沒有讀懂龜兔賽跑的故事。傲慢不堪,目空一切。崔世安的普通話確實不靈光,成為笑柄。人貴自知,崔世安肯承認自己不足,努力地改進,是有目共睹的。從不自知的林鄭月娥過去兩年卻是毫無寸進,乏善可陳。

面對年齡比他略小,2000 年才開始參政,2019 年 12 月 20 日剛上任的澳門特首賀一成,自鳴在官場打滾 40 年的林鄭月娥,一次又一次的被這新手技術性擊倒,真是大快人心。

林鄭月娥與賀一成的「特首跑馬仔」只是預賽,林鄭下台日子不遠矣。真正的「特首跑馬仔」將至,鹿死誰手,大家拭目以待。

 

林鄭月娥在港珠澳大橋開幕禮又衰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