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的意義

曾幾何時,11 月 1 日有一特別意義。今天卻變成 10 月 1 日中五學生健仔被槍傷 1 個月的記念日。一群香港市民在事發地點聚集,聲討警方濫權,並在近距離無理開槍。

對於過去多月,警方不斷的濫權已令全港市民極度憤怒。對於被稱為黑警,有人當之無愧,有人卻感到冤屈無耐。或許很多人當差都是因為被高薪所吸引,忙記了除暴安良的當職責吧。

身為一個警員,又是香港人,看見身邊的同事在犯法,傷害香港人的性命,又在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你會怎樣做呢?袖手旁觀?助紂為虐?還是醒悟到要伸張正義,一起去守護大家的香港呢?

人若只看錢看,是何等可悲。

中國大陸將北京市郊的外省勞工視為低端人口。共產主義不應是高舉人人平等的嗎?竟然將為北京的建設付出勞力的工人視為低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原來是有等級之分的,叫做低端,比起印度的賤民要文雅。可是,印度的賤民有投票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即使是高端人口也無資格去選出政府官員,這不是很諷刺嗎?

說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可知那些人才是真正低端。

 

互聯網新丁『行動呼號』

今日聽到警方公佈一個新名詞『行動呼號』,一個十分突兀的名詞。

呼號是甚麼意思?是否另一入侵大陸用語?

在網路上搜查一下,少得只有 5 頁,發現大部份都是昨天警方公佈的新聞,似乎是香港首創的。

這互聯網的新名詞,跟大家熟識的『行種代號』有很大分別。『行動呼號』是因過去多月警方沒有按常規展示警員編號及委任證,導致警員濫用職權,過份使用暴力而衍生的種種問題,為人市民所詬病。警方為針對這問題而推出的新措施。

這不是本末倒置,巧立名目,多此一舉嗎?

警員的委任證就是要證明他們的身份讓市民能查閱,以識別他們的身份。軍裝警員肩膀上的編號更是為清晰讓市民看到,用數字的目的更是讓各國以致文盲人士都能讀懂。行之有效接近百年的警員編號,何解要用『行動呼號』取代呢?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抗拒警員』係罪? – 政治 BB 班

21 歲青年被控暴動及抗拒警務人員共 3 罪,案件今早提堂。

何謂抗拒警員?

是拒捕嗎?是阻差辦公嗎?為何不指明是甚麼呢?

過往有警員在警局內非禮,甚至強姦。若受害者反抗,是否可以被控『抗拒警員呢?

香港的法治可以荒謬至此。

回歸中國大陸既香港,就一直跟法治精神愈走愈遠,走向大陸的極權統治。

法治精神,首先是要制約執法者。如果執法者濫捕、濫告,就代表法治已死。

 
參考:
在 2010 年就 Amina Mariam Bokhary 襲警案,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在立法會上回答議員司法不公的提問。

The three sub-sections under Section 36 are: Section 36(a) “assaults any person with intent to commit an arrestable offence”; Section 36(b) “assaults, resists, or wilfully obstructs any police officer in the due execution of his duty or any person acting in aid of such officer”; and Section 36(c) “assaults any person with intent to resist or prevent the lawful apprehension or detainer of himself or of any other person for any offence”.

第36條下的三個分項,即:第 36(a)條「意圖犯可逮捕的罪行而襲擊他人」、第36(b)條「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或在協助該警務人員的人」及第36(c)條「意圖抗拒或防止自已或其他人由於任何罪行受到合法拘捕或扣留而襲擊他人」。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010/27/P201010270192.htm

拆國旗就是喪心病狂,不可饒恕?!- 政治 BB 班

這就是極權者『依法治國』的好例子。

一件死物可以看成這麼大,人民就要為此而要付上何等大的代價呢?

美國國旗會縫製成內褲大量銷售,大家又會有甚麼看法呢?

死物就愛,人民就不用愛?

人民要愛國,國家就愛死物,不愛人民!這不是極為荒謬嗎?

污損中共國徽是暴徒!白衫黑幫打人不是恐怖襲擊?!

林鄭漏夜都去探警察,45 個無辜受傷的市民呢?

45 個市民可能都被視作暴徒,死不足惜。之後可能會被控參與毆鬥。

白衫拘捕 11 個大家嫌少,加多至少 45 個,警察就係果斷有效率執法。

黑白顛倒既世界,就係如此荒謬!

 

警察個個唔睇錶,難道市民要送『鐘』給他們?

警察可以任由黑幫打市民,夠鐘先出現。

警察沒有開名,無編號既高層在記者會回能遲到問題時講:我相信係冇八個字咁耐?呀… 39 分鐘」

你試吓同老闆講我遲咗 1 分鐘啫,睇吓佢會點回應?

紀律部隊?定冇紀律部隊呀?

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個錶在 5 點壞咗,到 10 點都唔知。

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就話:「遲唔遲我唔知,我睇唔到錶。」

個個個錶都有問題,係咪要市民送鐘畀佢地呢?

水炮車只能驅散,警方是要殺傷,所以遲遲不用?

激進示威者包圍、衝擊中聯辦大樓,污損國徽,公然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傷害民族感情,這麼多及大的罪,香港警方自然絕不容忍。

7 月 21 日當晚警方到底發了幾多枚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障呢?

花了納稅人 1,660 萬元購買的 3 輛「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俗稱水炮車,4 月 30 日已向公眾展示,預計 7 月 1 日便可以投入服務。

水炮車一直未有出動,警方先以仍在訓練為借口。

由 6 月 10 日開始,警方沒有評估形勢,不去加緊訓練嗎?

水炮車真的這麼難操作嗎?整整兩個月仍未能訓練好嗎?預計 7 月 1 日能投入服務,豈不是錯估了嗎?

傳聞 7 月 21 日警方會用不能清洗的顏料加入水炮車,以便追捕參與遊行的市民。若然是政府放出的消息以起阻嚇作用,減低參與遊行人數。那麼,水炮車是否早已能用呢?

綜觀 7 月 21 日的衝突位置,是在空曠的路上,出動水炮車應該是絕無問題的。

遲遲不用,是否因為水炮車只能用作「人群管理特別用途」,殺傷力有限,對於近月的示威者,警方目的不是要驅散,而是要對他們造成傷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