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新的 “垃圾桶”!

下週香港將推出新的垃圾桶,容量不變,只是桶口會縮小,用意在配合 2018 年垃圾徵費時,防止有人會將家居垃圾棄於街上,以逃避付費。

香港政府多年來在處理廢物問題上毫無政積可言。所謂的垃圾分類只是官樣文章,市民配合去分類,政府卻沒有回收的配套,大量被分類的垃圾最終仍然是到了堆填區,費了有心市民的心思。

所謂玻璃樽回收更如紙上空談。政府的宣傳短片叫人要有手尾,先要將玻璃樽沖洗後才回收。可是在街上可見的回收箱卻只有塑膠、鋁罐及紙張,玻璃樽、慳電胆及電芯/電池等卻欠奉。

查看環保處的玻璃樽回收點,參與大廈/屋苑名單乍看有不少,比起年前只有數個公共屋邨為多,可是成效有多少卻不得而知。事實上玻璃樽的最大消耗為酒吧及食肆,政府卻絕口不提在這方面的公作,試圖用文宣公作去欺騙大眾。最近立法會通玻璃樽,同樣是一種煙幕,對減廢及回收的根本問題卻沒有任何幫助。(將玻璃樽造成環保地磚又是另一騙局,會在遲一些再談。)

回到新的垃圾桶,說要配合兩年後的垃圾徵費,何不先去減少數量呢?全港現有三萬多個垃圾桶,一條行人天橋已有兩個另加兩個煙頭箱,可謂過份密集。要配合新政策及鼓勵減廢,何不先減少街上的垃圾桶,以一個無需成本的做法為第一步呢?

先讓損耗的舊垃圾桶逐步自然淘汰,既可減少政府購買的開資,又可減少將三萬多個仍可使用的設施成為廢物的浪費,堆填區的壓力又能減少,何樂而不為呢?

至於立垃桶口的大少,說是參考台灣及日本。對於政府多年來對外國的選擇性參考已感厭倦。官員議員經常外訪取經,花費公帑不特止,卻不如普通市民旅遊時的觀察有意義。就以日本為例,就是東京市的街上,有的只是回收桶,且是少之又少,為何香港只參考垃圾桶口的大小呢?

日本有試食的地方,旁邊也會擺放可以及不可以火燒兩個箱,香港又不會參考?

建築廢料徵費後就衍生了在鄉交非法傾倒問題,政府不是採隻眼開隻眼閉的龜縮態度嗎?天水圍的泥頭山已擾攘多月,至今仍沒有積極行動,希望不了了之便是。

垃圾庸官,飯桶處處的香港政府,何以叫市民有信心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