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氣夾唚氣,冗贅不堪的用詞,再加劣質的文筆,敗壞如此!

報章的標題,簡而清是十分重要,也反映記者與編輯的功力。明報的標題出前後矛盾,中等風險的傳染病,政府啟動嚴重應變級別措施。那麼,面對高風險昤,應對級別會是甚麼呢?極嚴重?還是超級嚴重應變級別呢?

這不全是明報的錯,她是引述政府所公報。問題是面對這種劣質公告時,編輯應採取甚麼態度?照版全收?還是加入適當的修正呢?

近年香港的中文水準每況愈下。不少名稱就簡化得不倫不類,手機,超市,優化等名稱已荼毒了不少香港人。這不能以約定俗成作解釋,是劣化的表現。

以為簡化是好?另一方面又出現冗贅不堪的名稱,字句。

「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相關部門人士都未必能背誦。香港市民聽了只會是一頭霧水,不知所謂。

假如你是中文老師,面對以下兩篇文章,會有如何感受呢?

 

藍色 – 可刪除
紅色 – 矛盾

【武漢肺炎】政府啟動嚴重應變級別 新型傳染病影響市民健康風險屬中等 (08:59)
2020年1月4日明報

武漢爆發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政府作出風險評估,今日(4日)公布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並同時啟動嚴重應變級別即時生效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表示,現時武漢出現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群組個案可被視為一種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即知道能令人類致病的病原體所引致任何傳染病,但由於其特性或已改變,故不論其是否具備在人與人之間有效地傳播的能力,人類亦會受到感染。這類疾病可能在國際間傳播,引致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在嚴重應變級別下,對市民健康的即時影響屬於中等

政府會因應最新的科研實證和發展不時評估風險,啟動或解除應變級別採取相應的防控措施。

嚴重應變級別指在香港出現的新型傳染病,對人類健康造成新而嚴重影響的風險,屬於中等的情況一般而言嚴重應變級別顯示,在本港出現有限度傳播,例如出現人類感染新型傳染病的零星或小規模病例羣組

人畜共患傳染病而言,當香港出現動物爆發新型傳染病,而有關動物可能與一般人群有緊密接觸,並有大量證據顯示動物傳染人類。其他情況包括在香港有緊密的貿易及旅遊關係的地區,證實出現相當新型傳染病人類感染個案。

了解更多有關「對公共衞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預備及應變計劃」,可瀏覽衞生防護中心網站的資訊。

https://news.mingpao.com/ins/%E6%B8%AF%E8%81%9E/article/20200104/s00001/1578098823468/%E3%80%90%E6%AD%A6%E6%BC%A2%E8%82%BA%E7%82%8E%E3%80%91%E6%94%BF%E5%BA%9C%E5%95%9F%E5%8B%95%E5%9A%B4%E9%87%8D%E6%87%89%E8%AE%8A%E7%B4%9A%E5%88%A5-%E6%96%B0%E5%9E%8B%E5%82%B3%E6%9F%93%E7%97%85%E5%BD%B1%E9%9F%BF%E5%B8%82%E6%B0%91%E5%81%A5%E5%BA%B7%E9%A2%A8%E9%9A%AA%E5%B1%AC%E4%B8%AD%E7%AD%89

 

內地香港傳染病呈報機制有效
2020年1月4日香港政府新聞網

內地通報武漢出現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群組個案食物及衞生局長陳肇始表示,衞生署與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疾病和傳染病呈報的既定機制行之有效,當局正檢視是否需派員到武漢了解情況。

陳肇始今日出席電台節目後會見傳媒時說,現時衞生署與國家衞健委每日就武漢肺炎病例溝通並可按需要進一步向對方了解情況,不排除派員到武漢

政府今日公布對公共衞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應變計劃,並因應武漢情況啟動嚴重應變級別。陳肇始表示,政府擬修改《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把新型傳染病列為須呈報個案。

她說,自衞生署去年12月31日匯報武漢出現不明的病毒性肺炎群組個案起,局方已立即召開專家會議,並採取嚴密措施,包括在機場和高鐵站等口岸對由武漢返港的列車、航班加強監測。

政府舉行跨部門會議,加強預防工作。教育局會向學校發信,通知家長和老師注意個人衞生,並加強消毒;醫院管理局則會檢視和調整探病時間,疏導人流,加強防控。

https://www.news.gov.hk/chi/2020/01/20200104/20200104_135049_796.html

 

香港政府不敢用新「沙士」去提醒市民?

