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旨意及魔鬼的攻擊?

基督徒以信作為推動生活及生命的一大力量,當中不少均為自完其說。

有人因為神的 “呼召” 展開了一項事工,但多年來遇到很多的挫折,他只會說是魔鬼的攻擊,又或是神的試煉,永遠不會懷疑最初的呼召是否有錯。原因可在?

因為承認錯誤是一件極困難的事,特別是錯誤接收神的指示顯示自己不夠屬靈。與其要認錯,倒不如說魔鬼的試探及攻擊。魔鬼最先是攻擊耶穌,那麼能被魔鬼攻擊就等同有相當的身份。“神的僕人” 可以大聲去跟別人分享所遇到的難處,信徒必會為你著緊,不斷去禱告。

人怎樣可以如斯肯定神的心意呢?

最初的 “呼召” 為何不是魔鬼給你的試探?挫折與困難何以不是神給你的啟示,叫你另再走下去呢?

將自己的心意解讀為神的旨意,不就是人想要成為神的原罪嗎?

 

 

參考經文:
那時、耶穌對他們說、今夜你們為我的緣故、都要跌倒.因為經上記著說、『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 (馬太福音 26:31)

香港又再多一張英文版的文匯、大公報了!

香港人還未覺醒嗎?

中國共產黨又甚會有讓香港有五十年不變的胸襟呢?

很多人都在埋怨香港近年泛政治化,將問題歸咎於反對派馮中必反,以致經濟發展被受拖累。

今天在梁振英政府那種不聽民意,一意孤行,加上建制議員的助紂為虐,香港前景已經是陰霾密佈。

香港被赤化就如溫水煮蛙般,多年來不受香港控制的大陸移民,優才計劃,投資移民,雙非兒等等,當中有多少是為進一步管控的鋪排呢?

正當這些人成為港人後,他們便可以進佔傳媒機構去操縱香港的言論。今天南華早報被馬云收購,不知會否能拷響大家的警號呢?

或許大家會說,印刷媒體的影響力已不及當年時,大家又會否想到現正在爭議,俗稱為 “網絡廿三條” 的版權修訂條例是收窄言論的頭盆呢?

當很多人以為多年來香港受惠於中國的發展,以為這便是中央對港的眷顧時,請想一想,海潚前風平浪靜的景象,大家仍吃喝玩樂,有很多動物卻能洞悉危機將至,早早逃離。

今天大家若享受做繼續做愚民,不理週遭環境在變化而作出準備的話,明天被大海吞噬時,悔不當初,已是無補於事了。

 

丟銩

昨日因要用個丟字,查到後想,這音是十分少用,便去找它的同音字,意想不到竟然有 20 個之多。

丟銩叼刁虭鳭貂蛁雕鵰彫凋鯛琱錭椆碉敦殦瞗

發覺它們在字型上有某些共通點,當中有 8 個跟飛鳥蟲魚有關。

丟銩
叼刁虭鳭貂蛁
雕鵰彫凋鯛琱錭椆碉



另一有趣的是敦字,一向只懂得是彌敦道,敦促,敦煌的一個音,原來這個字有 7 個音之多。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search.php?q=%B4%B0

有趣!

 

較常用的:

丟 – 丟棄,丟掉,丟臉
刁 – 刁難,刁鑽,刁民
貂 – 貂皮,貂鼠
雕 – 雕刻,雕琢,雕蟲小技
鵰 – 神鵰俠侶
彫 – 同雕
凋 – 凋零,凋謝

沖洗過的玻璃樽可以在那裏回收?

政府之所以不被市民信任是因為工作不被認同?還是說一套做一套呢?

就以很簡單的廢物回收一事,環保局成立多年,成績有幾多呢?

就以玻璃樽回收一事,在政府的宣傳片中叫人應沖洗後才回收,這簡直是荒謬之至。

大家可以把玻璃樽拿到那裏回收呢?

政府只在極少數的屋邨試行玻璃樽回收,卻叫全港市民沖洗後才回收?浪費公帑去拍攝宣傳片,作用全為欺騙市民。

玻璃樽最大量銷消耗者是酒吧,每晚丟掉的數目大之餘,地點也是相當集中。可是政府卻沒有針對性的安排,只由民間團體自發去協助。

玻璃樽回收後可以再造成地磚又是另一個騙局。我家附近的地磚不數年已更換了四、五次,這些地磚的好處不是在道路維修後可以多次再用的嗎?為何卻為改變圖案而不斷更改呢?被拆去的地磚是否到了堆填區呢?這些不會降解的建築廢物,不是比市民的家居廢物對堆填區影響更大嗎?

這豈不等同是一個在放火的州官,自己製造大量垃圾,卻將責任推到市民身上嗎?

這麼差的表現,市民不能認同,全屬正常不過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