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講出真相,香港是由「暴徒統治」!

經歷被送中的鄭若驊,終於說出真心話,香港現正由「暴徒統治」,面這群「暴徒」就是每天支取納稅人給他們的工資及福利。

身為律政司司長的鄭若驊,也是當中的一員。本應是要捍衛法治,保障公眾利益的,卻被指派作破壞法治的推手。同室操戈,希望徹徹底底的去破壞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

法治並非指人民是否守法,而是當權者如何執法。

以現政府的歪理來講,何葉繼歡等湖南幫當年可拿 AK47 四處搶劫;張子強多次擄人勒索多個富豪,那時的政府為何沒有指斥他們是破壞法治呢?

回歸後「暴徒統治」逐漸現形,逼使香港人要走出來抗爭。昨天鄭若驊再重申誰在統治,香港人自然會聽得明白。

立場新聞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指,亂局下暴力橫行,破壞行為猖獗,是「暴徒統治」而不是法治,強調權利不是必然絕對,而是可能受到限制。鄭若驊又指,香港去年經歷了動盪不休和極之艱難的日子,許多香港的核心價值飽受衝擊,法治也不例外。

『抗拒警員』係罪? – 政治 BB 班

21 歲青年被控暴動及抗拒警務人員共 3 罪,案件今早提堂。

何謂抗拒警員?

是拒捕嗎?是阻差辦公嗎?為何不指明是甚麼呢?

過往有警員在警局內非禮,甚至強姦。若受害者反抗,是否可以被控『抗拒警員呢?

香港的法治可以荒謬至此。

回歸中國大陸既香港,就一直跟法治精神愈走愈遠,走向大陸的極權統治。

法治精神,首先是要制約執法者。如果執法者濫捕、濫告,就代表法治已死。

 
參考:
在 2010 年就 Amina Mariam Bokhary 襲警案,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在立法會上回答議員司法不公的提問。

The three sub-sections under Section 36 are: Section 36(a) “assaults any person with intent to commit an arrestable offence”; Section 36(b) “assaults, resists, or wilfully obstructs any police officer in the due execution of his duty or any person acting in aid of such officer”; and Section 36(c) “assaults any person with intent to resist or prevent the lawful apprehension or detainer of himself or of any other person for any offence”.

第36條下的三個分項,即:第 36(a)條「意圖犯可逮捕的罪行而襲擊他人」、第36(b)條「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或在協助該警務人員的人」及第36(c)條「意圖抗拒或防止自已或其他人由於任何罪行受到合法拘捕或扣留而襲擊他人」。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010/27/P201010270192.htm

拆國旗就是喪心病狂,不可饒恕?!- 政治 BB 班

這就是極權者『依法治國』的好例子。

一件死物可以看成這麼大,人民就要為此而要付上何等大的代價呢?

美國國旗會縫製成內褲大量銷售,大家又會有甚麼看法呢?

死物就愛,人民就不用愛?

人民要愛國,國家就愛死物,不愛人民!這不是極為荒謬嗎?

用眼看與用心看的暴力 – 政治 BB 班

七一立法會被示威者破壞,沉寂個多星期的政府與一眾保皇黨紛紛出來譴責。

要修復立法會預計需要兩星期,估計花費 5,000 萬。

兩星期便可以修復,卻要花費 5,000 萬?合理與否,大家可以思考。肯定的是, 5,000 萬這數字是要加深市民對破壞的反感,認為是浪費立稅人的錢。

很多市民只會以眼睛看到的去判斷,忽略了看不到的暴力的影響。

單從金錢出發,過去政府與保皇黨聯手通過多少撥款,耗費之大,是以數百億計。

1. 每年向中國大陸購買的東江水,價錢貴比深圳貴,倒進大海的量多,年復年而不去檢討。大家以為海水化淡貴嗎?遠不及東江水。

2. 多個大白象工程費是天文數字,通過後更是不斷超支。立法會阻止泛民質詢,且以拉布去抹黑,一次又一次通過。高鐵、港珠澳大橋,機場三跑等,何止 5,000 億?這些金錢是否用得更合適?大家都不知道,因為從沒有討論機會。

港共政府想要為所欲為,自然要控制議會。利用手段控制功能組別選舉方法,穩拿大半議席。民選一邊就設不同關卡,阻礙參選;在選到後又千方百計去取消議員資格。民選議員面對選票多,議席少,不能在議會發揮作用,明知不能阻止,只能以拉布去拖延不合理法案及撥款,去喚起市民關注。

這是單去用眼去看的人看不到的議會暴力,對民意的肆意踐踏。

這些看不到政府的施政是影響自己的福祉,也看不到警察對示威者明顯地過份使用暴力,就連撐警集中的打人事件完全看不見似的。

因為他們都盲了心眼!

陶國璋教授對深藍支持者的分析 – 政治 BB 班

2014 年佔中運動前,香港出現了兩種不同政治立場,以藍絲與黃絲去區分。藍絲是支持政府,黃絲則是追求民主人士。

早幾天的撐警集會,一群藍絲會對其他人士及記者施以暴力,比過去的『殺無赦』更為嚴重。

他們對過份使用暴力警察會視為正確,甚至嫌未夠大力。

這種行為,大家從不會在黃絲身上看到。即將七一破壞立法會,都只是方向性,針對象徵議會暴力的大會主席照片,座位,區徽等,而不是胡亂大肆破壞。這些可以稱為深黃絲,走在前線多日,身心俱疲,若要宣洩積壓多時的情緒,立法會就不可能用兩星期便可以修復。

藍絲與黃絲的意識形狀,何解會是如此極端呢?

