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民主就可以不擇手段,反黑為白嗎?

為民主就可以不擇手段,反黑為白嗎?

今早聽香港電台的千禧年代時,得悉前副廉政專員郭文緯昨日發公開信,指出有政黨人士企圖利用廉政公處作為打撃異己的政治工具。聽到主持葉冠霖讀出後,有感郭先生所言有理之餘,也佩服他的勇氣與風骨。作為一個退休高官,他大可過其安逸的生活,無需要牽涉這政治大熔爐,扯進這紛擾的戰場。他這一封信,很容易會被打成為保皇黨,隨時變成另一被打壓的對象。相信以上種種郭先生都已考慮過,仍不懼一切,願意為正義而發聲。

讀畢郭文緯的公開信後,葉冠霖請來公民黨的梁家傑去回應心。對此我有點不滿。若要客觀去評論郭的公開信,香港無背景的資深大律師大有人在,或者請來中肯的法律學者去分析,好讓巿民有多點客觀資料去評論,總比製造另一交戰點有意義得多。老實說,梁家傑的言論不用聽也可猜到他的"理"之所在。

雖說對梁家傑沒甚好感,要讓自己儘量客觀持平,我也學會了聽難聽的說話。在特首選舉論壇雄辯滔滔的大狀,面對葉冠霖平和又簡單的提問時突然變得有點結舌。不難理解的,就是連他自己也不能被說服的理據,腦袋、心及口不其然在交戰。

香港電台找梁家傑回應,看來公共事務組的同事也認為郭文緯是在撐政府,於是便請來反對派去平衡一下,以示港台的公正性。或許今天大家都被吵鬧的政治氣氛弄昏了,港台也如是,先將郭的信看成有政治目的,那才會有此錯誤的一著。

今天的泛民主派已經開始變質,以為打着民主旗號便可以不擇手段,任意妄為以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他們天天在批評共產黨的政權,自己卻對共產黨過去喜用的黑暗手段極為推崇。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這情景不是活現在今天的社會嗎?

更甚是文革時代批鬥式的打壓,扣別人帽子,以言入罪;以致近乎紅衞兵式的反黑為白,是非顛倒的思想,不斷在蔓延,荼毒整個社會。 

「敵人反對我支持,敵人支持我反對。」這種為反而反的非理性態度,不就是以前共產黨的統戰策略嗎?

天天身體力行的在破壞社會安寧,卻指責梁振英的言論撕裂社會。這跟「只許周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更為野蠻及霸道。

梁振英作為專業測量師有僭建是誠信問題,何俊仁這位專業律師、資深議員漏報公司股份利益則只是"粗疏",這是怎麼樣的標準?

這樣扭曲的民主不要也罷!

 

 

郭文緯致全港巿民的公開信

  特首梁振英昨日出席論壇時質疑,有政黨人士利用廉政公署(廉署)作為打擊異己的政治工具,不出所料,迅速惹來一眾政客、所謂學者及曾任廉署調查員、現與政黨關係密切的人士口誅筆伐。一時間,這批人士的批評,儼如成為「權威」,甚至是「唯一」的見解。作為廉署首名華人執行處首長,本人自信有足夠資格,發表同樣具「權威」的意見。

  上述人士的批評,明顯忽略本港肅貪倡廉最重要的法律依據─《防止賄賂條例》中,第30條〈披露受調查人身份等資料的罪行〉的重要性。簡而言之,此條例規定,所有涉及廉署個案的內容,包括投訴及被投訴人的身份、指控,以及調查的一切細節,在個案轉交法院,或至少廉署正式搜證及檢控前,都必須保密。透露有關資料的人,即使是傳媒,即屬違法,最高可被判入獄一年。

  〈披露受調查人身份等資料的罪行〉的規定對調查工作之所以如此重要,全因:

  1.確保廉署的調查工作的效率,避免受查人士預先毀滅證據;

  2.更重要者,正正是保障他朝可能獲證實清白的受查人士,避免他們的名譽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去年年底就有一名市民,因懷疑大廈業主立案法團的代表涉貪,遂向廉署舉報;這名市民隨後就將自己的舉報內容,包括到廉署舉報的「口供紙」,大量複印並交給大廈內其他住戶,結果遭廉署檢控,最終被法院判處罪成。

  有人質疑,若舉報不成者需要道歉,該等被檢控,但最終又獲判無罪的人又該如何?政府是否需向他們道歉?本人認為,兩者絕對不能,亦不應相提並論。因為根據現時香港的檢控制度,廉署和律政司決定檢控某人前,都必須根據既定刑事檢控程序,確定有足夠可供信納的證據,證明該人士違法後,才會提告。

  被檢控的人士最終脫罪,很多時全因現行本港的司法制度對判罪的要求相當嚴謹,隻要有一絲疑點,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下,被告都可獲判無罪。此外,若法院認為被告在檢控過程中,受到不公義的對待,該名被告最終會獲政府合理的賠償。

  事實上,廉署一向都鼓勵市民挺身舉報懷疑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的行為,隻要舉報本身並非惡意或失實(此為另一項刑事罪行),廉署都歡迎,亦會按既定程序處理。

  本人認為,梁特首昨日所批評的,是近年某些政黨都喜歡向廉署舉報「懷疑個案」,他們舉報前,都一定會邀請傳媒採訪,大做「政治騷」。其後,當廉署回覆投訴人會跟進個案,該些舉報者又會高調宣稱廉署已經「立案調查」,明示暗示當中必然大有文章。 

  尤有甚者,投訴人會聯同個別傳媒,對被投訴者進行「公審」,甚至「未審先判」。以前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的個案為例,舉報人及個別傳媒在個案仍未清楚時,已反覆要求林辭職。林奮強最終有幸獲廉署證實清白,但大家又能否想像,林氏一家過去10個月受到多大的困擾和痛苦?該等向廉署舉報林奮強,並且發動輿論公審的人,難道就不感羞恥、不應向林奮強一家緻歉?

郭文緯

前副廉政專員

2013年8月12日

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3/0813/1823478.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