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rable Prince George meet with President Obama

Prince George 真的太可愛了,從他穿着睡衣見美國總統奧巴馬,可見英皇室不會拘泥於一般的繁文縟節,隆重其事的舖張接待。

奧巴馬總統到肯辛頓宮跟威廉王子一家晚飯,就好像探訪朋友家般隨便。喬治小王子要預備入睡,當然是穿着睡衣啦!見慣大場面的 Prince George, 見着陌生的奧巴馬仍表現大方。更因要試玩奧巴馬送的禮物,破例可以晚睡一點。

Prince George meet with President Obama

Prince George on horse

Happy 90th Birthday Queen Elizabeth II

今天是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九十歲壽辰,在英國將會有連串的慶祝活動。

英女皇的壽辰雖不能說是普天同慶,相信不少國家的人也會分享這份喜悅。

皇室在君主立憲的國家雖沒有實質的管治權,卻能成為民眾心中獨特的象徵。女皇壽辰跟民主國家的國慶,給人一種較人的感覺。

人生七十古來稀,英女皇在位已經六十四年,是在位最長的英國君主。九十歲高齡,女皇仍然健康美麗,散發着其獨有的魅力。

女皇,祝你生日快樂!

與七個孫及曾孫的合照,是多麼溫馨的照片。
Queen Elizabeth with 7 grand and great grand children

麥當奴的人生百態

閒來沒有事做,其中一個好去處是麥當奴,冷眼旁觀,會看到不少人生百態。

今午進去喝杯咖啡,吃杯雪榚,順便去觸發自己一些的思路。

找了個兩人座位,算是舒適。旁邊的四人座有兩位大嬸在邊吃薯條邊聊天,不久有一位年約十四五歲,背着一個裝有兩支羽毛球拍的背囊,再加上一個手抽袋走近,問兩位大嬸另外的座位有沒有人,大嬸說沒有,但又表現不情願的拿起座位上的東西。香港的麥當奴桌子之小,可以說是世界之冠。女孩坐下時是有點狼狽,少不免會碰撞到旁邊的大嬸。在把手抽袋放在我對面的座椅時,背包再次碰到他時,看見他面有不悅。坐着脫背包自然又再次碰撞。

這女孩看來全沒有理會過身邊人的感受。待他坐定下來,即從手抽拿出筆錄及筆袋等,原來是個勤奮的學生。被他碰了數次的大嬸見狀即跟對面的大嬸說『樂善堂』,似乎是揶揄女孩利用麥當奴當作溫習室吧。我則想,若女孩家中不容許他有較大空間去溫習,這裏不失為一個好地方,大嬸不懂體量別人及欣賞女孩的上進,未免太涼薄了。

數分鐘後,面前來了女孩的母親,女孩急急收拾書本享用母親端來的加碼大餐。女孩看來是個運動員,個子高之餘,食量也不少,大口大口的在吃。我在看,大嬸兩人只吃一包細薯條加兩杯水,以為女孩不光顧而白佔地方,心裏應是不是味兒。望了幾眼後,兩人便離去。女孩吃罷又馬上取出書本去溫習,不到十分鐘後也離去。或許他要疲於練習,所以要爭分奪秒去溫習,真是相當難得。

幸好女孩不是個窮家女,所以對大嬸的『樂善堂』不以為然,未必會對號入座。看兩位大嬸的外表也不會是大富之人,何解仍會小看弱勢者呢?這也是人性可悲的一面。

再遇大叔

下午一時十五分,再次在 “麥之家” 遇見那位大叔。

他仍然是拿着一大袋東西及雨傘,今日二十多度仍穿著厚厚的大衣,腳步疾疾的直走向他的地盆。不理坐着正在吃東西的女士,把物品擠在他坐位後面。這次他沒有報警趕走那位女士,或許他深明女士是食位,不是齋坐的人。那女士莫名其妙,待他離開後繼續的吃。你之後便向廁所方向走,見他腳上包着沙布。之後便不知去向。

我上次的經驗似乎是不常發生的,也因而令我對他印象難忘。

十五分鐘後他買了個包再走向地盆,這次終於可以坐下了。大叔原來是會幫襯的!

兩位傳媒人對行李風波的劣評

兩位資深傳媒人潘兆權及趙應春,在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的節目中,評論梁振英細女的行李風波時,均表示事件是被政治化。

他們的論點是,機場每天接待近二十萬旅客,類似事年應會不時發生。問題只是發生在梁振英女兒身上,才會成為炒作目標。質疑作為特首的梁振英,難道要失去一般旅客應有的權利嗎?

潘兆權更指,若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也會試圖找認識的航空公司高層去協助,獲得優待後更會感到沾沾自喜。不禁要問,沒有人脈關係的人便不能享受這特權,不也是濫權的一種嗎?

對於兩位資深傳媒人以此作論據感到極度失望,遺留行李的事可能時有發生,但牽涉安全檢查的有多少呢?對於空勤人員所提出的,作為資深傳媒,他們有否先去查證,了解箇中情況,而不是單憑猜測去評論。

潘兆權更舉出一例子,若一位老婆婆遺留行李,又沒有機會再來香港取回,相信機場人員也願意去幫個忙。以此例而論,老婆婆會是 “請求” 職員幫忙,動之以情呢?還是認為這是自己的權利,極力 “要求” 職員提供此服務呢?懂得 “要求” 的自然都是特權階級吧!

相信大家記憶猶新的是首任特首董建華夫人,為堅持要坐慣常坐開的 A1 坐位,於是斥喝空姐叫另一頭等客人讓位給他。同樣是頭特乘客,想必都是非富則貴之人,又怎會接受這種 “要求” 呢?一句「你知唔知我係邊個呀?」自始便成為金句。

說到政治化,作為政治人物的親人,不因自己的身份而加倍謹言慎行,反倒濫用特殊身份去欺壓人。自招話柄而被受攻擊,不是活該嗎?

傳媒被稱為第四權,是指在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第四種制衡的力量。近年多間傳媒都被紅色勢力入侵,要捍衛這第四權就更需要各方的努力了。

基督教的禁忌?

宗教跟科學素來都存着極大的矛頭,達爾文的進化論與基督教的創造論就更是對立,爭論了接近兩個世紀。

教會在過去的歐洲世界極具影響力,很多人的言行稍有違反教會的要求,可以招致殺身之禍,更遑論科學家所提出的質疑呢?

歷史上不少人因叛教而被處死,可是科學精神卻未有因此而被撲滅,在短短數百年便有極速的發展。科學在今天已建立了相當的地位,慢慢有宗教人士開始用較科學的角度去解釋聖經,但都是出於護教,論點流於牽強。

今天政教分離,教會的影響力自然大大減少。論到一些客觀的質疑,仍然是極為保守,嚴如信徒的禁忌。逃避去談論一些科學、倫理、甚或是教義的問題,是否懷疑自己所信的不堪被挑戰呢?這跟迷信又有甚麼分別呢?

BBC Documentary Christianity: God and the Scientists BBC Horizon Document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