請聽聽陶國璋教授與趙善軒的分析。是好好的一課。

支持執法者集會何以更「勇武」?警方受害者還是加害者?理解絕望的青年才能化解香港困局

為何熱愛中國文化者不會是「藍絲」?親建制者的結構分析,從獅子與狼看民主的可貴!

警察對付「反送中」示威者和深藍建制支持者的心理分析

甚麼是威權統治?- 政治 BB 班

威權統治,經歷政府硬推《逃犯條例》修訂,一切的手段及警察清場後,不用解釋大家都會明白。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就認為,特首林鄭月娥已道歉,政府為維持管治威信,已沒有再讓步空間。

林鄭政府自以為用強硬手段,就能建立管治威信,錯估市民對『送中條例』的反響,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錯,才導致今天的亂局。

抗爭者在過去兩星期都是極和平克制,利用遍地開花方式去癱軟政府運作。現在去呼籲市民和平表達,政府聆聽市民聲音。

以為跟一眾保皇黨聯手就可以肆無忌憚,任意妄為,不斷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剝奪香港人應有的權行。

社會各界發聲明,聯署要求全面廣泛諮詢;世界各國表示關注,不聽!

100 萬人上街,不聽!

更在 6 月 12 日暴力清場,被才心不甘情不願,囂張地說暫緩修例。地令一位熱愛香港的市民絕望,不惜犧牲自己,以死去控訴政府。

激發 200 萬人上街,對群眾提出的要求仍不理睬,這就是威權統治。

即使今天因為遍地開花,政府多個部門被癱瘓,鐵腕手段只會暫時放輕,伺機施以報復,務必要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香港。

香港人要謹慎對抗這威權管治。向身邊的人講解,在未來的區議會與立法會選舉中,用選票取回香港的自治權。

一隻癩蛤蟆的故事 – 政治 BB 班

一隻不自量力的癩蛤蟆(蛤蟆),遇到一隻小水牛。癩蛤蟆想要跟水牛比併,看誰夠大隻?

癩蛤蟆就拼命鼓氣,鼓氣鼓得太大,肚皮就破掉了。小水牛根本就不需要與癩蛤蟆去比,看著爆破肚皮的癩蛤蟆,搖搖頭便離開。

癩蛤蟆愛吹牛,終日自我膨脹,不自量力,自取滅亡。

這個故事給大家甚麼啟示呢?

有指袁世凱是癩蛤蟆精託世,利慾私心膨脹,在歷史上留下嗅名。

不懂從歷史中汲取教訓的癩蛤蟆多的是。

另一隻癩蛤蟆即將爆破,身邊多隻造勢的癩蛤蟆也會相繼爆破。期待!

逃犯條例被妖魔化?還是被美化呢?- 政治 BB 班

保皇黨說逃犯條例被妖魔化,當然騙不了有邏輯思考的人。

西化,進化,教化,腐化,化整為零,化為烏有等,化是一種改變。可以變好,也可以變壞。

出自妖魔的『送中條例』本身就有着妖魔的 DNA,無需改變也是個妖魔。

政府為推這惡法,反倒將這妖魔美化成彰顯公義,能將台灣殺人犯繩之以法,堵塞香港是逃犯天堂的漏洞云云,好不合理的法規似的。為商界的所謂修改,其實只是一種化妝術。待通過後御下那厚厚的粉,商界便可見那猙獰的面目了。

說到妖魔化,一群在香港地長,接受教育的賣港賊,為求個人名利,竟去投靠妖魔政權。有人不做,甘願做妖魔的嘍囉走狗,為虎作倀,殘害香港人,肆意破壞自己長大的這片美地。這些人才是自我妖魔化的實例。

『中國』最早是幾時出現的?- 政治 BB 班

四大文明古國,是巴比倫,埃及,印度及中國。這概念洗腦式的令大家將中國看成『自古以來』便有國家。

事實上,歷代政權對外均沒有以中國來自稱。

中的概念始於華夏文化諸國被不同的民族包袱,東夷,南蠻,西戎,北狄,位於中間的稱為中原。

在西方國家的歷史中,China 這個英文字也是在十六世紀才出現,到十九世紀才較為普遍。

最早出現的中國是 1911 年 10 月 10 日孫中山推翻滿清後成立的中華民國。在國共內戰後退居台灣。

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是在 1949 年 10 月 1 日成立。至今才 70 年歷史。

『自古以來』有幾古?- 政治 BB 班

「新疆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 自古時為 1884 年滿清時代。

「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 1271 年蒙古大汗忽必烈東征西討,西藏從那時起成為蒙古帝國的一部份。元朝之後的明,清朝,以至中華民國都屬當時政權的國土。

自古以來看是以『古』來作準則。誰最古就是擁有權的證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 1949 年 10 月 1 日才成立,西藏既是蒙古大汗忽必烈打回來的,那麼,自古以來屬於蒙古的西藏是否應交回蒙古國呢?蒙古更可以自古以來為由,向只有 70 年歷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回西藏,內蒙古,甚至除新疆之外全中國的領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