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傭居港權看吳靄儀大律師

從外傭居港權看吳靄儀大律師

已少了聽『自由風‧自由Phone』多時,原因是之前所說的問題陳燕萍小姐依然沒有改善。既然不能達到想多聽市民聲音的目的,便乾脆不去浪費時間。昨日因外傭居港權判決才去一聽,剛巧評論員是大律師吳靄儀,不妨聽聽吳博士的見解。

有趣的是,對於終審法院駁回外傭的上訴,吳大狀表示要尊重法院的裁決,也很滿意事件最終能得到公平的審訊。且不斷強調大家可以不接受原訴人的訴求,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有權在法院爭取其想要的公義。這當然是正確不過的原則,可是卻又帶着一點問題。假若法律界人士都抱這觀點,他們的事務所將會是其門如市,而法庭則會是疲於奔命了。不是嗎?“大家”很仰慕的自由民主國家 – 美國正是體現這原則的佼佼者。

在美國執業律師的人數竟然比醫生還要多,差距高達十數萬之多。不到三百個人便有一個是律師,有這麼多人去捍衛公民權,國家應是十分公平公義,很理想的居住地了。現實卻不然,在美國的訴訟已達於無法無天。2005年一法官為了失去一條褲而要控告洗衣店,要求的賠償是6千7百萬美元。一條褲何以值這天價呢?另一經典要算1994年一婦人自己不小心被咖啡燙傷而告麥當奴的咖啡太熱,他的女兒便是一位律師。麥當奴也巧妙的利用這事件去賺取了公眾的同情心,各大媒體天天報導,大收廣告之效,最後也不介意去賠償那婦人接近3百萬美元作為少少的回報。要興訟不需要自己或親人是法律界人士,因為有很多律師會免費為你打官師,敗數不收分毫,但勝數就要瓜分你一半的賠償,很多人都樂於在此找機會去發財。

讀法律的人對案例是非常重視的,相信吳大狀比我認識的更為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合理的,但若發展成美國的模樣則會變成一無底洞,以致變成矯枉過正。外傭的合約條款及其入境的條件都清晰指明他們不能藉此獲得居留權,只因有人不去協助闡釋之餘更叫他們產生不合理的期望,以致挑起了事端。今時今日鼓勵以調解去解決爭端,不知吳大狀會否支持。

吳大狀的另一觀點也是犯駁的,他以過去申請居港權的菲傭人數不多為由,推論想留港的人並不多,更指斥政府刻意誇大數字去激發市民對此的不滿。吳大狀咬牙切齒的以卑鄙去形容政府的手段,又指所推測的數字是毫無根據的。我雖對政府的施政極不滿意,但也不能認同吳大狀這觀點。不難理解他何以如此憤慨,因為他深信自己的判斷是對的。

敢問吳大狀,我家門一直關上,所以多年來未有被賊匪所光顧。那是不是代表在我中門大開後,他們也不會進來呢?

香港過去的吳嘉玲案及庄豐源案前後申請居港權的人數不是值得參考的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