「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長達 22 字的計劃,是反映問題嚴重?還是再次證明香港政府嚴重不濟呢?

近日香港出現「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15 字冗長的病名。香港市民自然聽不入耳,用「新沙士」代替,令市民的警覺性大大提高。

「新沙士」是否因不科學而被政府棄用呢?

「沙士」(SARS)是非典型肺炎的簡稱。「武漢出現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群組個案」所指不明原因的肺炎,不就屬於非典型嗎?棄用新「沙士」,改用「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是否怕大家想起 2003 年爆發的「沙士」呢?

香港政府為政治先行,對武漢傳入的新「沙士」,左閃右避,不願港人想起當年由中國大陸傳入的災疫。說香港人事事政治化,始作俑者是誰,聰明的香港人是清楚不過。

互聯網新丁『行動呼號』

今日聽到警方公佈一個新名詞『行動呼號』,一個十分突兀的名詞。

呼號是甚麼意思?是否另一入侵大陸用語?

在網路上搜查一下,少得只有 5 頁,發現大部份都是昨天警方公佈的新聞,似乎是香港首創的。

這互聯網的新名詞,跟大家熟識的『行種代號』有很大分別。『行動呼號』是因過去多月警方沒有按常規展示警員編號及委任證,導致警員濫用職權,過份使用暴力而衍生的種種問題,為人市民所詬病。警方為針對這問題而推出的新措施。

這不是本末倒置,巧立名目,多此一舉嗎?

警員的委任證就是要證明他們的身份讓市民能查閱,以識別他們的身份。軍裝警員肩膀上的編號更是為清晰讓市民看到,用數字的目的更是讓各國以致文盲人士都能讀懂。行之有效接近百年的警員編號,何解要用『行動呼號』取代呢?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林鄭再將『暴動』推到盧偉聰身上?

林鄭在暫停兩星期的行政會議後,為避開傳媒提問將第三次會議轉到禮賓府。醜婦終需見家翁,今天行政會議前一改過去強硬態度,大改口風。過去多次說修例做得不夠好,今天說不好。又說修例工作失敗,條例已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

對於『暴動定性』,林鄭仍然推在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身上,不肯承認是自己的問題。

大家還記得盧偉聰在 612 當日 4 時是以『騷亂』去形容事件,同日 5:42 警方的新聞稿以「警方採取行動制止暴動」為標題,以『暴徒』去形容示威者。

同日晚上 8 時林鄭月娥發表電視講話中三次用『暴動』去形容。

盧偉聰在 6 月 13 日要急急召開記者會,以中文翻譯錯誤,致自已錯將『暴動』說成『騷亂』。大家還記得盧偉聰用英文回答在醫院拉人時更突然失態,以 Sorry, I can’t find a right word 完結,是心虛的表現。

以上『暴動』的時聚可見,大家相信盧偉聰會犯下這翻譯錯誤嗎?

是林鄭月娥要將示威者控以重罪,誓要摧毀他們的前途。盧偉聰即將退休,林鄭月娥就繼續想做多三年,自然要人食這隻死貓。

 

 

警方真的會『嚴肅』跟進違法行為嗎?

昨日警察總部被示威者圍困長達十多小時,今早警方就嚴厲譴責,說示威者已達到既不合法,又不合情理,會『嚴肅』跟進違法行為。

警方這一番譴責聲明,反過來去形容警方於 6 月 12 日,在政府總部外的清場行為,不是更貼切嗎?

