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所發的酵

新一屆立法會就某些議員宣誓出現問題而鬧鬼沸沸揚揚。先是有三位議員,後又擴展成五位。首次不被接納的姚松炎於一星期後成功地再宣誓,而首次成功的劉小麗在裁成不成立後,卻因排在梁頌恆及游蕙幀之後,建制議員集體離場造成流會而未能宣誓。

梁頌恆及游蕙禎把 China 讀成『支那』,是否真的侮辱了全球華人呢?

看來並不如香港建制派議員,中共及一群所謂愛國愛港人士所言吧。

一個正常人都判斷得出他倆是指向中共政權,絕不會對號入座。

對於那些反應過大的人士,難道都擁有脆弱的玻璃心嗎?還是別有用心,乘機上綱上線呢?

在中文輸入法中,打 “ 支 ” 字的話,在相關字中可以找到 “ 那 ”字。設計中文輸入法的人,看來有一定的準則去選取相關字,若支那是不常用,且有侮辱的意思,難道他會加進去嗎?

China 一字,有說是源於出口到西方的瓷器。當西方人看見那些巧奪天工的瓷器時,就問是從那裏而來的。回答是昌南,也就是今天的瓷都 – 景德鎮。於是外國人便把瓷器及製造國說成 China (昌南) 了。

為何中國人從不因為 China 中國是瓷器而感到侮辱呢?

說中國大陸是玻璃心,大概他們也會感到侮辱。愛國歌中有一首 『我的中國心』My China Heart。那麼,說是『我的瓷器心』應該沒有問題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