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包變錢包,講法變說法,叉電變充電!

廣東話(廣府話)需然歷史悠久,極權管治者竟然容不下。唐詩、宋詞都以這語言而寫,讀書少的人大概不知道吧。

好多人以為是俗,奇實很多是雅。除歷史背景外,香港的廣東話更發展出獨有特色。中英夾雜是其中一種,叉電的叉是英文的 charge。過往大家會說放假去充充電,意思是補充一下動力。面對 “ 叉電 ” 慢慢被 “ 充電 ” 取締,增值又變成充值時,大家會有甚麼感受呢?

為要與中國大陸 “ 對接 ”,香港金管局最新推出的『轉數快』被稱為電子錢包。大家一向用的銀包,為何要變成錢包呢?

講到 “ 對接 ” 一詞就更是奇怪,就連台灣發明的中文輸入法,“ 對 ”的相關詞中也找不到 “ 對接 ” 這詞。 廣東話的 “ 對摺 ” 大家都明白,但從新聞中看到的對接就令人一頭霧水。例子如下:

同時,還將加強產銷對接保障豬肉供應需求。

還負責建立完善與港澳的對接合作機制。

台灣合作周跨境電商對接推進會在杭州舉行。

預計「鸛」7號飛船周四(27日)晚上將與國際空間站對接

看來大家不單是要捍衛廣東話,更要捍衛中華文化。

Advertisements

從滴滴的新聞看香港中文的大倒退!

以下是信報的一則短短 183 字的財經新聞,可知所聘用的必定是大陸 “ 專才 ”,記者如是,總編也如是。不知創辦人林行子先生看罷會有何感受?

紅、藍色字只是突出奇怪的大陸用詞,整篇文章的內容都是極不流暢,不知所謂。

數千年的中華文化自 1949 年起,短短數十年已被破壞得體無原膚。香港在英國殖民管治下慶幸能傳承不同的中華文化。回歸 20 年,香港竟出現這麼低劣的新聞稿,大家若不去抵禦,恐怕香港將會走向墮落之路。

滴滴:客服已設警方調證工作對接組      2018年9月26日 時事脈搏

滴滴發表公告指,安全整治工作仍在持續推進客服已成立警方調證專項工作對接組,9月30日起,警方調證流程將在符合法律法規前提(題 – 錯字)進一步加速

滴滴表示,持續面向全量司機進行安全審核要求無犯罪記錄通過三證驗真。除了每日出車前對司機進行人臉識別外,9月27日起將在司機接單間隙隨機抽查人臉識別,通過後才能繼續接單。

此外,滴滴將會持續優化完善乘客和司機兩端的一鍵報警功能

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1953093/%E6%BB%B4%E6%BB%B4%3A%E5%AE%A2%E6%9C%8D%E5%B7%B2%E8%A8%AD%E8%AD%A6%E6%96%B9%E8%AA%BF%E8%AD%89%E5%B7%A5%E4%BD%9C%E5%B0%8D%E6%8E%A5%E7%B5%84

說三道四 vs. 來說是非者,便是事非人

『說三道四』講東話是『講是講非』『搬弄是非』等意思。一向是指一些得閒無事做,喜歡打探別人的事,再加鹽加醋,四處宣揚。以無事生非為樂,被視為『八婆』的行為。

『八婆』原指過往婦女無受過教育,無知又無聊的婦人,話題狹窄,只能以說身邊人的事去借題發揮。一個傳一個,每人再加鹽加醋,小事化大。說三道四,誰是三,誰是四也不會理會。時代進步,有『八婆』當然也有『八公』。也被稱為『是非精』。

『說三道四』簡單而言是指胡說八道,惹事生非的行為。

『來說是非者,便是事非人。』是『事非精』的照妖鏡。

那麼,叫人不要『說三道四』者,會否便是『說三道四』的人呢?

「昂山素姬」竟可變成「翁山蘇姬」!

為緬甸爭取民主多年的「昂山素姬」竟可變成「翁山蘇姬」,對於以粵語為母語的人來說,除了譯音昂變成翁的突兀外,整個名字完全失去其優雅性。

昂山,粵音相近之餘,更有昂首望山,高瞻遠矚,一種英偉的姿態。姬是古代對婦女的一種美稱,素姬就給人實而不華,散發出樸素的魅力。

嚴復先生以『信.雅.達.』為翻譯的原則,「昂山素姬」絕對是一個極優秀的翻譯。

捨棄一個既優雅又貼切的名稱而採用「翁山蘇姬」,絕對是一種倒退!