6月21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 6月12日警方在政府總部外清場
示威者用雞蛋掟向警察總部外牆。 警方向示威者發射 150 枚催淚彈,20 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
用膠紙封住警局外的閉路電視
在外牆塗鴉
用鐵馬阻塞警局通道 警方在沒有警告下,向已取得不反對通知書位置,兩邊左右夾擊,向平集會人士施放超過 4 枚催淚彈。這就是驅散行動嗎?為何要驅散?
用激光照射在警局內的警員眼睛。 用警棍追打示威者。已被制服在地上仍繼續用警棍及盾牌去打。

警方用槍指向外國記者,恐嚇要開槍。

向 1 名在場拍攝警員淋油。 警察用大型催淚水劑,近距離向示威者猛烈噴射,不知有多人灼傷。其中一位坐在路旁,向警察表明身體不適後仍被狂噴。
有 1 名警員被雞蛋掟中。 不知有多少市民中彈受傷,被警棍打傷,被催淚彈煙及水所傷。
警局內有 13 名員工身體感到不適,當中包括 1 孕婦。示威者阻塞通道,花了個多小時才能送院。

(據現場的郭家麒議員反映,警員因找不到鎖匙,擾動 20 分鐘才能打開大閘)

有傷者在現場的救護車被拖下拘補。在醫院求醫時被補。
60 個 999 求助未能即時處理。

(警方難道沒有預計因停電,電話系統失靈,甚或是火警等問題,早已製定好的後備方案嗎?若然沒有,那就大問題了!)

不知有多少傷者因怕被捕而不敢求醫。

更諷刺的是,示威者散去後,現場留下的雞蛋殼,對比警方的催淚彈殼,成為強烈對比。

擁有公權力,應該維護社會秩序的警方高層,若存在扭曲的判斷,香港市民又怎能相信警隊能維護法紀,合理地執法呢?

警方在 612 若行事正確,又何懼獨立調查委員會呢?

風雨同舟 vs. 風雨同路

新聞報導聽到『風雨同舟』。對於不是水上人而言,感覺是相當奇怪。

想到風雨同舟,便想到 6 月 9 日,民陣 103 萬人遊行前,支持港共政府推『送中惡法』的保皇黨,在同一早上也發動遊行。一直找不到相關報導,後來才知道有 20 隻漁船在維港打了幾圈去撐修例,保平安。難怪用遊行二字是搜查不到啦!

從照片可見,大部份船並沒有拍到有人。就是有的,船上最多的也不到 10 個。看來『風雨同舟』的人真是少得很啊!

香港人一直都說風雨同路,小鳳姐的歌都有唱,風雨同路見真心,月缺一樣星星襯。

習總到訪北韓,用『風雨同舟』去形容中國與北韓 70 年的關係,第一感覺是另一大陸入侵用語。想深一層,這次中共並沒有作大,是如實報導,正確不過。因為過去 70 年,不同的共產政權都紛紛倒下,僅存的寥寥無幾,與中國保持關係的就更不用說了。

『風雨同舟』就如 6 月 9 日早上維港那些支持政府船一樣,是如何凋零,正確不過的形容。

初衷 vs. 初心

近日林鄭月娥以致一群護航的鷹犬,強調『送中惡法』的初心是好的。

初衷就是初衷,就是輸入法,心的相關詞也沒有初心這詞,可見這是中國大陸劣質中文的產物。

商業電台的轉述信報新聞時,報警竟然說成『通報警方』。

地震影響會是塌荒,坍塌,而不是倒塌,崩塌。

成立救災批揮部,而不是指揮中心。

排查災情,不知是否指『密切監察災情』的意思。

調撥 450 頂帳篷,運送 450 個帳篷,那一個較順暢呢?

若牽涉人為疏忽就要查找不足,嚴肅處理,抓捕有關人等歸案。

作為中華文化傳承的一個主要地方,香港人在捍衛惡法之餘,也要捍衛這等劣質文化。

WP - 四川地震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csid=261_341&itemid=112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