由篩查看普通話化

近日的食水含鉛事件中,經常聽到篩查一詞。這詞語並不陌生,因為之前在中國參與某些醫療活動時已聽過。因為是義診,我意會是先做初步檢查,看看那些人需要接受治療。沒想過香港也會採用。

不應是檢查血液樣本嗎?為何會變成篩查血液樣本?篩出有問題的不去檢查嗎?別為了討好中國,盲目亂用!

篩 (漢典http://www.zdic.net/z/20/js/7BE9.htm)

  1. 用竹子或金屬等做成的一種有孔的器具,可以把細東西漏下去,粗的留下,稱“篩子”。
  2. 用篩子過東西:~米。~析。~選。
  3. 斟酒,熱酒:~酒。
  4. 敲:~鑼。

在相關的詞組中卻找不到篩查這一詞。

之前的政改用篩選,相信大家不會感到不正確,篩查未免有點不當。

香港在回歸後逐漸大陸化,先是母語教育,後是極受爭議的普通話教中文(簡稱普教中)。對於一直以廣府話為母語的人,普通話 (Mandarin 國語/官方語言) 並非母語,勉強要港人去學,只會影響學習能力。

之前推行母語教學,理由是大部份中學除了中文及中國歷史科外,其它均以英文作課本及授課。有人把成積差詬病於英語阻礙了學生的理解及學習興趣,於是推行母語教育。可是母語並非香港人的母語,而是中國大陸的母語,學生真的有得益嗎?

相比英語,普通話只為面向中國大陸,而非面向世界。用普通話教學,只會令港人削弱了競爭力及縮窄世界的視野。反觀中國大陸,極多人都在學外語,說得流利英語的人愈來愈多,大家有甚麼看法呢?

甚麼是被自殺?被免職?看來是錯誤運用的英文語法的被動式 (Passive Voice),原來又是大陸化的產物。

尖沙咀有條金馬倫道 (Cameron Road),但英國首相 David Cameron 則被翻譯成 “卡梅倫”。金馬倫是以廣府話為基礎的翻譯,你會喜歡那一個呢?

認為問題不大的人,大可準備改姓了。Chen, Li, Zhang, Huang/Wang, He,不知你又貴姓呢?

答案:

Chen, Li, Zhang, Huang/Wang, He – 陳,李,張,黃/王,何

大陸化的香港電台 – 《查理周刊》變了《沙爾利周刊》?!

剛聽到香港電台的新聞報導,令我感覺莫名其妙之時,也極為憤怒,香港電台竟然率先步向大陸化!

法國的查理週刊遭到恐怖襲擊轟動整個世界,可是我們的香港電台所報導的卻是《沙爾利周刊》!

早前聽過他們某報導,已令我一頭霧水,只是沒有仔細去了解。翻查在 1 月 12 日的新聞報導中,竟然以遊行人士高舉『我是沙爾利』。
http://rthk.hk/rthk/news/cinternational/news.htm?cinternational&20150112&55&1068128

廣州市民早前有捍衛廣府話的運動,香港卻在不知不覺中被滲入這種畸形的翻譯。『溫水煮蛙』,香港人若不正視現時的情況,恐怕早晚會變成一隻煮熟了的青蛙,再沒有生命了!

WP - 沙爾利周刊

寫得出的廣東話

Pickpocket – 一般會寫成扒手,原來正寫是掱手。難怪以前的人會稱小偷為三隻手,一直沒有想過原因,原來掱字是由三個手字組成的。

另一個是掰字,掰開,掰餅,掰大雙手或雙腳等,原來也是有正字的。

掰字跟擘字意思相同,如:擘大個口得個窿。兩個字都很少機會被用到。

扤實 D 的扤。

污糟邋遢

搲痕

捱了成晚通宵,而家攰到死。攰 – 支力,字面上看到是支出力量。結果便會是攰。

很多字現在都不通用,或許有很多廣東話的字是源於古字,只可惜我能力有限,不能一一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